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章 六零年代小媳妇9

作者:冬雪漫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冬去春来,村民开始忙起春耕......

    刘乐乐四人重操打猪草旧业,负责一天四筐猪草。

    同时他们也重新开始存粮大业,刘乐乐打猎,哥哥姐姐们努力挖野菜、找蘑菇、找山货.....

    李家决定这次自留地种,一半种蕃薯,一半种辣椒、蒜、芝麻.......等未来三年很难生长的调味料和高营养副食品。

    “奶,我们地里可以种这么多东西啊?”一块小小快自留地,却能搞出这么多花样,刘乐乐在内心为外婆点个赞,真是太强了。

    “可以啊!每样种个七、八株,这样种植,照顾起来麻烦许多,大伙儿都不愿意这样干。”只要愿意花费大把心力照顾,当然没有什么不可以。

    二月底,村人在大队组织之下开始农忙。

    四月开始村民觉得天气比往常炎热而且降雨减少,有经验的老农民提醒大队长,今年天气不对劲,跟以前大干旱时很像。

    五月时该下的雨还是没下,大队长开始组织村民从河里挑水往地里浇。

    这时食堂已经不是吃到饱餐厅,每人个成年男子每餐只能分到一个窝窝头、两碗玉米粥,粥里添加不少野菜,喝起来不像过去那么浓稠,女人和小孩也只能分到过去一半的粮食。

    食堂开始限量、减量,而且玉米粥里还加入大量野菜、蕃薯,村民们怨声四起,抱怨这样的食量根本不够支撑他们一天的劳动。

    “大队长,吃这么少,你要我们怎么干活?”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抱怨,国家不是说有了食堂之后,大家就不会挨饿?怎么现在又....

    “队长,你该不会偷偷把粮食藏起来,故意让我们吃不饱吧?”有心人故意恶意猜测。

    “是啊!队长,国家不是说有食堂之后日子就会好过,还把我们的粮食、铁锅、碗筷都收走,不让我们自己煮饭。”要不是看在食堂吃的比自家好的份上,谁还要吃食堂。

    因为天气炎热,每天都要挑水,农活变得比往年重,吃的却比往常少,众人都很生气。

    “天气热大家火气都大,先喝点水消消火,我等会就带大家去仓库看看。”大队长李强试图降低大伙儿的火气。

    吃完饭后,李强带大家去看储存粮食的仓库,看完仓库之后,众人无语了。大家共同的想法是,娘的,这么少的粮食,以现在这种饭量,要怎么撑到收成而不断炊?

    六月的时候,天气非常炎热,早上十点半到下午两点半,热的让人无法待在外面,河水的水位开

    始下降,地面因为过度干燥,已经出现一些龟裂,正值收获季节,正是水稻需要大量供水才能成长的时候,老天却还是没有降雨。

    一片的农田望过去,干燥的让人看不出这是水田,村人跑得腿快断了,不断地从河里掏水灌溉,水稻还是长得焉巴巴,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大队长李强看着田里惨烈的情况,每天都睡不好,一直担心地里的收成。

    收割水稻时,产量果然令人失望,今年大家比往年辛苦地浇水忙活,收获却只有以往的四成,还好当初种了一些玉米,玉米是种较为耐旱的作物,今年玉米的收获也受到影响,收成只有往年的七成。

    刘乐乐从三月开始打猎,持续地把猎物换成粗粮,到六月初时,他们又存到了七、八百斤的粗粮。

    六月之后,所有人都看出了今年注定欠收,黑市里已经没人拿粗粮出来交易。

    天气太过炎热,动物都躲进深山,几乎找不到猎物,又因为黑市根本没人愿意交易粗粮。甥舅两人试了几次,只能换到钱和工业劵,黑市里根本买不到粮食,所有人都知道粮价将步步高涨,越后面拿出来,就可以赚到越多钱。

    这时候大家还没想到,这次饥荒将持续三年,粮食不仅是奇货可居,将来还可以救自己性命。

    甥舅两人把猎物换来的钱,拿一些去购买大量的盐、酱油、醋和生活用品,一次采买够所有物品,两人打算暂时都不来县城了。

    刘乐乐判断,如果第二季农村继续减产,城里供粮将无法稳定,黑市治安则会变得更加险恶,交易风险将大幅增加,不如就此收手。

    李伟忠和刘卫国、李乐乐三人,去年冬天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每天慢慢挖,也让他们挖好了地窖。

    现在他们的秘密地窖,已经存有了约一千五百斤的粗粮,四百斤的蕃薯、土豆,几百斤的菜干、腌菜、腌蛋、一些山货、各式调味料.......

    看起来很多,可是不要忘了这个饥荒由今年开始长达三年,必须省着吃,他们一大家子才有办法度过难关。

    天气非常的炎热,这时村里却开始限制井水用量,要大家减少洗衣、洗涤的用水量。

    第一季收成之后,食堂的玉米粥又更加的淡薄,每天挑水挑到虚脱,吃的却越来越少,村民们开始有许多抱怨。

    吃不饱、限制用水、天气热,整体生活质量大幅下降,人人怨声载道。

    七月份村民开始第二季的种植,这次大队长被吓到了,上一季的收获,交了税之后,粮食只够每个人吃五分饱,可是天气还是持续干旱,如果在这样下去,就算第二季改种耐旱的作物,收获量还是会严重减产。

    大队长李强压力大到开始掉头发,一村的生存重担,沈重地压在李强身上。

    第二季开始,地里全部种植耐旱、高产的玉米、蕃薯、土豆.......

    大家都在心理默默祈求:赶快下雨....赶快下雨.........

    虽然有村民祈祷,可是老天爷并没有听到,天气更加炙热,河水水位下降地更加快速。唯一的好处是,水位下降,捕鱼变得容易了,去河边玩也不会被大人骂,因为现在河水水位低的淹不死人。

    小孩们每天都到河边去撒欢,既能捕鱼又能在水里散热消暑、还能顺道洗澡洗衣,一举多得,其乐无穷,刘乐乐四人只要有时间,也都待在河边。

    “我抓到鱼了。”刘乐乐从河里抓到一尾鱼。

    “乐乐,你又抓到了?”陈佳佳羡慕地看着刘乐乐,怎么这小家伙手气这么好,常常能抓到鱼?

    “陈姐姐,这尾先给你,我们家昨天才吃过鱼。”刘乐乐把鱼献了出去,她听说陈家最近情况不太好。

    “这样好吗?”陈佳佳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已经三个月没吃过肉了,这几个月,家里情况忽然变差,在县城当当临时工的二哥,最近再也弄不到额外的粮食和肉品。

    这天王芳在自留地种上第二季作物,这次都种了蕃薯,邻居看到了过来闲聊几句。

    “王芳,又种蕃薯啊?”

    之前大家还觉得奇怪,自从村里有了食堂后,大多数人都拿自留地种棉花,毕竟吃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穿的问题。

    “是啊!孩子食量大,不种些蕃薯贴补,光凭食堂实在不够吃。”王芳回答。

    旁人认同地点着头,然后开始批评起食堂那越来越稀薄的玉米粥,这一季他们的自留地也都种满了蕃薯、土豆。

    “怎么会第一季就想种蕃薯?”一旁的妇人问道,当时大家都种棉花,想说李家穿的那么破,种啥蕃薯?

    “人家说瑞雪兆丰年,去年冬天下的雪量太少,我觉得情况不太对,跟好几个人提过,第一季想着种蕃薯呢!”王芳在内心暗想,当时她虽然提醒了不少人,不过很少人听就是了。

    “是啊!王芳跟我说过,我用了三分之一的地种蕃薯。”隔壁大婶暗自庆幸,还好那时有听进去。

    “我种了一半,当时我也觉得不太对,王芳讲了我才反应过来。”另一个婶子也认同道。

    “我只种了一点点,想说种点给孩子们当零食。”身材肖瘦的妇人叹气,哎!种太少了。

    其他人默默无语,当初王芳跟他们提过,不过他们觉得王芳太疑神疑鬼了,穿的那么破,被刘家笑是穷鬼,还不多种些棉花。

    接着众人抱怨起天气,然后又谈起了越来越重的工作量,每天都要挑水........

    第二季收获时间很快到来,如大队长所预计的,就算种植了耐旱的玉米、蕃薯、土豆,产量依然大减,只有往年的七成。

    跃进大队的队长李强自己估算,今年一整年总产量只有往年的七成,再扣掉必须上交的任务,接下来的日子,大家只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

    刘建国和寡妇周梨花勾搭在一起,之前拿十斤红薯去赵家时,周梨花告之刘建国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我怀孕了。”周梨花慈爱地摸摸肚子。

    要不是现在是饥荒年,村里其他男人没有馀力照顾她,只有刘建国这个傻子,到现在还从自家搬粮食出来,她也不想攀附上刘建国。

    老实说,她打从心里瞧不起刘建国,刘建国是个没有担当的男人,平时不好好上工,根本赚不到几个工分,这种时候竟然还从家里搬粮食给她,完全搞不清楚饥荒的严重性,真是个蠢货。

    可是周梨花现在又不得不依附自己手上这唯一的一张牌,帮自己和三个孩子弄些粮食。

    “.......”这该怎么办?刘建国十分烦恼,他已经有妻子,跟周梨花好,不过看她一副风骚样,虽然三十几岁,生过三个孩子,不过风韵尤存,还挺勾人的,可是,周梨花怎么会怀孕?

    “你要给我一个交代,不然我就去举报你耍流氓。”周梨花看刘建国一副窝囊样,她语气轻柔地威胁着。

    刘建国有些惊讶平常说话温柔的周梨花,今天态度竟然如此强硬。

    “给我点时间,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刘建国没有办法,只能想争取时间,先去回去再想想该怎么办?

    “这胎很可能是儿子,我希望能嫁进刘家。”周梨花说出自己条件,当然她不是真心希望嫁给刘建国,只是希望能用这件事跟刘建国敲个两百斤的粮,先让自己暂时度过眼前缺粮的危机。

    刘建国会回家之后十分烦恼,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他已经娶了妻子,妻子也帮他生了三个孩子;他根本不可能和妻子离婚,娶周梨花进门,可是周梨花又这样威胁他。

    流氓罪是只要女方检举,就能成立的吗?刘建国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他只知道如果罪名成立,自己下场会很凄惨。

    刘建国把这件事憋在心里,整个人吃不好,也睡不好,脸都削瘦一些。

    这天,吕秀娥看儿子这样,把刘建国叫来询问。

    刘建国这个大号的妈宝,在母亲追问下,终于说出来。

    “什么,周梨花怀孕了?”吕秀娥有点担心儿子可能会被举报耍流氓,但是又有些惊喜。

    这胎会不会是儿子啊!如果是儿子,就是建国第二个儿子!

    哎!现在刘家只有刘大宝一个男丁,实在是人丁单薄。

    如果刘乐乐知道老婆子内心想法,一定会忍不住吐槽,那我两个哥哥算什么,不是刘家男丁吗?

    难不成她两个哥哥一直是女扮男装!?她两个哥哥其实是刘家孙女,如果是这样那就太惊悚了!

    吕秀娥害怕周梨花会真跑去公社检举自家大儿子耍流氓,这样一来自家儿子就得去劳改了。

    她同时觉得这胎如果是男孩,自己应该想想办法让周梨花进门,但是又该如何知道这胎是男是女?

    而且又该如何让周梨花进门?吕秀娥这时陷入苦思。

    ---

    跃进大队长―李强今天去镇上公社开会,以前各个大队每年的公粮份额差不多是固定的,每个村子每年的产量其实差距不大。

    但是这次李强却被告知,得报告今年的产量,然后才能定下每个大队的任务额?

    各个大队的产量?公社本来就知道各个大队的产量,更是知道今年歉收,所以这次任务额的变动,是公社忽然大发慈悲,减少了公粮的数目,还是........

    作者有话要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