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9章 039

作者:依存体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行止一直追着那大摩托,到了苏妙家的楼下。

    别看夜色已经很深了,走的又是小道,四处黑灯瞎火的,但是那摩托还走的挺快,一不留意就容易追丢,他还不得不打起精神盯着。

    皱着个眉头,苏行止心里就更不爽了,怎么两个小姑娘家,性子都这么虎呢?一个是敢骑,一个是真敢坐。

    也别说,岑肆的技术还真挺好,拐弯什么的那叫一个利索,就差给来个平地漂移了。

    摩托车这东西,和机动车是共用一个车道的,一开始开在马路上的时候,周围都是汽车,独她一个摩托夹在中间,让人看着都觉得心惊。

    苏行止觉得,是时候要阻止一下了,当下就打算超车过去,结果呢?人家前头一个加速,灵巧的穿梭在车流中,差点儿就把他给甩没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但真的是很气人。

    一直到摩托的轰鸣终于停止,苏行止才靠边把车子缓缓停下,开了车门大步下车。

    前头,岑肆和苏妙说笑了几句,都摘了头盔,听见后头的脚步声,两个姑娘回头看了一眼,又若无其事的转回去,拉着手亲亲密密上楼了。

    “…”

    苏行止无语了几秒,单手插在裤袋里,眉头更皱了,这是早就看见他的车子了吧?不然也不会没有半点儿惊讶。

    当下跟着两人上去,进了苏妙家之后,他也没有说话,直接坐在沙发上等着。

    岑肆和苏妙嘀嘀咕咕又说了一阵子,俩姑娘就一起钻到卧室里去了。

    看着这屋子还是这么乱,岑肆就又有些手痒:“妙妙,你这不收拾可不行,总待在这样的房间里,心情也不会好吧?”

    估计是因为刚刚有过一起骑摩托的经历,两个人的关系就又好了很多,相互之间都不叫全名了,开始称呼小名。

    岑肆其实并不是那种容易交朋友的人,经历的事情多了,她对人就总保留着一丝的警惕,不会随便同人交心。

    和苏妙却又是不同的,一则这姑娘豪爽大方,和她的性子很像,更多的则是因为,她是苏行止的亲妹妹,不知不觉就会让岑肆觉得亲近,就像是亲人似的。

    这会儿打量着苏妙的衣帽间,岑肆就给她提建议道:“你要不要买几个收纳的工具?叠衣板,收纳架,这些虽说是小东西,但用起来却很方便。”

    “那是啥?”苏妙拿出手机来搜索了一下,一会儿就下单了一大堆,拍拍手说道:“这下好了,过几天邮过来的时候,我叫上你一起开箱吧?顺便教给我用法。”

    “好啊。”岑肆就点点头,接着说:“还有啊,光有工具也是没用的,还得人勤快,放衣服的时候就要好好叠起来,随用随收拾,不要等到最后积攒到一起。”

    “可是我做不到啊。”苏妙就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我一看到这些就烦,实在是没有头绪,之前还会一个月雇人过来整理一次房间,但是后来老丢东西,我就放弃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不擅长整理收纳,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岑肆就叹了一口气:“算了,等我以后有时间,再慢慢教你吧。”

    苏妙本身就喝了点儿酒,又加上时间挺晚了,她就有些累了,两个人又说了几句,她直接洗漱了回卧室睡觉去了。

    岑肆这才一个人回到客厅,苏行止仍旧在沙发上坐着,一双长腿随意的叠着,就那么盯着她看。

    “妙妙睡了,咱们走吧?”岑肆只当没看见这男人的神情,走过去直接说道。

    妙妙?叫得倒是个亲近。

    苏行止坐在那儿并没有起来,身子向后靠了靠,挺随意的招了下手。

    虽然并不怎么乐意,岑肆还是走过去了:“干什么啊?”

    下一秒,身子一坠,被人直接拉着胳膊拽进了怀里,腰也被一只大手给箍住了,动都动不了。

    “有驾照吗?你就开摩托。”苏行止的语气挺严肃的,另一只大手给她把鬓边的短发掖在耳后。

    “有啊。”岑肆挣了两下没起来,就乖乖的窝在那儿不动了。

    男人并不怎么相信的样子,又把她的包取过来,亲自查看了才罢休。

    “跟我妹又是怎么回事儿?”他就接着问。

    “就…聊着聊着很投缘呗,而且以后还会有很多相处的机会,提前搞好关系,不也很好吗?”岑肆晃悠了一下脚丫,慢吞吞说道。

    “什么相处机会,认准她是你小姑子了?”苏行止的神情这才缓和了些,手指轻轻在她耳廓上划过。

    果然,那里就迅速红了起来。

    胳膊肘使劲儿往后捣了一下,趁着男人分神的时候,岑肆就一下子站了起来,也不看他,自己先跑到门口去了。

    她低头穿鞋子的功夫,苏行止也走了过来,半蹲下给她把皮靴后头的拉链提上去,这才站起身来:“今天怎么了?像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着。”

    从刚刚他就发现了,这女人对他一只爱答不理的,打了多少个电话都不接。

    刚刚他开车跟在后头,以岑肆的观察力,她一定早就知道了,结果愣是没停下,还故意加速甩开他。

    种种表现看起来,都是在闹别扭,只是,他最近也没做过什么得罪她的事儿啊。

    苏行止有些困惑,索性就把人揽过来问个究竟。

    岑肆懒洋洋的歪在他身上,向上瞪了他一眼,过了半晌才闷闷的说道:“青梅竹马进房间投怀送抱,在学校的时候每天都被女生表白,你可真够受欢迎的啊。”

    苏行止无语了一会儿,这才问道:“是妙妙跟你说的?”

    回身看了眼苏妙的卧室房门,他就打算走过去。

    岑肆的表情就更不对了,在后头幽幽说道:“怎么?你还想找她算账去?”

    “我看看这丫头睡没睡。”苏行止无奈的转头看了她一眼,这才打开门探身进去,过一会儿重新关好:“睡了,我给她把被子盖好了,咱们走吧。”

    拉着她一起出门,一直到坐上车子,岑肆还有些不高兴,不解释就是掩饰,从他的反应就能看出来,这男人以前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虽说过去的事情没必要再提,但她心里还是有些酸,虽然没到发脾气的地步,只是不怎么想搭理人。

    反观旁边的苏行止,他的表情就比一开始好多了,甚至心情还很不错的样子,把车子平稳的开了出去。

    到了中途,还是岑肆先憋不住了,试探了一句:“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没有啊。”男人打了下方向盘,从前头的路口转弯,直接往她住处开去。

    岑肆就又不说话了,自己一个人望着窗外,虽然这种行为有些幼稚,但她还是忍不住。

    一直到了小区楼下,苏行止才把车停下,探身过来替她把安全带解了,大手在她脸上掐了一下:“吃醋了,肆肆?”

    岑肆把脸偏了一下,没理他。

    这男人心情果然很愉悦,竟然还低低笑了一下:“你吃醋挺可爱的,不错。”

    这是夸人的话吗?什么叫吃醋挺可爱?

    岑肆如果是一只猫,现在估计都快炸毛了,抿了下嘴巴,她坐在那儿不动也不说话,用行动表示抗议。

    侧头欣赏了一下这小女人生闷气的样子,苏行止才探身轻轻吻了下她的侧脸,把她的小手拉在掌心里攥着:“你不也知道吗?我一直都很讨厌和人接触,除了你之外。”

    这句话,他就是在她耳边说的,声线低沉而富有磁性,岑肆听了之后,态度莫名就缓和了下来。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这场别扭闹的莫名其妙,但就是控制不住,这会儿也才反应过来,自己要的,从来都不是他的解释,只是要他哄哄罢了。

    这也太娇气了吧?恋爱之中,人的心境原来是这样啊。

    她自己都觉得惊奇了,当下耳朵又红了红,乖乖扭头,任由着男人亲了她一会儿,两个人腻腻乎乎的,半天都没从车上下来。

    过一会儿,当苏行止终于把她放开了,岑肆才想起正事儿来:“你想过没有,苏妙为什么对你态度总是不好?她一直都对你有误会。”

    “我知道。”苏行止靠回座椅上,点点头说道。”

    “那你就不准备解释一下吗?”岑肆忍不住又问。

    “怎么解释,我以前的事情,不太想让她们知道,平白的多了担心。”苏行止就淡淡说道。

    岑肆知道,他话语中的‘她们’指的是他的妈妈和妹妹苏妙,他父母早年离异,苏妙是跟着母亲一起生活的。

    关于苏行止的家庭,岑肆也就知道这一点,其余的都需要往后慢慢了解,这种家事,她本来是不喜欢多嘴的。

    但此时还是多劝了一句:“苏妙小时候很黏你,对你这个哥哥也有很深的感情,所以才会跟你闹别扭,她不是生气,只是害怕你不在乎她,你只要把这一点传达到就好。”

    苏行止想了一下,这才说道:“好,我找时间跟她谈谈吧,自从回国之后,工作一直都太忙,这丫头也一直躲着我,想来也是我怠慢了她。”

    这么说完,岑肆才下车回家。

    …

    关于蒋玲玲的事情,其实岑肆心中一直都还存着疑虑,虽然已经把她和孙强送进了看守所,诉讼的进展也还不错,但是蒋玲玲父母那块儿,始终还是个问题。

    虽然岑肆称乎他们为‘舅舅舅妈’,但是从心底里,她是不想见到这两个人的,打心眼儿里厌恶。

    从一开始,他们收养了岑肆,也只是为了图谋家产,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性和亲情。

    能够这样平安的长大,也只是岑肆的生存能力比较强罢了。

    但蒋玲玲毕竟是不同的,虽然小时候也没少被骂,但她是这两人的亲生女儿,她出事儿这么久了,不可能不被注意到。

    那之后的事情呢?反正不管过程怎么样,最后肯定还要牵扯到她这里,一家人怒气冲冲找过来闹事儿。

    对这一套流程差不多已经熟悉了,岑肆特意留了心,偏巧这天黄芷就打了电话过来。

    岑肆住的这套房子,本身就是黄芷认识的一个学姐跟房东租住的,因为没到期,又着急回老家的缘故,这才低价转租给了她。

    结果黄芷就在电话里很惊奇的问道:“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岑肆,有人找到房东,在打听你的下落。”

    “什么?”岑肆有些没听明白。

    “是这样的,你前段时间不是出差吗?”黄芷就解释道:“家里面没有人,就是那几天,听说有人在门口疯狂敲门,嘴里还破口大骂,惊动了周围邻居不说,最后把房东都给喊来了,是好几个中年男女,说是你的亲戚,一直逼问房东,问你到底在哪里,还要开了房门进去查看,最后报警才离开。”

    “那怎么没有人跟我说起?”岑肆奇怪道。

    “人家房东两口子着急出去旅游,没等到你回来,就打电话通知我那个学姐了,学姐又打电话跟我说,经过了这么多周折,消息传到你耳朵里就晚了。”

    听黄芷这么说,岑肆也就明白了,当下说道:“那几个中年人里面,应该是有我的舅舅舅妈吧?这两个人很歹毒,我跟他们关系不好。”

    “是这样啊,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黄芷没多问,只是焦急叮嘱道:“这都好些天了,我估计这些人是知道你不在,所以打算过些天再来,反正你注意吧,那房子也不要住了。”

    “我知道。”岑肆有些感激,能有这么一个好朋友,对她来说是无比幸运的。

    “那你来我这里住吧,反正就我一个人,怪孤单的。”黄芷又说。

    岑肆想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太远了,我早上上班不方便,就不麻烦你了。”

    “行,那你一定要出去找旅馆啊,要不趁早把这房子退了。”黄芷又说了好一会儿,才把电话挂了。

    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岑肆按了下眉心,有些心事重重。

    虽然早知道这些人要找过来,她也没料到,竟然会这么快,如今这房子离公司很近,地理位置又好,让她就这么搬走,她还真有些不舍得。

    看了眼自己那一大堆的行李,她还是决定等等再说。

    原本都准备睡了,苏行止的电话忽然打了过来,手机那头传来轻微的敲打键盘的响声,他的嗓音有一些慵懒:“干什么呢。”

    岑肆靠在床头,不自觉打了个哈欠:“都准备睡了。”

    “我就是打过来问问,觉得你那边可能有什么事情。”键盘声停止,紧接着就是椅子轻微摩擦地面的声音,他应该是站起身来了。

    岑肆都有点儿佩服这人的第六感了,当下还是把事情跟他说了:“我刚刚接到黄芷的电话,她说,咱们之前出差的那次,我舅舅舅妈可能来家里找过我,只不过扑空了。”

    “那个房子不能再住,有危险。”果不其然,那头的苏行止就立刻严肃了起来。

    “哦,我知道,我考虑要不要退掉,然后再找一个。”岑肆就说道。

    男人沉默了两秒,语气低沉了些:“来我这里住。”

    “啊?”岑肆就犹豫起来,说实话还是有一些顾虑,之前她口无遮拦说错了话,把这男人激成了那样。

    还意味深长的说出’来日方长‘这种话,她这会儿一住进去,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万一他那啥能力真比较强,她不得被折腾死…

    “记得上次去超市,咱们一起买的那些盆栽菜吗?”苏行止忽然又问。

    “记得啊,你不是养着呢么。”岑肆还不知道,这人忽然提起这个作什么。

    又听男人冷静的说道:“你要是不搬过来,我就不给菜浇水。”

    这是什么清新脱俗的同居理由啊?岑肆又一次被这男人清奇的脑回路所折服,但是仔细一想的话,她还真有些舍不得。

    那几盆小白菜,油麦菜,小油菜,都是她仔仔细细挑选的呢,每盆都绿油油的,叶子特肥,看起来生机旺盛。

    要是真被枯死了怎么办,下次涮火锅吃什么?

    这么想着,她就试探着说道:“那我搬过去,自己浇?”

    说完之后,自己都有些无语,她竟然让几盆子菜就给威胁过去了?未免太惨了点儿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