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54章 就按你说的做

作者:晚天欲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爬书网 www.xywxs.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不管康虎是见风使舵还是真心认错,但总之他是服软了,安明也只是要达到这个结果。

    安家没落多年,早已物是人非,要求所有人都对安家死忠,这也不太可能,偶然有人作出一些不好的举动,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最好的,把矛盾升级,只会让下面人寒心,安明如此聪明的人,当然能看透这个道理。

    晚些时候,康虎在果敢最好的酒店大摆宴席,款待我们一行。

    当然,康龙已经重新实际掌握了军队,虽然名誉上康虎还是司令。

    被架空后的康虎,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下,酒店也被安装了信号屏蔽装置,在这里不管谈论什么,都没有人能够传出去。

    席间觥筹交错,安明陪着他们豪饮一番,但锦笙却滴酒未沾,表面上我们虽然已经成功返回缅北,但安家最大的内鬼依然还没有查出来。当然小心。

    宴会散了之后,安明把康虎一个人留下,连康龙也没在现场。

    康虎喝了不少,情绪有些激动:“我知道我对不起安家,不过缅北近年来经济状况确实很糟糕,我们没有更好的收入来源,买不起好的军备,一些杂牌武装都可以欺负我们,军队战斗力明显下降,如果这样下去,别说以后统一缅北,能不能生存下来都是问题,五令一死,给我们提供的军费也断了,上千号兄弟,每天都要吃,我哪来钱养?只能重新把毒生意给拾起来,我也知道这是违背了安家的原则,如果少爷要怪罪我,那就把我杀了。”

    “你认为我要杀你?我如果要杀你,那早就动手了,还和你喝酒?你以为我是在演戏给别人看吗?我说过不杀你,那就一定会放过你,我一向说话算数。”安明淡淡地说。

    “那少爷把我留下来做什么?”康虎说。

    “我是想和你谈谈你幕后老板的问题。他现在在哪里?”安明问。

    “我只知道他在华夏,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前一阵我找他要军费,他说了,现在他那边也很困难,需要我自己想办法,这么大笔的费用,我上哪想办法去啊。最后他给我出了个主意,说让我想办法把毒生意做起来,所以……”

    安明点头:“你当然有他的联系方式,是不是?”

    “有的,不过……”

    “不过安少……不对,是假安少,他好像很多事也做不了主,在很多大事做决定之前,他会打电话请示一个人,这个人是谁,我也不知道。”康虎说。

    “这个我知道,他背后有人。我想请你帮忙做一件事,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安明说。

    “这个没问题的,不过……”

    “他应该不止一个联系方式,所有的我都要。我要去华夏找他。”安明说。

    “他是假的,您是真的,当然要把他除掉,这我理解的,不过您什么时候去呢?”

    “这个你就不要用知道了,你把联系方式给我,我会想办法找到他。剩下的事情,我自己会来处理。你不用管。”

    “好,我现在就把他的号验给你。他有三个号码,有一个常年关机,好像从来也没有打通过,他说那是应急号码,另外两个很容易打通,但经常没人接听,很少有直接接听的情况。”

    安明示意锦笙记下号码。

    “我们需要你陪我们去一趟华夏,这没问题吧?”安明又说。

    康虎明显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安明会提出这个要求。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不知道安明把康虎带到华夏去干什么?是为了让他和假安明对质吗?还是为了其他的什么?

    只是有一个问题,康虎不是一个可以完全值得信任的人,把他带在身边,那我们还得处处防范他。我们进入华夏已经很危险,如果再带上康虎,那势必会让我们的压力更大。

    不过既然安明这样决定,我也没什么意见,我相信他自有安排。

    后来我也发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安明并没有亲自把康虎放在身边,而是安排了另一批人随康虎进入华夏,甚至我和锦笙小刚也没有同路,我和安明一组,锦笙则和小刚一组。分头行动。

    进入云南境内天气就开始变凉,出了云南,更是感觉秋意很浓,安明以一百万的价格买了一辆价值只值四十多万的二手suv,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他脑子进水乱花钱,但后来他告诉我,高价的条件是那辆车不用过户,车所到之处,都是原车主的信息。

    因为不着急,我们一路上游山玩水。我们甚至还绕了好几个省,安明拜访了好几个朋友,他告诉我说,那些人都是五令的家人。

    到温城时,已经是一月以后。

    当汽车上的导航提示说您已进入温城境内时,我的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

    我以为这一辈子也回不来了,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回来,而且和我的丈夫一起回来了。

    前尘旧事涌上心头,离开温城时我惶惶如丧家之犬,那时以为安明已死,心如死灰,对未来其实内心是绝望的。告别老母亲时,心里其实也以为是永别,想起那些昏暗的时光,至今心有余悸。

    还好,上天垂怜,让我活着回来了,身边还伴着活着的安明。

    安明伸手扯过一张纸巾递给我,我擦了擦眼泪,对他笑了一下。

    “傻笑什么?刚刚哭,现在又笑,回来了高不高兴?”安明伸手过来掐我的脸。

    “当然高兴了,是我的家乡嘛,我都没想到能回来。”

    “锦笙他们已经到了很久了,所有的布局基本上都已完成,接下来,好戏即将开始。”安明说。

    “那个假的你。在哪里?”我问。

    “锦笙已经找人定位了,就在温城,三个号码,在不同的地方。”安明说。

    “这又是为什么?为什么手机放在不同的地方?代表他有三个住处?”

    安明摇头,“不是,一般来说,一个人不管他有多少手机,都应该是随身带在身边的,就算是嫌麻烦不都带上,那也至少留一部在身边,但这三个号码,都不移动。都固定在三个不同的地方。这说明,这三个号码,由不同的人保管。都不在那个人身上。”

    “手机让别人保管?这又是为什么?”

    “这个你应该能想得到吧,他只是一个傀儡,他做不了决定,所以当他的手机响的时候,别人会让他过来接电话,接完电话后再汇报,然后由后面的主子作决定。”安明说。

    “如果是手机带在他身上,那我们可以定位后抓到他,他的手机不移动,那反而要抓到他有些困难。”我说。

    “是啊,所以他的主子也想到了这一点。作好了充分的准备,果然都是高手。”

    “那我们只要定位到这三部手机的位置,一样也可以抓到幕后老板啊。”我说。

    “要是你知道这三部手机的具体位置,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安明说。

    “在什么位置?”

    “三个地方,警察局总部,监狱,还有一部在市委总部。”

    这下我傻了。

    这三个地方,都是有在量人群聚集的地方,也不是随便可以闯入的地方,就算是你进去了。你也不可能对每一个人进行搜查,因为只要你敢乱动,你马上就会倒霉。

    这样的安排。真可谓是处心积虑,几乎达到了万无一失的程度。三部手机控制缅北,由那里的武装去做毒生意,然后坐收滚滚财源。真是精心的安排。再这样下去,安家在缅北的威信将慢慢消失殆尽,到时扶持一个完全信得过的人在那里当土皇帝,接手安家所有的资源,安家就慢慢彻底地退出缅北历史。

    这应该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了。

    安明的车没有进市区,而是到了郊区一家连锁酒店门口停下,进了酒店,发现站在门口的收银员漂亮得有点不像话,再仔细一看,竟然是胡芮。

    我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去,和她来了个狠狠的熊抱。

    “袁小暖,老子就知道你死不了,你果然回来了。只是黑了很多,也瘦了很多。”胡芮一边哭一边骂我。

    我说:“你别哭了,我没死你还哭什么?你应该笑。”

    她说:“对对对,我应该笑才是,你又没死,我瞎哭什么呀,对了,快去见阿姨吧,听说你要来,她兴奋得连续几夜没睡好觉了。”

    我说:“我妈妈也在啊?对了,你怎么做起酒店收银来了?”

    她说:“一周以前锦笙把这酒店买下来送给她了,作为我们在温城的据点,安明的房子现在肯定是回不去的,只能暂时先住在这里。放心,这里的酒店普通间我要两千八一个月,但同等质量的其他家只要三百,所以没有哪个白痴会住我这个贵得离谱的酒店,如果真有人住,那肯定是别有用心的。”

    我说:“你现在变得这么聪明,这么绝的主意也想得出来。”

    她说:“我哪有这本事,都是人家闻大帅哥想出来的点子。他现在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我说:“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还是这么花痴,他不是现在才是你的偶像,以前也是你的偶像。只要长得帅的,都是你的偶像。”

    她说:“自从你离开之后,就没有人这么了解我了,终于有一个人可以客观地评价我是花痴了。”

    说笑间来到三楼,我听到老妈正在和小刚说话,我的眼睛忍不住又下来了。

    ——

    一家人的再次相见,大哭之后是说不尽的喜悦。

    忽然就觉得一切都不再重要,只要家人平安,一切ok

    接下来的安宴,每个人都很开心,但没有人喝酒,因为有很多的事要做,暂时还不是把酒言欢的时候。

    吃完饭后胡芮把老妈送回了家,我们和锦笙开始聊正事,他到温城已经半月有余,但还是没有任何假安明的消息。

    “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消息都没有。”锦笙如此形容。

    “不会是已经被主子给杀了吧?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做掉了?”小刚说。

    “不可能,明显他还有利用价值,一但缅北那边有什么摆不平的,他还会以我的身份出现在那里。以安少的命令发号施令。这个人肯定就在温城,只是没露面而已。就算暂时不在温城,迟早他也是要回来的。这件事急不来,你先说说那些温城那些故人的近况吧。”安明说。

    “先说哪一个?”锦笙问。

    “当然是先说我爸妈。”安明说。

    “他们都很好,安磊也嫁人了,还有个小孩,嫁的人是雷波,雷波现在如日中天,刚从市委一个重要的职位上调任中远集团董事长,连莫少云都给他打下手,任总经理。中远发展也确实快,温城很多知名企业都已经被收在了中远的旗下,不仅如此,还斥巨资在附近城市也收购了很多企业。听说股权结构也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国有股权已经被稀释得所剩无几,现在的中远,是一家准私企,大股东都是私人。而且股权结构复杂,由很多的小公司联合持股。”

    “这倒奇怪了,雷波就是害死魏松的那个人吧,这个人如此心狠手辣,不是什么好东西,莫少云怎么会委屈自己给他任总经理?难道莫少云也已经被黑化了?”安明说。

    他只是说莫少云给雷波当经理很奇怪,却没有说他妹妹嫁给那个人渣更奇怪。

    “这个就不知道了,也或许。莫少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只是隐藏得比较深而已,不过这倒是好事,我们现在明确的仇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雷波那个人渣,只是他现在位高权重,又是大哥的妹夫,恐怕不太好搞。”锦笙说。

    安明叹了口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雷波还是雷蕾的亲弟弟呢,没想到一来二去,我和雷蕾还成了亲戚。”

    “大哥。我们先把雷波拉下来吧,既然短时间内找不到那个人,就先从雷波开始,只要打击雷波,那后面的人就会慢慢出来了,我们在温城遭受的一系列危机幕后的主谋,就可以慢慢浮出水面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赢,不能再败走他乡了。”锦笙说。

    “好,就从他开始。他的平时的生活规律了解清楚了吗?他都喜欢去哪些地方?”

    锦笙面有难色,“他平时几乎不怎么管集团的事,都是莫少云在打理,最喜欢去的地方……”

    “直接说,没关系。不用把安磊当成我的妹妹,我和她的兄妹之情,早就没了,更何况她和我本来就没什么血缘关系。”安明说。

    “她有好几个女人,有固定关系的那种,尽管如此,他都还是经常出入一些风月场所,他大多数的生活都有女人参与其中。几乎没有固定的生活轨迹,偶尔去去公司,然后就是拜访一些达官显贵,然后就是找女人了。”锦笙说。

    我心里一叹,当初雷蕾为了让自己的弟弟有个好前程,沦落风尘赚钱供他上大学,可没想到她的弟弟现在成功了,去的地方,就是她当初呆的那些地方,这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真心替雷蕾不值得。

    “她有这么多女人,难道安磊会不知道吗?还是默许?”我忍不住插嘴。

    “这个嘛,虽然我不完全知道,但我想应该是知道的,因为……安磊的男朋友不比雷波的女人少。”锦笙说。

    安明扭过头,虽然之前他说安磊也不是他妹妹,但锦笙说出这些情况,他难免还是会有一些尴尬。

    “那就从他的女人们那里下手,想想办法。”安明说。

    锦笙摇头,“如果说录个视频什么的来检举他,那肯定是没用的,这个人以前非常低调,后来一直爬到高位,现在如此放肆,恐怕也是有恃无恐,普通的手段,肯定奈何不了他,他本身就是从政界出来的,在那边的人脉自然非常的宽广,奈何不了他,更何况他现在并非公务员,要想靠生活作风方面的事拉他下马,很难……”

    安明摆手打断锦笙的话:“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从他的那些女人下手,不是说要利用女人来检举他,检举他有什么用,直接用最原始的手段,把他约到这个酒店来,绑了先打个半死再问事情。”

    “这个恐怕不妥,他在温城是重要人物。一但失踪,必然全城追查,到时闹出的动静太大,毕竟我们现成还没有必胜的把握,我认为这样做太过草率。”锦笙直言说。

    安明想了一下,“有什么办法可以把雷波调离温城就好了,最好去一个比较偏远的地方。他的势力覆盖不到的地方。其实都不用偏远的地方,只要不在温城就行。”

    “他的那些女人都只是和他是露水之情,就算把那些女人弄到外地去,让他跟过去也不可能。除非找一个他在乎的人,让他跟过去,可是这样的人,在乎的人那肯定很少,所以这很难,只能等机会,比如说等他出差什么的。”锦笙说。

    “可是我们没有时间等,我们要在对方没有发现我们回来之前就要对他们作出沉重打击,等他们发现我们回来了,那就晚了。”安明说。

    “那个雷波不是有个孩子嘛,别人他可以不在乎,他儿子他总会在乎的吧?把他儿子……”

    “你闭嘴。”我白了袁小刚一眼,袁小刚赶紧闭嘴,然后嘀咕:“我只是随口一说。”

    “不管孩子的父母怎样,孩子都是无辜的。以后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安明说。

    “我说了我只是随口一说了。”袁小刚说。

    我说我倒有个主意,雷波身为董事长,虽然说日常事务有莫少云打理,但有些事情是不可避免地要董事长出面的,如果通过制造一些事情逼他出差,那不就把他调离温城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可是什么样的事件才能让董事长亲自出面?大多数的事情,总经理就可以搞定了的。”锦笙说。

    “如果真是很大的事,董事长还是得在场的,中远不是在附近的城市收了很多的企业吗,如果那些企业发生了变化事情,那他就得去吧?比如说发生了大爆炸什么的,以前他们不是用这样的方法对付我们的?我们为什么就不能以他们的方法还他们?只是这其中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会伤到人,他们可以不顾无辜百姓的死活,但我们却不能,毕竟我们不是那种可以不择手段的人。”

    我说完后他们都没有说话,都在考虑我方案的可行性。

    最后安明点头,“就按小暖的这个思路去做,不要强行去做,没有好的机会,就暂时就先等等,务必要一击必中。对了,康虎呢?他在哪里?”

    “我们安排他住在另一处,有人跟着他的。”锦笙说。

    “适当放松一两次看一下,他会不会想着逃掉。当然了,不能让他真的逃掉,如果他想逃,就直接做了,如果他本份,那就留着,回头让他回缅北担任要职,一个人做错过事没关系,最主要的是看他是不是诚心改过。”安明说。

    “你把他带到这里来,就是想看一下他是不是真的改悔了?”我问安明。

    “那倒也不完全是,当初冒充我的人去过缅北,身边不可能不带人,我让他来,就是想着找几个重要的人让他看看,看是不是当初去过缅北的人,但锦笙已经把温城一些有头脸的人让他看过了,他一个也不认识,所以我当初的想法是错的,并没有任何的用处。”安明说。

    “我倒认为你的想法并没有全错,当初假安明身边带的人,肯定也在温城,他只是一个傀儡,他的老板不可能放心让他一个人去缅北,所以一定会带着人去,随他去的人,也一定是重要人物,至少是老板信得过的人物,这样才能随时向老板汇报他的情况。只是我们没找对而已。迟早会出来的,所以康虎还是有用的,再说了,他也是安家旧部,就算是他真的不改悔,我也认为没必要把他做掉。离开缅北,他就不是虎了,最多也只是猫,又何必要赶尽杀绝。”我说。

    “嗯。有道理,就按你说的做。”安明竟然赞成我的观点。

    爬书网手机用户请浏览 wap.xywxs.com 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