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定制番外:小白龙与唐方(4)

作者:风行水云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爬书网 www.xywxs.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全本小说网 www.xywxs.com,最快更新宁小闲御神录最新章节!

    那个久违了的噩梦又找上唐方。

    冲天的火光里,妖怪把阿爹按倒在地,一把揪掉了脑袋,然后大口撕扯。

    血流满地。

    他躲在一边不小心哽咽出声,于是那妖怪蓦地瞪过来,猩红的目光探照灯一般罩在他身上……

    唐方醒了,四周漆黑一片。他连喘了两口粗气,而后才觉出不对。

    他早就用调息代替了睡眠,所以也很久没做梦了。入夜之后他照旧上床打坐,怎么可能重温噩梦?

    有个声音就趴在他耳边低声笑道:“做噩梦了?”

    这是个女声,很陌生。

    唐方忽然觉出不妙:他努力眨眼,前方却依旧是黑蒙蒙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他的视力一向很好,百丈外的苍蝇翅膀都能看清。这会儿虽然是夜里,可是天上有星光,怎会黑成这样?

    他动了动,发现手脚被分开缚住,呈大字形。一阵夜风吹过,于是他发现——

    自己一丝不挂。

    调息打坐自然不需要脱衣,所以是边上这女子将他剥了个干净?

    有个绵软温热的身子靠上来,他浑身肌肉一下绷紧,沉声道:“你是谁,想要什么!”他生性沉稳,很快就冷静下来,试图与对方谈条件。

    “你啊。”这女子轻笑,微凉的指尖顺着他坚实的胸膛往下抚,带出一溜儿奇怪的酥麻,“小郎君,良宵苦短,正该多做少说。”

    他戛声道:“我眼睛怎么了?”

    “别怕。”那双桃花眼瞪圆了,却因为不能视物而空洞得令人心疼。她越看越是喜欢,低头去亲他眼睛,一边安慰他,“我暂时剥夺了你的视感。你让我舒服了,我就让你恢复,如何呀?”

    “这里是中京!”他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不少女子望他的眼神甚至是垂涎的。可他没料到,居然有人敢在中京对他下手!撼天神君的大婚刚过去一天,还是满城戒严的状态,这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怕死吗?“你敢对我行此淫¥!贱之事,就不怕……唔……”

    却是她趁他开口之际咬住了他的唇,香舌卷进来,肆无忌惮。他用力闭紧牙关,想咬¥~她一个满嘴是血,哪知她灵蛇一般缩回去,又去咬他的喉结:“淘气。”

    其实她本来没打算亲嘴儿的。可是他的唇温润丰泽,是极适合接吻的尺寸,看起来很像娘娘送给她的果冻,她忍不住就咬了。

    嗯,没后悔,很喜欢。

    她的唇、她的手,在他身上掀起了惊涛骇浪。唐方此前不通情¥~欲,却本能地知道不妙,当下将师门心法口诀反复默诵,苦苦对抗身体深处冒出来的奇怪火焰。

    他一方面痛恨这无耻至极的妖女对他所做的事,一方面却又有一种强烈又古怪的渴望要破体而出。

    这是本能。他刻骨修行十余年,在这种本能却陌生的诱¥~惑面前却没有招架之力。他对身上这女人大骂出声,她只当作了耳边风,还咬着他的耳朵道:“连个脏字都不带,你这样骂人怎么能过瘾?”

    当一点湿濡顺着他的人鱼线往下勾勒,他再也克制不住这种欲¥~望,大骇道:“不,不要!”

    看他将往日的冷静与平和都抛到九霄云外,她咯咯笑出声来,难掩快意。身下这少年紧绷得像要跳起来伤人的豹子,每一寸肤肌都蕴藏着惊人的爆发力。冠玉般的面庞因为愤怒而染上薄晕,竟是绝美。

    他将嘴唇都咬出了血,那隐忍的神情,反而令她更想将他狠狠驯服。

    大势已去,在劫难逃了。唐方听到她的惊笑:“哟,本钱这么雄厚,不用岂非可惜。”

    他用力朝她瞪去,哪怕什么也看不见:“哪怕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揪出来,此恨至死方休!”

    “行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她不理会他的咬牙切齿,笑眯眯地撑住他的胸膛,坐了下去,“你先让我快活一把再说……咝……”

    ……

    窗外百灵鸟的歌声,缭绕悠扬。有人在轻轻敲门:

    “师兄,你醒了么?”

    唐方睁眼,蓦然坐起,见到一室阳光明媚。

    触目所及每一物件都很熟悉,这是他睡了几天的客房。他一低头,衣服被压皱了,但都好好儿穿着,身上似乎也没有什么不适,只有些儿乏力,丹田中灵力运转正常。

    那一夜荒唐,莫不只是个匪夷所思的梦?他倒是听师兄弟说过少年男子那些乱七八糟的梦境,这回轮到自己了?

    门上又传来剥啄声:“师兄,南姑娘来了。”

    “请她稍候,我随后就来。”唐方声音嘶哑,在自己脸上捋了一把。

    这梦也忒真实了些,他分明记得那种销¥~魂入骨的感觉。

    唐方正打算换过一套衣裳出门,目光不经意从桌上扫过,顿时凝住。

    那里,躺着一只小小的红色锦囊。

    他手忽然抖了,抓起锦囊倒转,里面就滚出来一枚比指头还大的宝珠,色泽纯白,上面却有几道粉红,看起来价格和卖相一样不菲。

    唐方呆住,想起昨晚那凄艳时刻,女子附在他耳边的调笑:“你果然是个雏儿。姐姐也不能白占你便宜,回头包个大红包给你好不?”

    原来,都是真的。

    他抓起明珠摔在墙角,脸色先是发白,而后胀红。

    ¥¥¥¥¥

    点绛楼的掌柜认出来了,唐方手里的明珠是比珍珠还要贵重万倍的鲛人泪,并且因为鲛人伤心泣血,就沾染上桃花的颜色,乃是鲛珠中的极品。

    出手这么大方,就说明不是籍籍无名的女修;令他暂时性失明,是为了怕他认出她来?唐方过去十余年间都在牧云府的驻地清源山中苦修,太平无事,麻烦肯定不是从那里带来的。这回进中京,见过他又向他示好的女子不在少数,可是敢来霸王¥~硬上弓的大概只有……

    该死!此事他又不能上报宗门,说出去只会令自己颜面尽失。唐方紧紧握拳,忍住上门对质的冲动。理智告诉他,对方位高权重,现在他还不宜打草惊蛇,最好暗中收集证据。爬书网手机用户请浏览 wap.xywxs.com 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