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章

作者:东奔西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丛容也懒得计较他这个理由是不是牵强,洗了手便进了书房继续加班,温少卿占据了书桌,她便抱着电脑去了角落里的方桌上看材料。

    一时间书房里静静的,只有敲打键盘和纸张翻页的声音,过了许久,丛容转转脖子,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了,再看一眼温少卿,他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聚精会神的看着文献。

    她心里忽然有些内疚,他们好像从来没有正经的约过会,独处的时候多半都是他陪她加班。这么想着她又打开电脑。

    温少卿没注意到丛容的情绪变化,只看到屏幕右下脚忽然弹出新邮件提醒,点开一看竟然是她发的约会邮件,约他下周三去看电影。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抬头看过去,“你就坐在我对面,直接问我不就行了吗?”

    丛容似乎还沉溺在加班的状态里没出来,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不行,发邮件比较正式,而且如果你违约了……不,我是说,你迟到了,我就有据可查,可以控诉你。”

    温少卿扶额,“我们是在谈恋爱,我不是你的客户!”

    丛容很认真的想了想,“其实有的时候,谈恋爱也是个案子。”

    温少卿盯着她手里无意识的动作,“你在干什么?”

    丛容低头一看,自己也吓了一跳,立刻扔了手里的东西。

    这下温少卿看得更清楚了,走过去从地上捡起来,有些不可置信,“你连这个都录音!”

    丛容满脸歉意,“对不起,习惯留下证据了!”

    温少卿握着录音笔,不知按了哪个键,忽然有声音传了出来。

    “我为什么要胡说八道?本来就是我先喜欢上你,然后才从林辰口中知道,你跟他说你喜欢我。”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丛容,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操作钟祯账号和我在游戏里厮杀的那个人是谁吗?当年你因为一句‘不喜欢律师喜欢医生’而落荒而逃的时候,这些年你在国外惶恐不安的时候,可曾问过我一句,喜不喜欢你呢?”

    是那个时候丛容不小心录下来的。

    两个人同时愣住,怔怔的看着对方。

    丛容率先反应过来,猛然起身想从他手里把录音笔抢过来。

    温少卿躲闪了下避开她的手,“我让你没有安全感吗?”

    丛容抬眸看过去,他的眼里透着心疼,一眼看不到底,她抿唇,“没有。”

    温少卿把手里的录音笔递到她手里,“那你为什么要留着这些录音?为什么要一遍遍的听那些游戏解说?”

    “不是你的问题,真的不是。”丛容颓然的低下头,没有去接录音笔,而是去拉他的手指,然后紧紧握住,“大概是职业病……是现在的一切都太美好,美好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所以想要找些证据来证明一下一切都是真的。”

    温少卿没有说话,忽然转身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

    丛容看到封面时脸色就变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从里面拿出那张纸,捏在手里扬了扬,“就像这个?”

    她脸上的颓唐瞬间褪去,换上震惊,“你怎么知道的?!”

    温少卿慢条斯理的打开来细细看着,“上次睡在这里的时候,随便翻的时候恰好看到的。”

    丛容根本不信,“你骗人!哪有那么巧?!”

    温少卿施施然冲她一笑,“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孽缘!”

    丛容追过去抢,温少卿抬高手臂不给她,她平时穿着高跟鞋还要比温少卿矮半头,此时穿着平底拖鞋,身高更是悬殊,他没打算让她拿到,她怎么都够不着。

    两人抢着抢着,他忽然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抱住。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抱着她。

    丛容靠在他怀里,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气息,能听到他胸口的心跳,能感觉到脚边让一让摇着尾巴走来走去。

    半晌温少卿轻声建议,“今晚会不会失眠,要不要睡我家?”

    丛容面色一凛,从他怀里站起来警惕的看着他,“明天还有学生来拜年?”

    温少卿忍不住笑起来,摇摇头,“没有。”

    丛容睨他一眼,“鬼才信。快走!我要睡觉了!我上了一天班都快累死了,不会失眠!”

    温少卿叹了口气,带着让一让回了家。

    丛容果真如她所说,没有再失眠,大概前段时间真的是闲的吧。

    接下来的一周她都在处理李氏夫妇的离婚案子,好在上官X就要回来了,她可以交接给他了。

    今天她带着李太太跟李先生和对方律师见面结束的时候,她看着夫妻俩往外走的身影,忽然叫住她,“李太太。”

    李太太转头看着她,“怎么了?”

    丛容看了旁边人一眼,“有几句话我想单独给您说。”

    李太太嫌弃的看了自己丈夫一眼,“那你去车里等我把。”

    “如果一个男人在离开的时候丝毫不嫌弃的把你用过的纸巾水杯拿走扔到垃圾桶里,这个男人我可舍不得放过。”

    “他可能只是素质高。”

    “那如果他又在你站起来之后习惯性的帮您理了下衣服下摆呢?”

    “我没有婚姻经验,不知道结了婚的两个人到底该不该像谈恋爱一样相处,可是我也见过不少夫妻对簿公堂,知道一个男人真的厌烦一个女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她不知道李太太有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可她在律所里再也没有见过那对夫妻。就像她说的,见过不少夫妻对簿公堂,知道一个男人真的厌烦一个女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所以一直以来她的内心深处对婚姻是有些抵触的,可是经过跟这对夫妻的接触,她忽然又转变了看法,也许一切都不能一概而论,也许有些夫妻是可以牵手一辈子的。

    晚上约了温少卿看电影,她考虑到两人下班时间都不确定,特意选了晚上九点半的那场,快下班的时候谭司泽忽然说晚上所里要聚餐,她想着吃完饭再去看电影也来得及,便同意了。

    谁知他们喝了酒闹得欢腾,九点了还没结束,温少卿已经来接她了,她便提出要先走,众人不同意,连着灌了她几杯白酒才放人。

    一上车温少卿便侧目,“喝酒了?”

    丛容捂着自己的脸,低头找口香糖,“能闻到啊?”

    温少卿摇摇头,伸手过去贴着她的脸,“有点儿红。”

    丛容摇着脑袋,“喝得猛了,有点儿上头。”

    温少卿建议,“那不去看了,我们回家?”

    “不行!”丛容立刻反对,“我没事儿啊,看电影就是坐在那里又不用干什么,不影响的。”

    温少卿点点头,拧开瓶水递给她,便发动了车子。

    丛容买电影票的时候本就是随便选的,可没想到这个国产片的一个细节戳中了她。

    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她转头看着温少卿,忽然开口问,“温少卿,你上学的时候肯定有很多女孩子追吧?”

    影院的通道本就昏暗,再加上人多,温少卿一边护着她往外走,一边抬眸看她一眼,笑了笑,没承认也没否认。

    丛容跟着笑了一下,一脸向往的继续问,“她们有没有给你递过情书?都写了些什么?”

    温少卿知道她是受了刚才电影的影响,“时间太久,不记得了。”

    丛容不死心,“那现在呢?你们医院喜欢你的那些医生啊护士啊,有没有给你写过情书?”

    温少卿看着她脸上的醉意,“现在网络那么发达,谁还会写情书啊?”

    丛容点头,“对哦,现在应该没人会写情书了……可我还是觉得纯纯的情书好……”

    温少卿牵着她的手,明知她是喝多了说着醉话,却不见敷衍,“怎么了?”

    丛容抱住他的胳膊,有些语无伦次,“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收到过男孩子的情书……从来没有。上学的时候没有,工作了也没有,总觉得是人生中的遗憾,上学那会儿,每次分班都在11班,我一直觉得这个数字不好,预示着我会单身。连钟祯都收到过女孩子的情书和礼物,我却没有收到过……”

    温少卿想了下,很是客观的回答,“如果只看脸的话,钟祯会收到女孩子的情书不奇怪。”

    丛容不自觉的被他带着转了思绪,笑起来,“其实钟祯小时候长得更好看。”

    温少卿看看她,“你小时候也好看。”

    丛容哼了一声,“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

    温少卿想起钱包里那张某人的全裸百日照,笑了起来,她如果知道他看过,会打死钟祯吧?

    她本就有些酒量,喝得也不多,睡了一觉之后便没什么感觉了,也压根忘了和温少卿讨论过的“人生憾事”。

    她不记得了,可他却记在了心里。

    丛容今年业务转型,为了积累经验出差的次数便多了些,这才对当时那句“做律师的怎么可能会有对象”这句戏言深有体会,好在温医生也忙,所以对此并没有什么怨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