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64章 你听见了

作者:深海与月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因为今天的事情, 已经在微博上传开了, 袁婧和孙磊的电话始终响个不停, 需要赶紧回工作室开会,商讨公关策略。

    姜念回到病房之后, 他们就纷纷离开了, 只剩下她和病床上的蒋致珩。

    折腾了这么久,已经九点多了,蒋致珩示意姜念到床上来。

    姜念脱掉外套, 小心翼翼的爬到病床上,这个场景有点像之前她在横店住院的时候。

    只不过现在是蒋致珩受伤, 她成了在一旁陪着的那个。

    轻靠在他怀里,好一会儿, 姜念才低声说着:“对不起。”

    蒋致珩轻握着她的手, 问道:“为什么说对不起?”

    姜念不敢抬头看他,喃喃的说:“如果我没有把画册送给她,就不会发生......”

    蒋致珩出声打断她的话,轻声说:“这么算的话,如果我没有拍戏, 没有公开你和我的关系, 那个女生就不会去做这些事了。”

    姜念许久没有说话, 她现在的思绪很乱,从今天下午收到了恐吓海报,到晚上蒋致珩满头是血的那一幕,都在不断拨动着她内心的那根弦。

    “我们结婚吧。”

    头顶传来他的声音, 将姜念从沉思中拉回来,有些懵神的愣了一下。

    “什么?”

    姜念抬头望着他,他刚才是说......结婚吗?

    “你听见了。”

    蒋致珩和她对视着,眼神异常的坚定。

    姜念看着他头上的纱布,又望了望四周的环境,影帝求婚的方式还真是特别。

    不由得想要难为他一下,伸手轻碰了碰他额头上缠着的纱布,故作不在意的反问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蒋致珩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表情既认真又严肃的说着:“我都这样了,说不定后半辈子再落下点后遗症,你想扔下我不管?”

    尽管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姜念还是捂着他的嘴,不让他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蒋致珩被她捂住了嘴,却还是继续支吾的说着:“那你说。”

    姜念松开手,笑着问:“说什么?”

    “说你答应了。”蒋致珩说着就伸手按住她的两只手。

    姜念仰着脸,弯着笑眼故意说着:“不要!”

    求婚不应该是手捧鲜花和戒指,外加单膝跪地的吗?

    姜念正想着,就被他翻身压在身下,下意识的惊呼一声。

    “你干嘛......你快躺下......”

    他的头没事了吗?姜念伸手撑在他的肩膀上,生怕一个不留神,他就会倒下。

    这个担心,直到姜念感觉到蒋致珩的手伸到了自己的衣服里,就彻底打消了....

    姜念按着他不安分的手,红着脸小声叫道:“蒋致珩!”

    蒋致珩在她上方,勾着嘴角,倾下身在她耳旁轻声说着:“没什么事......是房.事解决不了的。”

    姜念有那么一瞬间,闪过一丝质疑——他到底有没有受伤?

    不一会儿,病房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蒋致珩!这里是医院!”

    “你别......唔...你还给我......”

    “你这是耍流.氓!”

    “好好好....我答应你!”

    紧接着,病房里响起蒋致珩有些沙哑的声音。

    “晚了。”

    最后,经过一场不可描述的‘运动’之后,姜念窝在蒋致珩的怀里睡着了。

    蒋致珩轻拭去她额前的汗,又低头在她微肿的唇上亲了亲,才关上了灯。

    今天发生的一切,也让蒋致珩做了一个决定。

    晚上姜念和李叔在外面的时候,他让孙磊推掉之后的那部戏,违约金不论多少,他都照赔。

    李映儿的事,使他坚定了这个想法,他不要再等了。

    第二天一大早,姜念被蒋致珩叫醒,有些迷糊的看着他。

    “小桃在门口,我要不要让她进来?”

    小桃?姜念下意识的说着:“让她进来啊。”

    蒋致珩指了指一旁的衣服,笑着说道:“那你要不要穿衣服?”

    姜念这才想起来,昨晚某人受伤了,体力还那么旺盛...

    掀开被子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拿过一旁的衣服,一边穿着,一边没好气的对蒋致珩说着:“你就个流.氓!”

    蒋致珩帮她穿着,不忘嘴贫的说道:“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显然...我并不是。”

    姜念说不过他,只好下床去开门。

    俞桃拎着保温桶和饭盒站在门口,姜念让她赶紧进来,自己跑到卫生间简单的洗簌了一下。

    走出来,就看到俞桃正盛着粥,满屋的香味,姜念上前接过一碗,转身递给蒋致珩,却听他说道。

    “你喂我。”

    姜念舀着碗里的粥,小声嘀咕着:“你又不是伤了手...”

    尽管嘴上这么说,却还是坐在床边,认真的喂着他。

    蒋致珩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让她喂了几口,就自己端着碗吃起来了。

    姜念又盛了一碗,喝了一口,不禁感叹的说道:“小桃,这是你做的吗?”

    俞桃打开几盒小菜,放到两人身前的小桌板上,笑着说:“小念姐,觉得好喝吗?这都是我妈妈做的,我妈说蒋老师现在有伤,所以要吃清淡一点的。”

    蒋致珩抬头看了姜念一眼,对俞桃说:“小桃,你可能得改口了。”

    话音刚落,姜念差点儿将嘴里的粥喷出来,俞桃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姜念。

    蒋致珩伸手拍了拍姜念的后背,嘴角带笑的对俞桃说道:“以后叫姐夫。”

    俞桃看着他们两个人,捂着嘴惊喜的说道:“你们要结婚了?”

    姜念放下碗,拿过纸巾擦着嘴,想起昨晚的‘求婚’,不由得的摸了摸有些泛红的耳朵,谁求婚是在床上求的...

    吃过早饭之后,医生特地又来检查了一番,当医生问蒋致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时候,姜念差一点笑出声,就昨晚的表现看来,他可强壮着呢!

    医生护士一行人离开之后,蒋致珩接到了周文烁的电话。

    蒋致珩简单开了几句玩笑过后,表情愣了一下,对姜念问道:“你今天是不是有戏要拍?”

    姜念这才想起来,她是十点钟的戏份,看着墙上的时间,已经九点半了。

    俞桃闻声拎着刚洗好的保温桶,从洗手间走出来,一脸内疚的说道:“哎呀,我把这事给忘了...”

    姜念站在窗边,看着楼下医院门口,那些从早上开始就等着的记者,有些无奈,这怎么办?

    现在再给导演请假肯定不行的,姜念只好给袁姐打电话,正巧她和孙磊在来医院的路上。

    简单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孙磊在正门拖住记者,等把后门的记者都引过去之后,姜念再从后门出来。

    经过和记者们一番斗智斗勇,姜念和俞桃终于坐上了袁婧的车。

    袁婧开着车,和姜念讲着李映儿的事。

    袁婧和孙磊早上先去的警.局,才知道,昨天晚上李映儿在警.局折腾了一晚上,直言不讳自己做的那些事,一点儿悔改的意思都没有,不仅这样,她还打伤了一名警.员,事态搞得更加严重了。后来警.察判定李映儿有精神问题,先拘留在那了。

    袁婧叹了一口气,说:“我看李叔坐在那,整个人都没魂了似的。”

    过了一会儿,姜念皱着眉开口说道:“袁姐,李叔还有多少债没还完?”

    袁婧偏头看了她一眼,突然笑了一声,说道:“我说,你俩还真是一家......不过啊,这事你就别管了,你家那位已经插手了。”

    姜念有些惊讶,不过,更多的是惊喜,原来他和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

    姜念到了片场,先跑去给导演和工作人员道歉,不过好在大家都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所以并没有怪罪姜念今天的迟到。

    导演为了节约时间,先拍周文烁的镜头,姜念换好了戏中的衣服,坐在椅子上,让化妆师给自己画着这场戏需要的妆。

    中午休息的时候,姜念收到了一条短信,蒋致珩发来的。

    是一张照片,姜念点开仔细地看着,这不是她的户口本吗?

    正疑惑呢,又收到蒋致珩发来的一行字。

    ‘明天去领证吧。’

    昨天晚上求婚,明天就领证......

    这个速度未免太快了点儿,姜念走到一旁,拨通了蒋致珩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姜念就先声夺人道:“你怎么有我的户口本?”

    蒋致珩轻咳了一声,说:“晚上你来医院,我再告诉你。”

    “你现在就说!”

    “听话,晚上再说。”蒋致珩低声耐心的哄着。

    姜念那股劲儿又上来了,质问道:“是不是姜炎?我一猜就是他,卖‘妹’求荣的叛徒!”

    蒋致珩看了看病房里的人,声音带着笑,对姜念说着:“不是姜炎,别猜了,听话好好拍戏。”

    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姜念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通话已结束’,内心的好奇加倍了!

    另一边,医院的病房里。

    蒋致珩将手机放下,合上手中的户口本,对坐在一旁正给自己削苹果的姜爸姜妈说道。

    “真是麻烦伯父伯母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