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7章 大佬的小天天鹅

作者:云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尤履作为顶级的杰出青年之一, 自然说话算话。

    打从这一日起,中药一天两顿的喝, 他就一天两顿的报道, 但身为集团决策人平时忙得很,有时候是他生活助理送来的药,有时候是他自己来。

    还顺便承包了唐心的一天三餐,是尤履家的阿姨到点按时送来的。

    她本想拒绝的, 但男人不给她拒绝的机会,餐照常送,她不要就要倒掉, 唐心看着精心烹饪的美食,没忍心糟蹋粮食, 这是要遭天谴的。

    有着中药的调理和尤履家阿姨三餐不落的营养餐, 一段时日下来,唐心身体果然好了许多。

    先前这个身体虚得很, 原主只有一个临时阿姨照顾, 性格又胆小内向, 还在学校遭遇冷暴力,天天埋头走路,精神上的压抑和饮食上的不经心,自然身体好不到哪儿去。

    小小的个头,又瘦又弱,裹在宽大的校服里面,再配上长到遮眼的留言, 小姑娘又习惯性埋头,自然连同学都没记住她长什么样。

    等唐心即将结束在京市芭蕾舞大剧场集训的日子,个子已经窜高了三点五厘米,顺利勾着了一米六的门槛,可喜可贺。

    连着脸色也红润了许多,练舞的时候能坚持的高难度动作更多更久了,这给她跳舞带来了更大的改变,德馨老师甚至意识到身体素质对这些孩子们跳舞的帮助,也吩咐了食堂多炖汤给孩子们补补。

    平时的时候,只要那个长得高高的,英俊斯文的男人过来送药的时候,助教和同学们就忍不住打趣她,唐心红着脸解释说那是她哥哥。

    被耳尖的男人听见了,逮着女孩儿要她以后喊哥哥。

    就是可惜了他的女孩嗓子发不出声,否则听她一声软软的哥哥,尤履觉得自己可以保持一个月的好心情。

    私下里男人联系了在国外留学时结交的几个朋友,辗转找到了这方面的专家询问。

    “按照你的描述,病人嗓子是遭受了心理性惊吓后发不出声的,后来家长也没有细细关怀引导,导致病人没走出这个阴影,如今这么久过去,身体的潜意识已经认为自己发不出声,是个哑巴。”

    医生告诉男人,“要么细细引导,耐心关怀让她走出这个阴影,这个过程会很漫长,但比较温和。要么以毒攻毒再重现当时的场景一回,彻底解开女孩的心结,或许可以再发出声音来。”

    “第二种方法虽然有一定的几率得到快速有效的解决,但有可能会加重病人症状,一定要慎重考虑。”

    “全世界这样因为遭受惊吓而失声的病例很多,有的人终其一生走不出来,有的人在某一天突然莫名其妙就好了,这种非病理性的伤害本就是一种不稳定性的病症,我没办法跟你保证一定能治好。”

    这段时间小舅舅总是鬼鬼祟祟的,又忙得很,还没空管自己,程弦刚开始还放飞自我,乐得很,希望小舅舅再保持这样的状态。

    然而少年人的好奇心憋不住,一整个暑假舅舅都是这样的状态,程弦忍不住喊了两个最好的发小,准备去看看舅舅到底是干什么去了,是不是他们家要有小舅妈了,如果是,程弦坏笑着想,自己一定要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他外婆!

    尤履的车子很好认,他向来喜爱一样东西可以很久,即使坏掉也不会扔掉,而是妥善保管。连车也一样,圈子里的男人视车如命,车库一堆的车三两天不带重样的。

    只有尤履这个怪人,分明钱多到数不清,一辆老式劳斯莱斯愣是开了好几年没换过。

    从他加入集团工作第一天买的到现在,车子外观内里保养得跟新的一样,这辆全球限量款只有三辆的稀有型劳斯莱斯,内饰全部私人订制,收藏价值极高,程弦眼馋好久了,然而他舅舅这个死洁癖,没让人上过他的车子,就连亲人也不行。

    他一眼就认出了自家舅舅的车,他今天特意让发小开了一辆新车,保证舅舅认不出来的,然后指使发小将车子停在劳斯莱斯旁边,暗戳戳地藏在车子里面,一双眼睛犹如探照灯一样四处巡视,准备等待舅舅自投罗网。

    很快,年轻清隽的男人提着一个粉色行李箱,身旁还跟着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身影。

    女孩是侧面对着他的,看不清脸,程弦莫名觉得那道身影该死的熟悉,一颗心砰砰的跳,掌心里满是冷汗,有种不祥的预感。

    程弦瞪大了眼睛,扒在车窗上,将一张脸摊成饼子似的紧紧贴着。

    同行的两个小伙伴翻了白眼,“至于吗你,咱舅舅都二十几岁了,谈个女朋友不是正常得很,知道的是甥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抓奸呢!”

    蓝发少年听到抓奸这两个字,手抖了抖,眼睛眨也不眨地目视前方。

    在他眼里,高大的男人和娇小的女孩动作亲昵熟悉,男人明显心情放松而愉悦,对女孩宠溺又纵容,时不时捏捏她的脸蛋或摸摸她的脑袋揩油,换来女孩的怒目而视。

    动作神态自然而然,半点不见印象里不爱人碰的死洁癖龟毛样子。

    程弦莫名其妙觉得心里不得劲,想把舅舅的手拉开,想看清楚那个女孩是谁,以前外婆催着舅舅找对象,程弦都没啥感觉,这会儿难道不是第一时间把这个喜讯告诉外婆吗?

    蓝发少年紧张迷茫又困惑,扒在车窗里不动,也不理会发小的嘲笑。

    很快男人将行李箱丢到后备箱里,然后低头跟女孩说了句什么,女孩儿不知道是如何回应的,引来男人洒然一笑。

    清隽绅士的男人弯腰要为她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女孩比划了下,突然转身朝后跑去,那一瞬间眼睛都不眨的蓝发少年将女孩的正脸彻底看清了……

    他手指发凉,一股寒气从脚底窜上来,凉得他嘴里发苦,心脏发麻。

    发小推了他一下,“哟,你未来小舅妈还挺漂亮的啊,就是有点眼熟,啧,在哪里见过呢?难道是宴会见过的哪家千金小姐?”

    另一个发小也说:“我也觉得眼熟,就是看起来年龄小了点,没想到咱舅舅是这种口味啊,喜欢清纯可爱的小萝莉,嘿嘿,舅舅就是舅舅,跟我口味一样!”

    程弦气得嘴唇发抖,他凭着一股气,推开挤着他的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发下,啪的一声打开车门。

    还在劳斯莱斯车前的男人很敏锐,转过身来,斜斜倚靠在车身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车里跑来的少年。

    蓝发少年怒发冲冠,他认定了自家舅舅老牛吃嫩草,占自己小哑巴的便宜,那家伙是长期交保护费的,是护在他羽翼下的,怎么能被舅舅这个臭男人给染指了。

    一想到弱小可爱的小哑巴被有钱有势的舅舅逼迫的样子,少年漂亮的眼睛更是怒火高涨,像一头要跟人决斗的小牛犊。

    两个发小躲在车里,捂住嘴巴,惊呆了。

    等唐心将忘在宿舍里的暑假作业拿回来的时候,少年正被男人提着后颈,涨红了脸,一副动弹不得又不服气的样子。

    唐心瞪了瞪眼睛,跑上前来。关怀地看向少年,再看看男人,满脸疑惑。

    少年却闭嘴不说了,更没了刚刚那副理直气壮要找人算账的样子,羞耻得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地里才好。

    看出女孩的茫然不解,男人笑着安抚说:“乖,没事,这小子欠揍。”

    “还不滚回去?等回去再找你算账!”

    男人转而跟蓝发少年说话的样子和方才如沐春风完全相反,他手一松开,被压在他五指山下的蓝发破猴子蹭的一下窜了出去。

    对面那辆蓝色轿车,很快启动跑远了,那姿态像是背后有鬼在追,唐心没忍住被逗笑了。

    在学校时哪见过程弦的糗样,他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嚣张得不得了,这样子倒是可爱得很。

    暑假还有几天就结束了,舞团给他们放了两个月假期回去上学,等两个月后,距离巴黎芭蕾舞比赛还有三个月的时候,就要提前回京市集训。

    尤履这段时间和唐心混熟了,当仁不让地过来送她去机场登机,如果不是女孩坚持,财大气粗的尤总怕是要直接开直升飞机送女孩回去。

    唐心:……

    登机在即,唐心为了感谢大佬这段时间的照顾,特意送了一个小礼物给男人。

    白嫩的双手捧着可爱的巴掌大的布娃娃,女孩诚恳地看着他。

    穿着正装的年轻男人手指微僵,眼角不易察觉地抽动了下,然后郑重其事地收下了娃娃,将它揣在西装外套的口袋里。

    没整到男人,女孩兴致缺缺地撇了撇嘴,打了行字,“你要好好珍惜哦,这是我熬夜亲手做出来的礼物哦!”

    男人微微一笑,在女孩瞪大的眼睛下,微微俯身在她额头轻轻一吻,然后道:“这也是我的礼物,请原谅我真诚的告别礼节,小心心。”

    唐心:……

    呸!

    遐思

    嗯……两个月,久了点。

    S市分公司似乎最近业绩不行?

    ....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么哒~求下营养液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