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6章 六零年代小媳妇76

作者:冬雪漫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卫国从妹妹那里拿到一万块钱后,把自己和弟弟的三千块拿出来,回去家乡找村长李强划块地,用来盖厂房。

    “你们要回来盖人力三轮车的厂房?”李强高兴地询问。

    没想到李家兄弟这么出息,不只上了大学,不只当上工厂的领导,现在竟然要自己盖工厂啦!

    哈!哈!...盖了工厂之后,他们这边再也不是纯粹的农村,他们也有机会像城里人一样到工厂上班了。

    “嗯!所以需要一块靠近镇上,交通方便的土地。”李卫国提出要求。

    “你的工厂会聘请几个人?”这是李强最关心的问题。

    “刚开始工厂规模不大,只有十几个人,不过要划一块比较大的地,以后扩厂才方便。”李卫国说出自己的需求。

    李强眼珠子转了转,问出他认为最重要的问题:“那我儿子能不能到你的工厂上班?”。

    “工厂制作人力三人车,所以大部分的工作是铁工,铁工相当辛苦,手也要够灵巧,我会举办一次公开的招聘考试,考上的人可以进来工作。”李卫国公事公办地回答,他的工厂才十几个人,如果一堆都是不能做事情的关系户,那还得了。

    “不能直接让我两个儿子去上班吗?”趁著李卫国想申请土地的这个关卡,李强直接施压。

    “不行,小工厂请不起闲人,而且铁工说实在的,也没比种田轻松多少,要一直做焊接的工作,虽然有护目镜,但是多多少少对视力有些损伤。”李卫国故意把事情讲得严重点,其实铁工只要把握好技巧,配戴好护具,尽量不要直视焊接点,其实损伤也有限。

    “这样啊!?”李强一听,不比种田轻松,而且对视力有损伤,就打了退堂鼓。

    现在各地都逐渐地兴建工厂,不如让自己儿子去镇上或县城的工厂工作,拼上自己这张老脸,还是可以弄到一两个工作的。

    李卫国松了一口气,总算把村长想塞关系户的意图挡了下来。

    李卫国顺利地从李强手上划了一块地,然后请了镇上的施工队,依照杜靖宇帮他们规划的工厂设计图,开始兴建最初始的一号厂房。

    李卫国看著兴建中的厂房,希望以后真的能有二号、三号、四号…的厂房。

    这天晚上,李乐乐看到老二李秀丽的来信,大姐说最近纺织厂效益不太好,经常接不到订单,所有的奖金和福利都停了下来,她有点担心,情况会继续恶化,想要找李乐乐商量,到底该怎么办?

    李乐乐看到了李秀丽的信件,有些惊讶,怎么那么巧,京城的纺织厂效益不好,他们C省的纺织厂效益也开始变差,看来改革的风向已经渐渐吹向全国。

    成衣工厂这种设备投入不高,大部分小工厂只需要一些缝纫机,甚至可以把工厂建在民房之内,每个房间放几台缝纫机,就可以让民房立刻变身小作坊,生产出很多物美价廉的成衣,最先遇到了激烈地竞争。

    看来姐姐的工厂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目前受到的影响不算大,工厂只是停止了奖金和福利的发放,还没开始拖欠薪水,不像京城,因为大量南方货物涌入,纺织厂、供销社、许多过去的巨无霸国营事业,现在因为自由竞争,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

    姐姐的纺织工厂,如果没有力挽狂澜的人物,也会跟这个时期大部分的国营企业一样,走入历史,面临解散。

    不如,就让姐姐暂时留职停薪到哥哥的公司帮忙吧?

    李乐乐写信给李秀丽建议,顺便问她,要不要参股机械厂。

    李乐乐和杜靖宇从大学毕业之后,李乐乐到自家的中医诊所上班,杜靖宇则是全身投入「宇山建设」的工作。

    自家爷爷是很有知名度的老中医,每天来看诊的人络绎不绝,李乐乐现在已经拿到了行医的执照,不过,她的知名度不高,目前就是帮爷爷打打下手,然后负责接手一些妇科或儿童疾病的患者。

    这两类人如果病情不严重,杜松柏懒得亲自看诊,尤其是小孩子,杜松柏在看自家小曾孙子时觉得非常可爱,面对别人的孩子就没有那么大的耐心,有的孩子一看到针灸的针就开始哭闹,杜松柏实在懒得应付这样的病患,就把这些病人交给李乐乐。

    “医生啊!我家豆豆前几天从楼梯上摔下来,当时我看过,明明没有事情,可是豆豆今天忽然说脚会痛,连走路都不能好好走了。”豆豆妈妈神情凝重地说明著。

    孩子该不会伤到哪里了?或是得了什么绝症了了!?怎么会忽然间就不能好好走路,豆豆妈妈有些恐慌。

    李乐乐看著眼前七岁的小女孩,看起来实在不像很痛的感觉,小女孩一拐一拐地走进诊疗室,进来后只是好奇地东张西望。

    “从多高的地方摔下来?”

    “大概三、四个台阶高的地方摔下来。”豆豆妈妈焦虑地说著,该不会摔到脑子了吧?怎么前几天刚摔的时候都不会痛,今天早上才一直喊著很痛很痛,走起路来,都变成瘸子了。

    “我摸摸骨头。”李乐乐摸了摸骨头、经络,又帮豆豆把了脉,发现,三样都没有问题。

    “豆豆起来走个几步,让阿姨看看。”李乐乐看著眼前的小女孩,拖著一只脚,一拐一拐的走著。

    “豆豆今年刚上小学一年级吗?”李乐乐询问母亲。

    豆豆妈妈不知道李乐乐为什么要问这种风马牛不相干的问题,一般不是只会问几岁?

    不过豆豆妈妈还是老实地回答:“是啊!刚上两个月,而且最近太调皮了,一直被老师揍。”

    “早上也是右腿有问题吗?”

    “耶!怎么是右腿,早上跛的不是左腿吗?”豆豆妈妈惊讶地看著右腿跛脚的豆豆。

    “妈妈,其实我两腿都很不舒服。”豆豆神情紧张,赶紧补救,本来拖著一只脚走路,现在两条腿都有点无力,扶者墙壁,拖踏地走著。

    豆豆妈妈非常著急,怎么才几个小时的时间,病情就加中了,她女儿该不会是得到什么怪病?豆豆妈妈焦虑地看向李乐乐。

    李乐乐挑挑眉地看著眼前七岁的小女孩,这么会演,长大还真是当影后的料。

    李乐乐镇定地拿出针灸里最粗的几根针:“别担心,不管腿上有什么问题,只要用这几根针插在腿上针灸一下子,保证什么问题都没了。”

    豆豆妈妈相当讶异,她知道针灸非常厉害,但是从来不知道针灸这么奇妙,竟然一插就能治愈这种看起来非常严重的疾病,这真是太神奇了。

    “豆豆,阿姨把这几根针插在你的腿上,会很痛很痛,不过插进去一下子,腿一定会立刻好。”李乐乐拿著几个特粗的针在豆豆眼前晃荡,拿还到豆豆的腿部笔划了几下。

    “别...别...”这个阿姨看起来阴森森的,好恐怖喔!豆豆吓得都哭了出来 。

    她紧张地向妈妈求救:“妈妈!...我的腿不会痛了...我的腿没有问题...”比起去学校被老师打,阿姨手上那几根针看起来更可怕。

    “你的腿不会痛?可是你早上明明说…”豆豆妈妈根据刚刚李乐乐询问的问题,这时也反应了过来。

    豆豆妈妈生气地戳了戳豆豆的额头:“你个坏孩子,竟然说谎,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她今天专门请假带著孩子来看医生,没想到孩子只是想逃课。

    豆豆眼眶通红,她也不想说谎啊!可是她真的不想去上学。

    李乐乐看著怒气冲冲的母亲,看来回家之后,豆豆应该可以遭遇一场男女混合双打。

    “豆豆最近早上是不是越来越晚起来,越来越不想去学校?”李乐乐询问道。

    “是啊!最近越来越难叫醒了。”豆豆妈妈被医生打断了怒气,想起豆豆最近的表现。

    “别回去就打人,先问问她厌学的原因,看看是不是在学校受到欺负,或是老师对小孩有什么不公平的对待,有的老师对成绩不好,或是家境不好的孩子态度有些恶劣。”李乐乐提醒道。

    豆豆妈妈气得用手给了小孩一记铁砂掌:“你个死孩子,有问题不会说,装什么病。”害她在医生面前丢这么大的脸,还好人家医生不计较。

    “妈!...我以后不敢了…不要打我啊!…”七岁的豆豆嚎啕大哭,满脸是鼻涕和泪水。

    豆豆妈妈相当愤怒,都让她丢脸丢到诊所来了,她半拖半拉地把豆豆带了出去。

    李乐乐满脸黑线,难怪小孩只要病情不严重,爷爷并不肯帮小孩子看诊…

    一般脉象李乐乐都会诊断治疗,杜松柏只有看到重镇病人或比较特别少见的病例,才会叫李乐乐一同会诊,大部分时间,李乐乐都在应付一些妇幼病人。

    空闲下来的时候,李乐乐有个想法,也许自家可以变身成不一样的中医诊所,虽然他们的诊所并不缺病人,可是,依照她的改造,转型后的诊所说不定能赚个满盆,李乐乐开始研究一些穴道按摩,女性保养的饮料、药膳,女性的中药保养品…

    这天杜靖宇下班之后,眉头纠结,整个人心事重重,晚饭也没有心思吃,整个晚上没说几句话。

    李乐乐检查完孩子今天的功课,说完了睡前故事,等孩子们睡著之后,回到自己房间,才出声询问。

    “怎么了?公司发生什么事情?”李乐乐一针见血地询问,能让杜靖宇这么烦恼的,大概只有公司的问题了。

    “之前标下的职工宿舍工程,公司已经花了八成的资金,买好了前几期工程的建筑材料,盖好第一期的工程,纺织工厂的采购检验之后,工厂的会计却没办法付款,去找工厂的高层,高层说纺织工厂最近生意不好,手上现金不多,说过两个月会松快一点,到时候才能付款。”

    这次职工宿舍的工程,对公司可是一笔超级大订单,公司所有的周转资金几乎都压了上去,对方如果不能按时支付工程款,公司可是会倒闭的。

    “林尉山怎么说?”唉!这种时候就要靠有力人士去谈判施压了。

    “林尉山去谈了,工厂高层说最近纺织厂生意不太好,经常延后发薪水,工厂要两个月之后才能给第一期的款项,可是两个月之后,第二期的款项也到期了。”杜靖宇毛头深锁。

    “效益不太好怎么会想这个时间盖职工宿舍?”李乐乐好奇地询问。

    “听说之前走了一些员工,为了想收拢人心,让大家知道纺织工厂还有实力,就说要盖职工宿舍,这块地是纺织工厂几年前就买好的,找人招标,付个头期的材料款项,这样的金额纺织厂还是付的出来。”唉!之前没有打听过纺织工厂的财务状况,实在不对,他和林尉山只想著那么大的工厂,反正也跑不掉。

    “那现在要怎么办?”李乐乐也跟著烦恼了起来。

    “林尉山已经去谈了,第一期的工程款付不出来,林尉山希望对方能拿出四分之一的建地做抵押,等对方付了钱,再取消这份抵押。”杜靖宇说明。

    “对方肯吗?”李乐乐有点惊讶,林尉山是打算对方一直付不出钱,如果拖欠到四期的工程款,就把对方的土地吃下来,把这个两百四十户的小社区自己盖,自己卖?

    “对方当然不肯,林尉山已经找人去施压了。”杜靖宇十分烦恼。

    就算对方拖欠了四期工程款,整个建地变成「宇山建设」的资产,整个花园小社区变成他们公司的产品,虽然房子盖好后出售一定会赚钱,但是「宇山建设」目前根本没么多的钱,来买地,并完成这种两百四十户的大工程啊!

    “那现在工地怎么?”李乐乐问到问题的核心。

    “暂时停工,等林尉山谈过之后,才能继续施工。”每天停工都是一大笔损失,他们和包工头签过合约,必须保障这些人固定的工作量。

    他们现在要想办法接一些小工程,帮盖职工宿舍这批工人找些新工作,可是公司的资金又不够承包其他工程,公司大部分的钱都用来买这次工程的建筑材料。

    唉!目前真是一团混乱,也只能等林尉山施压之后,再看怎么样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