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章 番外

作者:七千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爬书网 www.xywxs.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此为防盗章  她早上说要书, 中午的时候, 就找到了。只是统共就两本:一本《道德经》,一本《周易》。

    去买书的,是郑老叔找来的个小子, 叫小石头,十分机灵的小子。他说:“回姑娘, 小的把城里的几家书店都找遍了。只是店老板说了,那铺子里卖的经书大体也就这样。姑娘若是想要经书, 不若到各处庙观里去寻。”

    季颜其实记得不少经书内容。以前古墓里就有的,林朝英创造的剑法, 完全克制全真剑法。想做到如此, 知已知彼是必须的。又怎么可能不读道经。

    “姑娘,可要小的去各庙观里寻一寻?”

    季颜想了想:“去寻吧, 只是不必强求。”

    “是, 姑娘,小的知道的。”

    季颜看向徐嬷嬷, 徐嬷嬷给了小石头一个荷包:“你小子是个机灵的, 这是姑娘赏你的,你好好替姑娘办事, 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 谢姑娘赏,谢嬷嬷教导。小石头知道, 嬷嬷放心, 小石头是姑娘的奴才, 但凡姑娘吩咐,小石头上刀山,下油锅,眉头肯定不皱一下……”小石头把 徐嬷嬷哄得眉开眼笑才走。

    季颜想着于其等着他漫野去观里寻书,到不如将记忆里的那些默下来。于是,便让人备了笔墨纸砚,闭门不出,开始默书。

    结果当天傍晚,容郡王跟前的苏公公带着个匣子过来,“我家王爷知道姑娘正寻道经,正好府里藏有几部,便着奴才给姑娘送来……王爷说了,姑娘以后若是有什么想要的,只派人去王府说一声……”

    对方这消息,灵通的过份了吧?

    容郡王送来的经书,自然都是极为不俗的。她大略看了看,便知道,两个世界的经书,是相通的。于是,直接将所有经书都默抄了出来,一式两份,自己留了一份,另一份,便都一一送到了柳湘莲那里。

    “以后,少看那些话本,多看经书。”

    柳湘莲从去郡王府读书之后,就少看话本了。毕竟那边有功课,他每日里应付功课的时间都嫌不足,哪有时间看话本。

    “是,姑娘。”只是心中不解:“看这些道经,可有什么讲么?”

    “你所学的心法,剑法,全都传自道教。其中有许多威力,非得领悟了道经,才能使得出来。否则,永远都只能属于末流。我不要求你出家,只要你熟读道经,细细体悟……”从此后,除了没有入道门外,其他,竟是按着道门的规矩来要求他自己。修身养性,将各种过去习惯,全都改了。

    因为多了一个柳湘莲的责任,她的作息安排,也略有改变。一开始她每天都在修炼,养蜂。后来,多了学棋学绣。如今,又要多一个研究道义,授徒的内容。

    授徒是最轻松的,柳湘莲在习武一事上十分尽心,且是个聪慧的,内功心法不过教了两个早晨,就背了下来,一字不错。剑法也按步就班的学着,没有半点为难。道家讲究自然,学起来不难,也没什么大的瓶颈。甚至于,对天资的要求都并不太强……她只需在自己修炼的时候带着他,时不时的提点一下就好。

    只是一点,它想要强大,却需要积累。

    全真的武功强不强大?强。当初王重阳乃是五绝之首。但是,王重阳弟子众多,如他一般强大的,却是再没有了。不是他们想给师傅丢人,实在是全真的功法就是这样。如果他们个个用心修炼个几十个年,也是个个不俗的。可惜,王重阳之下的那些弟子,为了全真派的面子,太想重现荣光,早早的出来混江湖……反而因为实力不足,丢了全真的脸。

    便是如此,全真七子,也闯出了一番名声。而后面,也是必然的一代不如一代。实在是他们都太急了。

    可就算如此,这样的功法在这个世界,依旧让人惊艳。至于将来,他会不会成为一代宗师,那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了。

    而季颜,在她将自己所知的道经全都默写出来之后的某一天,突然问系统:“我发现这段时间,修炼的进度特别快,是不是有什么说法?对了,在你的评测系统里,我的武学是哪个阶段?”

    【初学。】

    “初学?”季颜惊讶:“连入门都没有么?”

    【没有。你修了两种武功,一个玉&女&心&经,但因为功法的原因,你甚至连功法的完整性都无法保证。系统对武学的测评,就是最起码保证阶段性的完整。九阴真经你才学,且你只重内修,九阴的外功你却没学。同样不完整,且并没有融汇贯通。何况你自己也知道,你只是借着一些固有的记忆在强搬硬套,你自己并没有深入研究过。不过,你最近默写了这么多的道经,到是让功法进步不小。】

    季颜又讶:“果然不是我的错觉。没想到,道经的效果这么好。”

    【九阴真经本来就脱胎于道家。而古墓的功夫,更是对应全真的功法而成。自然也离不了道家门……所以研习道经,对你有很大的好处。】

    “确是我疏忽了。”

    【对了,要不然,你收个古墓弟子吧,先将玉&女&心&经练至大成再说。说起来,那功法其实着实了得,未练至大成时,虽然禁忌多,可却使修炼者极易达到空灵之境。这是一种极难达到的境界,舍弃了,着实可惜。而一旦练至大成,所有禁忌都没有妨碍了……】

    “空灵之境?”

    【对,空灵之境,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境界,一般人很难达到。】见她还有些迷糊,干脆说得更直白些:【简单来说,就是心无旁骛。老玩童的左右互搏,就是一种表现方式。这种境界,就是一种空灵之境。当然,你还只是最初级,若是继续下去,到是有可能再进一步。你因为失去记忆,完全按着小龙女的本性教养长大的,里面但凡有一点不对,都不行。就像那个穿越女,用小龙女的身体,用相同的功法,但她就做不到。当初若是你有了记忆,在最初就心有杂念,肯定也不行……所以这机会千载难逢,即已经有了这样的机遇,放弃着实可惜。】

    季颜想了想,“你说得有理。”

    既然是精神上的境界,必然不是一层不变的。可能变好,自然也可能变坏。她如今不是在古墓那单纯的地方,身处俗世,连心法都改了,心灵空透的状态必然越来越难保证。

    “我知道了。”

    第二天,便叫了徐嬷嬷,让她找人牙子来,只让牙子带一些年轻女孩儿来。她逐一摸骨,想找个资质好的出来。可惜,良材美质,并不易找,见了五六个人才人,女孩儿见了上百个,却是一个好的都没找到。

    旁人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些人牙子只知道带着人一趟趟的跑,却一个人也没卖出去,不由不耐烦的很。后来,想找人也找不到了。无奈之下,这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可见,想找个适合的弟子,并不容易。

    转眼进了腊月,季柳湘莲一大早就在院子里练剑。全真剑法,他已经能完整的打上一遍,虽无气势,却也半丝不错。季颜这段时间,早上在他这边的演武场练功,之后却并不急着离开,而是会留下来,一起用个早膳,再给他讲道,提点一下他的功法。

    今天也是,待他练完一遍,她又提点了两句,才说起旁的来:“接下来到明年,我不在城中,你自已练。”顿了一下,又道:“该教的都教了你,以后你只需勤练不辍,慢慢感悟就是。”

    “姑娘要去哪里?”柳湘莲心中一慌。到现在,他已将她当成了真正的亲人……如今正要过年,本想着今年不必孤单。却没想到,她竟说要走。“要过年了,姑娘……”他突的一顿,是了,他自己孤苦,姑娘却未必。说不得,姑娘是要回家过年的:“姑娘是要回家,跟家人一起过年吗?”

    “回郊外庄子上,并无家人一起。”

    柳湘莲眼睛一亮:“那姑娘不如留下来?我们一起凑成一家,一起过年可好?或者,我跟姑娘去也行的。”

    “不好。”不给他继续啰嗦的机会,直接离开。

    回到院子里,苏公公正等在那里:“季姑娘,我们爷专门给奴才给姑娘送了腊八粥来。另外,我们爷还说,到年节了,七殿下可以出宫了……”

    直到苏公公离开,季颜才意会到,这句话的意思。

    司徒瞮可以出宫,若是有心,必会来看她。若是她有意避开,躲开就是。只是,她又是何人?除了林如海,她又怎么会为旁人而特意更改决定?

    因此,并未将话放在心里。

    司徒睿对他十分信重,这里发生的事情,以及季颜的情况,对他是半点未隐瞒。

    也因此,季颜一回来,他便出来相见。一是好奇,想早些见见这个,四哥嘴里十分特别又厉害的女子。一见之下,果然够不同。一身气质清冷如嫡仙般,行动间,如风拂水漾,韵律天成,看似绵柔,却不似以往看到的女子那般软弱。

    偏偏这一切,俱都在她看似狼狈的外形下,被他一眼发现的。若是换成旁的女子,顶着这么一副状态来,只怕便是不堪入目了。

    此时听季颜说有事相商,也是片刻未耽搁,直接就过来了。一看梳洗之后的她,他直接就怔住了。此时他才发现,之前所见之她,不足真实的她的百一……之前他还能用合适的词来描述她,从形貌到气质,只需极尽赞美之词就是。可此时再见,他竟一眼就被摄了心神。再找不出一个贴合她的词来形容……

    季颜看这人呆呆的,便就先略过他,而看向小尾巴似的跟过来的林轩玉。

    “读书了么?”

    “读了,七哥哥教的我。”林轩玉来到她身边,抓了她的衣袖,眼睛睁得大大的:“姐姐好似有些不一样了。”

    “太久未见的缘故罢了。”拿了本书塞给他,才看向已然回神的司徒瞮:“七公子,我要进城。希望你带着林轩玉,待在庄子里,莫要乱走,最好是不要出庄子。”

    “我陪姑娘一起去。”司徒瞮一听这话,立刻道。

    林轩玉虽然不懂这话所含深意,却听懂了“要进城”三个字,便立刻也道:“姐姐,我也陪你一起。”

    季颜看着司徒瞮:“你的伤全好了?”

    “已经好了大半,不会影响我行动。”

    那也就是还没完全好。至于林轩玉,他的意见完全不予考虑。

    “七公子还是好生养伤吧。城里的事,我一个人更方便些。”她去本就是去保护人的,再带一个伤患,不过拖后腿罢了。

    司徒瞮心里微苦,是了,四哥说过,她应该是极厉害的。他们一行人,一路被那些人打得狼狈逃窜,差点连命都丢了。可到这里,那些人一个个就兔子似的,被她轻松捉住,半点也蹦跶不起来。就是他未受伤时,怕也不是她的对手。

    “事情解决之前,你们最好不要出庄子。”季颜见他沉闷,便当他是同意了。

    林轩玉抱她的腿:“姐姐,你不要轩儿了么?”

    “七公子,林轩玉就麻烦你了。”她不会哄孩子。

    “姑娘放心。”司徒瞮见她不像会改变主意的,他虽年纪不大,却绝不是会冲动行事的人,只得应下。但到底还是又道:“四哥给我留了几个人,我匀一人跟着姑娘。让他替姑娘跑个腿,送个消息。若是有闲杂事务,也可交由他们去做。”这季姑娘看着就像是不通庶务之人。

    这一点,他却是看错了。季颜对生活还真就是懂的,只不过,受前世和功法的影响,造就了这么一身气质,欺骗世人罢了。只是,如今她更换了功法,这一身的清冷,怕就要慢慢的散去了。

    事实上,功法的影响比她想象还大。面对对方的提议,她居然没有拒绝,而是同意了。需知若是之前,她必然转身就走,跑腿的?先跟得上她再说。不对,如果是之前,她根本不会跟他在这里说这些……

    事议定,自然赶早不赶晚。

    司徒瞮派来的侍卫,是个中年汉子。身形高壮,面色微黑,长得到是不错,只是也不知他是如何做的,咧着嘴,看起来便有三分憨气,将脸上的优点,全都遮盖了。用司徒瞮的话说:“这是柳大,他这模样,在外面行走不易惹人注意。”

    这话到是不错的,庄子里备了马车,那人往马车辕上一坐,便是车夫模样,看不出半点不妥来。

    “姑娘,咱们往哪走?”进了城,柳大自然的问季颜目的地。

    这么个简单的问题,到是把季颜给问愣了。本来她就没想过跟别人一起,一个人独来独往,她直接住林家的下人房就好。反正只是暂住,她有一根绳子就行。

    可现在带着个人,还有马车……事情就麻烦了。

    去林家?她不想面对贾敏,也怕林如海趁机把事情弄复杂了。她明白林如海的心思,想给她身份。林大人的庶长女,比她一个小地主,自然要高贵。而且,林如海说不定会直接将她捧为嫡长女。

    只是,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住客栈?那离得就远了,遇到事情,难免不便。救人如救火,差个一分两分的,可能就是生死之差。

    “去林家。”到底,还是林如海的性命为重。

    “是。”

    只是,离着林府还隔着两条街,马车就被人拦下。

    “季姑娘,是四爷的人。”柳大称四爷的,便只有司徒睿一人了。

    “什么事?”

    “姑娘,四爷在前面的酒楼,林大人也在那。请姑娘过去一叙。”

    季颜松了口气:“过去吧。”

    酒楼就在跟前,马车却停在后门。季颜下车前,给自己戴了面纱。这是临走的时候,徐嬷嬷一再强调的。说什么姑娘一天大过一天,总要顾忌的。进入酒楼,避开了待客的大厅,直接走楼梯,上了三楼。

    富贵牡丹包间,门口两个侍卫守着,见到她并不通传,直接就将门打开,放她进去。

    里面只有林如海和司徒睿,看到她,林如海略有些激动:“颜儿,你回来了!”一走这么多天,他真怕这个女儿一去不回。

    “司徒公子,林大人。”

    季颜一开口,司徒睿眼神又是一变。他直到此时才注意到,这位季姑娘是怎么称呼林如海的。只是到此时,他却不会再随意去猜度他们之间的事情了。尤其是见林如海虽然偶有苦涩,却并未出声,更不怪罪。

    “季姑娘。”司徒睿对她点了点头,“七弟蒙姑娘照顾……”

    “我没照顾他。”越过司徒睿,看向林如海:“我要住进林家,离你近些。”顿了一下,又道:“我不跟你家的人打交道。”

    林如海听前一句大喜,听到后一句,又是一涩。但很快,便又高兴起来。不管如何,女儿回家了。

    “好。”对这个女儿,他是又愧又怜。幼时的疼爱,并不是假的。他之前跟司徒睿说的那些话,也不是假的。

    当初贾敏嫁过来将近十年,一直没有子嗣。便是后院其他姨娘也没有一个怀孕的。林家子嗣历来艰难,他一直认为,是自己身体不好,才让这么多女子,无一有孕。后来十来年,好不容易有了女儿,他如何能不爱?他是真觉得,就他那身体,十来年才得这么一个女儿,想再有下一个,基本是没希望了。

    所以,满腔父爱,全部给了这个女儿。

    后来她失踪,他真是心如死灰。

    人活一世,为的是什么?他哪怕赚下万千家业,哪怕位及人臣,无有传承,这一切留给谁?将来连个祭拜的人都没有……那一切,又还有什么意义?

    虽然后来又有女有儿,可这个女儿对他来说,是不同的。尤其是她此次回来,为的又是他这个老父的安危。让他是又高兴又愧疚,自然是无所不应。

    “好,好,都听你的,都听你的。”

    司徒睿嘴角微抽,却也理解:“多谢姑娘愿意伸出援手。”

    季颜却道:“你们的事我不管。”她只管林如海的安全。

    她的未尽之语,两人都懂。林如海自然感动万分。司徒睿则道:“这便已是帮了大忙了。”既然她都伸了手,这件事就休想甩脱。前些天还说不管,今天不就为了林如海来了?到明天,谁知道会如何呢?

    林如海跟司徒睿也不是真心来吃饭的,在季颜来前,他们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因此,说了没几句,林如海就带着季颜回家了。

    在林家住了这么久,这是季颜头一回走的大门进的。她到没什么特别的感想,也生不出多少感叹来。到是林如海,又红了眼睛。这位探花郎,一直都是个相当感性的人。

    季颜来的突然,又不见林家其他人。因此,直接安排在了外院。安排了心腹照顾侍候,柳大被安排跟侍卫一起。

    季颜要了林如海的院子隔壁,目的不言自明。

    幸好,自从林如海知道季颜的存在,知道自己妻子做的那些事之后,对于下面的人的管控,也加大了力度。前院的人,哪怕就是个扫地的,都是林如海的心腹。八辈子都是林家的人……也因此,哪怕外院多住进个人进来,后院的贾敏,居然半点不知。

    也是巧了,季颜当天住进来,当天晚上便出了事。

    夜里,季颜照旧要了根绳子,在绳子上躺着练功。到了半夜,就听一阵脚踩瓦的声音。偏巧不巧,还就路过她住的院子,脚就踩在她的头上。自然立时就惊醒了她……

    头顶上的人还未离开,她已翻身下地,悄然跟了上去。

    目的地正是林如海的院子,书房。

    林如海早已休息,外面虽留了灯笼,有守夜的人,可这人也是专业的。避开守夜人的视线,悄无声息的就进了书房。

    季颜当天就没再回林家,而是直接拿了地契,去了庄子上。

    庄子就在扬州城外,她也没要车,直接用轻功赶路。到了傍晚,便已到了地方。

    庄头叫李柜,他一家都的卖身契都在她手里。林如海果然是个有心之人,显然是对这庄头有所交待。哪怕她只孤身一人过来,这庄头也是一眼就认出了她。虽然十分意外,却立刻调整了态度,恭谦,卑和。并没有因为她年幼,而生出任何不该有的心思来。

    “小的李柜,暂是这里的庄头,负责庄子里的一应杂事。不知以后怎么称呼东家?”

    “叫姑娘吧。”季颜跟着他往庄子里走,一边听他介绍这庄子的情况。林如海在安排这一切的时候,十分用心。庄子本来就是修好的,本就精致清静。这两天又重整了一遍,将原来用旧的物事,全都换成了新的。里面摆放的物件,也全都不俗。瓶瓶罐罐的,挂的字画,库里的物件,无一不是精品。爬书网手机用户请浏览 wap.xywxs.com 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