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3章 六零年代小媳妇73

作者:冬雪漫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乐乐在书房写著自己的毕业报告,她本来请了几天假想带李强三人在京城游玩,不过因为李彩华态度不佳,李乐乐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刚好趁著这几天请假时间,赶完毕业报告,之后晚上时间就能拿来跟几个孩子相处,而不用焦头烂耳地赶报告。

    李强几人在房间里讨论了一会儿,连李彩华都愿意放弃韩戴礼了,只希望能拿到合理的赔偿,然后赶快回乡下,他们害怕夜长梦多,韩戴礼现任岳父真的会使出什么手段,就算不是让他们就此消失,也应该有办法对他们这些人生地不熟的外乡人…

    李强几人商量结束,跟保姆说了要找李乐乐,李乐乐这才从自己的报告中回过神来,本来她是想建议李强几人多要一些赔偿,可是看这两天的状况,她还是不要多嘴,让这些人自己做决定,情况不对的时候,再上前帮上一把就好了。

    “决定好要怎么做了吗?”李乐乐到了客厅,开门见山地询问三人。

    “韩戴礼的人我们不要了,我们就要一些金钱上的补偿。”李强回答。

    李乐乐看向李彩华,询问李强:“李彩华也是一样的意见吗?”

    别等他们谈好补偿的金额后,李彩华又改变了主意。

    “是的,要钱,不要人了!”李彩华回答。

    她吓到了,她明白到,韩戴礼现在过上了好日子,也不会再回自己家乡那样的穷乡僻壤,李彩华害怕继续纠缠下去,韩戴礼的岳父会对她这个前妻做些什么,虽然还是很不甘心,因此一定要狠狠要一笔补偿。

    “商量好要跟对方要多少金额了吗?”李乐乐继续问。

    “就一千二百块钱吧,每个月两个孩子十块钱的养育费,一次要十年的金额。”李强决定道。

    每个月十块钱不多,但是一次掏出一千两百块就是一笔大金额了,如果这笔钱放在定存,女儿每个月就有4块钱的利息补贴,还不用动到本金,在乡下生活,米、蛋、菜...都不用钱,就算供两个孩子读书,读到初中一个月只需开销七、八块钱。

    “那我打电话把蔡家的人约出来,在国营饭店的包厢谈判?”李乐乐询问。

    “好,就约明天吧!免得夜长梦多。”李强几人想尽快拿到钱,尽快回去,经过了今天早上那一幕,他们深深知道,自己几个人生地不熟的乡下人,还是拿到钱就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比较保险。

    李乐乐帮李强三人约好蔡家,就把李强三人丢下随便他们要待在杜家,还是自己出去走动,她又继续回书房赶起毕业告告。

    白天时,李乐乐看了自家大哥的信件,非常开心,自己哥哥也要创业了,当时她想立刻打电话给李卫国亲自沟通,又想起来白天李卫国应该还在学校,只好等晚上李卫国回家之后,再打电话到大哥家附近的小卖部。

    晚上,吃完晚饭之后,李乐乐打电话给李卫国。

    她觉得自己哥哥们真有脑筋,这个时期如果成立自行车工厂,就已经是很赚钱的主意,毕竟票券制度还没有完全取消,自行车在市场上有很大的需求,而人力三轮车,更是比自行车更好的商品,不但平时可以当交通工具,需要的时候,可以用来载客或载货,这是个需求更大、更加有远景的商品。

    “乐乐,你收到信了吗?”接到妹妹电话,李卫国知道自家妹妹收到信了,李卫国有点忐忑,不知道妹妹怎么看待这个计画。

    “哥,你们的主意很好,你们在机械厂待了那么久,又在大学读了机械系,做人力三轮车对你们来说太简单了,不过有材料的进货来源吗?”李乐乐询问,这项商品对哥哥们来说非常简单,难得是材料的进货来源。

    “我们系上有一个同学,知道怎么从南方拿到材料的货源。”因为知道这个消息,李卫国才会想要创业。

    “哥,你们预计工厂要投入多少钱?”

    “一开始先成立一个小作坊,挖几个以前机械厂的学徒,再招几个新人,一开始先不用做大,就是一个十几人的小作坊,等销量上去了再扩大成工厂,这样应该五千块钱就够了吧?”因为资本不够,因为经验不够,李卫国想从小规模开始。

    李乐乐思考了一下,觉得规模太小了,不过一开始确实稳扎稳打比较适合。

    “哥,我觉得工厂一开始可以只聘十几个人,但工厂的土地一定要买大一点,以后才有扩张产能的空间,而且,我建议你和二哥亲自跑一趟南方,看看材料供应的厂商,也看看现在南方有没有生产人力三轮车的机台。”顺便见识一下南方的进步和改革开始后的繁荣,这对哥哥们的视野、创业会有帮助。

    “可是这样一来,要花预算就变多了?”李卫国也知道这样做比较好,但是李卫国原本盘算,五千块的资本,他们兄弟姐妹几人筹一筹,基本上可以凑足,可是依照李乐乐的想法,就得想办法弄到更多钱了。

    “大哥,你们先抽空去南方考察,我这里还有些钱,不够的话,再想法子办贷款。”李乐乐觉得工厂一开始规模小不打紧,但是厂房、设备可不能没有长远的规划。

    “好,不然我就先和老三去南方看看。”李卫国下定决心,妹妹一向很有本事,既然妹妹说有办法,那就一定有办法解决,不如他们先去南方一趟。

    李乐乐挂完电话之后,开始计算自己的财产,她目前手头现金不多,只有三千块钱,不过她可以再卖一些黄金,也可以把几年前从婆婆陈欢欢手上买的三合院拿去银行抵押借款,再不行,就只能卖些手边的翡翠或玉了…

    隔天到了和蔡家约定的时间,李乐乐四人到了约好的饭店。

    “上去谈吧!我已经定好包厢。”蔡钟桦说著,昨天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昨天早上的事件过后,邻居都对他们家指指点点的,他没想到这几个乡下人不但不畏手畏脚,竟然还敢立即把事情爆发出去,看来这件事如果不处理好,现在已经不是他女婿重婚的问题,而是他事业生涯的问题。

    几人进了包厢之后,蔡钟桦开门见山地说:“我知道韩戴礼不应该抛下乡下的妻儿不管,不过他现在已经结婚,也领了婚证,根本不可能回乡下了。”

    “……”没想到蔡钟桦今天如此心平气和,没有继续威胁恐吓,李强几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谈判,几人看向了李乐乐。

    李乐乐看著三人期待的眼神,只好先开了个头:“韩戴礼毕竟抛妻弃子,犯了重婚罪,所以…”李乐乐想先等对方开出条件,再开始谈价格,他们这边现在能拿捏的条件,就是重婚罪,和对方的名声了。

    “这怎么能算重婚罪呢?韩戴礼和李彩华之前并没有领婚证。”昨天李乐乐几人回去之后,蔡钟桦向韩戴礼详细地询问过他在乡下的情况。

    虽然他现在对这个女婿十分不满,很想叫女儿跟韩戴礼离婚,可是女儿昨天一直帮韩戴礼求情,而且,女儿这次已经是二婚了,如果再次离婚,那女儿想要再嫁出去,应该很困难了。

    李强觉得蔡钟桦讲的很有道理,自己女儿当初没有婚证,没有任何证明,要怎么证实自己女儿和韩戴礼当初确实结过婚?李强自己认为,自家根本站不住脚。

    李强无奈地望向李乐乐,希望她继续帮忙谈话,反正李乐乐已经知道他们想要的补偿金额,让李乐乐全权出面也没有关系。

    李乐乐看到李强授意的眼神,只好继续谈下去:“没有婚证不见得无法证明他们两人没有婚姻关系,农村常常不领婚证,因此法律上有一种叫作「事实婚」,只要有公开仪式,有证人可以证明两人当初结过婚,公开的婚宴酒席也是一种结婚证明。”

    蔡钟桦有些惊讶地看向李乐乐,看来李乐乐真的是大学生,这种法律的事情竟然能了解这么清楚,连他都不知道这种规定,可是听起非常有道理,广大的农村都没有领婚证的习惯,国家的法律当然会考虑到这种情况。

    李强激动地看著李乐乐,原来如此,原来国家还有这种证明方法,他们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女儿在法律上也是有合法地位可以处置韩戴礼这样的陈世美。

    “所以,只要叫上村里的人作证,我们就可以证明韩戴礼犯了重婚罪,而目前重婚罪如果跟公安机关报案,是可以让韩戴礼坐牢的。”李乐乐拿出了谈判的筹码,就是恐吓要让韩戴礼坐牢。

    “岳父,帮帮我啊,我不要坐牢!” 韩戴礼恐慌地哀求著自己丈人。

    “爸,帮帮他吧,当初插队的环境这么辛苦,不结婚,老韩在那种环境要怎么熬下去啊!”蔡淑芬昨天听韩戴礼解释过后,被韩戴礼哄了一阵子,已经有些心软,夫妻间怎么闹脾气都行,但是老韩可不能在这种时候被抓去关,不然她就没丈夫了。

    蔡钟桦不耐地看向自己女儿和韩戴礼,叹了一声气,自己女儿偏偏看上这种小白脸,蔡淑芬又是自己的独生女,不帮不行啊!

    偏偏今天又遇到个懂法律的,而且蔡钟桦仔细地观察李乐乐,她的打扮和气质,不像一般农村出生的大学生那样土气、没自信,看起来打扮时髦,气质高雅,感觉就是个有背景的,遇到事情真的会诉诸法律,不像农村人一般都畏惧公安机关,畏惧法院。

    蔡钟桦没有办法,只好硬著头皮谈条件:“韩戴礼现在不可能回去农乡,我们可以拿出一千块钱当补偿。”本来想用几百块钱就打发这几个乡下人,不过现在看来不可能了,有了这个懂法律又看起来有点人脉的女子,少于一千块钱应该是谈不成的?

    “一千块太少了,一个女人在乡下带著两个孩子多辛苦啊!如果到了法院,也不会判这么少的金额。”李乐乐假意说道。

    其实李乐乐也不清楚这个时期的法院会判多少钱,不过肯定不会一次判一大笔钱,只能每个月讨要,而讨要抚养费期间,对方很有可能付著付著就不给钱了,所以还是一次要到一整笔钱比较保险。

    李乐乐虚张声势,好像自己对法院的运作很熟悉。

    “那你们说,要多少钱?”蔡钟桦咬牙切齿地询问,唉!看来要大出血了。

    “两个孩子一个月十块钱的养育费,一次给足十五年的养育费,一千八百块钱。

    ”李乐乐先坐地起价,让自己之后有还价的空间。

    听到了这个金额,韩戴礼忍不住出声骂道:“你抢劫啊!乡下地头养孩子哪能花这么多钱,而且孩子现在都五岁了,哪需要养十五年?”

    “……”李乐乐没有说话,摆明不跟韩戴礼谈,反正又不是韩戴礼出钱,她只是继续望著蔡钟桦。

    “韩戴礼说的很有道理,孩子已经五岁了,就算走法律途径,国家也不会判到十五年抚养费,不如这样,各退一步,我们拿出十二年的抚养费,一共是1440元,但是因为一次拿一大笔钱出来,所以只能给到一千三百块钱,毕竟一整笔钱摆在银行也是有利息的?”蔡钟桦虽然很想要求付抚养费每个月支付,然后付著付著就假装忘记,接著就不给钱。

    不过李乐乐态度这么强硬,还摆明很熟悉法律、法院,对方也不介意像昨天早上那样大吵大闹,继续坏他蔡家名声,蔡钟桦没办法了,只好咬紧牙根拿了一大笔积蓄出来。

    李乐乐看向李强,李强同意地点点头。

    “那就一千三百块钱,我们几人会跟你签协议,说已经收到十二年抚养费,放弃追诉重婚的罪名。”李乐乐拍板定案。

    “我去找人拟协议,顺便去筹钱,后天继续在这里碰面。”蔡钟桦私心想著,要找个律师拟协议,还要让他查看这样的条款有没有问题,不然对方收到钱之后,又跑来起诉,他们这边不就亏了?

    一千三百块钱,现在两居室的楼房也就两千五百块左右的价钱,唉!半间的搂方飞了,还好他是税务机关的主任,有很多灰色收入,不然还真没办法负担这样天价的赔偿。

    几天之后,签完协议,一拿到钱,李强三人迅速打道回府,这一趟的旅行,要是没有李乐乐的话,他们几人可能根本要不到钱,而且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就算不会真的消失掉,也可能会被地痞流氓给打个几顿,直到被蔡钟桦威胁恐吓够了,之后才扔一点小钱给他们,让他们几人灰溜溜地滚回乡下。

    李强相当感激李乐乐出面和蔡钟桦周旋,现在女儿有了一千三百块钱,如果不要乱花,女儿和几个孩子的生活总算有了著落,几人在火车上回想这几天的事情,对城里人有了一些阴影,尤其是蔡主任这样的狠人…

    李乐乐送李强几人去火车站后,回到家里,煎饼和果子看到妈妈回来非常很高兴。

    “妈妈,你看我抓了毛毛虫。”煎饼高兴地跑向前,把毛毛虫献给妈妈。

    李乐乐虽然不怕虫,但是儿子啊!咱们可以不玩抓虫游戏吗?

    李乐乐不知道用什么话语阻止儿子们玩这个游戏。

    她想了想,终于说道:“儿子啊!毛毛虫好可怜,你把它抓来了,它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爸爸妈妈了,我们把它放回去好不好?”

    三岁多的果子高兴地拿出一个纸盒,并把纸盒掀开,然后笑兮兮地说道:“这个我们早就想到了,所以我们把它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一起抓来了。”

    煎饼认同地点点头:“不能看到爸爸妈妈太可怜了,我们不会让毛毛虫这么可怜。”

    李乐乐看著纸盒里一堆的毛毛虫,满脸黑线,敢情你们不是只抓了一只,原来两个小家伙竟然绑架了整个毛毛虫家族…

    “儿子听话,不要玩毛毛虫,你们要当个「孝顺」的孩子。”李乐乐试著循循善诱。

    果子听这李乐乐这句话后,表请有些惊慌,他忽然把装毛毛虫的纸盒丢弃,然后哭了起来:“妈妈,我不抓毛毛虫了,你不可以不要果子啊!”

    煎饼看到果子哭了,有点不知所措,他也要跟著哭吗?

    李乐乐满头雾水,完全搞不清楚三岁多的孩童在想什么,为什么儿子忽然觉得自己不要他了?

    她耐心地抱起果子询问:“你为什么觉得妈妈不要你了?”

    果子眼眶泛红,抽抽噎噎地说著:“妈妈,我要当你的孩子,我不要当「孝顺」的孩子,我不认识「孝顺」叔叔,我不要当他的孩子。”

    煎饼听到果子说,妈妈要让他们当「孝顺」的孩子,也开始哭了起来:“妈妈不要把我送给别人,我也不要当「孝顺」叔叔的孩子。”

    煎饼在哭的时候,疑惑了起来,这位「孝顺」叔叔到底是谁?妈妈为什么要把他们送给「孝顺」叔叔,「孝顺」叔叔有来过他们家吗?

    李乐乐满脸黑线,无语地看蓝天,敢情儿子把「孝顺」误会成一个人,「孝顺」如果是一个人,那他应该是全中国拥有最多儿女的一个人,因为中华儿女大部分都是「孝顺」的孩子。

    李乐乐无语,不知道该怎么跟三岁多的儿子解释,「孝顺」到底是「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