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0章 新文~《八零之美味厨娘》~

作者:冬雪漫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秀丽立刻走回店铺,她急忙打电话给李卫国。

    “大哥,最近三轮车的销售量下降了吧?”李秀丽有些紧张,她开门见山地询问。

    “咦!你怎么知道?”以前人力三轮车一直是供不应求,预约的单子都排到三个月之后,最近预约的单子开始消失,而自家仓库的库存开始增加。

    “省城店面附近出现了竞争对手,对方卖跟我们牌子看起来很像的人力三轮车,但是却价格却便宜了二十块钱。”二十块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这已经是一个工人半个月的薪水了。

    因为这二十块钱,客户很可能会放弃自家的三轮车,转而选择别的牌子。

    “看来,应该跟前阵子离职的一波员工有关系。”三、四个月前,忽然有一批员工陆陆续续的离职,现在看来,那些人应该被对方挖角了吧!?

    所以,对方的工厂也盖在这附近,才会挖角他们的员工?距离太远自家员工应该也不肯离乡背井跳槽!?

    “我叫李卫强出去打听打听,看看是怎么一会事?”老大李卫国用揉了揉深锁的眉心。

    “大哥,他们不只车型跟我们很像,挖了我们公司的员工,而且跟我们的行销手法也很相像,都是在供销社附近设立店面。”李秀丽提醒道。

    “先调查清楚状况,我再看怎么解决。”伤脑筋,人力三轮车的制造技术其实不困难,如果知道机台和材料的来源,然后挖走他们的员工,再高薪请个懂机械的工程师,其实就能摸出七七八八了。

    虽然「国忠机械厂」目前还有不少订单,但是李卫国已经开始担心起机械厂的未来.....

    「宇山建设」负责出纳的员工张雅文,最近老是送杜靖宇自己做的食物、或抢著帮杜靖宇做文书工作。

    杜靖宇刚刚被抢走了一份文件,相当不高兴,那是机密的建筑设计图,抢什么抢啊!

    “别看那份文件,把文件还给我,那是你不该看的。”杜靖宇冷淡地说著。

    张雅文有些尴尬,看到辨公室其他人都在看著自己了:“杜总,别这么凶嘛,我只是想要帮你工作。”

    杜靖宇不耐烦地回道:“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责任,你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抢什么建筑设计图,你该不会另有图谋,是别家公司派来的间谍吧?”上司要求魬还文件,就该立刻归还,哪来这么多藉口?

    “是啊!小张,没想到你不只爱送食物给杜总吃,这下子还想替杜总画建筑设计图啊!?”会计高小姐看不下去了,人家杜总早就结婚了,她还看过杜总桌面上的全家福图片,杜总有一个漂亮老婆和四个可爱孩子呢!

    这不要脸的女人,前一阵子对老板林尉山嘘寒问暖,因为林尉山很少来办公室,现在又把目标转到杜总身上。

    “是啊!你不是只有初中学历,什么时候学会画建筑设计图的!?”办公室另一个大姐也看不下去,跟著出言讽刺,这个张雅文到底是来上班,还是来钓男人的,就算想钓男人,也该选个未婚的吧?

    “我...我...只是想帮忙,我不是故意的。”张文雅眼神委屈,楚楚可怜地望著杜靖宇,她看过杜总桌上那张全家福照片,就算结婚又怎么样,对方已经是生过四个孩子的老女人,而她才双十年华,正是青春洋溢的年纪,不博一搏,怎么知道谁赢谁输?

    她可是听说过,杜靖宇光上一个工程,分红就分到一间店面,依照公司的发展速度来看,以后林老板和杜总很快就会房子满京城,她本来想以林尉山为目标,奈何,林老板一个月只来公司两三次,而且听说林总最近才刚结婚,新婚妻子既年轻又貌美,所以她就改了目标。

    “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别试图干涉一些你不该知道的业务范围。”杜靖宇生气地警告,现在的年轻女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天拿一些有的没的食物来公司,硬要给他吃,也不管他喜不喜欢,真是莫名其妙?

    李乐乐今天难得来杜靖宇公司附近办事情,想说快中午了,不如找自家爱人出去一起吃午餐,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么精采的一幕,没想到杜靖宇在外面竟然是这么不解风情,那个小姑娘楚楚可怜地演了半天,不见杜靖宇有任何同情和怜悯。

    李乐乐平白看了一场好戏,但是她却对自家爱人的表现非常满意。

    李乐乐这时候出声道:“靖宇,在忙吗?”

    杜靖宇有些惊讶,李乐乐从来没有来过「宇山建设」没想到今天竟然忽然来公司,这真是一项惊喜!?

    杜靖宇笑著说道:“不忙,只要你来,我都不忙。”

    众人面面相觑地看著眼前的一幕,这就是杜总的爱人吗?虽然三十几岁,看上去还是很漂亮。

    杜总在他们面前跟在自家爱人面前态度差好多喔!在他们这些员工面前经常不苟言笑,话相当少,没想到,杜总竟然还会向自己爱人撒娇,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刚好来这附近办事情,一起去吃个饭吧!?”李乐乐提议。

    杜靖宇用最快的速度抢回张雅文手上的设计图,然后把设计图放进办公室的柜子锁起来:“我已经好了,走,去吃饭吧!”

    “大家好,我是杜靖宇的爱人,今天刚好来这附近,就顺道过来看看。”杜靖宇只顾著放设计图,没有介绍她,李乐乐只好自己开口。

    “各位,这是李乐乐,我的爱人,今天是她第一次来「宇山建设」的办公室,大家认识一下。”杜靖宇这时才想起来,得让大家知道他的爱人是哪位啊,免得下次来有人怠慢了她。

    介绍完后,杜靖宇也没有心思和大伙多寒暄,爱人难得来自己办公室一趟,小两口难得有这样没有孩子的时刻,杜靖宇握著李乐乐的手,两人就这样子亲亲我我,手牵手走了出去?

    会计高小姐无奈地翻著白眼,杜总啊!就算自家爱人来探班很高兴,也应该多跟大家寒暄几句再离开!光是口头介绍两句,之后小两口就没有理会旁人,大伙立刻变成背景板,没有后续的对话和交流,小两口就这样一边秀恩爱,一边走了出去,这也太奇葩了吧!?

    张雅文突然间被抢走手上的文件,还在恍神当中,她觉得有些屈辱,怎么杜总对她那么不假辞色,对自家爱人就那么温柔呢?

    看著周遭人轻视的眼神,张雅文有点不甘心,她也没说自己想嫁给杜总啊,她只是想跟个有钱人,想过点好日子,又不一定会抢走元配的位置,公司这些已婚的老女人紧张个什么劲。

    哼!就凭她们老公那副歪瓜裂枣的样子,她也瞧不上。

    几天的时间,老三李卫强终于调查到竞争对手的资料,对方竟然是附近几村的村长,联合起来一起办的工厂。

    老大李卫国听到弟弟的调查后,有些失望,有些被打击,他当初虽然没能力在省城设厂,可是他的爱人和老三的爱人,可有亲人在省城附近的农村啊!他当初也是可以到爱人的家乡设厂,只是当时李卫国存著回馈乡里的想法,想要给自己家乡多创造些工作机会,所以才选择在家乡设厂。

    “我们村和附近几村村长一起合资?也就是我们厂里有人偷偷调查了机器和材料来源,然后泄漏给他们?”老大李卫国有些伤心地询问,他对这些工人可不薄,薪水完全比照县城的水准,没因为这里是个小地方,根本没有其他工作机会,就压低工资,没想到,工人竟然会背叛他。

    “是的。”老三李卫强调查了之后,也有些惊讶,他们对自己家乡的人还挺不错,工人都尽量优先录取自己村子的人,而这些人竟然往他们心口捅刀子。

    “几月前被挖角的人,应该是我们村长李强出面拉拢的吧!?”李卫国有些消沈地问道。

    老三李卫强无奈地回答:“是的!因为我们雇用的人大部分都是自己村的人。”本来以为知根究底,知道对方到底是懒惰还是勤劳,知道对方的品性到底好还是不好,所以就优先采用了自己村子的人。

    没想到啊!在金钱的诱惑下,人性是会改变的...

    “唉!看来当初好像选错设厂地点了。”老大李卫国叹息道。

    “哥,别这么说,人力三轮车太好卖了,而且技术也不难,财帛动人心啊!就像乐乐说的,这个产品一定会很快遭到模仿。”只是他们没有想过率先模仿的,竟然是他们相信的人。

    老大李卫强收拾自己的心情,说道:“我跟乐乐谈一下,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你也站在一边听著。”

    对方的厂房都已经盖好,也已经开始销售,对方刀子都捅过来了,现在不应该顾著伤心,应该多想想,该怎么自救吧?

    老大李卫国打电话给李乐乐,详细说明最近工厂的情况,然后等著自家妹妹回应。

    “没想到啊!原来以为李强只是比较自私,稍微贪婪,没想到竟然一声不响就捅了我们一刀。”李乐乐感叹道,她对人心的贪婪丑恶,实在太低估了。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老大李卫国语气有些忧心。

    “还好我们已经赚了不少钱,买了店铺和卡车,现在银行贷款也还清了,情况还不算太糟。”而且目前只是销售的情况较清淡,并不是完全卖不出去。

    “你之前设计了几种的车款,我们只主打一种,现在既然遇到了竞争,就多出几样差异化的产品吧!”

    “可是,我怕继续生厂别种产品,只要在村里生产,工人、技术、进货、销售,还是会很快被对方很快地摸清楚。”李卫国提出自己的忧虑。

    “以后别在村子里扩厂了,之后只在村子生产目前这种产品,我们到别的地方设厂吧,现在「国忠机械」的实力已经足够,可以想办法在省城市郊弄一块地建厂。”他们工厂这一年多来赚了很多钱,在买铺子、机台、卡车,又还上银行贷款之后,帐上还有不少现金。

    “好,我亲跑一趟省城,然后让老三跑一趟南方,看看南方现在有没有更好的机台和更便宜的材料。”老大李卫国振作了起来。

    也对,多生产几样商品,创造差异化,对方可以生产轻便型、比较便宜的车种,他们也可以,而且他们还能生产其他产品。

    李乐乐提议:“工厂用的材料,除了南方之外,也可以试试省城的工厂,看看有没有人做得出这些零件,同样的零件,如果省城有办法生产出来,应该可以比沿海便宜,直接在省城订制这些材料,还能省掉大笔的运费。”

    过去国营企业可能不屑接他们的小单子,但是几年改革开放下来,省城多了许多小工厂,现在竞争相当激烈,去拜访拜访,说不定会有意外惊喜!?

    李卫国思索了一下,觉得妹妹的建议很好:“选工厂地点时,我也会顺便跑跑省城的机械厂,看看能不能有合作机会?”

    “现在这个厂子,以后就交给舅舅和团子管吧!”以后让两个哥哥把主要战力转到省城。

    “好啊!舅舅已经担任一年的主管了,再升一级,管整个工厂应该没什么问题,团子也十八岁了,现在已经长大,做了一年多的工人,现在也可以提拔起来当个小干部了。”他们兄妹四人从来没有忘记舅舅对他们的恩惠,而舅舅一家也一直相当老实,他们本来只是乡下种地的农民,现在能摇身一变成了工人,他们就十分高兴。

    两人又商量了其它的解决办法,才挂断电话,现在就决战在产品多样化,和降低成本的能力了。

    几个月之后,李卫国两兄弟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把「国忠机械」在省城的厂房给盖好了,开始生产出不同的产品...

    在省城的厂房盖好后,李卫国曾经询问李秀丽要不要到市郊的工厂上班,李秀丽并不愿意每天来回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通勤,所以还是继续在直营铺子工作。

    目前公司已经成立了专门的会计部门,李秀丽现在不用亲自作帐,只要负责审核会计做好的帐簿就可以了。

    目前「国忠机械」在省城的工厂已经上了轨道,生产另外两种产品,一种是与之前车款相比,较为轻便的人力三轮车,对方定价两百三十块,她们进了新的机台,又找到了更便宜的材料供货厂商,所以还能比对方便宜十块钱。

    一种是负重更多的车款,要价两百八十块钱,产品差异化之后,客户也知道,不是看起来差不多的车款,价格就一样,这跟载重量和功能有关系,所以也不再觉得他们家的产品比较贵了。

    李秀丽的丈夫孙国强满头大汗地由外面走进店铺。

    “秀丽,我的客户要两辆车子。”孙国强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国忠机械厂」除了产品差异化之外,还进行了新的行销策略:旧客户推荐自己的亲友来买车,可以有五块钱的佣金。

    这个促销策略一推出,之前跟「国忠机械」买过三轮车的旧客户,现在每天都骑上自己的车子,四处向周遭亲友推荐,自己那好骑、好用,充满著各种数不清优点的人力三轮车。

    在工人月收入四十、五十块的年代,一个月推荐八辆车,就可以赚到工人一个月的薪水,所有旧客户听到这样的奖励措施,都疯狂了起来,开始认真地推销卖车。

    因为有五块钱的佣金,李秀丽的丈夫孙国强只要放假休息时间,就会骑著自己的人力三轮车去附近市集,或小城镇供销社门口秀车子,他自己骑著一辆人力三轮车,身上还带著其他车款的彩色照片,卖力地开始推销。

    对方如果想要买车,他会问清楚对方的住址,然后按约定时间去送货。

    “孙大哥,秀丽姐正在忙,你可以去后面的办公室找她。”男店员出声提醒。

    孙国强走到店铺后的办公室,看到李秀丽面前摆了几本帐册,说真的,他光远远看就觉得头眼昏花,真不知道李秀丽怎么有办法整天审核帐本?

    李秀丽从纺织厂离开到现在已经快两年,看著人力三轮车的生意很好,本来也想让孙国强离开原本的国营机械厂,跟她一起到自家哥哥的公司工作,但是孙国强觉得自家机械厂的效益不错,而且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并不聪明,所以就只让李秀丽一个人办留职停薪,而孙国强只是利用自己放假时间出去卖车。

    “来了啊!今天卖了几辆?”李秀丽揉了揉眉心,从帐簿中抬头。

    孙国强拿过李秀丽桌上的茶杯,一口气喝完了整杯水,才回答:“今天卖了两辆,可以赚十块钱。

    “那还不错。”李秀丽笑著回应,孙国强机械厂的工资,一个月才四十五块钱,但是空闲时间去卖车,每个月卖出十几辆,一个月额外赚五、六十块钱,已经比机械厂的工资高了。

    “店里的生意不错啊!?”孙国强看著铺子里的生意,每五分钟就能卖出一辆车。

    孙国强在内心算了算,乖乖啊!,这间店铺光是零售一天就可以卖出一百辆人力三轮车,这样的销售量,竟然还不包括从外地来批发三轮车的大批发商。

    “有五块钱的介绍佣金,旧客户都卖力地向左邻右舍、亲朋好友推销车子。”妹妹的主意好啊!让利给旧客户,旧客户就会主动帮他们带来新买家。

    他们公司的零售和批发的销售量几乎持平,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被批发商给掐住咽喉,仗著自己是大客户,要货量大,就随便乱开条件。

    孙国强摇了摇头,感叹地说道:“别看现在生意这么好,这做生意啊!真是不容易啊!”

    孙国强知道半年前省城的「国忠机械」盖好之前,李秀丽每天都十分烦恼,那时他们公司遭到很大的打击,销售量一直往下掉,没想到不到半年时间,「国忠机械」不但打了一场漂亮的反击战,现在销售量比之前还上升了好几倍。

    没想到李家两兄弟竟然这么厉害,这么快就解决问题,不过,这一系列的反击过程,听自家爱人讲起来,让孙国强这样的普通人十分佩服,这开公司啊!还真是不简单!真不是普通没有韧性,脑子不够灵活的人能干的。

    时间悄悄地走著,岁月从不等待任何人,二十多年的时光一下就过去,李乐乐目前已经五十五岁。

    李乐乐的四个孩子都已经结婚,去年,连最晚结婚的煎饼也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孙子。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宇山建设」已经发展成全国前五百强企业,目前他们不但从事房地产相关业务,后来营业项目还渐渐扩充到室内装修,房屋仲介,房屋代销...等业务。

    杜靖宇现在五十八岁,在公司是总经理级人物,底下管超过一千人,可以算是有钱有势,但是杜靖宇没有被权、钱、性迷失,而开始包养小三,或跟年轻貌美的女员工有不正常关系,只能说杜靖宇自制力惊人,对李乐乐也很专情。

    两人由年轻时的爱情、激情,慢慢转变为家人、挚友的温情关系。

    很多男人在夫妻俩人变成亲人、朋友的关系后,会觉得,既然我有钱有势,老婆现在又提供不了我爱情和激情,我不离婚,也不瞟赌,没做什么对不起家庭的事情,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外遇」,这有什么不行呢?

    女人花钱维持青春,男人一样花钱购买青春,不过男人花钱买的是青春貌美女人所提供的服务,这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一样是花钱买青春,一样是花钱买快乐。

    女人花钱买保养品、去整形诊所,想抓住青春的尾巴,男人花钱在年轻女人身上,就感觉自己也跟著变年轻,一样是想抓住青春的感觉,这又有什么不可以?

    而且「外遇」是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既然大家都犯了,怎么可以少了我?

    一般有钱有权的男人,很容易把自己外遇的原因合理化,但是杜靖宇并没有外遇,也很少应酬,甚至和办公室女员工的关系都相当干净,除了公事之外,并没有额外联系。

    以前曾经有意图不轨的女秘书,想主动当小三,杜靖宇就直接把那个女秘书给辞掉,然后应征了一个男秘书进来,杜靖宇这些举动让李乐乐相当地感动。

    每当李乐乐看向镜子时,看到了脸上已经渐渐多起来的皱纹,脸部弹性逐渐丧失,脸颊慢慢地往下垂,气色当然也不像年轻时那样青春洋溢,可是杜靖宇每次看她的眼光,都让李乐乐觉得自己现在才二十几岁,两个还在新婚热恋时期。

    李乐乐相当庆幸,这辈子,她全心全意地付出,也收获了一段不会遭到时间抹灭的爱情。

    有人说「爱情」只是荷尔蒙的变化,只是多巴胺的刺激,在多巴胺产生时,一个人看待自己的伴侣,会把另一半的优点放大,把另一半的缺点缩小,这时人类很容易产生爱意,而爱情就是这样产生。

    但是多巴胺的刺激,少则几个月,最多只有几年时间,这种状态很难超过七年,所以有所谓的「七年之痒」,因此,「爱情」其实有「保存期限」,而保存期限很难超过七年。

    可是她和杜靖宇的爱情,目前已经超过这样的极限,已经违反了人类生理的定律,李乐乐这辈子真的很幸运,能遇到杜靖宇这样的男人,能收获到一段连时间都无法抹灭的爱情,她真心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

    李乐乐四兄妹投资的「国忠机械」现在已经是省级的模范企业,由一开始的人力三轮车,到后来进口国外的二手引擎,改装成二手的三轮摩托车,到最后自己研发一些技术,又让国外公司掺股提供其他部分的技术,一起生产全新的三轮摩托车、机车。

    到了这几年,公司生产的产品再次转变,公司现在主要生产电动机车、电动三轮车、电动汽车,「国忠机械」在每次时代的洪流、进步中,并没有被淘汰,次次都转型成功,现在李乐乐每年光是「国忠机械」的分红,就可以高达几千万。

    杜家医馆的两进三合院,在爷爷退休之后,改建成一栋十五层的大楼,大楼一楼有三间店面,经营了中医诊所、「乐活女性会所」一楼接待处,「乐活药膳餐厅」,而大楼的楼上,二楼是药膳餐厅的包厢,三、四、五楼都是「乐活女性会所」的活动区域。

    「宇山建设」京城的办公地点占了六个楼层,剩下的楼层,李乐乐就租给别间公司当办公室。

    “奶奶,爹爷要回来了吗?”四岁的孙子小馒头问道。

    爷爷每天下班回家,最喜欢待在祖母身边,祖母总是会讲很多有趣的故事,也会陪小馒头玩耍,但是祖母非常忙碌,没有太多时间跟小馒头讲故事。

    “怎么了吗?”眼角有些鱼尾纹,升级为祖母的李乐乐问道。

    “爷爷回来之后,奶奶就会好忙好忙,没有时间理小馒头了。”小馒头感觉爷爷回来后,并不喜欢小馒头继续待在他们房间,继续缠著祖母陪他玩耍。

    “爷爷工作很辛苦,奶奶要趁爷爷休息的时间,多陪陪爷爷。”杜靖宇回来后,李乐乐就会陪著他吃饭、谈天、看电视、看书、玩电脑、散步.....

    “哼!爷爷一定是想霸占著奶奶,好多听到一些故事。”小馒头不满地抱怨,虽然爷爷总是笑笑的,但是小馒头可以感觉到爷爷不喜欢小馒头晚上留下来。

    “唉呦!我的乖孙子,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啊?”李乐乐笑著揉揉小馒头的脸颊。

    没想到连这么小的孩子都能感受到杜靖宇对她的占有欲。

    对,杜靖宇不但没有外遇,也不很少出去交际应酬,杜靖宇人生最大兴趣就是下班之后宅在家里,享受家庭温暖,享受两人独处的时光。

    就算李乐乐没空,得忙著工作的事情,杜靖宇也喜欢在一旁拿著一本书、或玩著电脑,好像只要和她共处一室,杜靖宇就十分满足。

    这辈子能遇到这样的男子,是她的幸运,李乐乐非常感激这份运气,也努力地维持这份幸福。

    李乐乐早年收集的古董,这几年价格大翻身,她陆陆续续拍卖不少出去,李乐乐利用拍卖获得的款项和自己现有的资产,成立了「阳光癌症基金会」,希望能帮助已经罹患癌症,还没到末期,却没有钱治疗的人们。

    她的基金会接受到申请,会请人去调查病患情况,调查属实之后,确定对方真的罹患癌症,而且病患和亲友确实没有钱,也没有房子等额外资产,真的没能力治疗,基金会才会协助这些病友。

    几十年的时间过去,现在李乐乐八十七岁,杜靖宇目前九十岁。

    杜靖宇的身体十分虚弱,他已经躺在病床半年之久,来诊病的大夫都说,大限就在这两天,整个病房站满了李乐乐和杜靖宇的子孙,大家都神情哀伤,他们的祖父(曾祖父)就要.....

    “大家都出去吧,乐乐留下来就好。”杜靖宇气若游丝地要求,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到了。

    “乐乐..这辈子..谢谢你陪著我...”杜靖宇在闭目前,不舍地拉著李乐乐的手。

    “靖宇...靖宇....”李乐乐直到确定杜靖宇已经没有脉搏,才敢轻声地啜泣,她希望能让杜靖宇放心的走,把伤心和难过留给自己。

    李乐乐没有因为爱人的死亡而伤心绝望,失去存活的希望,李乐乐很爱杜靖宇,她很感谢这辈子能遇到这么一个男人,杜靖宇在小三遍地的时代,在有钱有势的情况下,没有犯过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这十分难得,也非常不容易。

    杜靖宇全心全意的爱,让李乐乐的生活更充满了能量,让她的人生更加完整、幸福,杜靖宇的支持让她能全心全意发展自己的事业,最后成立了自己长久以来一直想设立的“阳光癌症基金会”。

    这辈子能遇到这样的男人,是她的幸运,李乐乐珍惜这份幸运,同时也把杜靖宇对她的爱,转化为对社会的大爱,将这份大爱传出去....

    因为爱人的死去而「伤心难过」,却不因为爱人的死去而「心死绝望」,感谢曾经拥有这样独一无二的爱情,却不因为失去这份难得的珍宝而颓废心死,这才是真正成熟的爱情。

    他们一起度过了幸福的一生,如果以后还能轮回,李乐乐会记得并珍惜两人曾经有过的这段回忆。

    几年的时间过去,不知不觉间,杜靖宇已经去世五年,李乐乐到现在都不能习惯身边少了这么一个人,总是在无意之间,不由地叫唤著「杜靖宇」的名字....

    李乐乐现在九十二岁,这几天她有预感,她的大限到了,李乐乐在睡梦中,梦到了杜靖宇,然后她嘴角含笑,就在睡梦中死亡...

    隔天一早,糖糖察觉母亲今天晚起了两个小时,这不应该啊!母亲的作息一向很规律,母亲一向起得很早。

    糖糖走进母亲房间,发现母亲带著笑容熟睡,本来看到母亲还在睡觉,糖糖想退出去,后来觉得不太对劲,摸了摸母亲的鼻息,母亲经然没有呼吸了,再摸摸脉搏,也没有脉搏了。

    糖糖难过地流下泪水,母亲竟然...竟然...就这样走了,一点预告都没有...

    糖糖看著母亲脸上幸福的笑容,宛若睡著般的表情,糖糖觉得,这个世界上如果真的有天堂,那一定是父亲来接母亲去天堂相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