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2章 大佬的小天鹅

作者:云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少年们是谁啊, 在阳黎高中和二中这一带盘踞了两年, 平时可以说是横行霸道, 连老师都敢整的恶霸了, 还会怕一个连脸都不敢露的小不点?

    他们个个发育得好,长得人高马大的, 简直不敢相信有人敢拦截他们要钱?这以往他们做的事,头一回被人拦在前面, 少年们觉得威严得到了挑衅。

    尽管这小子听着声音娘里娘气的, 很像女孩儿, 但他们没有不打女孩儿的习惯,个个摩拳擦掌地准备收拾这不长眼的小子。

    半分钟后, 小巷子里躺了一地的少年, 从叫嚣着威胁到哀嚎求饶不到半分钟时间, 唐心闷在围巾后的脸夸张地笑了笑,从少年们口袋里取出被拿走的五十块钱。

    想着原身上了阳黎高中后, 从高一到高二被这伙小子们勒索了不少钱, 她一人上去补了一脚,顺带搜刮走了少年们口袋里所有钞票。

    其中程弦的钱包是最鼓的, 唐心粗粗一看, 起码有两三千, 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大牌子的, 啧,这小子不缺钱还到处收保护费,是该收拾了, 她也算是为原身为被收保护费的小可怜们出口气了!

    唐心刚到这个世界便打了一架,作为制霸全场的那一方,嚣张地警告了地上几个少年,然后神清气爽地蹦蹦跳跳走了,给少年们留下一个神秘的背影。

    一个绿发少年揉揉眼睛,呐呐道:“这是见鬼了吗?”

    程弦瞪了他一眼,拿起手机打电话。

    大概十分钟后一辆黑色奔驰SUV接走了被揍得东倒西歪的四个少年。

    另一头背着书包,穿着宽大校服,将整个人衬得越发瘦弱娇小的女孩儿走到了公交站,回到了那个只有她一个人的家。

    这是一栋离着学校不过四站公交站距离的独栋两层半复式小别墅,阿姨做好了菜刚摆上桌,见门口有了动静。

    笑着说:“小姐回来了啊,去洗手吃饭了。”

    女孩儿沉默地点头,刘海下的眼睛双眼放光地看着桌上的三荤一素,比以往更快速度地放下书包,奔向洗手间。

    阿姨见惯不怪,主人家的女孩儿不会说话,性格单纯内向,是个惹人疼的孩子。

    唐心受原主影响,也尽量维持着原主的人设,洗完手乖巧地上桌吃饭,见此阿姨收拾完东西道:“慢点儿吃,晚上早点睡,明早见。”

    女孩儿嘴里咬着东西,慢吞吞点头,阿姨笑了笑走出去,轻轻关上门。

    原主幼年时曾受到惊吓醒来后变心理性失声了,从此以后说不出话来。

    唐妈唐爸离婚了各自生活,还在上学的小拖油瓶便被发配到了学校附近住着,给请了个阿姨负责三餐日常。

    这对爸妈各自都有公司要经营,每日忙得脚不沾地,很少会来看女儿,每月各自往女儿卡里打好几万的生活费,一个月通两三次电话,算是尽了父母的责任。

    “小唐心”失声后不曾得到父母细心的关爱,紧接着父母又离婚了,失声的症状再也没好过。

    现在她一个人住着,性格越来越胆小内向,“小唐心”长着一张好欺负的包子脸,又时常低着头不敢接触人群,学校的坏孩子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小哑巴”。

    沉默胆小不会说话的女孩儿一直与同学们格格不入,每天背着小书包来回,像是个隐形人活在自己的世界,老师们不管她,同学们也不跟她玩儿,即使有也是爱欺负调笑她。

    程弦那波人便是其中之一,唐心想起下午刚揍过的几个少年,觉得拳头又痒了起来。

    这伙少年谈不上好坏,学着电视里古惑仔的样子到处收保护费,即使不缺钱也爱呈威风,没事就喜欢欺负同学称霸校园。

    说坏也不至于,虽然两年如一日坑了“小唐心”不少钱,但也因着有他们在,程弦杀马特少年讲道义得很,小唐心规规矩矩地交着保护费,旁人碍于他们在,也不敢太过火欺负这个不会说话的小哑巴。

    “小唐心”战战兢兢地活着,每天在学校和小别墅里来回,永远背着个小书包孤独地低着头走路。

    这个封闭在自己世界的女孩儿唯一坚持的事就是跳舞。

    在八岁前,小唐心还没经历过家庭变故,也没遭受过波折,是个健健康康可爱幸福的小公主时就在学习芭蕾舞了。

    这个爱好和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每天放学后吃完饭,阿姨不在了,小唐心就到二楼的练舞室里练舞,周末的时候也会去舞蹈培训班里上课。

    唐心回忆起原主跳舞的样子,她从小跳舞很有天赋,但失声后性格变得内向,仅限于在家里一个人的时候跳得格外好,一旦在老师面前,在外人面前,她就低着头,连动作也不大连贯。

    芭蕾舞讲究的是优雅自信,从内向外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然而原主在外人面前跳得畏畏缩缩,磕磕绊绊的,导致老师家长对她失望不已。

    如若不是原主父母一直交着不菲的学费,老师大概也不乐意教导这么个榆木疙瘩。

    在外人面前,小唐心跳不好又不开窍,但非要学,但唐爸唐妈别的算不上好父母,就是钱多,小唐心才得以学到现在。

    第二天起来,唐心将这个世界的背景在心下过了一遍睡了个好觉,慢吞吞地刷牙洗脸,换上衣服。

    打开衣柜,衣柜里清一色全是粉色系的裙子,唐心额头滑下三根黑线,原主的衣服都是她爸妈的男助理安置的,可怕的直男审美,粉色,蝴蝶结,蕾丝……

    唐心从里面过滤了一遍,挑出一件简单点的款式,虽然仍是粉色连衣裙,但好歹款式能见人。

    长长的刘海一股脑地扎起来,扎成个蓬松自然的丸子头,配上那张精致的包子脸,愈加**可爱,唐心对着镜子歪头一笑,活脱脱一个天真可爱小萝莉。

    “净哥,又开始我征服星辰大海的步伐了,激不激动?”

    系统:“哦,激动。”

    系统提前进入老年期,唐心背着小包包里头装着芭蕾舞蹈服,叫了辆车前往舞蹈培训班,周末都是九点上课。

    舞蹈室里一个班十来个女孩儿,唐心走进来,众女孩儿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等到她走到专属于她的柜子里面前,才知道这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儿居然是以前低头不看人,学了好几年都不会跳舞的小哑巴!

    习惯使然,即使小哑巴好像不太一样了,也没人上前搭话,女孩儿们好奇地多看了几眼,很快老师便进来了。

    唐心站在最末尾的位置,安静地听着老师讲课,跟着众人比划动作。

    半个小时休息后,老师让女孩们一个个单独上前跳一遍,以往小唐心总是排在最后一个,也最害怕这个环节,唐心同样排在最尾巴,但她跃跃欲试。

    唐心自顾做着准备动作,余光偶尔停留在其他女孩儿的动作上,老师让练习的剧目是《睡美人》上半部分。

    十来岁的女孩们肢体柔软,又学习多年,很顺利地过关了,又有几个跳得出挑的赢得了老师的赞赏。

    轮到唐心的时候,女孩眨巴着眼睛,期待地看着她,老师嗓子一噎,轻咳了一声道:“……唐心,你来。”

    女孩儿羞涩地抿嘴一笑,站在中央,做了个漂亮标准的起手式,那一刹那,老师敏锐地发觉这个不说话沉默内向的小女孩儿和以往完全不一样了。

    旋转,跳跃,唐心许久没跳舞一时间嗨过头了,众人目瞪口呆被惊在当场也不曾出声提醒,于是她完整地跳完了一场舞,还优雅地做了个结束手势。

    大约安静了十秒钟时间,舞蹈室里由老师带头响起了响亮的掌声。

    老师欣慰又欣喜,朝唐心鼓励地笑笑,一连表扬了好几句。

    唐心感觉到身体在兴奋,以至于微微颤抖,这是原主小唐心曾经渴望得到的鼓励和肯定。

    等下课后,唐心在休息室换衣服,女孩们凑过来找她说话,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地问唐心怎么这么厉害,老师还没教下面的动作,她是怎么跳出来的?跳得那么熟练好看,一看就知道练过很久了,一点都不像刚学的。

    而且唐心以前跳舞磕绊惯了,没一次能完整跳下来,实在太出乎这群同班女孩们的意料了。

    唐心不紧不慢地换好衣服,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一串字,脸上还带着刚跳完舞后微微地红晕,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歪头眨眼的样子差点将她们萌哭。

    她抬头将手机屏幕移过去。

    简单解释了以前原主之所以跳不好的原因是心理因素,说自己去看了心理医生,正在克服这个问题。

    最边上自来熟地挽着唐心胳膊的圆脸女孩儿哇的一声惊呼道:“你学这么久了,唐心你好棒啊,怪不得跳得这么好,我妈妈也说跳舞要自信大胆,你跳得这么好,以后也要像今天这样,大胆一点,不要害怕。”

    善良活泼的小女生们自动脑补了许多,善意地安慰鼓励她。

    女孩们立即相信了,她们看得出来,唐心跳得比谁都好,如果以前是因为不敢跳的缘故,也说得过去。

    仔细想想,以前唐心动作也挺标准的,就是胆小了点,总是磕磕绊绊的还低着头不敢看人,因此跳得没有一点美感。

    有了这么一出,唐心出舞蹈室的时候,女孩们的友谊也来得很快,簇拥着她出去。

    唐心在实力上毋庸置疑,都是学舞蹈的,有没有功底跳得好不好都是一眼能看出来的,这份实力让她们折服,一个既让自己怜惜又佩服的同学,很容易就收获了女孩们的友谊。

    原主以前胆小即使别人主动找她说话,也不敢回应,久而久之就孤身一人。

    唐心外表稍稍改变了下,但表现出来的性格还是以前那样胆小羞涩,只是跳舞的时候变得大胆自信,很容易被外人脑补成因为对芭蕾舞的热爱,所以才会跳舞和平时差距甚大。

    接下来一段时间,舞蹈室的老师对唐心很是关注,偶尔下课的时候也会给她开小灶指导一些动作。

    唐心在原来的世界就学过芭蕾舞,她动作和经验也许没有原主深,但她跳舞的时候格外自信有灵气,配合上这个身体对芭蕾舞的热爱与娴熟,在跳过几次后,越来越让老师惊艳。

    教导她们跳舞的有三个老师,其中一个是主要负责人,姓佘,是一位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女老师。

    课后,老师又一次将唐心留了下来,犹豫了一下道:“唐心,我这里有个芭蕾舞比赛推荐名额……”

    唐心是近段时间才疯狂进步的,虽说照老师看,跳得比一些出名的芭蕾舞演员还要有灵气,但佘老师担心如果她万一又犯了跟以前一样,在人多的地方跳,会紧张磕磕巴巴挑不出来,到时候不仅仅是这个学生丢人了,整个培训学校也跟着没面子,连她这个老师也要吃挂落的。

    她犹豫了下,看着女孩清亮漂亮的眼睛,咬牙道:“暑假省里举办的“天鹅魂”芭蕾舞大赛,我想推荐你去参加,唐心,你觉得怎么样?”

    唐心咬唇,她原本打算暑假去碰碰运气,找大佬完成任务的。

    “在哪里举办?”

    “省会C市。”

    最终唐心还是答应了下来,身体蠢蠢欲动的感觉又冒了出来,那种期待又紧张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心头一软。

    反正现在还早,唐心安慰自己,等参加完比赛再去不迟,大佬大本营在京市,坐飞机也就几个小时。

    她现在还是个没人管但特别有钱的小富婆,头等舱想坐就坐。

    自从答应了老师参加比赛,一放假后,佘老师并另外几个老师对着唐心和一同参与的另一个女孩进行集训。

    这种舞蹈比赛,如果学校里的学生获奖了,他们的学校也会获益匪浅,名声和生源自然就提起来,几个老师尽心尽力,唐心每天累成死狗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么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