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5章 完全标记他

作者:夜十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高一暑假,纪云和边天霖正式交往。

    确认情侣关系后的第二天,纪云回到家里,发现自己把写着“我喜欢同桌纪云”的便签纸揣口袋里顺手带了回来。

    他看着纸条上的字,被吻过一遍又一遍的唇角禁不住上扬。

    透着光,他又看到纸条背面隐隐浮现出一些字迹。

    他将纸条翻过来,看到几行字依次浮现:

    恭喜通关啊少年。不过三个月还没到,注意时限期内一定要和谐!禁止脖子以下的接触!再次强调要和谐!——爱你的超管

    纪云笑了笑,眨眨眼的功夫,那行字又不见了,仿佛从未存在。

    ……超管把他当啥了!都还是未成年人,就算三个月过去,他也一定会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好吗?!

    纪云又突然起自己初三毕业后停学过一年,所以要比同级生大一岁。高二开学不久就是他生日,那个时候他应该是个成年人了。

    呃……但那又怎么样呢!只是巧合而已!

    高二开学,边天霖第一天就成为了全校的焦点,而他本人只是象征性地报道了一下就离开了学校。

    “卧槽那人是边天霖?我差点没认出来!”

    “我也没认出来啊,一个暑假个头能蹿这么多?”

    “我记得他以前是个矮子啊……大概是长开了吧。”

    “这特么哪里是长开,这是换了人吧!”

    “学校论坛最最最最新消息,边天霖分化成alpha了,他去学生事务中心改了个人信息!”

    “噫呜呜噫把那个十七中最美beta还给我啊!”

    “啊啊啊啊啊以前他是beta的时候没觉得,现在成了alpha,这张禁欲脸,我I了!”

    在学校论坛上,仅仅一天时间,边天霖就让江祈时代落下终幕,成为了十七中所有omega最想交往的alpha。

    江祈表示对这个看脸的世界很生气。

    同样很生气的还有年级第一的纪云同学。

    边天霖在开学的半个月里总共只来了学校两回,还都只是露了一下脸就走。纪云却在此期间接待了无数拨访客,甚至打扰到了他正常学习。有男有女,但一律全是肤白貌美的omega。

    “边天霖同学不在吗?那麻烦你交给他啦!”

    “拜托纪云同学一定要交给边天霖!”

    高二分了班级,但事先跟教导主任打过招呼,纪云和边天霖还是在一个班里,也仍旧是同桌。

    半个月时间,边天霖的抽屉里塞满了情书。

    这情书都快溢出来了,纪云只好帮他整理了桌子。

    整都整了,那就带回去呗。

    放学后,纪云把一撂情书装了满满一纸袋,上了来接他的车。

    平时总是那个沉默的司机来接他,今天车后座上还坐着另一个人,看见纪云,冷淡的漆黑的眸子里立刻就有了极浅笑意:“阿云。”

    纪云愣了愣。

    边天霖今天这是搞什么,穿着这么正式的西装,头发也全部向上梳起,露出硬朗的额头。

    大概是刚从什么商务聚会上回来吧。

    纪云麻溜地钻进车后座:“你今天那么早忙完了?”

    “嗯。”边天霖应着,看着纪云抱着个特大号的纸袋,“这是什么?”

    纪云没好气地把纸袋往他怀里一丢:“一袋情书。”

    “你给我的?”边天霖有点感动,这份爱意有点厚重。

    “呵,全校的omega给你的。”纪云翻了好大一个白眼,“再不给你带回来,他们就要往我抽屉里塞了!您慢慢看,我按时间顺序给您整理好了。先来后到,绝对一个不亏待。”

    自从纪云可以帮着边天霖哄发病的姥爷后,边天霖就再也没有打过抑制身体成长的药物,一个暑假的时间里,原本被过分抑制的体格得到了反弹性成长。

    纪云几乎每天都能见到边天霖,对他每天细微的变化并没有特别敏感,但在不知不觉中,边天霖竟已经比他高出十几公分,力气大到单手就可以把自己揉进他宽阔的胸膛。

    精致的五官倒是一如既往的英气,只不过脸部的线条多了几分硬朗,喉结也明显突起,再也不会被人错认成女孩了。

    原来omega都喜欢这样的alpha吗……纪云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坐在他左手边的alpha,反倒有些怀念三个月前身上并没有任何alpha特质的边天霖。

    啊啊啊反正情书他是都带回来了,从下周起不希望再有人打扰他的学习!

    “你在吃醋。”边天霖一边说着,一边还真一封封地翻起了情书。

    “呵,您想得真多。”他怎么可能吃边天霖的醋。

    “昨天刚标记过,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呵~我在想要不要干脆答应江祈校庆日当晚……呜……”

    他还没说完,边天霖就扔开那一叠情书,扣住他的后脑勺吻了过来。

    沉默的司机叹了口气。他习惯了,当了多年的老司机,这个时候只要继续保持沉默就好:)

    车一直开出了城区,往临海的县区开去。

    被边天霖吻晕了,直到上了高速,纪云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回家的路。

    “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

    到了目地的,果然是熟悉地方。

    周昊天家的超五星级的临海度假酒店ayana。

    不知又在举办什么酒会,大堂里出入的都着身着华丽礼服的宾客。

    纪云还穿着白衬衫灰西裤特别清纯干净的校服,背着学生书包,和ayana的氛围格格不入。

    “来这里干嘛?”自己低调的学生打扮在这里反而有点引人注目,他不好意思地扯了扯边天霖。

    一身剪裁得体显得肩宽腰窄的边天霖正了正领带,拉过纪云的手掌扣住:“圆梦。”

    纪云:???

    酒店内部错综复杂的走道上铺着复古繁花的地毯,边天霖扣着纪云的手走在酒店6层B区和C区的连廊上。

    “你订了房间?”纪云有些高兴,“是要给我过生日吗?可是我明天才生日啊。”

    说话间,边天霖却猛地拉着他拐进了连廊的一条分岔路里,按着他的肩将他抵在了墙上。

    纪云没有防备,被边天霖这么一拉扯,他松着最上面一颗纽扣的衬衫也被扯歪了领子,露出锁骨笔直的半个肩膀。

    “边天霖你搞啥?”纪云想用右手推开他按在自己左肩上的手,右手却又被边天霖抓住,举过头顶按在墙上。

    “那个时候没亲到,补回来。”

    那个时候?纪云稍微一想就想起了边天霖说的是什么时候。那时,在与现在相同的地点,为了阻止边天霖和陆潇翔的直接见面,他在这个拐角上壁咚了边天霖。他要是那时就知道边天霖是个男的,他还费这老大劲儿干嘛。

    “……你那个时候就想亲我你是不是人!”

    “不是。”他低下头去,轻触对方的唇。

    轻轻的一吻就放开,到是纪云却连耳尖都红了。

    两人一直走到了酒店C区的顶层。

    C区最顶层就只有那一个房间。

    站在门口,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却都想着同样的场景。

    边天霖用房卡刷开门,纪云走进房间,看见了房间里的布置也与之前自己的布置一模一样。

    房间里被洁白的花瓣堆满。

    稳重的酒红色地毯上、造型各异的设计师款灯具上、深蓝色天鹅绒的沙发上……目之所及,铺满了纯洁的百合和白玫瑰。

    纪云又拉开了露台的玻璃拉门,独立的泳池在初上的弦月下闪着细碎的波光,那张方正的玻璃桌上摆着撕去了标签的红酒,正装的奏者垂手静立在漆黑的三角钢琴边。

    不过是过个生日而已啊……这样想着,纪云却是由衷地笑着。

    边天霖的心思让他有些高兴。

    “那时我以为你要跟我表白。”边天霖从后面抱住了他,将下巴抵在他的头上,“那么用心地准备,结果却只是为了阻止别人跟我表白。”

    “那你要我现在补你一个表白吗?”纪云抬起手揉了揉边天霖的头发。

    “等下再说,先吃饭。”

    “不喝酒!”纪云看到那瓶没有标签的红酒心里有点发怵。

    自那次以后,他对所有没有标签的红酒都有心里阴影。

    铺满着纯洁花瓣的房间,怦然心动的烛光晚餐,流畅动听的旋律伴着远处哗哗的海浪声,一切都和那晚没什么区别。

    只是寻常聊天,谈论着日常便以至深夜。

    “真的不陪我喝一杯吗?”边天霖看了看表,最终还是从银制的架子上抽出了那支没有标签的红酒。

    “那……就一口。”纪云应允。

    边天霖拔开酒瓶的木塞,持着线条流畅的酒瓶凑到了纪云面前的高脚杯。

    “叮叮——”

    从瓶口倒出的不是紫红色的香醇液体,却是一枚闪着银光的戒指。借着惯性,戒指在水晶杯里跳跃着,与杯壁碰撞发出一连串清脆美妙的声音。

    同时,不远处的海岸上传来烟火升空时尖锐的长啸,再是一声在空中炸开的轰鸣。

    头顶的夜空里,绽放出了巨大的火树银花,又四散开来,明明灭灭。

    边天霖的脸在烟花和烛台的火光下像散发着柔光。

    “成年快乐,阿云。”他取出高脚杯里的戒指,“可以结婚了。”

    弹钢琴的奏者不知在何时退出了房间。

    “……什么可以结婚了。”这样说着,却是轻快地从边天霖的手心里取过那枚戒指把玩着,“我是成年了,你成年了吗?”

    边天霖一本正经地拿出身份证摊到纪云面前。

    上面的生日信息却是比纪云还要大一岁。

    “你怎么回事?”纪云笑着把证件还给他,“我是因为停学过一年。”

    “我也停过学。”他轻描淡写地淡化了时间,“初中时在学校伤过人,被国家重点管控了两年。”

    纪云有些心疼:“以后不会再有这种情况,你也不用再定时去做基因测试。”

    “嗯。”边天霖平静而幽深的瞳孔里透着笑意,“结婚吗。”

    反正谁也离不开谁,纪云低着头,双颊微红,轻轻道了声:“……好……”

    边天霖的心脏缩了缩,在渐渐染开的优昙香里,他走到纪云身边,弯下腰。轻轻的一吻中,他握住纪云的手,将那枚素戒套在了对方左手无名指上。

    谁都没有说话,耳边只有夜空里烟火升空后又四散的声音。边天霖漆黑的瞳仁里印着冷的月光和热的火光,交织着欲和克制。

    这样的克制却让纪云觉得,他的脸在烛火幽微的黑夜里更有魅力。

    反倒让他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信息素的散逸。

    他扶着边天霖的肩,主动吻了上去。

    先是浅尝辄止的轻啄,再是第一次主动地探进了对方的唇间。

    浓郁的优昙香与平时不尽相同,传染了烟花的热烈似乎要把边天霖眼里最后一丝清冷也烧尽。

    他有些强硬地揽着纪云,半抱着他站起,将他压在钢琴架上吻。

    这一吻很久没有分开,分开的两回是去咬了脖子。

    明明标记了,信息素的香味却迟迟未散。

    “不亲了。”边天霖喘着气,漆黑的瞳仁里染了点红,他放开纪云直起腰,“你今天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纪云笑着凑上去,欣赏边天霖难得窘迫的表情。

    “没发情的话控制一下信息素。”边天霖无奈道,“你真以为我不会完全标记你吗,你都答应我求婚了。”

    红酒瓶面向纪云的那一面隐隐出现了一张标签,慢慢浮现出一行字:

    三个月过了!

    纪云只是眨了眨眼的功夫,那张标签就好像从未出现过,没了痕迹。

    纪云低头笑了笑,抬起晕开一线绯红的眼尾,直视边天霖:“我都答应你求婚了,你……不完全标记我吗?”

    边天霖只觉得心脏又缩了缩。

    这谁挡得住!

    但他还是竭力控制着被挑起的征服欲和占有欲,揉了揉纪云的头发,哑着嗓子:“完全标记要两天。”

    “明天是……是周末……”

    纪云的声音轻得像是一片羽毛,却在边天霖的心湖里荡漾开久久不散的涟漪。

    “好。那我们周一去领证。”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恭喜结婚!

    例行瞎BB的总结:

    开文前被编辑例行进行灵魂三问:

    这是买股文吗?————不!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这是1V1吗?————绝对的!肯定的!必须的!

    攻受成年了吗?!————呃……那那就成年吧

    于是就有了对三个月很执着的超管设定:)

    开文的初衷是想写一篇不太一样的校园文,所以用的是类似推理小说的结构,用配角来牵出主角的过去,并推动现在的发展,其实某个反派有隐藏洗白剧情,但我想应该没人想看,那就继续藏着让他黑着吧。

    然而用了这个结构的结果好像有点跑偏,这完全不是一篇校园文哈哈哈哈哈,有机会的话可能会再写一篇纯校园文小甜饼。

    跟不知道何为结构的第一篇比,这篇的写作手法其实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的,没有一个多余的人物,但后半的大纲做得还不够细,行文到四分之三处的剧情就显得有些无力,剧情也明显不如之前吸引人(毕竟之前每天都在为剧情不够沙雕而薅秃头)。总之做好总结,下一本继续努力~

    下一本预收在专栏有,大概3月中下旬开文,娱乐圈甜爽文,剧情穿插感情!我去存稿啦!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有缘的话下本见呢~文案即简纲,就这个文名不改了。

    《穿进万人迷文后我股价暴涨》

    殷沁头顶升起了示意读者支持情况的股票K线图,他意识到自己穿到了一本娱乐圈背景万人迷文里。

    万人迷主角池影被五个股票男追求,殷沁只是其一。卑微如他,与兄弟决裂,为爱退隐娱乐圈,只换来池影冷淡疏离的一瞥。

    殷沁回忆对池影毫无尊严的舔狗行为,振臂高呼:爸爸要把衣服一件件穿起来!什么股票K线图!给我跌停退市!

    钮祜禄.殷沁将池影视为死对头,一心要在人气上压过他,代言上超过他,事业上搞垮他!

    然而他折腾得越起劲,头上的K线图越是一路飘红,几个涨停后力压其他四个股票男。

    殷沁:WTF??!爸爸死都不会去搞池影的!狗作者还能逼我走剧情?!

    某天,股价已突破天际的殷沁突然发现自己头上的图不见了,池影头上却缓缓升起他熟悉的K线图。同时,另外四个股票男的股票全部换了代码重新上市。

    股票男1号:糟糕,我喜欢的人可能是殷沁。

    股票男2号:殷沁人美戏好嗓音甜,我当初是瞎了眼才喜欢冷冰冰的池影吗?

    股票男3号:我的弟弟不可能这么可爱。

    股票男4号:宝贝,池影瞎了眼,我没瞎。

    殷沁:??

    再某天,殷沁被同剧组的池影喊去了房间。

    股价突破天际的池影触发了强制剧情。

    殷沁的腿在池影肩上晃,他抓着床单哭着想:MD这特么什么文,连受都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