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6章 六零年代小媳妇66

作者:冬雪漫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是啊,妈妈比较厉害,不然让妈妈下去打打看。”甜甜毫不考虑地泄漏李乐乐的老底,虽然妈妈说过,不可以在外人面前提起妈妈的身手,可是爷爷不是外人,所以可以说吧?

    “好啊!儿媳妇,下去打一场吧!?”杜霖跃跃欲试地同意,力气比他的兵大,跑的比他的兵快,身手比他的兵好,这让杜霖有些好奇,李乐乐的身手到底多好?

    “别啊!我们今天只是来参观的,打啥打,就你从小爱打架,我孙媳妇可是淑女,不兴那一套的。”杜松柏阻止道。

    杜松柏这样说,让杜霖更加怀疑李乐乐的身手,因为杜松柏只是阻止李乐乐下场,并没有否认李乐乐的身手惊人。

    杜霖摸了摸下巴思考,所以李乐乐身手真的那么好?

    “打一场,让儿媳妇展现一下身手,不然爷爷不知道你们说的是真话还假话!?”杜霖这时相当好奇,非要知道儿媳妇的身手,不惜拖采用激将法。

    “糖糖(甜甜)说的是真的。”两个孩子赶紧澄清,她们没有说假话,她们可是诚实的好孩子,没有在这件事上乱说。

    “妈妈下去打,让爷爷手看看妈妈的厉害。”老二甜甜生气了,爷爷竟然怀疑甜甜说假话,妈妈明就很厉害。

    “妈妈下去打,把所有人都打垮。”老大糖糖毫不留情地声援甜甜,最讨厌在自己说真话的时候,还被人怀疑。

    糖糖和甜甜成功被爷爷的说法给激怒,小孩也是有自尊的,虽然爷爷没有看过妈妈的身手,但是她们说的是真的。

    “糖糖和甜甜说的是真话,不要生气,爸爸知道你们是好孩子。”杜靖宇安抚两个孩子。

    “只要儿媳妇下来打一场,就知道真假,一个普通人要打赢一个受过训练的军人是很困难的,爷爷没有看到你们母亲的身手,所以爷爷暂时不相信。”杜霖向几孩子解释。

    “行,我就打一场。”看来今天不展现一点身手不行了。

    几个孩子都带着期待的眼光,希望妈妈能大展身手,再加上,公公又紧咬着不放,李乐乐本来只是参观,一点比武的兴趣都没有,现在也只好下场比试了。

    杜霖叫了一个身手不错的军人,李乐乐今天上半身穿毛衣,下半身裤装,脚底下穿的是皮鞋,这个时期流行在正式场面,尽量穿皮鞋,所以为了显示荣重,李乐乐今天特别穿了皮鞋到军中。

    李乐乐脱下外套,准备以这样的穿着下场比试。

    杜霖询问:“要不要换套好活动的衣服。”这样的穿着虽然可以比试,可是会妨碍行动。

    “不用了,快点比完,快点回去。”李乐乐扭了扭手脚,松了一下筋骨,转了转脖子,就准备上场。

    “好吧,开始比!”看到比试双方都准备好了,杜霖在比试场地旁下口令。

    对方率先进攻好几招,不论是攻击性踢腿、出拳、甚至想靠身形的优势压制、靠力量撞击李乐乐,都被她轻易挡了下来,十几招过后,李乐乐忽然抓住对方手臂,对手被李乐乐一个过肩摔给摔到地上,然后还被她瞬间用手肘抵住脖子,被李乐乐压制在地上。

    “好,赢的漂亮。”杜霖喊停。

    儿媳妇的身手果然俐落,刚刚那个手下已经算是他手底下身手不错,擅长近身打斗的队员,没想到,儿媳妇竟然更胜一筹,不,是更胜很多筹,竟然轻易地打败了受过专业训练的士兵!?

    李乐乐一直到杜霖喊停,才松开手肘底下的士兵。

    “承让了。”李乐乐向对方客套地说着。

    “不,我的身手比你差上许多,打输是应该的。”杜霖手下的士兵有些不好意思地回话。

    自己竟然被一个年轻女子给打败,而且是没有几招就惨败,重点是,刚刚最后一招,对方本来还在他两公尺之外,却能忽然近身,拉住他的手臂,就给他一记过肩摔,这样的近身技巧,十分俐落高明,这样的力气,实在惊人,他可是一百五十斤左右,对方竟然能随手就给他一记过肩摔,这女人到底是谁啊?

    “好...非常好...再来一场吧!”杜霖拍手称赞道,这次他要让军队的教练出来比事,李乐乐身手出乎杜霖意料,也许,他又找到一个好苗子了?

    “不了,公公,打了一场,证明糖糖和甜甜没有说假话就好了。”李乐乐忍不住翻翻白眼,她今天可不是来踢馆的。

    两个双胞胎看得不过瘾,在一旁鼓吹道:“妈妈好厉害啊!,妈妈继续打。”

    糖糖和甜甜本来就知道自家母亲很厉害,但是刚刚那个军人叔叔看上去也很强,没想到一下子就被妈妈给打败了。

    糖糖和甜甜也在一旁鼓吹:“妈妈好厉害啊!妈妈继续打。”

    李乐乐本来不想继续打,在盛情难却下,只好再打一场,反正她也没什么出格的打斗动作,军方应该看不出什么吧?

    “好吧,就再打一场,就只有这一场,妈妈不会再打了。”李乐乐同意了。

    杜霖这次如愿以偿,派出了负责训练近身搏击的王教练,王教练的身手在军队可是排得上号的,杜霖一点都没考虑到,李乐乐只是一个没有受过训练的女流之辈,而这个女流之辈还是他儿媳妇。

    他只是兴奋地想知道,自己那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儿媳妇,能不能打得过自已手底下的搏击教练。

    王教练和李乐乐两人到了打斗场地,一听到号令,两人开始比试。

    王教练等着李乐乐发动攻击,毕竟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还是一个格斗教练,打赢一个女流之辈,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但是李乐乐就是按兵不动。

    王教练只好上前出招,他刚开始只是用简单的直拳试探,却被李乐乐挡了下来,王教练只好用刁钻的角度出拳,还是被李乐乐挡下来了,王教练看对方不像是一般女流之辈,是真有两下子,于是开始认真了。

    他侧踢出脚攻击,脚发出攻击后,用障眼法,在视觉死角处,出拳偷袭李乐乐,还是被李乐乐轻松地挡了下来,于是王教练就更加认真攻击,已经不管对方是什么女流不女流的,如果不认真打,输在一个女人手下,那才真的很难看。

    两人有来有往过了三四十招,李乐乐忽然伸手一拉,抓住王教练的手臂,给王教练一个过肩摔,然后用手肘压制住对方的脖子,用身形压制住对方的轻举妄动。

    还没等待杜霖判决,糖糖和甜甜在一旁起哄说着:“赢了,赢了,妈妈又赢了。”

    煎饼和果子听到了姐姐的欢呼声,也跟着加入:“赢了,赢了,妈妈好厉害。”

    杜霖被抢了话语,还是无奈地宣布:“这局李乐乐胜。”

    李乐乐这才松开了对王教练的压制,在没有宣判输赢之前,没有彻底地压制住对方,对方随时可能会反转攻击,虽然她和王教练身手相差许多,但是李乐乐的座右铭是,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对手。

    李乐乐本来可以用一拳或一脚,就把对方踢出去十公尺之外,但是那样的赢法,赢太多了,不像是比斗,也不像是这个世界该有的身手,所以李乐乐尽量和对方过招,然后采用柔道手法,找一个好的施力点,用较小的力量,把一个大男人过肩摔,然后立刻压制。

    这样的手法,是这个世界可以接受的,是正常人类受过训练之后可以做得到的动作。

    “公公,我女儿说的都是真话吧?”李乐乐不忘替女儿们澄清。

    “刚刚都是爷爷不对,小糖糖和小甜甜怎么可能说假话呢,是爷爷少见多怪,从来没有看过像你们母亲身手这么好的女人。”杜霖想到刚才两个小孙女的愤怒,事后回想,自己好像太偏执了一点,赶紧向两个小孙女赔罪。

    老二甜甜原本想说,没关系,爷爷给我们巧克力,我就不生气了,可是...

    老大糖糖已经九岁了,精明地觉得自己可以争取到更多的零食:“哼!我不原谅,爷爷少见多怪,竟然怀疑我和妹妹说假话。”

    “好了,糖糖和甜甜不要生气,爷爷这里有很多巧克力,还有好吃的糖果。”杜霖故意引诱道。

    七岁的甜甜和三岁的双胞胎,都忍不住被杜霖说的食物给吸引过去,根本忘了什么原谅不原谅的问题。

    “哼!巧克力和糖果不够。”糖糖已经九岁了,她长大了,懂得谈判,想争取到更多好处。

    “这样啊!那爷爷等一下带你们出去买好吃的,吃煎饼果子好不好?”杜霖为自己刚刚的偏执感到不好意思。

    为了达成目标,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军人除了正直之外,也要懂得变通,透过刚刚的试探,杜霖感觉,儿媳妇身上有秘密,他说不定帮军队挖到了一个好苗子了?

    虽然儿媳妇刚刚并没有展现特殊身手,但是杜霖直觉李乐乐身上有宝可挖?而且,儿媳妇也有意把这项宝物献给国家?

    老二甜甜和双胞胎三人欢呼了起来,他们很喜欢吃煎饼果子。

    糖糖也有点心动,她也挺喜欢吃煎饼果子,但是总觉得不能这么容易就放过爷爷。

    李乐乐和杜靖宇在一旁不忍直视,儿子啊!煎饼果人二人组,吃煎饼果子,这是同类相残啊!

    小吃摊上的「煎饼果子」一定想向双胞胎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糖糖觉得这样不够吗?那爷爷再加,等一下我们去买蛋糕!?”杜霖继续询问,势必让小孙女消气。

    糖糖虽然很开心,还是努力绷紧小脸,不想让大人看出自己情绪:“好吧,但是爷爷以后不可以这么笨,竟然没有求证,就怀疑我们。”糖糖在内心暗自兴奋,谈判成功,多了许多好吃的。

    三个小的没有大姐糖糖这种强装镇定的功夫,三人早就在一旁乐疯了。

    “吃巧克力,吃煎饼果子,吃蛋糕...”三个小的在一旁欢呼地乱喊,双胞胎甚至一边欢呼,一边绕著大人跑起来,好像不奔跑蹦跳,就不能显示他们的兴奋。

    夕阳西下,杜霖带著大大小小七人,走进好几间商店,满足了孩子的口腹之欲,杜霖不但买了煎饼果子,饼干和巧克力、蛋糕,还带著大伙儿一起去餐厅打了顿牙际。

    这天大家都吃的心满意足,小孩们更是拎了大包小包的零食,夕阳西下,天色渐暗,三个大人告别了杜霖,带著孩子浩浩荡荡地回杜家老宅。

    晚上,李乐乐查看了保姆交给她的信件,看到了李家的来信。

    李卫国和李卫强虽然考上了大学,可是他们两人的成绩并没有好到可以到京城来读书,所以两人选择了省城附近的大学,不用离家太远,还可以兼顾家庭。

    李秀丽的三个孩子已经渐渐长大,家里孩子虽然多,开销也大,但是她和大姐夫的工资都有往上调升过,不用请保姆,小孩都上学之后,大姐现在过得比较轻松,一家子正在存钱,准备换一间大一点的房子。

    李乐乐打开信件,非常期待家人的新消息。

    李家一切都安好,但是,李乐乐看到信件尾端,却有个晴天霹雳的坏消息,他们四人的渣爹,刘建设竟然回来了?

    七年的劳改结束,当时还在文.革期间,刘建设果然如李乐乐所预料,身为黑五类,因为身分问题,根本无法回自己家乡,而文.革结束后,刘建设没被熬死,竟然还有办法自己回到柳溪村!?

    不知道刘建设是否继续找李家要养老费?自己母亲李晓红会不会被刘建设给威胁?

    不行,就算刘建设现在没有找麻烦,不代表他以后不会找碴,李乐乐觉得自己不能让刘建设没人控管,最好的办法是找以前的大队长,现在的村长李强来监控刘建设,让他不能随便出村子去找兄姐,也让李强约束刘建设不能狮子大开口。

    李乐乐写了一封信给李家,想搞清楚刘建设的现状,又写了一封信给李强。

    不知道李强收到信之后,愿不愿意帮这个忙,如果愿意帮忙,又会有什么条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