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剧终

作者:四张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爬书网 www.xywxs.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张青身上的愤怒不断的增加。

    九头蛇内心变得越来越兴奋。

    “再愤怒一些,这样子还不够。”

    九头蛇将手表抬起来,“还剩下三十秒,如果你不出手的话,恐怕来不及了。”

    陆森没有出手。

    他还在克制着。

    然而,他内心很清楚,这一份愤怒,怕是要无法再撑得住了。

    “我的力量正在等着,只要你同意的话,那么我的力量随时都可以拿去。”

    “闭嘴!闭嘴!闭嘴!”

    陆森捂着耳朵,就像疯子一样怒吼着。

    “张青,不用拒绝我的力量,在这个时候,你已经没得选择了。如果你不用我的力量,还有三十秒,你的女人就死去。”

    “你给我闭嘴!”

    陆森猛得捶着自己的头,试图想要将身体那一个声音给弄停。

    然而,不管他怎么捶自己的头都好,根本就没有用。

    “你还是放弃挣扎吧,我知道你想要获得力量,同时难道你不想知道,当初到底是谁出卖你的吗?”体内的声音充满着嘲笑的,“你的那些兄弟,出生入死的兄弟,就是因为你的原因,才会让他们统统死去,就算你霸占了我的身体又怎样,难道活着内心就会感到安心吗?”

    “放弃挣扎,接受我的存在,这才是你首要做的事情。”声音一遍又一遍在耳边冲击,“如果你要是不接受的话,那么只能够看着你的女人死在你的面前。”

    所有人都看着陆森敲脑袋的样子,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陆森,已经开始进入倒计时了。”九头蛇冰冷的刀锋慢慢的伸向苏语的脖子处,“十、九、八……”

    耳边听着九头蛇倒计数的声音,脑海里那一股声音又不断的响起来。

    “一。”

    当最后一个数字念完,九头蛇淡声道:“苏小姐,看来他不够爱你。这么多人当中,总有一个是他最爱的。你不是他最爱的那一个,那么很抱歉。”

    九头蛇刀子举起来,苏语眼里露出惊慌,嘴里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可是却没办法说出话。

    “苏小姐,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说,不过现在是你的男人放弃了你,不关我的事。如果有机会的话,死后我收集你的灵魂,再让你重生。再见……”

    九头蛇的刀子对着苏语的脖子轻轻一抹。

    下一秒,九头蛇的刀子落后。

    苏语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在眼前。

    九头蛇回过头看了一眼,苏语让陆森给救了。

    九头蛇有点惊讶,但他却是笑了起来。

    “陆森,这才是你最终的力量了吧。”九头蛇嘴上带着笑,“这样子正好可以省下我很多时间,我要将你的灵魂给夺过来,成为我的饲料。”

    陆森没有说话。

    他淡淡的在惊魂未定的苏语身上看了一眼,身影一闪,出现在九头蛇的面前,反手握着刀子,对着九头蛇一刀刺过去。

    九头蛇大概已猜到他会出手,身体往后面退了几步。

    几乎已经是陷入疯狂状态的陆森,每一刀子都准备将九头蛇给杀死。

    九头蛇退得很迅速。

    同时,九头蛇内心感觉到很兴奋。

    陆森的实力变得越来越强大,对他来说,却是最好的。

    而且,九头蛇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遇到实力这么强大的对手了,他也希望自己能够大战一场,不需要每天都处于高处不胜寒的位置。

    女老板看着两个人的打斗,她就站在慕青橙的身边。

    “你是她老婆?”

    慕青橙没办法说话。

    女老板将嘴上的胶布拿下来。

    “那是你的男人和我的男人正在战斗,你觉得谁会赢呢?”

    慕青橙冷冷道:“自然是我的男人。”

    “你倒是挺有自信的。”

    “我必须要对我的男人有信心。”

    女老板讽笑着:“那个我想可不单单是你的男人,还有也是她们的男人。”

    慕青橙转过头看着安柔她们,尽管一直都知道陆森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可是也不曾想到,会有这么多个。

    慕青橙咬着唇不说话。

    好一会,慕青橙开口道:“玫瑰,没想到你也沦陷了。”

    玫瑰苦笑道:“没办法,谁让你的男人太优秀了。一个优秀的男人,我总得主动投怀送抱。”

    慕青橙笑了笑:“所以说,就算那家伙很花心,可他仍然是我们的男人,对不?”

    “那当然。”

    慕青橙转过头看着女老板,“你听到了没,哪怕是十分之一,也是我的男人。”

    女老板冷笑道:“那么,我现在就让我的男人把他给杀了,这样子,你们就在同一时间,失去自己的男人。”

    “你的男人未必能够赢得了。”慕青橙淡声道,“如果他有把握的话,就不会将我们抓来这里。就是因为他没有把握,才会拿我们当人质,试图让陆森有所顾忌,从而放不开手脚来战斗。一个强者,他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而你的男人,貌似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

    女老板柳眉扬了起来,掐着慕青橙的脖子,“贱女人,你不需要太得意。我说过,今天就是你们死男人的日子!”

    “说不定是你死男人的日子。”

    女老板松开掐住慕青橙的脖子,“我知道你是一个优秀的女人,以一举之力,管理着一家上市公司。事实上,你跟我很像。然而,你没有我那个果断。”

    慕青橙轻讽道:“没有你那么果断去杀人吗?还是说,没有你那么果断的在别人酒会里偷钱包呢?”

    “你……”女老板眼里闪过一丝诡异。

    慕青橙看着女老板,“我想你心里肯定很惊讶,为什么我会知道这种事。大概是十年前,应该是那个时候,在一个酒会里,你在人群中窜来窜去,然后每当你经过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一个钱包。我刚才一直觉得你很眼熟,只是不敢确定。直到在我看到你食指中那一颗痣,我大概是认出来了。”

    “只是,没想到,多年过去了,你会有今日的成就,也确实有一定的能力。不过在我看来,小偷始终是小偷。就算你现在有今日的成就,仍然脱不了小偷的头衔。”

    “住嘴!”

    女老板一巴掌甩过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很快慕青橙的脸上就多了五根巴掌痕。

    “慕青橙,不管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你必须要明白一点,现在你是俘虏,你可知道当一名俘虏,就必须要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现在一刀子就将你的脸给划破!”

    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慕青橙并没有去理会。

    这么多年来,哪怕一直在幕家不呆见,可是还是没有谁打过她。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她毕竟是落入别人的手中。

    “你以为用毁容这个就能够吓唬我吗?”慕青橙冷笑道,“有种就掏出刀子在我脸上划一刀,别只顾着说。”

    “你以为我不敢?”

    “我看死你不敢。”

    “哈哈哈……”女老板大笑起来,“你这话真的很好笑,我就当是听一个笑话一样。不过嘛,既然你不相信的话,那么我就要让你为自己刚才说的话后悔。”

    女老板身上掏出一把刀子,突然抬起头来,对着慕青橙的脸上划下去。

    然而,就在她的刀子快要划到慕青橙的脸时,一个人冲了过来,直接把她撞飞出去。

    女老板不是九头蛇,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尽管拥有着强大的财势,可是却不是一名修武者。

    女老板被撞飞后,刀子也掉在地上。

    那个把她撞倒的人,快速的捡起地上的刀子,同时将慕青橙手中的绳子解开。

    “爷爷!”

    慕青橙整个人愣住!

    因为撞飞女老板的不是别人,而是她找了很久的爷爷。

    甚至在她的婚礼上都没有见到他老人家出现,却在这个时候,为了救她冲了出来。

    “乖孙女,没事的。”

    慕老。

    一个失踪多日的老人,他突然间出现了。

    慕老看着倒在地上的女老板,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早就说过,谁要伤害我的孙女,必须要从我这一把老骨头里踏过去。”

    女老板从地上站起来,看着慕绍雄,嘴里冷笑着:“慕老头,总算都把你引出来了。”

    慕老眉头皱了皱。

    女老板笑了起来,可是她的笑容是那样的阴险。

    “你以为今日把所有人都抓过来是为了当人质吗?这个你还真的是想错了。其实,从一开始,我们的目标就是你。只是,一般情况下,你肯定不会露脸,但我们知道你就在附近。”

    慕老皱得越来越紧,似乎想到什么。

    “慕老头,将你手中那件东西交出来。”

    慕老冷冷道:“想要得到我那件东西,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除非,你从我这把老骨头身上踏过去——不过,就算你真的踏过去,你也得不到那件东西。”

    “啪啪。”

    女老板拍了两下,接着从别墅里冲出十几个人,他们全部戴着一幅墨镜,同时身上穿着都是黑色的西装。

    身材与个子都差不多。

    “慕老头,既然你已经出现了,要么将东西交出来,要么你们就统统去世!”

    女老板表情变得狰狞,那狰狞的样子,似乎脸上还裂开了。

    一看女老板这种情况就是整容了。

    可是,他一点都不在乎,因为现在她必须要将慕绍雄制服,同时将他身上的东西夺过来。

    那是对九头蛇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女老板也想知道那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值得九头蛇花费那么多财力物力都想得到。

    “将东西交出来,饶你不死。”

    “我活到这个岁数,你觉得我怕死吗?”

    女老板阴险道:“或许你不怕死,但是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是一种怎样的滋味。”

    动下手指,十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冲了过来。

    此时黑玫瑰和安柔等女身上的绳子也解开了。

    黑玫瑰一步冲上去,将慕青橙拉到一边,“你带她们走,这里由我跟安柔挡住。”

    安柔是女娲族的人,她的能力黑玫瑰早在女娲族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

    原本他们今日就是准备过来救陆森,只是没想到,她们才准备动身,就被人给抓了过来。

    “安柔,我先拖延一阵子,你叫你爸他们过来。”

    安柔点点头,立刻就给安道山发了一个求救的信号。

    “慕姐姐,麻烦你带着她们离开。”

    慕青橙看着安柔,在这个时候,她也没有说什么。

    看了一眼慌张的蒋婉竹还有赵静儿,走过去说道:“我们先离开这里。”

    “可是……蒋婉竹担心陆森的安危。

    慕青橙知道她想说什么,打断话说道:”现在这个时候,我们留下来,不单帮不上忙,反而会拖后腿。至于陆森那里,你不需要担心。难道,你对自己喜欢的男人会怀疑?“

    蒋婉竹看着慕青橙,这个商界上的女强人,哪怕在这种情况下,她仍然表现出她特有的强悍与镇定。

    蒋婉竹也没有再说什么,与赵静儿等人,还有慕老一同离开。

    女老板冷笑道:“你们想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女老板冲过去,试图想要去拦。

    黑玫瑰身影一闪,挡住了女老板的去路。

    “你的对手在这里。”

    黑玫瑰冲过去,对着女老板的胸口就是一记飞踢。

    不过,这一记飞踢并没能够将女老板踢中,而是让黑衣人给拦了下来。

    女老板没有一点惊慌的表情,表情阴险的说道:“除了慕老头,所有女的,统统杀掉。我要让她们连死都不得安宁!”

    女人狠起来,那绝对很可怕的。

    然而,黑玫瑰也是女人,她现在同样很可怕。

    “想死我,你还不够格!”

    黑玫瑰出手了。

    可是,有人将她拦了下来,然后她就这样看着女老板往前面那一个石屋走过去。

    ……

    女老板进入石屋,里面没有人。

    “出来!”

    接着,一个女人从旁边的床底下面钻了出来。

    一个没有穿着衣服的女人。

    女老板走过去,直接扯着她的头发拉了过来。

    “你给我出来!”

    “疼!”

    女老板愤声道:“你这个贼货,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喊疼!”

    女人是刚才进来诱惑陆森的女人,然而,她确实是诱惑到了。

    “你现在是不是很开心?破了处,然后又与男人上了床?甚至,他身体那些东西都冲进你的身体里面,你是不是想着,有可能会怀孕呢?”

    女人没有说话,身体颤抖着。

    眼前这个脸部已经裂开的女人,她看起来相当可怕。

    “都是你害的!”

    女老板满是怒火。

    女人没敢抬起头去看,可是就算不去看的话都一样,因为眼前的女老板,长相与她一模一样。

    然而,女老板并不是整容。

    如果整容的话,怎么可能会瞒得过九头蛇的眼。

    她们是孪生姐妹。

    “你现在是不是很恨我呢?”女老板扯着女人的头发,“可是,我有今日,这一切都是你害的。当初,要不是救你的话,我就不会让人给强-暴。而你却好了,什么事都没有。”

    “姐……”

    “你不用叫我姐,我们之间还真的没有姐妹之情。”女老板扯着女人的头发,把她给强行拉到外面。

    女老板指着正在打斗的陆森与九头蛇,咬着牙沉声道,“你看到没,那个男人,就是刚刚夺走了你处-子之身的男人。而那个男人,他是我的男人。他们两个正在打斗,你觉得谁会赢呢?”

    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

    因为,不管怎么回答,就女老板现在这个样子,都是错误的。

    “等到我的男人将你的男人给杀死后,那样子,我们就可以进行人类清除计划。而你这种劣等人,注定是要被淘汰的。”

    “姐……你是时候收手了……”女人说道,“这些年来,你杀了这么多年,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愧疚吗?”

    “愧疚?”

    女老板大笑起来,“我怎么可能会感到愧疚。那些臭男人,全部都该死。而那些女人,她们更加该死。最后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然后我就可以挑选最厉害的男人,让他们当我的侍宠。还有,等我玩厌他们后,随后一枪,就把他们送下去地狱。”

    女人看着女老板,她变得越来越陌生了,同时也变得越来越可怕了。

    这个是她的姐姐,她的孪生姐姐。

    然而,当年发生的事情,根本与她无关。

    这一切都是因为女老板自己带了男人回来,然后对方想对她图谋不轨。说是为了救她,事实上,当时她明显是故意的。

    而在那之后,姐姐好像遭到那个男的抛弃,之后就性情大变。

    她想要所有人都死掉。

    “你现在给我呆在这里,等他们死后,我再慢慢跟你算帐。等到计划开始后,你想要活下来,就看你自己能否争取到。”

    女人就看着女老板迈着步子往前面走过去,她的脸部裂开,虽然没有血流出来,可是让人看着却是相当可怕。

    女人往前面看了一眼,两拨人正在打斗。

    只是,到底谁才能够笑到最后,她没有一点把握。

    ……

    已经疯魔了的陆森,这个时候,他眼里只剩下杀戮了。

    他几乎没有一点感情。

    杀杀杀!

    这是他的内心写照。

    一刀接一刀,对着九头蛇不断的挥砍着。

    “陆森,你的力量还不够。”天九蛇一边闪躲着一边说道,“你不是想杀我吗,如果你无法将我杀死,那么我就会把你给杀了。”

    陆森仍然没有说话,鬼头刀释放出来的黑色刀气,如同厉鬼一样往九头蛇身上缠绕着。

    九头蛇还没有出手,从一开始他都是在闪躲。

    不过九头蛇心里也清楚,陆森现在这个状态,想要让他停下来,自然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直接出手把他制服,同时想办法将他体内的灵魂给揪出来。

    然而,九头蛇觉得还可以再等一等。

    因为陆森还没有足够兴奋。

    他认为陆森体内的力量,还可以再爆发出来。

    他在等。

    那么,在等的过程中,必须要想办法将陆森给刺激到才行。

    眼下,能够刺激陆森不断的愤怒,唯有将他那些女人给杀了。

    看到前面正在奔跑着的慕青橙,九头蛇身影一闪,挡住了慕青橙的去路。

    正跑着的慕青橙连忙收住脚。

    “慕小姐,真的对不起来,因为你是他的老婆,在他这么多女人当中,你的身份最大,那么应该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只有把你杀了,我才能够让我的计划实施。”

    九头蛇出手了。

    陆森此时已经看到,然而,他与九头蛇有一点距离,根本就没办法施救!

    “不要!”

    陆森怒吼一声,可是没办法,九头蛇的手从慕青橙的胸口穿过去。

    慕青橙感到胸口一阵疼,接着九头蛇的手从胸口拔出来。

    慕青橙身体一软,整个人倒在地上。

    “慕总!”

    蒋婉竹和赵静儿扶着快要倒在地上的慕青橙,她们两个人心里惊慌不已。

    “陆森!陆森!”

    蒋婉竹和赵静儿哭了起来。

    “哈哈哈哈……”九头蛇狂笑起来,“陆森,看到喜欢的女人再次倒在地上,这种感觉怎样呢?真可惜,当初你那个女人,她就这样死了。事实上,她要是死慢一点,我敢保证,我还会给你一顶绿帽子!”

    陆森猛得转过头,看着九头蛇,“你到底是谁!”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是谁呢?”

    陆森冲了过来,一脚踢飞九头蛇,不过他的身体往后滑翔,避过了。

    陆森抱着慕青橙,她的血已经将他身上的衣服全部都给染成红色。

    慕青橙还没有完全断气。

    她撑着最后一口气。

    沾满着血的手,缓缓的伸到陆森的脸上。

    “老公……下辈子,我再当你老婆……如果,还有下辈子……”

    说完,慕青橙手掉下去,断了气。

    “不要!”

    “啊!”

    “啊!”

    陆森整个人都变得越来越疯狂了。

    将慕青橙缓缓的放下去,陆森转过头,眼睛变得更加红了。

    “就是这样子,你已经符合我想要的标准了。”九头蛇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深沉了,“陆森,你应该知道,为了等你变成这种状态,我可是化了不少心思。如今,你终于都变成我想要的那个样子。那么,就来成为我的饲料吧。”

    “九头蛇!我杀了你!”

    陆森冲了过去。

    让仇恨充满头脑的陆森,已经彻底将自己的灵魂交出去。

    体内的力量不断的释放出来,几乎快要让这一具身体无法承受得住了。

    慕老缓缓的跪下去,看着已经断气了的慕青橙,抱着她痛哭起来。

    老泪纵横。

    “青橙,我的好孙女,你怎么能够先爷爷一步而去呢。”

    “我的好孙女……爷爷都还没有真正看到你穿婚纱的样子,你怎么可能就丢下爷爷不管……”

    老人的哭声,让整一个场面变得更加悲壮。

    “我的乖孙女,死的不应该是你,而是我这一把老骨头才对。”

    老人将慕青橙放下去,从身上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

    “也许,这是爷爷能够为了做的最后一件事。你爸妈为了守护这一个盒子,遭到了毒手。如今,这一个盒子,不应该也让你出事。爷爷一直不出现,就是怕会给你带来灾难。然而,没想到,灾难还是来了。”

    老人将盒子打开,里面一个像球一样的东西。

    为了这个东西,他装疯卖傻,最终感觉到危险越来越近,于是他选择离开。

    这些日子,他一直东躲西藏,就是不想让危险找上家里人。

    可是,危险还是来了。

    先是自己的儿子出事,接着到了孙女。

    这件东西,必须要让它消失才行。

    然而,在消失之前,它可以救自己孙女一命。

    慕老拿着黑色的球体,一步步往九头蛇那边走过去。

    “慕爷爷……”蒋婉竹叫住他,“那里危险,不要过去……”

    慕老回过头看了一眼蒋婉竹,声音苍老的说道:“你替我看好青橙,等下她要是活过来后,问起我的话,就告诉她,我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那里有我的战友,还有她的爸爸妈妈,不需要惦记。”

    蒋婉竹对他的话听得不是很懂。

    可是,已经看着没有呼吸的慕青橙,她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了出来。

    对于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来得太快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切来得太迅速,还有眼前的情况,让她不知所措。

    看着慕老一步步的走过去,而前方的打斗却在继续。

    如果慕老走过去的话,必死无疑。

    可是,蒋婉竹没办法去阻止慕老,因为她现在都是自身难保。

    女老板带着她的人走了过来。

    慕老站在前方,冲着九头蛇喊道:“这就是你要的东西,现在你来拿!”

    九头蛇化解了陆森的一股掌力后,往后退了几步。

    他看到慕老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东西,眼睛变得异常兴奋。

    “慕老头,将东西扔过来!”

    慕老淡声道:“我是不可能会扔过去的,如果你想要的话,那么就过来拿吧。”

    九头蛇飞奔过去。

    然而,陆森却把他给拦住。

    “闪开!”

    九头蛇想要将陆森撇下去,可是仍然没有办法。

    看到正跑着过来的女老板,九头蛇冲着她喊道:“快将那老头手中的东西夺过来!”

    女老板看了一眼已经失去的慕青橙,往慕老那里走过去。

    那件东西,九头蛇一直想要得到,她也想知道那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

    慕老看着女老板走过来,嘴角笑了笑。

    那是慈祥般的笑容。

    女老板愣了下。

    “你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的。你妹妹,其实帮了你很多,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女老板沉声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说。”

    慕老轻叹一声,“想当年,我与你爷爷是战友。只是,他先一步离我而去。我在想,如果他没有走得这么早,应该可以把你两姐妹抚养得很好。”

    女老板紧握着拳头,怒道:“将东西交给我!”

    慕老举着手中的黑色小球,说道:“还有一点可能你不知道,青橙的爸妈,以及你的爸妈,当初就是因为这一件东西出事的。他们原本是朋友,为了守住这一件东西,最终却双双出事。”

    “慕老头,你现在跟我说什么都没有用。将东西将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不然,我现在就送你下去见你孙女。”

    女老板手里多了一把枪。

    慕青橙眼里没有一点惧色。

    死?

    对他来说,早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回过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慕青橙,她的血已经慢慢流干了。

    “我已经不能够再等了,你爷爷还在下面等着我。”

    说完,慕老将手中拿着的黑色小球打开。

    “不要让他打开!”

    九头蛇的话还是慢了一点,慕老已经打开了。

    一道金光从黑色球体里飞出来,接着进入慕老的身体里面。

    当慕老将所有的金光都吸收后,接着那些金光从他身上不断的迸发出来,就像烟花一样冲上天亮,接着落到慕青橙的身上。

    几秒过后,慕老消失了。

    一切恢复平静。

    就像之前慕老没有出现一样。

    女老板看着空荡荡的眼前,有一点不知所措。

    接着她将目光落到慕青橙的身上。

    几秒过后,她的表情惊讶着,就像是看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情况。

    慕青橙醒了。

    那被刺穿的胸口,慢慢的复元。

    不可能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女老板绝对不会相信。

    在场每一个人都不相信。

    然而,慕青橙确实醒了。

    慕青橙坐起来后,神情呆滞一秒,接着才看了看周围的情况。

    她的脑袋有一些短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明明已经死了的人,却真正复活。

    这个复活与他们制造出像苏明那样的复活不一样。

    慕青橙看着眼前惊讶的蒋婉竹和赵静儿,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

    慕青橙低头看了眼,除了她身上的衣服是被染成红色外,好像没有什么事。

    几秒过后,慕青橙突然想到什么,瞳孔微张。

    她记得自己让九头蛇的手直接就穿过胸口。

    如今,胸口处除了衣服破掉外,没有一点伤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青橙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还有……

    爷爷呢?

    左顾右看,没有看到爷爷在哪里。

    “你们有没有见到我爷爷?”

    蒋婉竹看着赵静儿,赵静儿看着蒋婉竹,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难道跟她说,慕老刚才化成一团金色光芒,然后那些金色光芒进入他的身体后接着再迸射出来落到她的身上,然后慕老消失掉,而她复活。

    这怎么听都像是在编造一个荒唐的谎言一样。

    “不知道。”蒋婉竹摇着头。

    其实她想告诉慕青橙真相,可是又怕她刚复活过来,听到慕老因为救她,从而消失这个消息,一下子承受不了。

    一命换一命。

    这样的结果,怎么能够让人接受。

    慕青橙往四周看了看,确实是没有看到爷爷的身影。

    但是她真切的知道,爷爷之前出现过。

    轰!

    前方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慕青橙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陆森!

    慕青橙往前看过去,看到陆森与九头蛇正在战斗着。

    此时的陆森,他几乎是变了一个人。

    那双眼睛,看起来是那样可怕又陌生。

    慕青橙握紧拳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一股强大的力量在里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青橙心里不单是惊讶,反而还有一点恐慌。

    因为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这一股力量,好像她没办法控制一样。

    就在这时候,她看到正在战斗的九头蛇,撇下陆森后,开始往她的面前冲过来。虽然陆森在奋力拖延,可是九头蛇的速度很快。

    前后不到三秒钟,九头蛇已经来到了慕青橙的面前。

    “将属于我的力量还给我!”

    九头蛇一步步逼近,因为惊慌,慕青橙开始往后面退。

    她明明只是想退几步,可身体动了下,却退了一大步。

    这个距离与九头蛇的距离有二十米远。

    九头蛇看到这一幕,眼神变得越来越贪婪。

    这是他想要的力量。

    没想到,今日终于一见。

    那是一种可以真正让人死而复生的力量。

    只要能够得到的话,普天之下,就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

    “将力量交出来。”九头蛇冲了过来,他想抓慕青橙,却让后者给甩开。

    九头蛇不甘心。

    到了这个地步,怎么可能会让这一股力量失去。

    “将力量交出来!”九头蛇的表情因为愤怒变得越来越狰狞。

    慕青橙不知道该怎么将力量交出去,她现在只是感到很惊慌。

    这种惊慌感,直接从内心里面冒出来。

    然而,在看到后面冲过来的陆森时,慕青橙的惊慌感变小了一些。

    “九头蛇,受死吧!”

    冲过来的陆森,愤怒的一拳轰过去。

    此时的陆森,早就让仇恨蒙闭了双眼。

    就算慕青橙已经活了过来,可是在陆森的内心深处,慕青橙却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九头蛇抓住陆森的拳头,怒道:“别过来妨碍我!”

    九头蛇用力的将陆森扔了出去。

    陆森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后,接着安稳的落到地上。

    只是,现在的陆森,他已经认准了九头蛇是杀害慕青橙的凶手,只要九头蛇还没有死的话,那么仇恨就不会停止。

    陆森不断的对九头蛇进行攻击,后者尽管愤怒,恨不得直接就将陆森给撕成两半。

    然而,就算九头蛇再怎么愤怒都好,陆森的实力摆在那里,可不会那么容易就把他撕成两半。

    轰!

    两股力量的冲击,陆森往后面飞了出去。

    然而,没过多久,陆森又站了起来,持续对九头蛇发起攻击。

    每一拳的力量,几乎都是将全身的力量爆发出来。

    如果能够一拳将九头蛇给打倒,陆森绝对不会再使用第二拳。

    九头蛇也是那样,他也恨不得陆森立刻就死掉。

    比起陆森此时的力量,九头蛇更回希望得慕青橙身上那一股力量。

    起死回生的力量。

    拥有那一股力量,就相当于拥有着无穷无尽的生命。

    到那个时候,天底下,唯他独尊。

    而且,他的计划也可以提前进行。

    一想到这,九头蛇就兴奋起来。

    这么多年来,曾经为了得到这一股力量,他想尽了各种方法,杀了那么多人。

    然而,这一股力量却在有一段时间,销声匿迹。

    如今再次出现,虽然已经进入了慕青橙的身体,却让九头蛇亲眼看见,一个死去了的人,活了过来。

    说明,那一股力量是真的。

    砰!

    九头蛇与陆森的拳头相撞,陆森吐了一口血后,飞了出去。

    陆森重重的倒在地上,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某一些肋骨断掉。

    因为痛楚,他总算从仇恨中恢复过来。

    陆森身体动了下,他想要站起来,但因为伤势太重,就算他已经很努力支撑着想要起来,却完全没有办法。

    难道就要这样子死掉了吗?

    陆森可不想就这样死。

    如果他现在死了,就会让体内那一个灵魂出来。

    到那个时候,他现在拥有的一切,就会变成那个人的了。

    他绝对不能够死!

    可是,九头蛇已经来到了面前。

    “陆森,一切都结束了。”

    看着九头蛇手中的刀子,陆森觉得,也许真的一切都要结束了。

    他已经尽力了,可是最终还是没能够阻止九头蛇。

    紧紧的握着拳头,陆森身体动了动,可是却让九头蛇踩住胸口。

    一股剧烈的痛楚涌了过来,陆森连呼吸都变得越来越难。

    九头蛇脚没有收回来,缓缓的蹲下去,看着陆森痛苦的表情,嘲笑道:“可能,你到死都不会知道,上一世到底是谁出卖了你。”

    陆森很想知道,但心里也明白,九头蛇不可能会告诉他的。

    “让我来告诉你吧。”九头蛇阴险的说道,“其实,出卖你的人就是我。”

    陆森盯着九头蛇,努力想看穿他到底是谁,然后却看不出。

    “队长,你当然是认不出我来了。”

    听到这个称呼,陆森愣住。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谁这样喊过他了。

    这家伙到底是谁。

    “队长,你可知道,为了能够将你们统统除掉,我做了多少努力。与大毒枭合作,然后将你们引上钩……哦,其实更准确一点来说,大毒枭也是我的人。而且,大毒枭如今也死了。队长,你看我对你多好,曾经那些对你不利的人,我已经全部替你铲平。”

    “你到底是谁!”

    这个人,陆森一定很熟悉。

    可是,他始终想不起到底是谁。

    如果是他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这完全不可能。

    他们为什么要出卖他?

    难道是?

    陆森脑海里想到一个人,可是很快就摇着头否认了。

    不会是他的。

    可不是他的话,又会是谁呢?

    因为九头蛇这一张脸,陆森确实是没有见过。

    这时候,九头蛇将手放到脸上,然后撕开一张人皮-面具。

    “队长,现在知道我是谁了没?”

    看着眼前这一张熟悉的脸,陆森整个人都愣住。

    “不可能的!怎么会是谁!”

    “队长,凡事皆有可能。”

    “唐天豪,为什么会是你!”

    面对陆森的质问,九头蛇脚下的力量越踩越大。

    “为什么就不能够是我呢?”

    陆森一点都不相信九头蛇会是唐天豪。

    这真的是与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一起当兵,然后又一起进入特种部队,接着又一起行动。

    几乎每一次行动,他们都在一起。

    这么一个人,为什么会出卖他。

    等等。

    陆森看着九头蛇,“你不是唐天豪,你明明死在原始森林那里,你被毒锋蛰到,无药可救。你的尸体还是我烧的,所以绝对不是你。”

    九头蛇哈哈的笑了起来,“队长,我看你还真的是太天真了。你以为我真的死了吗?如果我制造出死了的假象,又怎么可能会进行我的计划呢。因为你们绝对不会相信,一个死了的人,还会出卖你。”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个要问你!”九头蛇的眼神变得越来越狠,“一切都是被你逼的。”

    “唐天豪,我自问对你这个兄弟,从未做出对不起你的事。而且,我对你很感激。因为当初,要不是你替我挡了一枪,有可能,我早就死了。”

    唐天豪眼神变得越来越可怕,“我当年就是太天真了,才会替你挡下那一枪。然后,你成为大家瞩目的英雄,而我却变成一个拖后腿的。就因为你成为英雄了,然后清羽也选择了你。陆森,你可知道,清羽也是我喜欢的女人。”

    陆森没有说话。

    他一直都觉得对唐天豪感到愧疚,他做过很我补偿,但唐天豪嘴上一直都说,因为他们是兄弟,在那种情况下,不管他还是自己,也会跳出来挡下那一颗子弹的。

    当时陆森听了很感激,暗中发誓,以后要是唐天豪陷入危险中,拼了命也要把他救出来。

    然而,唐天豪没能够等到那一天,应该是陆森没有办法完成这么一个承诺。

    因为唐天豪在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中了毒锋。

    当时,这种毒锋,无药可救。

    然后陆森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唐天豪死去。

    “陆森,一切都是你。都是你毁了我的一切。要是没有人的话,那么不管是名与利,还是清羽,统统都是我的。而你呢?得到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可是你却连清羽都保护不了。她就在你的面前死了,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活下来?所以,最应该死的是你!”

    “是你!”

    “是你要去死!”

    面对愤怒的唐天豪,陆森没有反驳。

    是的,他原本是要去死的。

    而且,他应该去死。

    “可是,就算你想要我死,这个我能够理解。但为什么还要将所有的弟兄都拉下水呢?”

    “哼。”唐天豪冷笑着,“陆森,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呢?当我以一个死人的身份消失后,我心里就想着,一定要毁掉这一切。只要是你身边的东西,我统统都毁掉。”

    “然后,我苦心经营着我的计划。在我的计划没开始前,你还是大家眼中那个受人尊敬的队长。而我在死后,不断有新人进来,大家几乎都快要忘了我的名字。为什么我为组织立下那么多的汗马功劳,在死后,就只是记了一个名字,追加多少等功。而没过多久,我就让人给遗忘了。”

    唐天豪不甘心。

    所以,他计划了这一切。

    而且,这一切让他很成功。

    当陆森死后,唐天豪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

    然而,就在那时候,天降异象,接着没多久,他就让这一股异象吸进去,然后以这样的姿态活着。

    可是唐天豪那里明白,出现那种异象,他没有死,那么陆森也有可能没死。

    所以,他必须要找到陆森,再次把他给杀死。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陆森,于是他再次开始了新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就是人类清除计划。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庸才了,所以他必须要一一筛选。

    人类清除计划,这是他觉得筛选的最好方法。

    从一开始进行这个计划,直到现在,一切都很顺利。

    “陆森,一切都结束了。”唐天豪冰冷的刀子已经握在手里,“你放心,这一刀子,我会直接插入你的心脏。你不会感到一点疼,然后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唐天豪手中的刀子慢慢的对着陆森的心口刺下去。

    当刀尖进入肉的时候,陆森感到一阵疼痛。

    他想要挣扎,几秒过后却级缓的笑出声。

    “我这条命当年是你救的,现在你拿回去,这个也是理所当然。”陆森淡声道,“不过,你那所谓的人类清除计划,在我看来,绝对不会实现。”

    “我一点都不着急,把你杀了,然后我再次你的那些女人都杀了后,我的计划就可以慢慢进行了。不过你放心,你的那些女人,我一定会让她们活活陪葬的。”

    刀子越刺越深。

    陆森没有感到一点痛,因为在知道九头蛇就是唐天豪后,他就认命了。

    因为这是他欠唐天豪的。

    曾经欠了他一条命,如今这一条命就还回去。

    缓缓的闭上眼睛。

    随着刀子不断的进入身体,一些轻微和疼痛慢慢的涌了出来。

    “陆森!陆森!”

    似乎听到声音,陆森睁开了眼睛。

    可是,眼睛睁得不是很开,没办法看得很清楚到底是谁在喊他。

    “队长!队长!你醒一醒!”

    又是这种熟悉而陌生的声音。

    “陆大哥!陆大哥,你不能够死,你现在绝对不能够死!”

    这个声音……

    陆森觉得是那么熟悉。

    但是这个声音又距离他是那么遥远。

    陆森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是一片迷雾一般的声音。

    陆森动了下身体,他能够往前走。

    可是,眼前全都是雾,几乎看不到前面。

    “队长,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可以死。”

    “陆森,你要知道,你可是肩负着我们整一个尖牙的使命,你怎么可以死。”

    “陆大哥,你说了完成任务后就会回来取我,你还没有娶我,你怎么可以死。”

    声音越来越近。

    穿过那一片迷雾,陆森怔在原地。

    他看到了所有人,他们正在对着他微笑。

    “你们……”

    陆森感觉泪水要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他已经有多久没有流过泪了。

    然而,在看到他们的时候,泪水却不由自转的流了出来。

    “大家,你们都在呀。”

    陆森擦了擦眼里快要流出来的泪水,“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停顿一下,陆森接着道:“难道我已经死了吗?对,我已经死了……”

    因为唐天豪的刀子已经一点点的刺进他的身体里面,他确实要死了。

    如果他不死的话,就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同时也不可能会见到这些人。

    队友、领导、喜欢的女人。

    他们都在这里。

    陆森小跑过去。

    “陆森。”

    一个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

    陆森回过头,然后看到了慕青橙站在身后。

    “小橙橙,你怎么在这里……”

    “陆森,你不能过去。”慕青橙说道,“快跟我出去,我还有任务没完成。”

    陆森看着眼前的慕青橙,又看了那一张曾经让他心碎的脸。那个女子,曾经是他的所有。

    好一会,陆森才开口道:“老婆,我没办法回去了。”

    “你还可以回去的。”

    陆森摇着头:“我欠了唐天豪一命。如今,我只不过是还了他一命而已。”

    慕青橙急了起来,“老公,你要是这样走了,你让我怎么办,你要我们怎么办?难道,你就愿意这样子丢下我们吗?”

    陆森苦笑道:“我现在无能为力。真的,老婆,我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子,好像我根本就控制不住什么了。

    “老公,你可以的!”

    慕青橙快速道。

    “你回来,我们的日子才刚开始。”

    “老婆,你回去吧,就当是我对不起你……”

    慕青橙怒道:“可是你已经搞大我的肚子了,难道你想一走了之,连责任都不负吗!”

    陆森愣住。

    下意识的看着慕青橙的肚子,那里还平平。

    “老公,我这个月的月事没来。而且,我已经测了,已经怀上了。我正准备找一个机会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如果你走了,留下我跟孩子,难道你要让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吗?”

    “不行。”

    “那你快回来,我跟孩子还等着你呢。”

    陆森回过头看了下,他发现,以前的领导还有队友,甚至喜欢的女人,他们仍然在冲着他微笑。

    可是,他们却没有向他招手,而是与他挥手。

    “陆森,回去吧,你还有任务没有完成。记住,这是命令,你必须服众。”

    “陆森,军人的最基本的忠旨是什么?”

    陆森立刻答道:“服从!服从!再服从!”

    “那你就对了,现在命令你立刻回去,完成你还没有完成的任务。”

    “队长,你不需要担心,就算我们不在了,但是我们还可以一起并肩作战。”

    陆森没听明白。

    就在这时候,一把全身漆黑的刀出现在陆森的面前。

    这是他的鬼头刀。

    “队长,其实我们已经死了,但是我们的灵魂,却被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被收入了另外一个空间里面。就在刚才,我们的灵魂得到释放,所以才能够出来与你见面。但是,我们没办法再投胎,所以接下来就会进入你的鬼头刀里面。从此以后,我们还会与你一起并肩作战。”

    陆森低头看着手中的鬼头刀,似乎有一些明白了。

    因为之前受到鬼头刀的力量侵蚀,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再加上慕青橙的死,彻底让他疯魔。

    他只剩下仇恨。

    如果,他不能够从鬼刀头的束缚里面走出来,那么他就会永远的让鬼头刀控制。

    至于一直以为体内存在的那一个灵魂,其实就是来自于鬼头刀的黑暗力量。

    当他开始使用鬼头刀的时候,就已经让那一股力量给侵蚀了。

    “陆大哥,我还等着你完成任务回来娶我。我爱你,陆大哥。”

    语顿,陆森便看到刚才还在眼前与他微笑的那些人,化成一团白烟进入了鬼头刀里面。

    陆森紧紧的握着鬼头刀,里面有两团力量正在互相搏斗着。

    很快,鬼头刀黑色的身体慢慢的变成白色,最后静止。

    陆森挥动一下,全身感觉到力量要喷涌出来。

    “陆森,现在开始完成你未完成的任务。你没有欠唐天豪的命,从一开始,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哪怕他替你挡子弹,也是因为他的苦肉计。你必须要相信,你身体里面住着的是军魂。打击罪犯,这是你的天命。所以,你现在准备好了没?”

    “准备好了!”

    “那你去吧,替我们完成最后的任务,而且还要完成得漂漂亮亮。”

    “是!”

    陆森身上的力量猛得涌了起来,睁开眼睛,看到唐天豪的的刀子正在持续刺下去。而在唐天豪身边,一只手正在慢慢的刺穿慕青橙的身体。

    “将力量还回给我!”

    随着唐天豪的怒吼,在慕青橙的身体里面,一道金光转到他的身上。

    接着慕青橙身体一软,缓缓倒下去。

    “青橙!”

    陆森大声一吼,身体腾了起来,抱着慕青橙离开。

    慕青橙没有死。

    身上也没有伤口。

    只是,她的身体很虚弱,就像让人给抽去了精神之气一样。

    “青橙,你觉得怎样?”

    慕青橙摇摇头,“我没事,就是感到有一些累而已。老公,我想休息一会,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老婆,谢谢你。”

    陆森低头在慕青橙的额头上亲吻一下,手里握着鬼头刀,慢慢的站了起来。

    他知道,在刚才让唐天豪的刀子刺下去时,是慕青橙将他唤醒。

    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慕青橙会有那个力量把他唤醒,然而,等结束一切后,他会有时间好好去了解这一切。

    手中的鬼头刀,力量不断的涌了出来。

    “大家,现在我们再次并肩作战,请赐我力量。”

    鬼头刀缓缓举起来,天空出现一道耀眼的闪电。

    轰隆隆!

    巨响过后,威天震地。

    而这时候,九头蛇也将那一股力量全部吸收进去。

    “陆森,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阻止我的人类清除计划!”

    陆森内心很平静。

    摊开双掌,似乎是在感受着大自然的呼吸。

    好一会,陆森才缓声道:“唐天豪,今天我要为未完成的任务,做一个了断。”

    两个人同时冲过去。

    两道影子,很快就纠缠在一起。

    轰!

    空间出现一声巨响,接着一切回归平静。

    ……

    “橙姐,你觉得这一套怎么样?”

    一家婚纱店面前,一个女人指着一本书上面的一张照片问道。

    “我觉得挺不错,有点小性感,但又不失大方。”

    “可是我觉得还不够性感。”女人觉得还是少了点什么。

    慕青橙笑了笑:“婉竹,你要是穿得太性感了,我怕咱们家那位婚礼上面,得给你用一张被子把你裹着,然后直到婚礼结束。”

    想象那个画面,蒋婉竹表情都变了。

    “看来,我得穿得保守一些。”

    “青橙,这一件呢?”

    黑玫瑰走了过来问道。

    “你自己觉得怎样?”

    黑玫瑰白了一眼,“我又没有穿过婚纱,你是有经验的人,肯定问你呀。”

    “好吧,你们一起性过来,大家综合一下意见。”

    一共七个女人。

    慕青橙、黑玫瑰、安柔、苏语、蒋婉竹、赵静儿、还有一个是女老板的妹妹。

    在几个人当中,唯有她是坐着。

    她的肚子有点大了。

    她轻轻的摸着肚子,她也没想到,半年前那一次,真的让她怀了。

    虽然她跟陆森之间的感情还没有那么深,她完全属于先上车后补票那种,但是与陆森相处下来,却让她感到很舒服。

    至于她姐姐,自从半年前那件事后,已经失去了。

    虽然有时候会想念,然而,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她更觉得当好一名母亲才更加重要。

    “洛阳,你挑哪一件?”

    准妈妈正在想着事情,听到慕青橙的声音,缓缓的抬起头来,“我对这个也没有什么经验,麻烦你帮我挑一下。”

    “那就这件。”

    “行。”

    “哟,都在挑婚纱了。”

    门口走进两个人。

    “喂,白谨,白歌,你们姐妹两个也太迟了吧。”蒋婉竹抱怨着,“要是等下我们都逃完了,就剩下你一个。”

    “我也不想的,还不是因为我姐。你知道,她是工作狂。就算下个星期就是婚礼了,她还是舍不得放下她的工作。要不是我强行替她向局里请假,恐怕她还不愿意请假呢。”

    白谨瞪了白歌一眼,没有说话。

    慕青橙笑了笑:“行了,白谨前阵子刚升了一级,手头事情多,要谅解一下。”

    白歌吐了下舌头,然后去挑选婚纱。

    慕青橙挽着白谨一边,问道:“有没有我爷爷的消息?”

    白谨摇摇头:“已经继续派人去找了。”

    慕青橙叹声道:“大半年了,仍然杳无音讯,就像上一次一样。”

    白谨轻声道:“你也不用担心,也许结婚那一天,你爷爷会出现。”

    “希望如此。”

    白谨抬起头,正好看到蒋婉竹等人的目光看过来,几人目光相视,心领神会。

    “对了,老公不是说正在执行一个任务吗?”这时白歌嚷了起来。

    “什么任务?”

    众人不解。

    白歌顿时就知道说错话了,吐了吐舌头。

    “白歌,将话说清楚,老公不是说去参加一个国际性的医学交流会吗?怎么是执行任务去了?”

    面对众人的质疑,白歌连忙退到后面,“这个你问我姐,她知道得比较清楚。”

    白谨看着众女的眼神,面无表情的说道:“两天前,国际反恐组织发来求助,说是一名极度危险的恐怖份子从深海监狱逃出去了。因为那是一个极度危险的罪犯,国际反恐组织希望我国派出一个最精锐的队友前去参与抓捕行动。”

    “所以,老公被挑中了。”

    “啊!”

    “极度危险的恐怖份子,这是有多危险呀。”

    “sssss级别。”

    “这怎么行,我们下个星期就要结婚了,必须要阻止。”

    “我可不想到时婚礼没有老公。”

    众女将手头的东西放下去,一起跑了出去。

    ……

    时间:午时。

    地点:太平洋海水中间。

    人物:一个穿着沙滩裤,头上戴着一顶草帽和一副太阳镜的男子。

    事件:手里拿着一副望远镜,正在看着前方蔚蓝的海水。

    就在这时候,男子看到海平面上有一个人头冒了出来,男子随即将望远镜扔到一边。

    “你大爷的,老子在这里盯着你一个星期了,你居然现在才冒头。你这个潜水能力,比潜水艇还要厉害。不过,就算再厉害都好,你也要换气的。”

    “因为你,老子的婚礼都快要赶不上了。

    “我倒要看看,今天你怎么从我陆森手里逃掉。”

    “把你抓了,我就可以回去进行婚礼了。”

    说完,纵身一跳。

    (全文完。)

    爬书网手机用户请浏览 wap.xywxs.com 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