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 六零年代小媳妇70

作者:冬雪漫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杜靖宇目前大学四年级,现在每天要巡视两个工程,早上一个,中午一个,公司里另外的四个工程,则由他们招聘的建筑系学长吴晨扬负责,吴晨扬每天早上巡视两个工程,中午回自己家吃饭,下午也负责查看两个工程,傍晚四点左右回到公司。

    到了大四,课程已经很少,杜靖宇才有时间跑这么多工程,负责建筑材料采买,客户沟通,交代吴晨扬画设计图,和公司的庶务…

    除了之外,杜靖宇白天的空堂,也会不定时地去吴晨扬负责的工地查看,不是说不信任吴晨扬,而是必须把每个工程慎重对待,能多个人查看,就能少份错误,杜靖宇自己负责的工程,也会让吴晨扬一个星期帮忙抽看个一次,提出一些他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目前「宇山建筑」已经小有雏形,除了他和吴晨扬两人负责工地的事情,林尉山负责接洽工程,现在公司还请了一个会计,一个负责建筑材料的采购,一个负责公司柜台及其他庶务的经办,当然还有大大小小一起合作的包工头,公司算是麻雀虽然小,五脏俱全,总算上了轨道。

    林尉山说不管公司的事情,就完全都放手,他只负责找到发包工程的人,知道对方想要盖什么样的建筑,交代给杜靖宇之后,就让杜靖宇自己带著设计图和报价跟对方谈,林尉山就当了甩手掌柜。

    林尉山有空时,会查看会公司的会计帐务和采购支出,大部分的时间,林尉山都在忙他自己的电器贩卖事业,并不太干涉「宇山建设」的实际运作,所以除了工程之外,公司很多大大小小的庶务,都要杜靖宇自己负责。

    还好杜靖宇已经大四了,学校没什么课程,不然他还真的没办法负荷这么高强度的工作。

    下午四点的时间,杜靖宇会回到公司,和吴晨扬一起讨论一些工程、设计图上的问题,接著会处理公司庶务,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杜靖宇每天五点多处理完公事,六点左右会回到家里。

    这天杜靖宇带著满身的疲惫回家,当他看到自家的四个小天使,疲劳瞬间就消失了一大半,一家子和乐融融地一起吃晚餐。

    老大糖糖忽然夹了自己最喜欢的鸡腿,夹到杜靖宇的碗里:“爸爸工作辛苦了,爸爸吃鸡腿。”妈妈说爸爸每天都很辛苦工作,所以糖糖和弟弟妹妹才有好吃的东西和好看的衣服。

    另外三个小的看到糖糖的动作,想起了妈妈的话语,也争相夹菜给杜靖宇:“爸爸,辛苦了,爸爸吃菜。”

    果子目前四岁,除了夹菜之外,他觉得爸爸好辛苦,想再额外表达些什么,他忍痛割爱地拿出自己本来放著打算明天吃的糖果:“爸爸,这颗糖果给你。”果子觉得相当肉疼,因为妈妈一天只准许他们吃两颗糖,他一次分给爸爸一半的份额。

    煎饼有些疑惑,好奇地询问:“果子,你怎么还有糖果,一天不是只有两颗?”他每天一拿到糖果,不一会儿,两颗就吃完了,真希望赶快到过年的时候,那时候除了妈妈每天的两颗糖果,他和煎饼两人还可以拿到许多其他糖果,那时候就可以吃个痛快。

    “因为爸爸很辛苦,所以我把本来存下来明天要吃的糖果,留给爸爸吃。”果子肉疼地看著送出去的糖果,一天才两颗,好少,现在又送了一颗出去,真舍不得。

    杜靖宇听到了果子的话语,觉得自己这阵子奔波的疲劳都消失了。

    “果子好乖,果子好孝顺,爸爸不要吃糖果,你夹菜给爸爸吃,爸爸就已经很高兴了。”杜靖宇摸了摸果子的头。

    果子对于自己失而复得一颗糖,又得到爸爸称赞,感到十分高兴,愉快地饭都多吃了两口。

    老二甜甜在一旁看著,觉得这招很聪明,她也要把糖果送给爸爸,因为爸爸根本就不吃糖,而且把糖果退回给果子之后,爸爸还非常开心。

    老二甜甜依样画葫芦,拿出了糖果给爸爸:“爸爸吃糖。”甜甜带著期待的眼神,希望爸爸把这颗糖退回来之后,也一样地称赞她。

    杜靖宇看著老二甜甜也贡献出自己那颗糖,但是甜甜的眼神和果子献糖的时候并不一样,果子刚刚献糖的时候十分肉疼,甜甜却带著期盼,好像十分期望他吃掉这颗糖?

    虽然现在是吃饭时间,虽然他平时根本不吃糖,但是杜靖宇还是勉强把糖果纸拨开,把糖吃了下去。

    “甜甜好乖。”杜靖宇开口称赞,事实上,吃饭中途还硬吃了颗糖,感觉好怪。

    “啊!”甜甜欲哭无泪地看著消失在杜靖宇嘴里的糖果。

    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明明爸爸平常都不吃糖的,明明爸爸刚刚也没吃果子的糖果,为啥轮到她的时候,爸爸就吃掉了,甜甜觉得自己肝疼、肉疼、心脏都疼了…

    甜甜在内心哀嚎,她的糖果!..她的糖果!...她一天也就能吃两颗糖,而一半的份额,就这样消失了...

    晚上,杜靖宇和李乐乐回卧房时,杜靖宇拿出了一千块钱。

    “怎么会有这么多钱?”李乐乐有些惊讶。

    “公司分红,我占三成股份,本来可以分到三千块钱,不过林尉山说只分1/3的现金,剩下2/3都继续投入公司。”杜靖宇解释道。

    “才一年的时间,就把本金一万快赚回来了啊!”李乐乐有些诧异,包工程还真是好赚啊!

    一万块钱,现在工人一个月薪水才四十块,一年约500多的年薪,他们的公司开张才一年,竟然就赚了一个工人二十年的薪水。

    “不好赚,辛苦钱啊!?每天跑一堆工地,接洽客户,还要仔细地采买建筑材料,买贵了,买错了,利润就消失掉。”自己开公司,除了要负责工地的问题,没想到还有那么多杂务,比他想像中还忙。

    李乐乐把钱收好后,亲了杜靖宇一下:“爱人辛苦了。”

    “知道爱人辛苦就应该好好犒赏我。”杜靖宇捧起来李乐乐的脸蛋,激烈地狂吻了起来。

    长夜漫漫,室内开始升温,成人的夜晚,这才拉开序幕...

    李强带著李彩华,和自己的大哥李铁牛,坐火车北上京城,想为女儿讨回公道。

    当初他就叫李彩华不要嫁给知青,李彩华偏偏被韩戴礼那副皮相所迷惑,就喜欢这种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

    当初韩戴礼想回城时,李强根本不允许,偏偏她这个傻女儿,被那个小白脸迷得团团转,竟然偷了他的印章,偷偷帮韩戴礼在回城申请资料上盖章,等到韩戴礼人都回去了,才跟他讲这件事情,当时他差点被这个蠢货给气死。

    他当初跟女儿讲了,韩戴礼一旦回城,就不会再回来了,这附近几村的知青,他们还看得少吗?

    大多数人都是一去就不回来,不管在插队地点生了几个孩子,大部分都是不顾不管,稍微有点良知的,会匿名寄点生活费回来,这算是有良心的了,但是寄回来的钱,杯水车薪,跟本不够负担一个单亲家庭的开销。

    看著附近几个村子,因为知青离开,多了不少单亲家庭,李强都想摇头叹息...

    当初李彩华一直坚持,韩戴礼回去之后,一定会把他们母子一起接到京城,毕竟韩戴礼这么爱她,也这么疼爱孩子。

    李强看女儿执迷不悟,也放下这件事情不管,没想到,韩戴礼离开之后,两年时间都没消息,最后李强忍不住了,不忍女儿常常以泪洗面,一个女人在乡下地头,靠者娘家补贴,辛苦地养著两个孩子。

    李强想到李乐乐人也在京城,写信请李乐乐帮忙,没想到,消息果然令人失望,韩戴礼竟然又再婚了,而且娶了一个税务局主任的女儿。

    因为距离实在太远,就算他们是有理的一方,可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人生地不熟、势单力薄,要如何跟个城里人讨公道?

    而且这个城里人现在还娶了一个小官的女儿,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又能怎么样?

    的确,对城里人来说,主任并不算什么官,可是,对乡下人来说,已经足够让他们敬畏了,本来想让女儿放弃,可是女儿就是不相信韩戴礼会背叛她。

    因为女儿不肯回头,李强只好硬著头皮和李乐乐交换条件,他知道李乐乐当初嫁的平反对象,听说在京城有点身份,应该能帮上他们的忙。

    李强相当感叹,谁知道杜老头当初竟然是京城名医,谁又知道当初的黑五类,竟然还能平反,拿回了原来的身分?

    早知道如此,当初他就对杜老头更好一点,也会试著让女儿接近杜靖宇,如果当初这么做,说不定,现在过上好日子的,就是自己女儿了?

    唉!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好在当初没有得罪李乐乐,也没过分折磨杜老头,现在这条人脉,还能稍微用用,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李强这趟除了让女儿死心之外,还想说能不能利用李乐乐本地人的势力,帮他们讨点公道?

    李强相当头疼,不管韩戴礼再婚这件事是不是事实,都两年没有消息,而且连自己亲身骨肉都不闻不问,他都不知道女儿哪来的自信,认为韩戴礼不会背叛她?

    李强相当恨铁不成钢,女儿这样的鸵鸟心态,也太过自欺欺人了。

    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呢?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只能想办法帮女儿争取到更多好处,不然她一个女人在乡下带著两个孩子,长此以往要怎么生活下去?

    “等一下看到李乐乐,态度放客气一点,不要以为还是在村里,你爹是村长,所以大家都会给你三分脸面。”李强事先警告李彩华。

    唉!他这个女儿,被家人给惯坏了。

    “李乐乐讲的一定不是真相,韩戴礼怎么可能再婚呢?她一定是打听错了。”李彩华泪眼朦胧,执迷不悟地说著。

    “你啊!...你啊!...”李强气得用手指戳著女儿的头,都什么时候了,还这种态度,人家李乐乐跟你没有利益关系,连韩戴礼是谁都不熟悉,有必要故意说谎吗?

    “别戳了,侄女啊!不管你再怎么嘴硬,等看到事实,你就知道了。”李铁牛阻止道,在火车上这样戳来戳去太难看了。

    李铁牛已经懒得说什么劝告的话语,反正他这个侄女就是这么不成器,看上个小白脸就算了,放了小白脸走,两年都没有消息了,还这么执迷不悟,反正他这个侄女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撞南墙不回头,等她看到事实,就不会再继续狡辩了。

    三人到了京城,走出了火车站,远远的就看到李乐乐的身影,李乐乐正举手招呼他们三人走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