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番外

作者:七千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爬书网 www.xywxs.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此为防盗章  京城寸土寸金, 京郊的庄子也差不多。别看地里干活的全都是穷苦大众,可这里每一寸土地背后的主人,个个不是豪富就是贵族。

    林如海留给她的这个庄子, 极大。有山有湖,只是良田少一些。那山也只是普通的山, 并无什么温泉, 或是特别甘甜的山泉。普普通通一片山,连长得树都不是什么名品。那湖也不十分大,据说本来是一片泥泞沼地,后来人工挖了个湖出来。湖里种着荷, 此时已然枯败。

    最为难得的是,湖中央有一个小岛。仅三亩大小, 上面盖着亭台楼阁,还有一个书房。并无路能通往岸边,若要上去,便只能乘船。

    据徐嬷嬷说, “这庄子的上一任主人所修。那小岛下面,全都是大石头。只上面一层,浅浅的铺了一层土,还多是沙石夹在其中。本是位王爷, 为了哄自己的爱妾专门修的……”

    知绿立刻道:“可是那芙蓉居?可不是说, 那芙蓉居已归了贾家所有么?”

    “就是那芙蓉居, 只是当初那王爷因为一个爱妾, 还弄得子嗣断绝, 夫妻离心。虽然最后终于知道了那爱妾的恶毒用心,却也晚了。于是便将那爱妾处死,这芙蓉居,也被破坏殆尽。最后,被贾家前家主,贾公国爷得了。后来贾代化嫁女,这庄子便成了嫁妆之一。可惜,林夫人内宅到还算精明,但对于这些,委实不够聪明。又偏听信娘家人,这庄子到她手里,不过几年,就换了主子。还是林老爷知道之后,又想了法了,经了几个人的手,又重新买了回来。”

    她说这话的时候,对着季颜还有些担心。生怕这位姑娘在意这一点……

    季颜面不改色,半点未放在心上。

    林如海给她选这处,是真正用了心的。因为这庄子没什么出产,也就意味着,没什么俗务。甚至于,连需要的人都少之又少,不会碍了她的清静。而另一边,他又给了她一大笔钱,让她绝无生计之忧。完全是按着她的性子来,替她考虚的周全了。

    季颜到了庄子,果如她所想的,这里一切都已安置妥当。

    庄子的庄头叫李达,跟李柜是一家的,比他长一辈。李柜若在这,得叫他声大伯。老人家五十来岁,也是刚接到林如海的命令,才调过来不多久。

    对季颜的身份,他也知道。甚至还知道,这位小主子因为幼时受了苦,性子有些清冷,但心地却是极好的,只是不善与人相处……因此,哪怕季颜冷着张脸,也是半点没打消他的热情。

    “老奴李达,见过大姑娘。”

    “免礼。”顿了一下,又道:“庄子里的事,依旧由你负责,规矩不必更改。”

    “是。”李达立即应了,心里还想,果然如老爷说的,这姑娘的性子,真是清冷的很、可人却体贴的很。打眼一看跟着她的三个人,不由又道:“大姑娘身边人委实少了些,庄子里人手不足,然老宅子那里还有几个人手,回头老奴给大姑娘调几个人过来侍候,您看可行?”

    “这些事,你跟徐嬷嬷商量着办。”她将徐嬷嬷让了出来:“我身边的事,一向都是徐嬷嬷负责。”又看了知绿两人:“她们两人,乃是四皇子和七皇子所赠。以后也会在庄子里生活……”

    “是,老奴一定安排好。”大姑娘果然不擅这些俗务,尤其是皇子安插人到这里,这样的事最好是不要明面说出来的。

    接着将她引进庄子里,细心解说。

    季颜将整个庄子看了一遍之后,就看上了那个湖心的小岛。那里最是清静:“我住在那里。”

    “姑娘,马上就要冬天了,离水太近,对身体不好。”徐嬷嬷立刻不赞同的劝说道。一到冬天,湖面结冰,船不得行。普通人想上去,可没办法,更别说送东西上去了。

    季颜想了想,道:“等蜂箱到了,就放在那里。”她到时想待在哪里,谁又拦得住。

    徐嬷嬷以为她同意了,立时喜道:“是,姑娘放心,老奴知道姑娘的规矩。”

    一翻折腾,季颜在这里,也算安置下来了。

    她到庄子第二天,有人将装玉蜂巢的箱子送了过来。本来往船上装的时候,足有八箱,而此时送过来的,却只有一箱。来人是四殿下的人,一个内侍,对着季颜态度到是谦和:“我们主子说,十分对不住姑娘。运送此物的船在路上出了事,让人毁去不少。好不容易才保下这么一箱……主子还说,在此事上,实是我们主子对不住姑娘。因此,特让奴婢送来赔礼,虽抵不上姑娘的心爱之物,却也望姑娘宽慰一二……”

    季颜也没想到,居然会只剩下一箱。

    “收下吧。”季颜让知绿将东西全都收下,也没准备再跟这个内侍说什么。还是知绿上前,笑着塞了一个荷包过去,又请去喝茶,吃点心,一路送出大门。

    季颜没等人走,就让人抬着蜂箱,驾船去了湖心。

    【玉蜂水火不侵,肯定不能毁掉这么多,还这么巧,就留一箱给咱们。哼,他们肯定截留了,想要研究。】系统很是不愤,【人类啊,贪婪是你的原罪。】

    这一点,季颜也想到了。皇家的人,说好听些是霸道。说难听点,就是无耻之极。一切都以他们自己的意识为中心,才不管别人死活。“以后就这么一箱吧。”她不准备再敏殖更多了。“可惜,若是能放在空间里就好了。”

    【等商城开通了,可以买一个宠物馕。虽然只能不能带离这个世界,但这个宠物馕却跟你的空间一样,是跟人绑定,可以重复使用的。】

    “那我就努力赚能量点,开通商城吧。”想想,开通商城确实是最紧急的事情。

    【好啊,好啊,我们去赚能量点,大把大把的能量点。】

    在庄子里待了两天,她只下了一条命令下去,“移种些冬季盛开的花木,多种些。湖心岛上四季花木,更要多种。”春夏季里,玉蜂自己能觅食。可冬天实在太冷,野地里的花都谢尽了。

    所幸她有地,还有山,种粮食不给力,种花木,只要有园丁,却并不难。而且,她并不要什么名品,只要是能开的灿烂就行。

    过了几日,季颜将玉蜂彻底安顿好,便跟徐嬷嬷道:“明天,我要进城。嬷嬷陪我一起去。”

    徐嬷嬷立时道:“是,老奴这就去准备。不知姑娘要住多久?”

    “会长久住在那边。”

    第二天一早,两人起身进京。知绿和晓蓝两人到也有心跟着,可她们明面上到底是认了季颜为主,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季颜不提她们,她们也只能望马车而兴叹。

    进了京,去那宅子之前,徐嬷嬷还带着她先去看了那商铺一眼。商铺在一条繁华的街上,铺子是租了出去,此时开着一家布庄,卖各种布料以及成品。左边是一家金饰店,右面是一家胭脂店。

    宅子在文士巷,只是个三进带花园的院子。这条巷子里住的多是文人,家风清正。宅子里的人更少,只有一对姓郑的老夫妻守着宅子。老郑头守着大门,郑婆婆则管着内务。

    徐嬷嬷也是认识他们的,一开口,便称他们郑叔,郑婶。

    季颜头一回意识到,徐嬷嬷的身份,只怕不简单。她知道的事情比一般人多,认识的人也多。之前就算对着两位皇子,也是硬气的不行,说不让七皇子靠近,她就真拦住了。

    让她不解的是,这姓郑的老夫妻两,看她的眼神,十分古怪。似喜似怨,到是让她十分摸不着头脑。只是她并不欲多事,便也就丢到一边。

    从城外搬到城里,季颜完全不需要适应的时间。而系统也不愧是系统,当天晚上,居然就找到了个客户。

    “柳湘莲?”季颜有些惊讶,“唔,对方的要求是什么?”

    【只要让他正经谋份职业,认真工作就行。】

    “对工作有什么要求么?”

    【没有,他的长辈对他都快绝望了。年纪轻轻,啥正事不干,吃酒赌钱,眠花宿柳。时不时的还串个戏子……丢尽了他祖上的脸。所以,对他的要求就是干正事就行。】

    季颜想了想:“唔,那咱们给他找个什么工作?”

    【其实找工作还是容易的,他虽然不成样子,但好歹也是贵族之后。练武读书有技能……问题是,这人就是个天生的浪子,根本定不下来。给他工作,他自己不想干,却有什么办办?所以想要他定下来,先得收服他。说真的,他们要求太低,害得我都不好意思跟他们砍价了。】

    季颜轻笑,随即又道:“所以,我得先找到他,打服他?”

    【这是个办法。】系统对它的宿主,永远都是支持的。【不过说真的,除非你把人拘在身边,时时盯着,否则他要耍滑头,咱们也没办法。】

    “带在身边?”季颜皱眉。

    【不行给他找个严师也行。】

    “先看过人再说吧。”她连人都没看过,光凭想象哪里能想出好法子来。

    结果到了九月初八,一张帖子,竟送了过来。

    竟是薛家薛宝钗送来的,说是明日重阳登山,她广邀了金陵城的贵女一起登山赏菊,特请她一起。

    从那天她被司徒瞮那般没脸的丢在茶楼里,这个薛家就没再来找过存在感。如今突然又冒出来,到实在是意外了。季颜拿着那帖子翻来覆去的看,到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个时代的规矩,她学的并不多。这礼尚往来的事,更是从未学过。这种帖子,头一回见。

    于是,便问知绿和晓蓝。

    知绿道:“姑娘若虽喜欢,去也无妨。只当是散散心了……”

    晓蓝性子傲一些,一撇嘴:“不过是个落魄的皇商,一个纨绔当的家主,迟早得败了,并不值得姑娘给脸。且这商户女最是爱算计,这突然来这么一张帖子,还不知道算计些什么呢。若是散心,跟这些人一起,反而坏了兴致。”

    知绿怔了一下,才道:“晓蓝的话也在理。左不过姑娘不会在这里长待,也没必要跟她们如何结交。”

    “那就不去吧。”又问:“这帖子可要处理?”

    “这个姑娘要是想做些面上功夫,就写上两笔,给退回去。若是不想,便直接让人送回去,话让下面的人随便编两句也使得。”

    季颜便直接让人将帖子送回去,半个字也没落。至于下面的人怎么编,她却是不管的。

    这事儿司徒兄弟自然也知道了,第二日,司徒睿自去参加那些宴请。司徒瞮却留下来,陪着她独自上山踏秋赏菊。虽少了些热闹,但这样只二人,却更合他的意。

    到了九月将尽时,忽一日,司徒瞮告诉她:“我们可以回京了 。”

    季颜委实感受不到他那个“回”字里的激动和期盼,却也知道,他是十分高兴的。大概,在外面过了两个节日,也是倍思亲了的。便是她在中秋之日,也念过一回林如海的。

    “林大人那里派了人过来。有一个人,你却是非见一见不可的。”

    “是谁?”

    是徐嬷嬷。

    “姑娘。”徐嬷嬷一见她,立时就跪了下来。脸上又是欢喜,又是激动。

    “徐嬷嬷?起来吧。”季颜面上不显,心中却是意外的,“你怎的来了?”

    “回姑娘,林大人前些日子找到庄子上,说是要给姑娘送些东西过来,顺便问了可要派人过来。老奴念着姑娘身边无人,亦不怕姑娘赶人,便自告奋勇,厚着脸皮跟着来了。”对于林如海让自家姑娘跟着两个外男外出,徐嬷嬷是生气的。可胳膊拧不过大腿。知道这两位是皇子,她更是无可奈何。

    现在有机会,自然立时跟了过来。

    “那就跟着吧。”季颜记得徐嬷嬷的刺绣手艺是极好的。正好,这两天已将知绿的手艺学齐了,正缺个好师傅呢。

    “谢姑娘。”听她留人,徐嬷嬷喜极而泣。然后才拿了张单子和一封信递过来:“这是林大人送过来的东西。单子老奴随身带着,东西则运到京里去了。另外,还有林大人的一封亲笔书信。”

    季颜先看了信。信中先表了一番慈父之心,又诉了一番离别后的念惦。最后才言及,林黛玉跟林轩玉将在近日,前往京城贾府,去投奔他们的外祖母。信中言,若是她将来去了京中。可去贾家一见,一家人一处,总有个照应……又言及,待他此间事了,或可调入京中,到时一家团圆云云。

    至于那张单子,她略扫了一遍。长长的一串,无一不是贵重之物。只是这些东西,再贵重亦与她无益。看了一遍之后,便丢到一边去了。

    等到司徒瞮离开了,徐嬷嬷又另递了个信封给她。

    “林大人说,此物需得背着些人给姑娘。”

    季颜古怪的看了她一眼,依旧当着她的面打开。里面竟是三张地契,一张京郊的庄子一座,一张京里的商铺一间,一张京里的庭院一户,另有三十万两的银票。饶是她并不看重钱财,也被这大手笔给吓了一跳。

    “林大人说,那些明面上的东西,看着富贵实则用处不大。这些乃是姑娘的立身之本,以后不论是做何,有了这些,心中便不会慌。”顿了一下又道:“林大人还说,若果此番他顺利脱身,将来京中再聚。若是不能,还请姑娘对二姑娘,小少爷略照顾些。他虽留了些东西给他们,却只怕他们守不住。”

    季颜口中依旧无任何应承,只手里将东西收了。

    “你去休息吧,明天要跟他们去京里的。”

    “是,姑娘。”

    待徐嬷嬷下去,季颜将装了银票的信封放到空间里。

    第二天,司徒兄弟一行,便出发归京。

    一如来时,那些官员贵族迎到城门外。此时离去,他们同样的送出城外好几里。

    身为女眷,季颜坐在马车里,徐嬷嬷陪着。知绿、晓蓝另坐了一辆马车。而后面,光马车就有十几辆,全都装着司徒兄弟的行李。侍卫,也从十几人,变成了上百人。

    一行人,越发的浩浩荡荡。

    季颜拿了棋谱,坐在马车里打谱。司徒瞮知道之后,想上马车陪她对弈,被徐嬷嬷给挡了,她便只能一个人玩。

    等这边才刚出了金陵地界,行不过十余里,季颜就突的收了棋谱,不顾徐嬷嬷拦阻,掀开车帘,对着外面的侍卫道:“通知你们主子,前方有埋伏。”

    话才落,司徒瞮和司徒睿刚好骑马过来。司徒睿到先一步问道:“在哪个方向?”

    “前面的竹林里,有两百多人。”

    司徒睿心中惊骇,竹林离他们还有几十丈远,她居然就已经发觉了?且连人数都估了出来……这是何等强大的能力?

    “姑娘可有办法?”

    季颜看了他一眼,直接下马车。“你们停下来,等上一刻钟,再跟上来。”说完,也不看他们一看,径直骑上本来为她准备的马,越过众人,往前而去。

    “我陪你……”司徒瞮立时要跟上去,却被司徒睿一把拉住:“七弟,你去了,不过是拖后腿罢了。”

    司徒瞮抿着唇,追到车队最前面,到底是被拦了下来,未能再往前一步。

    季颜骑马来到竹林前。

    这些人并不是她发现的,而是系统。

    系统为了省能量,自然也不可能探测到这么远。只是,世事便是如此的巧。这些埋伏在这里的人里,有一个人竟有一个灵魂跟着。而这个灵魂又恰好达到了成为系统的客户的条件。她虽离得远,那魂就因为自家独孙身处险境,而慌张的四处飘荡,刚好撞了上来。

    于是,之前系统便问她,要不要接这个交易。这些人来刺杀皇子,不论成或败,都没有好下场,乃是必死疑的结果。而对方要求救他的孙子一命。

    【虽然只有十个能量点,但蚊子再小也是肉。】系统在她脑子里安慰道。

    “只是让他摆脱眼前的困局就可以了,是吧?”

    【是的。】

    季颜坐在马背上,并不急着入竹林。而是先操控着玉蜂进入竹林……那些人的目标乃是两位皇子的车队,此时只见她一人,并不知道她意欲何为,不敢轻举妄动。

    季颜要的就是这个时间,玉蜂很快到位,立时勇往直前的扎了过去。

    很快,竹林里就哀叫一片,那些人更是乱成一团。自有那惜命的,已经开始逃跑了。

    季颜趁乱,弃马飞身入竹林。不论有没有被扎到,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点了穴,定住他们。除了那个目标人物,待其他人全都定住,才一把拎了头肿的像猪头的目标,越到竹林的另一边。

    据那魂说,那里刚好有一处地穴,她便直接将人丢在里面。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啊。”如果不是被定住了,这人怕就要跪倒磕头了。

    季颜拿了个药丸塞到他嘴里。

    “女侠,姑奶奶你给我吃的是什么?”那人立马就哭了出来。

    “毒药。”

    “女侠,小人就是个小卒子,屁都不是一个,您浪费这东西,实在是不值得……”

    “想活命,不许再跟以前的人联系。到京城等着……”自觉如此就够了,她转身便欲走。

    “女侠,大小姐,姑奶奶,姥姥,您到是告诉我,到哪等着啊。”

    系统报了个地方给她,她便随口说出。想了想,又用掌风扫了些落叶将洞穴遮了,这才真正离去。去了两三丈,又弹了几个银角子,打在他的哑穴上。六个时辰之后,他的穴道自然解开。到时,这里的一切,都尽结束了。

    等她重回到那些人那里,刚好一刻钟。可巧,司徒兄弟领着一干人等,也刚好过来。

    她便重钻进马车,外面的事却是再不管。

    不说司徒兄弟如何审问俘虏,季颜坐在马车里,徐嬷嬷对着她只叹气:“姑娘这样,将来可如何是好!!”竟是愁得不行。

    “将来如何不好?”

    “老奴知道姑娘是有本事的,可世道如此。世道要女子贞静温柔……姑娘这样,只怕与名声有碍,将来不太好找婆家。”爬书网手机用户请浏览 wap.xywxs.com 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