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 大佬的小娇花

作者:云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唐心将论文内容解释了一遍, 又在刘主任的支持下用医院的实验室研究出了成果, 成功研制出对外伤口消炎止血更好的伤药, 另外有一款无副作用止痛药,在任何手术中都不影响使用。

    这给临床手术带来了极大的便利,要知道原来一些手术, 由于止痛药的副作用和与其他药的冲突, 有些病人要生生忍受疼痛进行手术, 术前必须要绑住病人四肢且要有男护士辅助压制,才能顺利手术。

    可以预见这两款要在临床推广后会带来多大的便利, 不仅仅在医院,唐心将药做成了两种, 一种外用一种内服, 因此在战场上简陋的地方也可以直接使用。

    研究出来后, 惊动了院长, 试验后给这两款药和资料申请了保密,迅速上报上去。

    等上头批准并临床实验半个月后正式决定推广。

    主要还是医院和军区使用, 尤其是边境不太平的战场上。

    由于安全和保密考虑, 暂时没有对外公布研发者,连唐心那份的研究生论文都被密封收藏了起来。

    但唐心因此提高了待遇,不仅正式成为军医院外科室一份子, 且刘主任已经开始带唐心进出手术室。

    一开始作为助手观摩打杂, 随着经验累积,刘主任开始放手让她做一些小手术,比如缝缝伤口这些细致活儿。

    值得一提的是, 唐心没有考制药专业,但京北大学还是给了她制药专业硕士学位,比临床系学位来得快,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等唐心忙过了这一阵,再见到邹年,男人穿着一身军装,身姿笔挺高大,站在军车前遥遥地看向她。

    正直初春,他边上一排笔挺的白杨树,叶子发出青绿色的嫩芽,遥遥坠在后面,平添了几份生机勃勃。

    唐心笑着跑出去,跟他挥手,她还穿着一身白褂没脱下来,笑容灿烂。

    男人伸出手将她因为小跑而散乱的刘海往耳后轻轻拨了拨,高大的身形站在她身前,从后面看上去正好将她完全包裹。

    “你回来啦!”

    “嗯,调回来了,最近两年内都会留在京市。”

    “妈让我接你回去吃饭。”

    “好,伯父伯母最近怎么样?太忙了都没时间去看她。”

    唐心站着和男人聊了两句,正要上车才发现自己工作服还没换下来,笑着说:“邹大哥等等,我去换身衣服,”

    休息室有放便装,春暖花开,天气渐渐变暖,唐心一身碎花连衣裙,外面搭件厚薄适中的针织衫外套,既有少女的活泼又添了几分娴雅。

    邹年定定地看着她,车上没有别人,他自己开的车,这个他惦记了多年的女孩就在身旁的副驾驶上坐着。

    唐心翻找着包里的物件,递给他一双做好的手套,双层内里是柔软的针织而外面这一层则是医用胶做成的。

    “呐,给你了,可别再说这件事了哦!”

    唐心以为这家伙盯着她不放是又要拿过年时那件事不放,那会儿她第一次上门送了邹老爷子和老太太围巾,因为还在生这家伙的气,就故意没给他的份儿。

    导致第二天知道这事的男人又追了过来。

    他也不说,就是这样幽幽地盯着她看,还死性不改爱抢她东西吃,被摧残好几天后,唐心才知道这个男人就因为礼物没有他的份儿,愣是把春节仅有的几天假期全耗在她身上了。

    唐心忙着论文,忙着上班,没空时时刻刻搭理这家伙,邹年也没过多久就回部队了,走前还让唐心答应了给他补偿才痛快走的。

    一直拖到现在天气已经不冷了,唐心才抽空在医院休息室做了这么一只手套。

    围巾织了也只有冬天才用得着,唐心就干脆做了手套,邹年经常在野外活动,手套也比较实用,面料轻薄柔软,又有医用胶不粘不滑的特点,平时开车还是做什么都能用。

    邹年接过手套,立马套在手上。

    他手上皮肤并不太好看,由于常年在部队的缘故,手上的老茧很多,皮肤也晒成近乎古铜色,但指骨的形状非常好看,修长而有力,带着特有的力量感浑厚感。

    唐心咽了咽口水,移开目光,假装专心看着车窗前面的风景。

    那双手似乎动作故意放慢,在她余光里缓慢地套上手套后,五指张开伸了伸,又握成拳头再伸开,带着满满的喜爱和满足。

    男人嘴角上翘,笑意几乎要倾泻出来,又轻咳了一声掩饰与他外表不太相符过于激动兴奋得心情。

    他矜持道:“不错,很合适。”

    唐心瞥见他的表情,暗自嘀咕了句闷骚的老男人,高兴就直说,难怪一把年纪了还嫁不出去哈哈哈。

    邹年顿了顿,下一秒却俯身下来。

    男人带着手套的手捏住她下巴,凑近了瞧她,与她漂亮的小脸蛋近得只有半个拳头的距离,只要他再低一点头似乎能吻上女孩因为惊诧而微张的小嘴。

    “嫁不出去?”

    “心心,这么操心我的大事,不如嫁给我?”

    唐心睁大了眼睛惊恐地看他,眼珠子都快不会转了,她没把,把话说出去叭??

    她怀疑自己耳朵出错了或嘴巴漏风。

    男人却重新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只是仍然将她笼罩在怀里。

    他认真诚恳地道:“唐心同志,我正式向你介绍自己,邹年,男,今年虚岁四十,周岁三十九,家有两套房产,目前津贴3370元一年,家有年老父母一双,无不良嗜好……”

    “……停,停停停!”

    唐心怔愣了好久,慌乱之下伸手按住他的不断张张合合说些人听不懂话的嘴巴。

    温热的唇瓣贴在女孩柔软的掌心上,男人正好张开嘴被堵住,舌尖一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皮肤,下意识舔了舔,两人皆是愣住了。

    他拨开女孩的手,将她的手牢牢握在掌心里,面色镇定耳根脖子却都红了。

    “唐心,我是说认真的,你愿意做我对象吗?”

    女孩儿没有说话,邹年却下意识不敢看她清亮的眼睛,害怕从里面看到拒绝和嫌弃,毕竟、毕竟他大了她那么多岁,就像好友杨鎏说的,是他不要脸老牛吃嫩草。

    但邹年在此之前已经考虑了许久,他去过女孩的学校,也在医院里待过一段时间,清楚地知道女孩有多受欢迎。

    那些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风华正茂青春洋溢的少年青年和她笑闹说话的样子,是他没有过的也参与不了的。

    邹年清楚地知道,如果现在还不出手,未来只会让自己的筹码更加少。

    他是个军人,但并非只知道武力的莽夫,当情感战胜理智后,清楚地知道自己迫切地想要这个人,他当机立断地出手了。

    边境南边小国的骚扰已经在上一次告一段落,处理好这些事情后,邹年就申请调回首都军区,他这个年纪的少将级再加上这次的功劳足以让他再上一个台阶。

    处理完了工作的事情,邹年迫不及待地来找女孩,他虽然清楚理智地按部就班地打算了,但临到头仍然有丝情怯,这样近乎退缩的情绪被他牢牢压在心底。

    他此时甚至烦恼于能够听得人心,迫切想要屏蔽掉。

    女孩内心空白了几秒,对走邹年来说却度秒如年,下意识地放轻了呼吸,就像是在野外埋伏敌人时,不同的是当时只有专注狩猎的心情,现在是因为紧张而屏息。

    一秒两秒……男人轻轻一哂,低沉沙哑地声音道:“饿了,先回……”

    “好啊!”女孩抬头看他,笑颜如花打断了他的话。

    他听得女孩心里补了一句,“又要为大佬奉献终生了,大佬这么高,这么帅……”

    系统揉着刚睡醒的眼睛,翻了个大白眼,这家伙的原话是:“净哥,快起床,你美丽可爱的宿主又要为人物献身,为大佬奉献终生啦!”

    她压制住那一刻悲从中来的心情,怕有句话说不对就要被大佬压在车上酱紫酿紫,毕竟她也是过来人了,深知一言不合就黑什么的。

    于是话音一转自我安慰大佬又高又帅,虽然老了点,但也是风华正茂一枝花,还能啃两口。

    男人却激动得不得了,即使女孩只说出了两个字,但他听到了后面的话,以至于超出期望外的答案让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愣在原处。

    “我说好啊,从今天起你……”剩下的话被堵在男人胸口处。

    他大手牢牢按住女孩儿的后脑勺,将她抱在怀里,拥得紧紧的,车厢里的空气在这一刻似乎燥热了起来。

    男人胸腔里的心跳不断起伏,有力而快速,唐心嘴唇正好贴在那一处,一下又一下。

    等到了家里,男人将存折单津贴从屋里找出来一股脑地塞进她怀里,“给。”

    唐心:……

    她掏了掏包包,同样拿出一张存单,这是当年他走了的时候留下来的钱,她一分钱没花,一直等着给他。

    “呐,这里还有一张,算了,现在也不用还了,都归我了!”

    唐心美滋滋的,身揣巨款,作为刚谈恋爱就手掌大权的金主爸爸,感觉走路都带风了。

    男人看着她神采飞扬的样子,勾起唇角,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满足和幸福感充斥心间,让他整颗心泡得发软。

    接下来的日子唐心亲眼见到了这个年代的少将大人有多纯情,这个年四十的大龄男人,最激动时也不过是紧紧抱住她,再稍稍出格一点的举动都没有。

    有时候克制得脸红气喘,唐心这个少女界的老司机都忍不住伸出罪恶之手,教教这个男人谈恋爱的正确姿势。

    具体表现在男人现在会背着人的时候偷偷牵着她的手散步,还曾背着她爬军区后面的大山,偶尔趁她闭眼休息的时候小心翼翼蜻蜓点水地亲她额头……

    无缺

    小六说错了,老牛才能养好娇花儿。

    叫她此生和乐,高高兴兴。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故事完啦,还有个番外,

    么么么哒,下个故事是大佬的小哑巴,也可以叫大佬的小天鹅,正在纠结叫哪个哈哈哈哈。

    继续甜甜甜,不会说话的平时怂哒哒内向害羞上台后美得像小天鹅的芭蕾舞少女&神秘大佬

    这本书这个月应该会完结,新书二月开啦,古言幻言都有,点开专栏求收藏哦!!么么么哒!

    接下来努力码字in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