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六零章 青青觉醒

作者:醉想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辰垂着头,双手撑在地上,嘴角不断的有鲜血滑落,叮咚叮咚,在寂静的战场上让人听得分外清楚。

    败了吗?

    还是败了吗?

    有人觉得惋惜,只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啊,第十局的天骄险些上演了灭杀至尊意志的奇迹,可人力有时尽,终究还是无法抗衡无上传奇的神威,难逃一死。

    有人在偷笑,在胜负将分之际他们终于流露出了心中最真实的想法,败得好,败得妙啊,你若不死,我们哪有活路?

    有人冷眼旁观,那位佛门至尊要杀得只是第十局的天骄与他最亲近的人,又不会丧心病狂到真的灭世,他们没什么好怕的,这一战不论谁胜谁负都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阿弥陀佛收起了金身法相,缓缓飘落,九品莲台显化,无尽无量的盖世佛威充斥于天地之中,在场只有寥寥数人可以挺直身躯无畏的面对,大部分人都瘫软在地表示了对这位至尊的臣服。

    陈辰沉寂了许久,最终还是轻叹一声,慢慢的起身,抬头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大敌。

    “本座知道你不甘,可这就是天意,我为大道圣人,得上苍眷顾,天意注定你是无法胜过我的,道兄还是认命吧!”阿弥陀佛自觉乾坤在手,心情大好。

    “认命?抱歉,本尊从来不认命!”陈辰抹去嘴角的血,斗志浓烈,战意不灭。

    “这么说来你还想与我再战?可你凭什么?”阿弥陀佛轻蔑一笑,双手摊开,一股雄浑的佛力冲出,有气吞山河之势,虚空无法承受,发生了大破灭。

    这是在示威!

    陈辰眯起了眼睛,他心里很清楚,以他现在的重伤之躯想要磨灭阿弥陀佛的这缕意志是几乎不可能的,除非动用帝尊命格的皇道之力,可若是这么做了,他也就无法回头了。

    阿弥陀佛同样很明白这一点,便淡淡的道:“道兄,本座不欲行那天谴之事,只要你乖乖的跟我回去做那有名无实的帝尊,万事都好说!如若不然,不但你要死,你所爱的人也全都要死,而且我会让你看到她们一个个死在你眼前。”

    “你敢!”陈辰双眸寒光暴射。

    “本座有何不敢?今昔不同往曰,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九天十地纵横无敌的帝尊?”阿弥陀佛嘲讽道:“我叫你一声道兄是给你面子,如果你再不知好歹,本座立刻就让你心爱之人的血流满大地,我说得出就做得到!”

    陈辰握紧了双拳。

    阿弥陀佛看到了,冷声道:“怎么,还想反抗?本座劝你还是不要自不量力了,刚才我是不想大开杀戒,可你要是再不识相,就休怪本座辣手无情了。”

    陈辰见他看向了安月等人,心里一沉,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风渐起!

    火势愈大!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陈辰眼中的神采也一点点黯淡了下去,他知道现如今是无路可走了,虽然他不想做傀儡,但他更不想心爱之人死在自己眼前,为了她们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这份屈辱看来他是不得不承受了。

    “怎么样,想好了没有?”阿弥陀佛莅临虚空,眸中尽是痛快之色,亘古以来,无人可以逼这位绝世天骄垂下高傲的头,惟独他今天做到了,这是盖世荣耀。

    陈辰漠然无语,许久之后似想通了,淡淡的道:“我可以输给自己的感情,却不能输给你,就算将来我要窝窝囊囊的忍气吞声,可至少今天我可以肆意妄为。”

    阿弥陀佛脸色狂变,他当然明白这个男人的意思,顿时慌了,色厉内荏的道:“你可别胡来。”

    陈辰笑了,看着他轻声道:“别怕,损失一缕至尊意志顶多让你虚弱一时,又不会造成太大的损伤——哦,我似乎懂了,你怕得不是意志的损耗,是不愿信仰之力流失吧?”

    的确如此!

    一缕至尊意志就算磨灭了本来也没什么,可问题是他的这缕意志如今与佛门的信仰之力相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这缕意志消弭,信仰之力也会耗尽,这样一来整个佛门乃至他自己的圣人气运都会大亏,后果十分严重。

    阿弥陀佛的气焰瞬间弱了下来,干笑一声道:“道兄何必逞一时意气,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

    陈辰懒得听他喋喋不休,黑发陡然无风自舞,眉心冲出一道璀璨的七彩华光,继而周身如同破茧化蝶了一般,万道金光暴射,照亮了这片天地!

    阿弥陀佛顷刻间面若死灰,他那原本巍峨不可侵犯的佛威在与道道蕴含帝尊命格意志的气息碰撞后骤然如冬雪消融,一点点被同化吞噬。

    完了!

    陈辰正在一点点解开帝尊命格的枷锁,他的身躯升起,华光万丈,让黑夜如同白昼!

    就算终将沦为傀儡,我也要绽放最后的光辉!

    就算将来难逃报复,我也要在这一刻极尽辉煌!

    就算以后要困居牢笼,至少在这一刹那,我还是自己的主宰!

    世间没有不败的至尊,也没有不落的星辰,千秋神武,光荣之后总要落幕,万古独尊,到头来终要走下皇座,拥有或者失去,成功或者失败,到谢幕之时也都不重要了!

    束缚在命格里的枷锁将崩,天空之中出现了一颗不该出现的大星,与之交相辉映,愈来愈亮!

    安月等人静静的等待着,如果这就是最后的结局,她们会接受,因为不论如何,人生都得有个结果!

    不知是谁不屈!

    一道青色的身影冲上天际,那双洁白完美的玉手横空,一掌阻断了帝尊命格与本名星辰的联系,继而一指点在了陈辰的眉心,重新将升华的皇道意志禁锢。

    “青青!?”

    陈辰怔住了!

    “是我,但也不完全是我。”

    陈辰明悟,这女子的笑声里有青青的孤傲也有林小幽的狡黠,她们合二为一了!

    阿弥陀佛以为躲过一劫,欣喜若狂,可在见到那青衣女子的容颜后顿时满脸惊恐,有不可置信之色,结结巴巴的失声惊呼:“天、天后?”

    她居然醒了!

    她居然真的醒了!

    一瞬间,阿弥陀佛肝胆俱裂,灵魂都在畏惧,亘古以前,盘古开天之后,天地之中还没有圣人,可先天至尊却是有的,道祖就是其中之一,严格来说,先天至尊的实力比圣人更强,凌驾于刚刚诞生的天道之上,远古那段岁月就是属于至尊的。

    可是到如今,世间再无真正的先天至尊,因为他们全都陨落了,而斩杀他们的人就是青青,连道祖当年都不得不选择仰仗天道的庇护才躲过劫数!

    纵然这个女子后来本源大损,后来为情所伤自我涅槃,可她现在醒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前世的修为,君临九天十地!

    阿弥陀佛连与她抗争的勇气都没有,蹬蹬蹬的暴退,眸中尽是惧怕之色。

    青青看了他一眼,皱眉道:“有点眼熟啊!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当年那个差点死在罗睺手里的道人吧?怎么如今成这副样子了?”

    阿弥陀佛大窘,在属于至尊的岁月里,他还只是个小修士,昔曰遭遇大劫险些身死,是眼前这个女子偶然路过救了他,因此欠下了大因果,至今没还。

    陈辰在一边淡淡的道:“当年的小道士现在都是至尊圣人了,你可别小瞧他,就是他逼得我差点动用了帝尊命格的力量。”

    “是吗?这么说他如今很厉害了?”世间第一位圣人出现之时,青青还在休眠,圣人是什么玩意儿她完全不了解,也没必要去了解。

    阿弥陀佛脸色狂变,不自觉的一点点向后挪。

    青青笑了笑,道:“你不用怕,我要杀只杀真正的至尊,你不过是至尊的一缕意志,杀你也没什么意思!再说了,你我也算旧识,加之我今天涅槃归来,心情挺好的,不想见血,所以我可以放你离开,将来我们再算算总账。”

    陈辰一怔。

    阿弥陀佛却是狂喜,忙不迭的点头道:“天后说得是,本座、哦不,贫僧也不欲与天后为敌,他曰您返回九天后,我自当前来请罪。”

    “如此最好,你走吧。”青青跟赶苍蝇似的挥挥手。

    “是是是。”阿弥陀佛如脱大难,一掌拍向天灵盖就准备让自己的这缕意志出窍,逃离这个世界。

    可就在这一刻,这位佛门至尊突然似想到了什么,右掌缓缓垂了下来,眯起了眼睛,看向了眼前这青衣女子。

    “还不走?怎么,你想死吗?”青青沉下了脸。

    阿弥陀佛神色阴晴不定,良久之后醒悟了过来,哈哈大笑道:“本座险些上当了!天后陛下,如果我没猜错,您虽然觉醒了,可眼下的修为还不足以与我抗衡吧?否则本座实在想不出您还有什么理由会急着骗我离开。”

    青青冷声道:“这么说你是真想找死了?”

    “天后不必吓唬人,你若真有强过我的实力早就将我斩杀为你所爱之人报仇了,怎么可能还放我一条生路?”阿弥陀佛冷冷的道。

    “哎呀,一不小心让你给看出来了。”青青一脸遗憾。

    陈辰立刻傻眼了,敢情这丫头一直在演戏?那完了,又有的打了!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