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1章

作者:雪之羽时之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回到现实中, 现实中的时间处于凌晨,外面一片漆黑,但白言一点睡意也没有。

    在床上躺了大概半个小时,他的手机传来一声震动。

    白言打开手机看了下,屏幕上弹出一条短信,是叶伤雨发来的。

    短信上写了时间,以及到时候需要他做的一件事——在周一的中午十二点打开游戏。

    如今,第十一关的玩家只剩下他和叶伤雨两人。

    如果点击匹配, 不是单人模式的话, 两人必然会匹配到一起。

    白言能看出来,叶伤雨对杀死他这件事还不死心。

    估计等到下局,她肯定会对他动手,不过这正合他意, 因为他也是这样想的。

    ……

    时间转瞬过去了一周。

    叶伤雨喝着杯子里的咖啡,不时看向手机屏幕。

    此时,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十二点,距离中午午休还有半个小时。

    部里传来噼啪的键盘声, 同事们还在专心致志的工作,出于对网络安全事业的热爱, 没有人摸鱼开小差, 甚至自愿加班也是常有的事。

    通过在白言手机里安插的病毒,看到十二点钟, 白言点了匹配,叶伤雨敲开了部长办公室的门, 站在门口用清晰的嗓音道:“部长,我要自首,网上流传的两款App病毒,是我制作的。”

    “今天不是愚人节,我没有在开玩笑,证据在我家里就可以找到,我是真心想自首的。”

    在叶伤雨有意为之下,半个部门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大家都被这个消息震惊,没听清楚的,也很快从旁边的人那里得知了消息。

    一时间,整个部门的人都被这个消息惊住,除了忙的实在撒不开手的,其他人纷纷放弃了手中的代码,部里充满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叶组长不会来真的吧?如果是真的那就完蛋了,搞网络安全的,竟然是臭名昭著的黑客,名声还传到国外去了,这比监守自盗还过分。这要是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我们部门?”

    “叶组长一定是在开玩笑吧?她不是一向嫉恶如仇的吗,这怎么可能?”叶伤雨手下的一名组员不敢置信。

    “……唉,她说自首,那肯定是真的了。我记得她初中的时候就入侵过国安系统,有黑客的前科,因为这事差点被关进少管所,看在她是未成年人的份上,还是初犯,才免于起诉。

    她当初想要来部里工作,以她的档案应该是没资格的,是部长起了爱才之心,才给了她这个机会,没想到她竟然能做出这种事。”一名用脑过度,人到中年就秃头的男子摇头道:“果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部长当初就不应该留下她,出了这事,部长也要被牵连。”

    如他所说,部长的脸色果然很黑。

    他很了解叶伤雨,因此十分确定,叶伤雨不是在开玩笑。

    他深深地看了叶伤雨一眼,沉声道:“叶伤雨,我对你很失望。”

    “你还记得你当初进部里工作前,向我保证过什么吗?”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保证不会怀有侥幸心理,做任何违反国家法律的事……还有真正的厉害的人,不是肆意妄为,更不是通过损害国家利益彰显自己力量的罪犯。那些为国为民,无声奉献的工作者,才是人民的英雄,才会真正让人敬佩……”

    叶伤雨淡淡一笑:“部长,我那天说的话,我到现在还记得。”

    当初东窗事发,受到了警察同志的批评教育,她就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她很感激社会给她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为了弥补自己中二时期的错误,也想为国家做点什么,做一个真正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她毕业后留在了网络安全部工作,也很感激部长能容忍她的黑历史,给她回报社会的机会。

    叶伤雨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很让部长失望。

    但她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也只能这样做。

    她想过通过许愿让App消失,但是App的存在本身就对人类充满了恶意,许一个让其本身消失的愿望,又怎么会实现呢?

    所以,她能做到的只有在现实中散播网络病毒。

    其实,她也明白,即便把病毒App传染到全世界,也阻止不了App扩张的脚步。

    更何况,她的病毒App维持不了多长时间,早晚有一天会被同行破解。

    她不知晓App的来源,但她无比清楚App的恐怖之处,它是最可怕的病毒,已经毁灭了无数世界,将它们变成了人类死绝的鬼蜮。

    一个人的力量是弱小的,对抗这种恐怖的力量,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能做到的,只有举国之力,甚至整个文明一起竭尽全力,才有可能抵挡它的侵蚀。

    大难之前,人类就像落水的蚂蚁,只有抱成团,淹死最外面的一层,种族才能延续下去。

    可是,她无法用任何方式说出有关App的信息,而且没有充足的证据,就算她说了,也会被当做妄想症,不会引起足够的重视。

    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引起轰动。

    只有造成的损失足够大、她的死法足够诡异、才会得到国家的重视。

    最后,叶伤雨开口道:“部长,能等我一分钟吗?”

    部长无视了叶伤雨的话,他已经对叶伤雨彻底失望。

    他直接叫了警卫,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损失的犯罪行为,什么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他已经不想听叶伤雨的任何辩解。

    “把她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都收缴了,别让她碰计算机,手机也不行!”

    叶伤雨静静地站着不动,看起来十分配合。

    不过,她的指尖碰到了藏在口袋里的手机,在指尖触及屏幕的一刹那,她成功匹配进入了游戏。

    此时,警卫们已经制伏了叶伤雨,收缴了她拿在手上,还有藏在口袋里的两部手机。

    叶伤雨握在手里的手机,上面正在监视一个拿着手机的青年,青年低着头,似乎在玩手机。

    让他们疑惑不解的是,藏在叶伤雨口袋里的手机,是一个打开的游戏页面。

    他们退出手机,发现屏幕上空空荡荡,除了系统自带的App,只有一款国产小众的恐怖逃生游戏,叫十二道门,正是刚才屏幕上显示的那款。

    而且,叶伤雨口袋里有许多零零碎碎的剪报,都是关于玩手机猝死的新闻,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

    【匹配成功】

    【玩家人数:2人】

    【游戏难度:地狱】

    【关卡描述:本轮游戏为‘红线’,玩家手里有一支红色粉笔,使用红色粉笔在制定区域画一道门,视为游戏胜利。】

    【背景导入:……】

    【游戏规则:……】

    和以往的认真不同,白言随意扫了一眼屏幕,就关掉手机,懒得知道后面写了什么内容。

    不过,他只扫了一眼,也大概知道App想让玩家做什么。

    App想让玩家在一个封闭的避难所上面画一道门。

    白言瞥了眼周围的环境,陌生的街道上驶过一辆公交,一个女孩哭着拍打玻璃,她被困在奔驰的公交车里,身边围满了厉鬼。

    不过白言瞳孔红了一瞬,就不由心里呵呵,因为哭泣的女孩也是鬼,整辆车里就没有一个活人。

    载满了厉鬼的公交车呼啸而过,两旁的商店里挂满了土黄色的人皮大衣,店里十分清冷。偶有动静的几家店里充满了鬼气,显然活人一踏进去,不被‘扒层皮’就别想从店里出来。

    这个世界都变成这幅德性,App还不放过剩下的幸存者,当真是不搞死所有人类不罢休。

    白言心里闪过这个念头,眼睛突然渗出血泪,他敏捷地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叶伤雨的攻击。

    休息了一个星期,恢复了鬼能力的叶伤雨上来就干,一进游戏就打算跟他同归于尽。

    白言开启能力招架了一瞬,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他在App里可是个良民,比起上了App黑名单的叶伤雨,他享受的可是正常的游戏待遇。只要拖下去,不用他动手,App就会制造机会弄死叶伤雨。

    因此,他朝一栋大楼跑去,很快跑进了大楼,通过楼梯爬到了大楼顶层。

    大概是和叶伤雨同一场游戏的缘故,白言爬楼爬的相当顺利,一路上都没遇到鬼,轻松跑到了顶层。

    白言站在大楼边缘,感受了下顶层的风,爬到二十三层他出了一身薄汗,被风一吹感觉十分清爽。

    他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叶伤雨才姗姗来迟。

    和他轻松潇洒的样子不同,叶伤雨手心手背沾了不少血,衬衫大片被血液打湿,染成了刺目的红色,看来是经过了一场恶战。

    看到白言毫发无损,叶伤雨站在门边,没有轻易过去,似乎是在对比两人的实力。

    见叶伤雨满脸警惕,蓄势待发的样子,白言往前面走了两步,举起双手以示友善,非常诚恳地道:“叶伤雨,你别这样看我。我知道我以前的作风不太好,让你对我有偏见,但我也有良心,我也是个人,我知道通关游戏会有什么后果,已经决定和你一样,在这关留在游戏里了。到了人生的最后,我们就别互相残杀了吧?”

    “好,我不杀你,那你回到刚才的位置。”叶伤雨不吃他这套,她倚着门冷淡地道:“一会我也过去,我数三声,我们一起从楼上跳下去,谁也别反悔。”

    “行,就按你说的办。”

    白言答应的意外爽快,叶伤雨倚门休息了一下,缓步朝大楼边缘走去。

    在距白言只有几步之遥的位置时,叶伤雨突然俯冲过来,指尖流出黑色的血,想要把白言推下高楼。

    白言早有防备,而且他心里和叶伤雨想的一样,压根就没打算履约。

    所以,他也提早开启了能力,和叶伤雨缠斗起来,下手和她一样狠毒,而且专门喜欢往她脸上招呼。

    很快,两人的身上都浸满了血,狼狈的不成样子。

    叶伤雨掌握能力的时间比白言早,虽然在上楼的时候消耗了挺多,但也和他势均力敌,让白言不敢放松大意。

    最后,还是App帮了白言一把。

    在叶伤雨背朝高楼的时候,她身后飘过了一只狰狞的气球,人面气球勾住了她的喉咙,把她一把扯下了楼。叶伤雨只来得及用手扒住高楼边缘,整个人命悬一线。

    叶伤雨死死扒着墙檐,她的指节青紫,身体贴着楼壁抖动着,被风一吹,更加摇摇欲坠。

    叶伤雨随时有可能坠落在地,但她仍然很不安分。她的左手微微颤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白言,似乎想奋力一搏,临死前把他一起扯下去。

    白言一直提防着这招,自然不会让她得逞。

    白言耐心地等了一会儿,等叶伤雨渐渐力竭,有坚持不住的架势,他才笑吟吟地掏出小刀,走到大楼边缘,用刀刃慢慢在叶伤雨手上割。

    “哧——”

    刀刃在皮肉上发出“哧啦”的切割声,叶伤雨瞳孔睁的很大,她的喉咙被气球缠住,不能发出声音,但她的口一张一合,白言从唇语读出,叶伤雨一直在重复“和我一起下去”,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看到叶伤雨不甘的眼神,白言笑得更开心了。

    他削掉叶伤雨的一根手指,一刀把手指扔下楼。

    白言欣赏着叶伤雨痛苦的表情,一边割,一边真情实感地道:“放心走好,我会连你的份一起活下去的。我会活到最后一关,好好的活到最后。等通关的时候,我会把我的朋友复活,是人是鬼我都不在意,只要他能跟我一起回到现实,我就心满意足。”

    听到白言对未来的畅想,叶伤雨脸上的表情更扭曲了。

    在只剩三个指头的时候,叶伤雨的手指终于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她光秃秃的手掌一松,从二十三楼直直坠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目送叶伤雨摔得四分五裂,白言坐在叶伤雨跌下去的那个地方,轻轻吐了口气。

    杀人诛心,死前恶心了叶伤雨一把,他觉得格外舒坦。

    感觉分外的爽。

    不过,他也没开心多久,一种恶心透顶的反胃感席卷而来,让他从坑了叶伤雨得到的快。感烟消云散。

    白言低头往下看,从二十三楼边缘看到的风景让人头晕目眩,有种一不小心就会坠落下去的危险感。

    然而,最危险的不是这个,因为他看到二十三楼底下,摔成数块的女尸正在往中央的血泊处慢慢聚拢。

    四分五裂的尸块仿佛长了腿,它们朝血泊爬去,渐渐拼凑成一具完整的女尸。

    女鬼似乎还记恨着他刚才的所作所为,拖着聚合的尸体走进了大楼。

    白言眨了眨眼,觉得女鬼一定怀恨在心,是来找他来报复的。现在下楼,应该还来得及。

    可是,他坐在楼顶边缘,看着逐渐被云层吞没的落日,一动也没有动。

    现实变成鬼蜮,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影响,反而是一件让他感到愉快的事。

    然而让他恶心的是,他明白这点,但还是选择坐在这里,像是跟那些东西妥协了一样。

    他输了。

    他彻底败给他们了。

    烦人的母亲,喋喋不休的老师,还有多管闲事的王泽……

    他们总是重复一些有病的话,他从来不放在心上。但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自己被洗脑了,他们的每一句话都令他作呕,但该死的是,听了这么多遍,假话也会被说成真话,他的大脑反射性的告诉他,他们是正确的。

    他永远是错误的。

    他从不觉得自己的性格有错,但他愿意承认,他们是代表正确的人。

    “……本来我能有一个幸福的人生,还能收获一个有趣的世界,我恨你们。”

    他努力回想叶伤雨临死前的表情,期望这能给他带来快乐,驱散挥之不去的反胃,然而,这还不如回忆王泽的葬礼有用。

    白言干呕了一会,觉得死前这种让他身心不适的恶心感是止不住了。

    他放弃了抵抗,甚至对能让他从这种状态中解脱的死亡有些期待。

    白言看了一会儿落日,等了半天,终于听到有什么东西爬上了楼。

    它推开门,一步步地朝大楼边缘走来。

    女尸站在了他的身后。

    白言静静地坐着,没有回头。

    他最后看了一眼落日,单手覆住流出血泪的眼睛,缓缓闭上了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