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 六零年代小媳妇72

作者:冬雪漫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李乐乐事先跟李强三人交代过,今天只是来查看情况,不管结果如果,回去商量之后再看怎么应对,但是李彩华一看到别的女人亲韩戴礼的脸颊,她就忍不住了,忽然冲了出去。

    李彩华愤慨地冲到韩戴礼面前指责道:“韩戴礼,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怎么可以亲你,这个女人耍流氓,我们把她送到公安局去。”。

    “李彩华,你怎么会在这里?”韩戴礼有些惊恐。

    “来找你啊!这是你的房子吗!?你不是说上来首都之后,就会来接我们母子三人,怎么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李彩华欣喜地拉过韩戴礼的手臂,开始叙旧。

    韩戴礼听到这样的回答之后,脸色扭曲难看,他真没想到李彩华有办法到京城找人,他当初离开时,不是留给李彩华假的地址吗?李彩华竟然还能找到他岳丈家?

    “韩戴礼,你给我说清楚她是谁,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为什么拉著你的手臂?”韩戴礼现任妻子蔡淑芬不满地询问,哪来的乡下女人,穿得那么土里土气,竟然还想勾引她丈夫?

    韩戴礼这时清醒了过来,这里不是他插队的农村,李彩华的父亲李强在这里什么都不是,他不用害怕。

    韩戴礼转著眼珠子想著,刚刚他一副认出李彩华的样子,现在要改口说不认识这个女人,已经来不及了,只能...

    韩戴礼甩开了李彩华的手:“这是我以前插队地方同村的人,这个女人从以前就一直缠著我?”

    蔡淑芬看著眼前土里土气的乡下女人,想想也是,自己丈夫长得一表人才,这样的长相在京城都算体面工整,去农村插队时,还不知道会被乡下村姑怎么追捧、纠缠呢!

    “韩戴礼,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明明是我丈夫,我们两人还生了两个孩子。”李彩华气急败坏地解释。

    眼前三人冷漠地看著她,好像不相信她的说法,李彩华怒了:“你这不要脸的狐狸精,为什么要勾搭我丈夫?”

    李彩华向前打了蔡淑芬一巴掌,然后开始抓蔡淑芬的脸,并拉扯她的头发。

    韩戴礼非常生气,李彩华怎么还是这么没有眼色,这是京城,不是乡下,李彩华父亲在乡下是个土皇帝,在这里什么都不是,李彩华怎么敢这样子乱打人,韩戴礼赶紧上前把蔡淑芬从李彩华手上救了下来,并把李彩华推倒在地。

    “你这个莫名其妙的疯女人,从在插队时期就一直缠著我,现在竟然还追到首都,而且莫名其妙出手乱打人。”

    李彩华有些不敢置信,韩戴礼竟然把她推倒在地,然后还维护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韩戴礼,你看看我是谁,你怎么敢说我女儿只是插队时认识的人,你怎么敢说我女儿是个莫名其妙的疯女人?”李强愤怒地上前责问著韩戴礼。

    李乐乐和李铁牛两人跟著上前。

    李乐乐抚额,不是应该先回杜家商量该怎么办,做出战略,然后再来处理这件事情。没想到,李彩华竟然这么冲动!?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要钱,还是要人,还是要干啥?李乐乐不知道该怎么帮李强父女争取?

    “李强,你怎么也在这里?”韩戴礼有些慌张地说著,没想到会看到之前的村长。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我再不出现,就等著我女儿被你糟蹋死吗?”李强生气地说著。

    韩戴礼第一眼看到李强时有些慌张,在他印象中,李强还是那个在乡下时,说一不二的村长,但是回过神来,又知觉到,这里是京城,李强在这里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乡下的糟老头,还能拿他怎么样呢?

    韩戴礼清了清喉咙,义正言词地说:“你这个女儿精神有问题,冲著我叫什么丈夫,赶快把她带回去,看在插队时认识的份上,这次我们大人有人量,就不追究了...”

    蔡淑芬打断韩戴礼的话语:“什么不追究,哪来的疯女人?竟然把我打成这样,怎么能随便打人呢?我不会就这么算了。”她被打了一个巴掌,脸上又被抓了好几下,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就放过这个疯女人。

    “你这个抢人家丈夫的狐狸精,坏女人,你说什么啊!早几年,你个搞破鞋的,就该脱光去游街。”李彩华大声反击道。

    几人闹了许久,声音越来越大,本来附近邻居都忙著上班,这时不赶著上班的人,都聚在蔡家附近窃窃私语。

    “好了,别闹了,我们还赶著上班呢!”看著自家门口聚集了越来越多人,蔡主任出声打断了这场闹剧。

    他在这附近可是有头有脸的,再怎么的,都是一个机关的小干部,这种不光彩的事情,就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了。

    蔡钟桦已经猜到了眼前的闹剧是怎么回事,李彩华应该是韩戴礼乡下的糟糠之妻?蔡钟桦也不说破,只想打断这场闹剧,之后私底下再看怎么处理。

    对方就是几个乡下人,只要私底下处理,稍微恐吓一番,还不随便拿点钱就滚回乡下。

    李强气得用手指著蔡钟桦:“上什么班,你一个税务局的主任,竟然教出一个专抢别人丈夫的狐狸精,我女儿说的对,这样的破鞋,就应该脱光游街。”

    蔡钟桦冷笑,看来这些人真是不肯走了:“嘴巴放干净一点,谁抢了你女儿的丈夫,明明是你女儿有神经病,得了忆症,随便乱认丈夫。”反正乡下一向没有领婚证的习惯,随便他怎么说都行。

    “你欺人太甚!”李强满肚子苦水,除了这句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证明,当初让女儿和女婿去领婚证,女儿被迷婚了头,骗他们说登记了,实际上却没有领到婚证。

    “我可以证明,当初韩戴礼和我侄女,在乡下可是办过酒席的,当时请了十桌,我们整村的人都可以证明两个人已经结婚。”李铁牛冷静地站出来说话。

    附近邻居听到李铁牛斩钉截铁的说法,都开始对蔡主任一家指指点点了起来。

    蔡主任看情况不对,赶紧反驳:“你一个人又不能代表你们整村的人,你是这个疯女人的亲人,谁知道你讲的是真是假?”

    “你...你...”李铁牛是个老实的乡下人,一下子就被堵的无话可说。

    李乐乐头痛地抚额,没有商量任何计策,没有决定到底是要保下这段婚姻,还是想得到足够的补偿,这时候忽然起冲突,这个李彩华!这时李乐乐不出面也不行。

    “我不是他们亲戚,只是同乡的人,我是C大的学生,我可以证明,当初他们结婚时,全村都知道这个消息,大家如果不相信,我们可以立刻打电话回村子里,村里每一个人都可以证明。”李乐乐说道。

    李乐乐讲得义正词严,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而且李乐乐穿著得体,气质也不俗,看起来讲的就是真话。

    这时邻居开始对蔡家指指点点,什么狐狸精...陈世美...不要脸…什么主任,我呸!...这些话语都出现了。

    为了保持名声,蔡主任只好赶紧打圆场:“看来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不如我们进去再谈。”赶快把这几个人劝进去,反正这几人不是本地人,只要进去了,还不是随他怎么拿捏。

    “现在证明韩戴礼抛妻弃子,丢弃乡下爱人和孩子不顾,然后又再重婚,重婚是犯罪行为,你们打算要怎么做?”趁著蔡主任现在态度放软,李乐乐在邻居面前做实了韩戴礼抛妻弃子这个事实,同时向李强三人暗示了现在的谈判筹码,要李强三人想想,他们要什么补偿,这个韩戴礼看起来,是不会跟李彩华回乡下了。

    “什么怎么做?韩戴礼是我爱人,我孩子的爹,就该跟我回家去。”李彩华已撞南墙了,还是执迷不悔地说道。

    李乐乐翻著白眼,看向李强,想看看李强会怎么处理?

    李强看了眼前的情况,这个女婿娶了小官的女儿,好不容易住进洋房,有了体面的工作,说什么都不会跟女儿回乡下了,还不如多要点补偿。

    李强想了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要钱太难看了:“不如,进去再慢慢说吧。”

    “好,先进来再说,一切都是「误会」,没有什么不能谈的。”蔡主任把几人迎进屋里,并想办法扭转李乐乐刚刚定下韩戴礼是陈世美这句定论。

    几人走进屋里,进去就是小洋房的客厅,李彩华看著眼前洋气的摆设,自己丈夫都过上好日子了,这里该不会真的是韩戴礼现任岳丈家里?韩戴礼真的这么狠心,就这样地抛弃她们母子三人?

    一进屋,把大门关上,蔡钟桦态度立刻变冷,他看著眼前的女婿越来越不顺眼,韩戴礼今天害他丢了大脸,本来想教训自己女婿几句,但是想想眼前几人,还是先解决目前的问题。

    “韩戴礼已经结婚,你们也看到了,他现在不可能回到乡下,我给你们两百块钱,你们拿钱走人,不要再来了。”蔡钟桦觉得乡下人没见过世面,这点钱应该足够打发。

    李强十分愤怒,蔡钟桦刚刚在门口态度明明十分软和,怎么一进门态度就变了?

    而且只给两百块钱,两百块钱算得了什么,他一个村长,家里也不是没有存款,眼皮子还没有这么浅。

    “两百块,你打发叫化子啊!?”李强生气地质问。

    “两百块钱让你拿就拿,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人生地不熟的,在这种地方,就算突然回不去,你们村子的人就算再多,这时也帮不了你们。”蔡钟桦忽然出口威胁,虽然他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杀人灭口,也没有能力找人帮他杀人,但是不妨碍他吓吓这几个乡下人。

    李强脸色苍白,有些被惊吓到,他们没跟城里人打过交道,到京里又人生地不熟的,不确定城里的小官有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李彩华听到蔡钟桦的威胁之后,吓死了,受到了生命威胁之后,她才愿意承认,韩戴礼是真的抛妻弃女再娶了,而且韩戴礼的岳父竟然有能耐弄死他们?

    如果要弄死他们这些人,李彩华认为自己这个前妻首当其冲,李彩华非常恐惧。

    李彩华站在众人身后,她忽然夺门而出,出门之后,立刻大叫:“救命啊!杀人啊!杀人灭口啊!姓蔡的说要杀死我们,大家赶快叫公安来啊!”

    看著蔡家一行人进了小洋楼,众人本来要散去,这时却看到李彩华惊恐地夺门而出,大喊大叫,都有些傻眼了,蔡主任竟然因为女婿抛妻弃子就要杀人!?

    这...这...事情也太精采了吧,本以为是个知青返乡抛妻弃子的普通故事,没想到竟然会上升到杀人案件。

    众人兴奋地交头接耳,没想到啊!蔡主任真是人不可貌相,竟然这么心狠手辣...

    蔡钟桦头痛地抚额,他刚刚开口威胁之前,应该先把门锁好,而且让女婿站在门口挡人的,这下子,该怎么收场?

    蔡钟桦赶紧跟了出去,出声澄清:“没有的,没有要杀人,这女人是疯子,她乱讲的。”

    “我没有乱讲,你刚刚在里面明明说,只要我们不收下两百块钱的补偿,就要让我在京城里消失。”李彩华赶紧反驳,都要丢命了,这下子她也不奢望韩戴礼能够回来,李彩华决定豁出去了。

    这时李乐乐也走了出去,大声说道:“没想到现在京里一个税务局主任,能要人生就生,要人死就死,四条人命,在你眼里就不算什么,走,我们去报公安,顺便打电话给村里的人,告诉村里人,如果我们没有回去,就来找蔡钟桦,给村人蔡钟桦的工作和住处地址,免得过几天之后,我们莫名其妙地在京城被杀害,无缘无故就消失了。”

    李强三人不知道蔡钟桦讲的是真是假,但是李乐更知道蔡钟桦只是虚张声势,看来这个蔡钟桦是不愿意好好谈判了,现在只好用与论的力量给蔡钟桦施压了。

    李强和李铁牛赶紧跟了出来,两人都冒了一身冷汗,他们只是想讨个公道,没想到对方这么狠,竟然想要他们四人的命,李乐乐说的对,还是打个电话回村子交代蔡钟桦的资料,免得不知不觉中就被灭口。

    “等等,别走啊!误会,误会啊!”韩戴礼这下子紧张了,没想到岳父帮他出面,会有这样的结果。

    李乐乐四人不顾不管地走掉,根本不愿意跟蔡钟桦好好谈话,还是先回去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吧?

    四人回杜家老宅之后,李乐乐让李强三人回房间商量,看看他们想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想要多少补偿,就转头去处理自己的工作。

    保姆把今天收到的信拿给李乐乐,李乐乐翻了翻信件,竟然有大哥李卫国的来信,李乐乐开心地打开信件。

    李卫国报了平安,李家人现在状况都很好,老二李秀丽已经买了房子,本来打算买楼房,但是听了李乐乐建议之后,买了个小三合院,而且原本的老屋也没有出售,按照李乐乐建议,把老房子出租了。

    李乐乐看到信里的消息,为老二李秀丽感到高兴,有了三合院,以后李秀丽生活品质会好上许多,未来如果遇到困难,卖掉三合院又可以得到一大笔现金,李秀丽生活算是有了一些保障,李乐乐继续往下看….

    大哥李卫国和老三李卫强大学即将毕业,毕业之后,学校会把他们分配回以前的机械厂,虽然工厂一样,但是他们的职级会比考上大学之前上调一级,手下也能带领更多的工人,可是两个哥哥有点犹豫,他们想自己创业。

    改革开放了几年,创业的浪潮已经从南方慢慢地蔓延到全国,他们想自己成立人力三轮车工厂,现在他们那里买自行车,表面上还是要票券,私底下费些功夫寻找,已经可以不用票券就买到自行车。

    目前市面上自行车供应量并不大,李卫国两人觉得一般自行车现在还是供不应求,但是人力三轮车不但平时可以当自行车骑,需要时可以载货或载客,比一般自行车好上太多,他们觉得这样的商品会更有市场。

    两人希望李乐乐有闲钱的话,可以投资,不然想请妹妹介绍他们办理银行贷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