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62章 终章(下)

作者:程砚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们在争掌财大权呢。”

    旁边的胡母远同怪哉在嗑着瓜子看热闹,“谁眼珠子先动,谁交出财权。”

    草儿从胡母远手里硬抢出一把瓜子,也跟着嗑起来。

    “这还用争?平常不都是黑妞武力镇压,从而管钱?”草儿很是不解。

    “哼,怪只怪黑妞要与千面比谁贤淑。”怪哉说。

    如此一来,她也就没有了硬抢的借口,只能借助比试来决定了。

    草儿乐了,“与千面比贤淑,那不是找死?”

    千面妖狐现在是余生的左膀右臂,帮着余生处理中荒事务,挣钱多,性格好,把老白养的好好的。

    以至于老白现在当店小二都不积极了,为此余生批评过他很多次。

    说曹操,曹操到,白高兴领着千面妖狐从后厨进来。

    “你们在说我什么呢?”千面妖狐好奇地问。

    “没,夸你呢,老白能娶你,那真是走了八辈的狗屎运。”

    白高兴走过去,把草儿手里瓜子抢过来,“你这不学无术的,现在夸人都不会了?”

    “就是。”富难在旁边帮腔。

    “老白走的若是狗屎运,那至少得踩十六辈的狗屎运,还必须是踩狗子的。”

    狗子在他身边默默走过。

    “你当心晚上办事儿时,狗子再去你门口狂吠。”胡母远提醒他。

    现在老富不在客栈住了,而是住在了帝休上。

    精卫当惯了鸟,睡不惯人的房子了,因此在帝休身上搭了一个巢。

    那巢搭的,是真的漂亮,而且牢靠。

    下面还是客栈,所以很热闹,一点儿也不冷清。

    余生为了让他们往来方便,把他们的屋子也收为了客栈。

    帝休对此毫无意见,因为他醒了,想喝酒的时候,伸出树枝敲富难的树屋门就可以了。

    唯一让富难不满的是这厮敲门时,选的时机大都不是时候。

    被狗子折磨过的富难,听胡母远这么一说,果断住了口。

    草儿这时起了捉弄叶子高和黑妞二人的心思。

    她突然一指外面,“美女!”

    “嘁。”

    叶子高眼不眨,头不扭,“你觉得我现在还会上你们的当?”

    富难在旁边笑,“这一招用太多了,他早习惯了。”

    以前,他们经常用这一招来骗黑妞收拾他。

    草儿扭过头去,指着黑妞身后,“哇,好英俊的美男子。”

    黑妞不为所动,只是撇了撇嘴,“老胡我都看烦了,这世上还有比他更英俊的?”

    胡母远在旁边跟着做了一个帅气的动作。

    “不是,你看烦了是什么意思?”他刚反应过来。

    余生走过来,把草儿最后一把瓜子也抢走,“你这招不灵。”

    “那你有招,你来。”草儿说。

    “打赌?赌注就押小狮子,怎么样?”余生问。

    “少来,小狮子已经被你儿子拔没毛,现在成小秃子了。”草儿翻白眼。

    “小兔子也不错呀,奥吃。”小白狐抱着小小鱼走过来,热心地说。

    “你们这一家子,尽祸害我家小狮子了。”草儿看着余生,“押小狮子是不可能了,要不我把我刚配出来的杀青散送给你?”

    “杀青散?那是什么。”

    “毒药,没有解药。”

    “没有解药,那我要那玩意有什么用,又不能诈钱。”

    “嘁,现在不是你赌什么,而是我有什么,才赌什么。”草儿仰着头,高傲的说。

    “行吧,你个子低,给你个面子。”

    余生敏捷的躲过草儿一腿,柜台上取出几文钱,丢在地上,“有钱!”

    刹那间,草儿只觉面前光影一闪,黑妞与叶子高已经动了地方,在捡钱了。

    “你看吧,我就是有办法。”余生得意。

    草儿翻了个白眼,从怀里掏出一瓷瓶递给余生,“喏,杀青散,直接水服。”

    “我服这玩意儿干啥。”余生表示他还没活够。

    “这毒药能喝。”

    “你不说没解药?”众人看着她。

    “嗨,这是穿肠毒药,倒在水里搅匀了,有酒味儿,特香,酒味特浓。”

    草儿表示,药用也是可以的,“一杯下肚,飘飘欲仙,两杯下肚,乐而忘忧。”

    “总之呢,服了我这杀青散配制的酒,欢乐常在,悲伤永远杀青。”

    “哦,敢情是这么个杀青散。”余生收起来,同时表示草儿现在越来越会胡诌了。

    他们正闲聊着,后厨又走出几个人,吵嚷着什么事儿。

    “要我说,我们要避免打草惊蛇。”楚辞说。

    “那就任由他们草菅人命?”周九凤不高兴。

    “就是,对付这些落草为寇的家伙,怕什么打草惊蛇?”

    庄子生同周九凤站在同一个阵营里,“我就看不惯你这做事浮皮潦草的态度。”

    草儿回过头,“嘿,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怎么说话离不开一个草。”

    她扫视众人,“草招你惹你了。”

    周九凤指着余生,“那得怪他老爷子造字。”

    “正好,老爷子就在妖气阁,你可以去理论。”庄子生指下后厨。

    余生吐槽,“我这后厨都快成门了。”

    正说着,楚生和周大富等人也走进来。

    草儿眼珠子一转,报复起来:“楚生来了。”

    “哈哈,哈哈哈!”

    周九凤大笑,把小小鱼都吓一跳。

    楚生很无辜,“这与我没关系啊。”

    说着,他递出一红布包着的东西给余生,“余掌柜,这是我给小鱼的礼物。”

    “什么礼物?”众人好奇。

    周九凤也是笑着看。

    “一本书,我俩合著的,上面有我和周大富这些年逛烟花之地的心得与体会。”

    周大富点头,“有了这本书,小鱼再逛,就不会被当肥羊宰了。”

    “你大爷!”众人一起鄙视他们。

    小白狐不忘奉送他们一句,“畜生!”

    “哈哈,哈哈哈。”周九凤又大笑起来。

    人渐渐来的差不多了。

    余生高兴,亲自下厨做了几道新菜,有肉末茄子,红烧记住,红烧排骨,还有蒜蓉虾等。

    客栈最优秀的厨子今天也聚集到了剑囊镇客栈。

    各种美味佳肴,山珍海味,玉盘珍馐不断地被端出来。

    众人入座,余生正要说话,一个一人高的黄鼠狼从门口走进来,“嘎哈呢,这么热闹。”

    “妖怪!”周九凤放下筷子。

    “你妖怪,你才妖怪呢!”

    黄鼠狼不客气的回答,“我是黄鼠狼,来找狗子兄弟。”

    率先钻出来的不是狗子,而是黑猫和警长。

    不过,在见到这头黄鼠狼这么大后,两只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甚努力表现着没看到黄鼠狼。

    狗子显然还认得黄鼠狼,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

    “嘿,兄弟!我们好久不见,你还好吧。”黄鼠狼热情招呼。

    “汪汪。”

    狗子在一旁答应,顺便显摆一下自己的小弟。

    俩东西相约去后院用饭了。

    余生刚又要说话,又从外面走进两个人。

    这是两位正宗的客人,一大爷拉着一小姑娘。

    “你好,用饭。”

    大爷进门就说,正好打断余生说话。

    “你……”余生回头,愣住了,“凤儿!”

    孟婆也愣住了。

    “凤儿?”余下的人也疑惑。

    “嘎!”

    望着那小姑娘,伥鬼更惊讶。

    这还真是年轻、缩小版的凤儿。

    “咦,你们怎么知道我孙女的名字?”大爷疑惑。

    他身上背着一二胡,以卖艺为生,刚到这地界。

    “你。”

    小凤儿望着他们,吐出一个字。

    安静片刻后,众人轰然而起,“一次只说一个字,还真是凤儿。”

    他们瞬间围过来。

    “们……”

    小凤儿被吓坏一跳。

    她戒备起来,唇抖动着,试图把话说快,但还是很慢。

    “干……什……么。”

    在众人注视下,小凤儿又吐出几个字。

    叶子高疑惑,“说话虽然磕磕巴巴,但说的字数挺多的,不是凤儿吧?”

    “就是,这得有七个字了吧?”草儿掰着手指头。

    “去。”余生把她推走。

    不等他问,小凤儿断断续续地说:“我警告你们。”

    她举起自己胳膊。

    “别……看……我……人……小……”

    “嘿,她说这话,能把人急死。”富难耐心快耗尽了。

    “但我有一把子力气,拉磨是一把好手!你们小心被我扔走!”

    话音落下后,客栈一时间安静。

    许久后,叶子高点头,“是凤儿没错了。”

    黑妞拍了拍她肩膀,“朋友,好久不见。”

    众人感慨,想不到有生之年,居然可以再次见到凤儿。

    正在他们感慨时,包子跑进客栈,“快看,快看,天上太漂亮了。”

    “天上?”

    余生略一思索后恍然大悟,“坏了,老余和他媳妇还在天上打呢。”

    他们一拥而出。

    迎面碰见了耍耗子的道士,“余掌柜,恭喜贺喜呀。”

    说罢,他敲了敲鼠箱。

    登时冒出两只耗子,一只衔着一卷纸,类似对联。

    左面打开,上书楷书小字:有钱捧个钱场。

    右面写的则是:落幕!

    “嗯?”余生一愣。

    道士尴尬一笑,“错了,错了,这俩耗子刚得的,业务还不娴熟。”

    不过,众人已经顾不上看他了。

    在嗑看戏的老乞丐指引下,众人抬头,见老余与余生他娘斗的难解难分。

    只是……

    剑阵一时化作怒放的鲜花,一时化作比翼鸟,一时化作白驹。

    “怎么看都像是在秀恩爱。”清姨说。

    余生点头。

    他搂住她的腰,“不过,还挺美。”

    众人点头。

    “就是有点短暂。”余诗雨说。

    “那我可以把老余当年勾搭妇人的故事告诉娘听。”

    “真有?”

    “当然是我编的。”余生笑。

    众人翻白眼。

    “还是别了。”清姨说,“有时候,就是因为短暂才更美。”

    一如人这一辈子,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但只有与朋友,爱人在一起,每日欢乐相伴,就足够精彩。

    他们望着天空,痴迷。

    在他们身后的大堂里,小小鱼正在把柜台的钱,一把又一把的塞给小白狐……

    完本感言

    唔,千言万语,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还是从感谢开始吧。

    从起笔到落笔,感谢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支持,等待,鼓励,鞭策,更重要的是付出了时间与金钱,一览拙作的童鞋。

    谢谢,非常感谢,砚秋在此三百六十度鞠躬感谢。

    在《有妖气客栈》的更新中,我经历了人生的起起落落,有生病,有结婚,有生子,为此而耽搁了许多时间,有时候一更,断更,甚至好几天才更,对此再次抱歉。

    再说一说这本书。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喜欢上了看情景喜剧,有美剧,自然也有《武林外传》,《炊事班的故事》等经典喜剧。

    现在追究原因,我想大概是因为孤独吧,大学毕业后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不见朋友,难免孤独,心灵需要一些慰藉——在情景剧中,人们之间欢乐,矛盾之后的友谊,恰好填补了我当时心灵的空缺,那时我想,如果自己也有这样一群逗比朋友,每天欢乐搞笑多好,于是有了写这本书的初衷。

    当然,在写的过程中,因为笔力有限,自身在阅历,经历方面有许多不足,另外小说与电视剧有很大的不同,所以路子有点走歪了,还望大家见谅。

    至今记得提笔写的那个早晨,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早晨。

    但我至今记得那日和煦的阳光,不冷不热,让人有提笔的欲望。

    当时,自己因为《江湖烟雨行》的挫折,心灰意冷之际决定写点好玩的,轻松的,于是开启了这本书,也开启了一段难忘的时光:有余生,叶子高,白高兴这些相互损,又相互帮助,每天在一起就是为了欢乐的人物相伴:有了自己在书写这本书中这一段跌宕起伏,悲与喜,乐于忧,苦于甜;有了大家的相伴;结识了自己喜欢的人,并与之相知,相守,相伴,然后现在还有了个折磨人的小豆芽。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我永远也想不到,心血来潮写下的文字,会受到自己有史以来那么多书友的喜欢,也永远也想不到,那个平凡的日常,会为我的生活带来这么……富有意义。

    正如书中余生所想,人这一辈子,最幸运的莫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陪她一起让毫无意义的人生变得有意义。对《有妖气客栈》而言也是如此,希望《有妖气客栈》可以真正的成为一家客栈,一家可以容纳大家心灵的客栈。

    当大家不够快乐,不够开心时,可以在《有妖气客栈》这本毫无意义的书中找到快乐,让生活变的有够快乐。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有许多话还没说完,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告别,总是恋恋不舍的吧。

    不过,这并不是真的告别,我们只是把余生、清姨,叶子高、富难、白高兴、黑妞、怪哉、胡母远,小白狐,周九凤等等放在这个世界,让他们永远的幸福快乐下去罢了。而我们,将开启下一段换了的旅程——《有妖气书屋》将要上线,同样的轻松,同样的情谊,不同的是从客栈改为了书船主,这本书将讲述一个个有妖气、有欢乐,有怀念,令人感动的温馨故事,希望大家可以喜欢、关注和收藏。

    最后,再次为自己的拖沓而抱歉,为自己力有不逮而抱歉。

    同时,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厚爱,祝所有的书友幸福、平安;祝小豆芽安康,别再胀气,我快遭不住了;也要感谢我的另一半,感谢你的付出与信任,永远爱你。

    最后,就让我用这一段话来结尾吧:

    我们所经历的每个平凡的日常,也许就是连续发生的奇迹。我们不能奢求任何事物永远屹立在那里,在行星划过的夜,连太阳照常升起,一切如昨都是上帝莫大的恩赐。

    今天开始认真而感恩地度过每一天。

    期待我们的再次相逢。

    (全书完)

    ==========================================================

    更多精校小说尽在爬书网 www.xywxs.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