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01】大结局下 (2)

作者:未曦初晓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都有一团黑色的雾气。除此之外他们的武功都变得很高。武功高就算了,除了你们今天杀死的那五个,我们这些天来,一个人都杀不死!”

    “杀不死?”千芷鸢抓到了重点。

    “对,我们杀不死他们。无论砍了多少刀,他们依然像是没事人一样,所以我们总是处于下风。而他们的人一个也没有少。直到你们今天杀了五个。”欧阳少华站起来补充道。

    “原来得到了祭坛力量的人竟然变得这样的可怕。”

    沈云襄皱起了眉头,他当然不会忘记,除了那些鬼城的人眉心上会有一团黑色的雾气之外,那些死去的村民眉心处都有着深深浅浅的黑印,虽然构不成雾气,但是黑色却还是存在的。邪气入侵就会染上这样的印记。

    “什么祭坛啊?”许仙儿惊讶的说道。

    “西域的深处有一个祭坛,祭坛之上有一股可怕的力量,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就会造成灾难。如今的形势看,这个祭坛已经开启了。”一直沉默的华碧落出来解释了。

    “原来你知道啊,你知道你为什么不早说呢?”许仙儿惊讶的指着华碧落说道。

    千怀宇见此默默的往华碧落面前移了一步,挡在她的前面,他说道:“别吓着她,干嘛冲个孩子发脾气!”

    许仙儿正准备还口,只听华碧落说道:“因为就算告诉你们也没有用。只有等他们俩回来,才有解决的办法。如今他们能够杀死鬼城的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华碧落话说完之后,所有人都看向了千芷鸢和沈云襄。目光汇聚过来,千芷鸢和沈云襄看了看彼此,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忧虑。

    “现在的局势已经变得十分的复杂了。单凭我们两个恐怕已经不能解决问题。”千芷鸢缓缓的说道。

    “没有你们两个,就不能解决问题。难道你们去了半年回来以后就是这个样子?”华碧落戳之以鼻:“你们自己看着办。楼纳已经向魅影鬼城臣服了。”

    “我想,当务之急应该先把晓月救回来。”沈云襄开口了,他说道:“既然她经常出现,你们也抓了她很久,想必能够找到她的行踪。于此同时,我们还要联合找出遏制邪气蔓延的方法,最后就是找机会再将祭坛封印起来。”

    沈云襄说完之后转头去看千芷鸢,千芷鸢叹气道:“花花不在楼西。楼西也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去,我们联系不到他们。”

    沈云襄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那么我们就先把晓月引来吧。”乌雅娜站起来说道。

    一连好几天,千芷鸢他们都在追查钟晓月的踪迹,然而她却像是消失了一般,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了。

    众人正在议事厅中愁眉不展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声。旭阳从外面走了进来。

    “怎么了?”

    “小姐,不好了,敦煌城西出了大事。城西的人因为一点口角便争吵了起来,原本只是小事,但是却不想围观的人也跟着争吵起来,争吵到最后大打出手。而且加入打斗的人越来越多,已经有三四百人在混战了。”旭阳说道。

    “城西,邪气已经蔓延得越来越远了,城西的邪气也浓起来了。”

    “带上人,跟我走。”沈云襄站起身来,转身出门。

    千芷鸢心里震惊,却只能跟着沈云襄出门去。

    等到了城西的时候,情况比旭阳说的要严重的多,受伤的人和地上的尸体多了起来。下面的人轻则对骂,重则开始撕咬。就连带着孩子的妇人都开始砸起摊子来,全然不过站在一旁迷茫的孩子。

    沈云襄站在那里,他脚尖一点,一个转身就跳进了人群之中。他将随身带着的天纵拔了出来,一剑挥到了一旁摇摇欲坠的摊子之上。

    只见剑光一闪,整个摊子都被劈碎了。但是沈云襄的力道控制得十分的妥当,即使是劈碎了摊子,碎屑却很少四散。

    这一劈,所有的人顿时安静下来,震惊的看着那个碎裂的摊子和站在中间白衣如雪的人,他站在那里,他的气度影响了所有的人。

    沈云襄将天纵插在了地上。整个拥挤沸腾的城西安静了下来。

    “若是谁再动手,下场就跟这个摊子一样。”沈云襄的声音充满了威慑力。他站在那里,放佛天地间就失去了颜色。

    许多人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惊讶的看着自己,看着四周,他们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们开始惊讶,开始思考,说明他们的理智在恢复。

    “哇,太帅了。原来白娘子也有那么帅的时候。”许仙儿两眼发光。

    “这样看来有希望了啊!”乌雅娜也跟着兴奋起来。

    “来人”

    “在”

    “把所有将受伤的人送去医馆,将地上的尸体送回各自的家门。”沈云襄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听得很清楚。

    很快沈云襄带来的人就走了上来,开始妥善处理城西的混乱。百姓们也不再争执打闹,而是安静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其他人全都兴奋的扬起了希望,然而只有千芷鸢明白,让焦躁不安的邪气退却的不是沈云襄的当头棒喝和威胁,而是天纵。

    天纵能制邪气,天纵在的地方,邪气会散去。同样,千芷鸢手中的竭缘也有这个能力。这就是为什么天纵和竭缘能够杀死鬼影,而普通刀剑却杀不死。

    可是天纵只有一把,竭缘也只有一把,它们守护不到所有的地方。比起邪气的蔓延,天纵和竭缘的影响力太小。

    沈云襄抬起头,看到千芷鸢一脸的担忧,两人便明白了彼此。

    千芷鸢走到沈云襄的身边,她说道:“敦煌很有可能要保不住了。现在是城西,很快就会蔓延到全城。”

    “我们结阵法吧。”沈云襄说道:“在苍渺殿里,我见过有一个阵法,可以暂时的抵御邪气的蔓延。”

    千芷鸢点了点头,并没有太多的惊喜,因为她知道若是阵法可以护的敦煌的周全,沈云襄不会现在才说,但既然说了必定有它的用处。

    千芷鸢和沈云襄很快就在敦煌城外结了一个阵法,有了阵法的保护,敦煌的人虽然躁动,却比之前安静了不少,至少不会出现大规模的打斗事件了。

    这样一连好几天,敦煌风平浪静。

    然而风平浪静不过是表象,表象之下隐藏的是一次大危机的爆发。这一天晚上,千芷鸢忽然从床榻上惊醒,吓了一身冷汗。

    她醒起来的时候,发现沈云襄已经坐在了床边,他竟然也已经醒了?

    “今晚要出事。”

    这是沈云襄对千芷鸢说的第一句话,在沈云襄的手掌之上,青鸟发着咕咕的声音。

    很快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千芷鸢和沈云襄立即穿上衣服冲了出去。

    “召集所有的人,聚集过来,哪里都不许去。”沈云襄首先发出的是这样一个命令,而不是叫人去查探情况。

    很快,他们带来的所有人就都聚集到了一起。此时沈云襄才带着所有人往外走,他们刚刚走出行宫门口,就已经看到街上血流成河了。

    “天啊,这怎么会这样!”许仙儿第一个惊呼出来。

    “我们现在怎么办!”

    “离开敦煌。”沈云襄沉着声音说道。

    所有人都惊讶了,他们都以为沈云襄会说出怎么解决敦煌的暴乱,却不想他聚集了所有人竟然是要放弃敦煌。

    “你疯了!”千怀宇跳出来。

    “若是你不愿意,你大可不离开。”沈云襄没有给千怀宇留任何的情面,他带着人转身就走。

    “喂,你是魅影鬼城派来的奸细吧!”千怀皓朝着沈云襄喊道。

    “我若是奸细,我第一个杀了你。”沈云襄留下最后一句话。

    “芷鸢难道你…”

    千芷鸢咬了咬嘴唇,她说道:“若不是真的没有办法,他不会弃城的。我会跟他离开。”

    一时间众人都安静了下来,外面的吵闹声厮杀声越来越大,躁动的气氛在他们身上蔓延,华碧落看了剩下的人一眼之后,转身跟上了千芷鸢和沈云襄的步伐。

    “喂,小丫头,你…”千怀宇跺了跺脚,也跟着走了。

    其余的人虽然心头有异,但是却还是跟着离开了。

    正如他们所见,敦煌已经变成了一个修罗炼狱,所有的人都在厮杀,根本就没有可能救回来了。地上摆着许多的尸体,所有的房子上几乎都溅了血液。一路上还有很多人在厮杀。同时也朝着他们攻上来。

    那些攻上来的人不过都是暴躁的普通百姓,不足畏惧,很快就被解决掉了。杀死这些手无寸铁的普通百姓虽然让人心里不忍,但是即使再不忍也只能狠下心动手,他们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比起城西的暴乱,现在的百姓已经只能用疯狂形容了。

    他们的人马还算是比较沉静的,受到邪气的影响并不大,因为他们都是会武功的人,抵御这些邪气的能力自然要比普通百姓强上去多。

    但即使如此,他们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压抑在心头,蠢蠢欲动想要爆发,想要推开压抑咋心头的巨石,想要…杀人。

    走到城东的时候,沈云襄忽然停下了脚步,他抬起头,消失已久的钟晓月已经带着几百个鬼影守在了那里。

    原来他们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现在已经不存在他们保不保敦煌的问题,而是他们能不能活着出去的问题。沈云襄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但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钟晓月二话不说立即就攻向了沈云襄,她身后的鬼影也跟着攻了上来。若是之前的鬼影都是高手,那么如今的鬼影就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他们的人数还不少,更可怕的是鬼影除了千芷鸢和沈云襄,其他人杀不死。

    几百个鬼影和沈云襄带的人立即开始了打斗。混战成一片,沈云襄带的人都是血肉之躯,虽然厉害但是却比不上被邪气控制了的鬼影。

    沈云襄跳到了城门口,挥起天纵,一剑劈开了城门,他喊道:“不要恋战,能逃出去的就逃,所有的人在凉州集合!”

    听到这一命令之后,许多人都涌向了城门口,有不少人陆陆续续的出了城门。留在城里的人越来越少,他们身上担负越来越多。

    “所有的人聚到我这里来!”

    沈云襄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聚集了过来,千芷鸢和沈云襄两人站在他们这一圈人的最前面,抵御最的伤害。

    鬼影虽然厉害,但是比起千芷鸢和沈云襄差得太远,加上他们手天纵和竭缘,几百个鬼影很快就少了一半。

    在千芷鸢和沈云襄的庇佑之下,更多的人逃出了敦煌。

    “你们快走!”千芷鸢看着身后她的朋友还迟迟不肯离开。

    “我们都走了,难道只剩下你们两个人?就算你们两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挡得下所有的攻击!”欧阳少华说道:“我留下来陪着你们。”

    “打得那么畅快我怎么舍得离开,我最喜欢打架了!”许仙儿笑道。

    看着她的朋友都没有离去,千芷鸢心头的滋味不知道怎么形容。在看到带着头的钟晓月,她心里五味杂陈,她原本是跟她站在一起的,如今…

    乌雅娜和千怀宇不会武功跟着大部队逃了出去,齐林身上有伤也跟着离开了。此时只剩下华碧落、许仙儿和欧阳少华以及沈云襄夫妇和部分的叶家、听风楼的人。

    忽然欧阳少华惊叫了一声。

    “少华,你没事吧?”千芷鸢问道。

    “我、我杀死了一个鬼影!”欧阳少华惊呼,他说道:“鬼影不是杀不死,他们有弱点,命门在眉心!”

    众人听到这一声惊呼立即明白了过来,他们的刀剑纷纷的攻向鬼影的眉心。霎时,越来越多的鬼影倒下去。

    他们承受的压力变得稍稍的小了一些,但是此时已经战了一个时辰,很多人已经疲惫不堪了,却根本不能停手。

    就在此时钟晓月不要命了一样的攻向千芷鸢,于此同时她所站的方位还是城门口。她眉心处的黑雾比许多人都要浓。浓重的黑雾让她小巧的脸庞显得越加的苍白。

    “怎么办?晓月堵在了门口!她要是不离开我们也走不出去了!”

    “现在这个时候,我们都自顾不暇根本就没有可能抓住她啊!”

    “她比之前武功更高了!”

    “怎么办!”

    钟晓月疯狂的向千芷鸢攻过来,她的招式狠辣,招招都是不要命的打,但千芷鸢却u敢伤害她,受到很大的限制。束手束脚的千芷鸢被钟晓月忽然带着煞气的不要命的一击所惊到,她手上一顿,整条手臂都被钟晓月手中的刀给划伤了,大量的鲜血涌了出来,她握着剑的手开始有些颤抖起来。

    “鸢儿!”沈云襄原本很是放心,却不想转过头就看到了这一幕,钟晓月趁着千芷鸢手无力,露出破绽的时候一刀朝着千芷鸢的脑袋上砍了过去。

    “鸢儿!”沈云襄惊得瞪大了双眼,瞳孔开始收缩:“杀死她!”

    千芷鸢的剑被钟晓月打掉了,她根本就没办法捡起那把剑挡住钟晓月,千钧一发的时刻,若是她不能够杀死钟晓月,那么死的就是她。

    是她死还是钟晓月死?她心里很痛苦,她在挣扎,她没有动手。

    “鸢儿,杀了她!”沈云襄红了眼,冲着她大喊,想要冲过来却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千芷鸢躺在钟晓月的刀下。

    “啊…”

    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在城门口响起,那是千芷鸢的声音。当所有人看过来的时候,千芷鸢的手上拿着一把簪子,簪子的另一头,是钟晓月的眉心。

    钟晓月直直的倒了下来,倒在了千芷鸢的身上。千芷鸢将钟晓月抱了起来,她全身都在颤抖。

    钟晓月一死,再也没有顾虑,城门口也没有人挡着了。

    “晓月!”

    “鸢儿,快走!”

    “快走啊…”

    混乱的叫声传来,千芷鸢已经分不清楚了,她的神智有些恍惚,她亲手杀死了钟晓月。

    “哈哈哈…”一道讽刺的笑声从敦煌城里的一个屋顶上传来,他的声音很熟悉。

    “鸢儿,千芷玉为了救你被鲜卑毋生生毒打吊在城门上屈辱的死去。

    叶晨轩因为你愚蠢的将他交给瑶光的决定,中毒含恨而死。

    千星寒因为你的疏忽和过度的自负被上官江陵毒死。

    如今钟晓月被你亲手杀死。

    你说,你害死了一个又一个关心你帮助你的人,你晚上还睡得着么?嗯?”

    千芷鸢的双眼立即朦胧了起来,她拼命的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没有要害死他们,没有,绝对没有!

    “鸢儿,我说过,你身边你所在乎的人,都会因为你的叛逆因为你的不屈服而死。你现在可还后悔当初的决定?鸢儿,我要你跟着我一起沉沦。你手上沾满了那么多人的鲜血,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光鲜靓丽,清清白白的女子么?”

    “鸢儿,鸢儿…”

    “不是,我没有要害死他们。不是,不是。”千芷鸢抱着脑袋哭喊出来,她的脑海里全是钟晓月最后瞪着她的样子。

    若不是她钟晓月不会被带走,她受了那么苦,变成这样,都是她害的。所有人都是她害的。她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她就是个罪人,她死不足惜,她万劫不复…

    “鸢儿!别这样,瑾昭在等你,所有的人都等着你回去,还有我,我一天都舍不得让你等,难道你要撇下我吗?”

    千芷鸢身体一震,她睁大的双眼,沈云襄双眼通红的看着她。

    “鸢儿,你跟我是一样的人,我们都是罪人,这个世界上容不下的罪人。杀死身边的至亲,害得无辜的人流离失所。”

    千芷鸢猛然回过头,她看到了站在屋顶之上的幕夜痕,他那张妖娆的脸,在火光之下显得更为妖异。

    “是你,又是你!”千芷鸢走出了魔障,回过神来,她死死的瞪着幕夜痕,那个给她带来了无尽痛楚的幕夜痕,她这辈子唯一最恨的一个人!

    “是我,鸢儿,我们又见面了。我送给你的礼物,你可还喜欢?”

    “夜痕,你收手吧。”沈云襄痛心疾首的说道。

    “沈云襄,别叫得那么亲热,你是个叛徒,背叛了鬼王,你会遭报应的。别用你那悲天悯人的眼神看着我,我觉得很恶心。”幕夜痕鄙夷的带着恨意的看着沈云襄。

    沈云襄的双眸中充满的痛楚,像是翻涌的大海一般,一阵又一阵的惊天巨浪在痛苦的眼眸之中翻涌。

    “你们两个发什么愣,再不出去,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欧阳少华的一声大吼,让两人都回过神来。

    晓月疑似,城门已破,他们很快便逃出了敦煌城。

    千芷鸢离开的时候回过头看了一眼,敦煌城内已经火光冲天,幕夜痕站在那里,像是十八层地狱上来的修罗。他没有杀人,但是他却足以摧毁很多人。差一点,千芷鸢便被他摧毁了。幕夜痕的视线一直落在她的身上,随着她远离。

    当千芷鸢他们从敦煌逃离出来的时候,他们发现越来所有从敦煌逃出来的人都没有走远,而是等在了郊外,若是他们真的出不来了,这些人就会毫不犹豫的冲回去,就算是死,也要拼个鱼死网破。

    当前千芷鸢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心里的滋味已经说不清楚了。

    敦煌的郊外,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原地休息,等第二天天一亮就赶往凉州。

    千芷鸢坐在树下,沈云襄耐心的帮着千芷鸢包扎伤口,千芷鸢脸上的泪水已经干涸了,她望着敦煌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的双眸中全是凄楚和迷离。

    沈云襄知道她的难过,他低下头默不作声的为千芷鸢包扎伤口,静静的陪着她。

    “或许晓月还有得救,她已经被带出来了。”沈云襄开口。

    千芷鸢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若是真的有救,又怎么会那么没有底气?沈云襄了解她,她又怎么会不了解沈云襄。

    “鸢儿,别这样,还有我在你身边。别倒下,这个时候,大家需要你。”沈云襄清冽的声音在千芷鸢的耳畔响起。

    “鸢儿,别憋着,要哭就哭吧,我在这。”

    千芷鸢双眼红了,却极力的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我以为,自己很厉害,有一颗聪明的脑袋,有一身高超的武功。其实呢,看着我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看着整个敦煌沦陷,我一点反手之力都没有。我只能落荒而逃,我谁也救不了。”

    “落荒而逃的还有我。我们一起逃走,才有翻本的机会。”沈云襄的声音很轻很温和。却拂不去千芷鸢心头弥漫的悲伤。

    “没错,你的武功救不了天下,救不了众人。可是你的智慧,你的影响力,你带来的能量却可以。”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千芷鸢全身一震,她转过头,便看到了一身常服的千怀皓。

    她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沈云襄的手指已经抚上她的脸庞,温柔而细致,他说道:“武林是你的,天极是你表哥的,圣月是雅娜的,东海是欧阳的,难道倾天下之力也赢不了一个西域?何况,你还有我,还有我在你身边啊。”

    千芷鸢怔怔的看着沈云襄,嘴里开始喃喃道:“是啊,我什么都有,倾天下之力,怎么可能赢不了一个西域呢?”

    千芷鸢的双眸中渐渐的恢复了神采,从绝望和伤心变成了坚定。

    “幕夜痕害死我那么多亲人,我必须要替他们报仇。”

    千怀皓满意的点点头。

    “表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天下就要乱了,我是天极的皇帝,天下的霸主,难道我还能躲在皇宫么?”

    “既然人都到齐了,不如我们就在这里开始商议?”欧阳少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夜幕之下,敦煌郊外的人都在休憩疗伤,在喘息着,平复心中的惊骇。在一棵树下,四个人开始了决定整个天下走向的商议。

    天亮之后,所有人都从郊外进入凉州。在凉州一切都已经被千怀皓安排好了。凉州,有千怀皓带着的二十万大军。

    为什么是凉州不是敦煌?因为敦煌离西域太近,邪气已经渗入,敦煌注定沦陷。所以千怀皓将大军压在了凉州。

    劳顿了一夜,到了凉州之后千芷鸢四人没有休息,而是进入了书房继续未完成的商议。等到商议完毕,四人离开书房的时候忽然华碧落冲了过来。

    “这个是哪里来的?”华碧落将手掌心中的花瓣递给四人看。

    “这是我们从苍渺带出来的。”千芷鸢回答。

    “你们怎么不早说!若不是我在路上发现,你们还要瞒着我多久?”华碧落不悦的皱起眉头。

    “我们没有要瞒你,只是这花…”

    “这是沁时树的花,它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东西。它能够抵御邪气的入侵!你们看,你们从无涯出来那么久了,它依然没有凋谢,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华碧落厉声质问道。

    “我们,没有发现。”沈云襄低声说道。

    其余的人听到这话立即一脸的惊喜。

    “我们到了这里一直在头疼邪气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注意它。”千芷鸢无奈的解释道。

    “你们带了多少?”

    “一花篮。”

    “少了点,但是够很多人用了。”华碧落眉头稍稍的舒展开来。

    “喂,我刚刚闭眼,你就揪我出来了,就算你要揪我出来你也等我穿好衣服行吗?”

    “不行!”

    “为什么?”

    “因为小丫头说不行!”

    千怀宇拖着徐沧海进了书房。

    华碧落转头说道:“按照我写的方子大量的配齐这些药。这些药去哪找也写得很清楚了,我不会再解释第二遍。”

    华碧落说完之后转头对千怀皓说道:“你是一国之尊,知道怎么配合吧?”

    “自然。”千怀皓对华碧落的无礼并不在意。

    “行了,事情办好再来找我。”华碧落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喂小丫头,等我!哎,你又给我下药!”

    十多天的时间,华碧落要的东西就全部都配好了。整个一篮子的沁时花瓣都被磨成了粉末混在华碧落的药方之中。

    只是一篮花瓣,她竟然能够配出了二十万大军的量,装在一个小袋子中,配给了每一个士兵。这不禁令人咋舌。莫非每一个袋子里只有一粒花瓣粉末?

    无论如何,大军有了沁时花瓣配的袋子,随身携带在身上,他们不怕邪气入侵,总算可以保证凉州不会像敦煌那样失守了。

    于此同时,武林中许多大门大派的人物也受到了千芷鸢的号召聚集到了凉州。到了凉州的人,每个人都配上了小袋子。

    千芷鸢将他们招来,分给他们的任务就是:进入敌区,开展游击战。

    这个说法和想法都让其余人惊讶了,然而书房内,千芷鸢只是神秘的笑了笑,她说道:“所谓游击战就是打死一波换一个地方。不恋战,不守地。逃放在战前面,让敌人抓不住。削弱他们的力量,可以让他们头疼很久。”

    大军的防御加上千芷鸢的游击战术,很快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那些武林人士白天出去,晚上回来,最迟也不会留过夜两晚,每次回来都要汇报战果。

    同时大军在防御的基础上偶尔会派出队伍进入西域开展攻击,但是更多的是防御。因为他们在凉州站稳脚跟的同时,楼纳和那队消失了很久的二十万北牧军队出来了。

    然而这几天却出了一件怪事,进入敌区的武林人士回来的人数渐渐变少了。所有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这样的情况让千芷鸢和沈云襄十分的担忧,最后他们决定亲自进去一次,看看情况。他们在青鸟的指引之下找到了出现问题的地方。

    那里出现了一个令他们意想不到,却又理所应当的人尹清画,她投靠了鬼城。自然除了鬼城,她还能去哪?

    尹清画看到千芷鸢和沈云襄之后大为震惊,转身就跑。

    “你害死了那么多人,欺骗了那么多人,还敢跑?”

    千芷鸢第一个冲上去拦住尹清画。尹清画的武功是怎么也不可能和现在的千芷鸢相比的。很快,尹清画就负了伤,正当她插翅难逃的时候,一道猛烈的掌风袭击上千芷鸢。

    沈云襄一个旋身到了千芷鸢的身边稳住她。两人落定之后,千芷鸢看到那个她日夜都憎恨的人幕夜痕。

    “你没事吧?”这是幕夜痕对捂着伤口的尹清画说的。

    “死不了,这个贱人还没死,我怎么会轻易的死去。”尹清画的面容不再清新变得十分的狰狞。

    “我们走。”幕夜痕带着尹清画离开。

    千芷鸢正想追,被沈云襄拦住了,拦下来之后,她也知道自己冲动了。冲动不是因为尹清画,而是幕夜痕。

    “发生了什么事?尹大小姐她…”

    “尹清画早就投靠魅影鬼城了,如果不是我们到了,你们就和那些消失在鬼城里的人一样,回不来了。”

    听到千芷鸢这话,所有人都大惊了。他们从未想过,傲龙山庄的尹大小姐,原本光彩熠熠的尹大小姐,如今楚楚可怜的尹大小姐,竟然是收命的阎王!

    这一次过后,许多武林人士都变得极为小心。天极的大军和楼纳以及北牧的大军形成了一个对峙的局面。

    天极另外的三十万大军正在云州,若是鬼城敢动大军,那么凉州和云州的大军就会夹击,两军就开始交战。

    当然,鬼王没有冒这个险,北牧和楼纳的大军屯在敦煌却迟迟不动。他们不动天极的军队也没有动,两边开始对峙起来。

    在凉州的城墙之上,千怀皓担忧的看着远方。

    “鬼王再拖时间,他在等着邪气朝这边蔓延。”千怀皓说道。

    “他现在贸然动手绝对讨不到好处,他的力量还没有足够抗衡天极的五十万大军。”沈云襄说道。

    “依你看,我们应该怎么办?”

    “必须在邪气没有蔓延到凉州之前动手。”

    千怀皓一惊,他说道:“怎么动手?”

    “擒鬼王。”

    “你…”千怀皓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我们不能再等了,出奇制胜才能够获得一线生机。正如当初对付雪妃一样,她知道时机不成熟,所以她在拖延。我们知道她时机不成熟,所以逼反。”沈云襄的面色十分的沉静,像是在说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

    “外面中了邪气的人尚且变得如此可怕,鬼城之内,恐怕更让人心惊。”

    “我们只能斩断根源,否则这对天下来说,将会是一场噩梦。”

    “你做这个决定,芷鸢知道么?”

    “她会和我一起去。”

    “你,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带上她!”

    “我不能少了她,她也不能没有我。就算死,我们会死在一起。”沈云襄的话说得很霸道,却又让人无法辩驳。

    凉州行宫的书房之内。

    所有人都坐在了里面,沈云襄的手中握着一杯茶,茶香袅袅,令人心中躁动不安。

    “在大家之中我的武功算高,我跟你们去。”欧阳少华第一个出声了。

    “少华…”乌雅娜的眼眸中全都是担忧。

    “雅娜,我该去,你等我,我会回来。”欧阳少华坚定的说道。

    “我不会武功,想去,却不能给你们添乱。”乌雅娜的声音越来越低。

    “我也去。”许仙儿站了起来,她说道:“我的武功,不会拖后腿。”

    “不行,我不同意!”徐沧海站起来反对。

    “你不同意也没有用。”许仙儿立即驳回了徐沧海的反对。

    “那我就搅得天下大乱,让整个天下的秩序大乱。虽然我没兵没权,但是我手上的生意却可以弄得天下民不聊生!”徐沧海红了眼。

    “那我就死在鬼城,永不回来!”许仙儿眼睛更红,红彤彤的双眼,还落了泪。这是许仙儿第一次落泪。

    “你不要哭,我等你就是。”徐沧海看到这样的许仙儿,他立即的软了下来。

    “我也去。”千怀皓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

    “你不能去。后方需要有人镇守,没有人比你更合适。”沈云襄一句话就驳回了千怀皓。千怀皓也清楚,他去不得,最终也只能叹息一声。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四个人去。”

    千怀宇松了一口气,小声的嘟哝道:“幸亏我的丫头不去。”

    “我怎么可能去,你动动脑子好吗?我这身形,就算穿上黑袍带上面罩,人家也能认出我好吗?不要那么蠢。”华碧落瞪了他一眼。

    千怀宇立即住嘴了。

    “我帮你们在眉心上邪气。”华碧落叹了一口气她说道:“我会用针封住那团邪气,它不会离开眉心的,你们不用担心。”

    这一天的商量最终在这样一个结果中落幕了。

    千芷鸢、沈云襄、欧阳少华、许仙儿四个人深入鬼城,除掉鬼王。

    他们的离开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因此只有在大半夜的时候,他们才离开,也只有知情的几人出来送别他们。他们走了,但是所有的一切还要如常进行,以免其他人的怀疑。

    徐沧海带上了千怀皓的人皮面具,乌雅娜带上了千芷鸢的人皮面具,而千怀皓戴上沈云襄的人皮面具。

    原本徐沧海大可直接戴上沈云襄的,但是由于他的气质相差太远,而沈云襄又是众人的焦点,所以他只能戴上千怀皓的。当然,那是沈云襄和千怀皓同时出现的时候。那个时候徐沧海负责沉默,千怀皓负责指挥大局。其他时候,千怀皓依然是他自己。

    这天晚上,月亮很圆,但是却蒙上了一层黑雾。送别的人很少,但是不舍之情,却弥漫了整个郊外。

    “行了行了,去几天就回来了,哭哭啼啼像个什么样子。”许仙儿嫌弃的将徐沧海推开。

    “你要安全的回来。”乌雅娜一直不停的重复这句话。

    “芷鸢,你一定要回来啊。”千怀宇眼眶都红了,华碧落则是低着头,在一边默不作声。

    千芷鸢握紧了沈云襄的手,两人相交在一起。

    “天色不早,我们也该离开了。”沈云襄的一句话,打断了所有的送别。一行四人离开了,带走了其他人的牵挂。

    四人越走越远,等他们彻底的离开了凉州的地界之后,沈云襄忽然停下脚步。

    “出来吧。”

    一个人从他们不远的地方走出来,他在月光下的身影十分的单薄,却又有着一双刚毅的眼神。

    “虚心,你怎么会在这里?”千芷鸢惊讶道。

    “我知道你们要闯鬼城,我便跟来了。”

    “一泓大师知道么?”

    虚心摇摇头,他说道:“回去之后我自会请罚。”

    “可是…”

    “我已经来了,就不会回去。”

    虚心的倔强从小便知道,她真的没有想到,偷偷跟着他们要跟着他们一起来的竟然是虚心。她跟虚心见面的次数很少,话也不太多。

    “既然来了,一起走吧。”

    “可是他的眉心没有邪气。”许仙儿说道。

    “我会点。”沈云襄说道。

    至此原本的四人变成了五人,五人继续朝着西方走去。青鸟从前方飞回来,在沈云襄的肩膀上咕咕的叫了好几声。

    沈云襄点了点头,放它飞走。

    “这是什么鸟啊?”

    “青鸟。”

    “哪来的?”

    “拿儿子换的。”千芷鸢一直都记得童子那个嚣张的样子。

    “啊?”

    “开玩笑的。”

    “……”

    他们走了好一段时间之后,绕过敦煌,进入了楼纳的地界。进入楼纳地界之后,他们看到漆黑的夜色下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们。

    “你们真的很大胆。”千怀楚转过身看着沈云襄一行人:“竟然敢贸然闯鬼城,还敢将你们的计划告诉我,就不怕我会泄露出去?我是鬼城的长老。”

    “除了是鬼城的长老,首先你是千怀楚。”沈云襄坚定的说道。

    千芷鸢亦是十分的惊讶,沈云襄竟然会找上千怀楚。但若是没有千怀楚,他们恐怕连鬼城的进不去。

    “你只需要置身事外,最后的结果若是我们赢,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而且你还可以脱离鬼城获得自由。当然,若是鬼王赢了,我们也不会出卖你,你依然可以在鬼王身边尽忠,那个时候你也可以飞黄腾达。帮我们,你没有损失,却可以多一条退路。这一点你想必也是十分清楚的,否则你不会出来。”沈云襄把话说得十分的清楚:“当时你投靠鬼城不过也是想活命罢了。”

    千怀楚嘲讽的笑了笑,最后还是将一个包袱丢到了沈云襄的手上。

    “里面有你需要的所有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好自为之,我走了。”千怀楚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你怎么会肯定他会同意帮你?”许仙儿惊讶的问道。

    “他当初救了瑾昭一命,就是在为自己留后路。世上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两边都留了一手,谁死谁活,他都没有损失。”沈云襄说道。

    千芷鸢叹了一声。她很明白,沈云襄的眼光是锐利而且正确的。千怀楚做的事情,全都是为了保全自己,无论害谁,杀谁,他永远会选择明哲保身的路。

    得到了千怀楚提供的衣物和令牌之后,沈云襄等人很快就进入了鬼城。

    进入鬼城之后,他们跟着大部队走,像是他们就是鬼城的一份子一样。

    鬼城内压抑的邪气要比外界要厉害得多,它是所有邪气的散发地。

    他们进入鬼城几天之后,他们便摸清楚多了鬼城的情况。鬼城内所有的人都已经邪气入身了,但是与百姓不同的是,他们不急躁,不暴躁。鬼王有控制他们的办法。

    而还有一件事情让他们震惊的是,杨展风已经杀掉了皇甫阳域,成为了鬼王身边的第一大红人。他一直在鬼王的身边,陪着他练功,一心一意的为鬼王办事。

    鬼王吸收了邪气之后,没有人敢随意靠近他,就连幕夜痕也不敢,然而杨展风却忠心耿耿的陪伴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任劳任怨。

    几天之后,鬼城的鬼影开始聚集起来,他们朝着一个地方走去,那就是鬼王殿。

    沈云襄一行人跟在大家后面进入鬼王殿之后,一直朝着鬼王的居所走去。进入鬼王的居所,沈云襄才发现原来鬼王的居所已经做了大改动。

    在他居所原本的大厅已经被拆掉了,变成了一条道路,通向鬼王殿后面的悬崖。

    他们跟着鬼影一直走到悬崖边上,他们惊讶的发现悬崖边上设了许多道楼梯。而原本深不见底的悬崖之下,冒着浓重的邪气。

    若不是他们身上带着沁时树的花朵,说不定他们此时已经跟着疯掉了。

    所有的鬼影都在朝着深渊走去,他们沿着楼梯爬下去,到底的时候千芷鸢看到约莫有上万的鬼影全部都聚集在了深渊底下。

    这个深渊,沈云襄和千芷鸢并不陌生,就是祭坛的所在之处!

    他们见到这样的情况立即就明白了过来,祭坛没有触动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原来他们心心念念要找的祭坛竟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然而当祭坛被触动了之后,一缕又一缕的黑雾飘上来,才使得鬼王找到这个祭坛。然而他们都不知道,进入祭坛,其实还有另外一条道路。

    沈云襄一行人跟着鬼影后面排好队。

    在所有鬼影的前面,鬼王站在那里,鬼王的眉心处也有一团黑雾,但是与其他人不同的是,鬼王眉心处的黑雾之下是亮着幽蓝色光芒的玄漠图样。于此同时,鬼王的眼睛已经血红,红得看不清楚瞳仁,只有一片血红,隐隐有些走火入魔的迹象。他的脸色并不十分自然,而像是极力的在控制着。

    沈云襄和千芷鸢对视一眼之后立即明白过来,鬼王体内一定有玄漠,体内有玄漠的人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吸收祭坛的力量。

    站在鬼王身边的杨展风眉心上也有一只幽蓝色的玄漠,他眉心处的黑雾没有鬼王的深,却也比其他所有人都要深得多。

    就在此时,悬崖上已经没有人下来了。负责数人数的人走到鬼王身边报了数字。

    幸亏沈云襄聪明,让千怀楚找出几个性格不合群的人,他们进入鬼城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他们,然后杀死他们代替他们的身份。这样他们进入鬼城才不会被怀疑。

    人都到齐之后,鬼王颔首。

    鬼王站在祭坛前面,手一挥,四个人抬着一个水晶棺材走了上来。鬼王将水晶棺材打开,他从里面抱出了一个人,那个人皮肤白皙,头发墨黑,双唇嫣红。

    千芷鸢瞪大了眼睛,刚刚想动,就被沈云襄拉住了手。

    沈云襄袖子之下,千芷鸢的手在剧烈的颤抖,她的双眼瞪得极大。

    鬼王抱出的那个女子是殷沐心。

    此时,鬼王双手一放,殷沐心的身体就飘了起来,她整个人直立起来漂浮在祭坛的上空,她的脸色十分的苍白,苍白得很诡异,但是却不影响她的美貌。

    千芷鸢颤抖的手背沈云襄签得很紧很紧,紧到她有些疼痛。

    此时,鬼王双手交叉叠在胸前,两手便散发出黑色的雾气,雾气冲上去,包裹住殷沐心的身体。

    “沐心,等了那么多年,你终于又可以再回到我身边了。回到我身边之后,你就可以陪着我,我是整个天下的霸主,你是整个天下的皇后。”鬼王的声音很沙哑。

    鬼王看着殷沐心,双手挥动,他在聚集祭坛的力量,他想要让殷沐心醒来。

    越来越多的黑雾在他的手掌心中聚集,他用最后一力的时候,忽然一道赤色的光芒一闪,所有的黑雾都冲到了他身体之上。

    “啊…”鬼王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发生。

    他在吸收祭坛力量的时候,祭坛竟然一次性将所有的力量灌输到他的身上。他原本就已经吸收了很多能量,已经达到了极限,然而这些要灌注在殷沐心身上的力量竟然全都冲到了他的身上。

    祭坛的蓝色光芒暗了一些,显然是失去很多力量的缘故。

    千芷鸢和沈云襄惊讶的看着这一幕,显然有人在祭坛上动了手脚。鬼王快要失控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鬼王就朝着下面一万只鬼影冲了下来,他急于要释放自己的能量,而这些鬼影就成了他释放能量的靶子。

    沈云襄等人都是清醒的,所以见到这样的情况很快就退到了鬼影的最后面,以免伤及自身。而那些鬼影有些木然,遇到这样的情况,抵抗的也十分的少。

    很快上万的鬼影就被鬼王摧残的七零八落。这真的是一个大大的讽刺,若是鬼王清醒,他必定会被自己气死。因为这些鬼影都是他花了很大力气培养出来的。

    鬼王发泄过后,神智恢复了一些,他看着七零八落的鬼影,他睁眼欲裂。就在他气急败坏的时候,一个人飘到了他的身后。

    “鬼王,我们一起去死吧。”那是杨展风的声音,他的手上拿着一包点燃的火药。

    鬼王瞪大了眼睛本能的甩开杨展风,然而令杨展风没有想到的是,吸收了太多力量的鬼王厉害得惊人,他这一甩,杨展风就被他甩了出去。炸药离鬼王已经有些距离了,一次炸不死了。

    正当他视死如归的时候,一个石头打在了杨展风的手上,他手上的炸药飞了出去。沈云襄已经站到了他的身边。

    “我说过让你不要冒险,你为什么不听。”

    “我已经是这样的人了,就算活着出去也不可能恢复了,那还不如死了算了!”杨展风厉声说道。

    “你死了,晓月怎么办?”

    “她?她不是…”

    “她没死。”沈云襄坚定的声音,让杨展风全身一震。

    就在此时鬼王已经回过神来,他转而攻向了杨展风和沈云襄。千芷鸢等人见此也赶紧冲上来六人一起制服鬼王。

    但是很快他们发现,鬼王经过刚刚的能量吸收之后,变得十分的强悍,除了拿着天纵和竭缘的沈云襄和千芷鸢还有全身覆盖着邪气的杨展风,其他人根本就顶不住鬼王的攻击。

    就在此时剩余的鬼影动了起来,朝着他们攻了上来。鬼王开始操纵鬼影了。

    虚心、欧阳少华、许仙儿见此立即反身去对付鬼影。对付鬼王,他们只能拖后腿,那么就由他们来对付鬼影。

    鬼王要跟沈云襄他们动手,渐渐不能分神控制鬼影,鬼影失去控制攻击力变得很低,就算人数众多,但是最后也被杀得寥寥无几了。

    “你们真以为就凭你们能够制服我?简直笑话!”鬼王冷笑。

    其他的人并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在跟鬼王动手。

    鬼王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就算是打了很久,他们依然没有能够制服鬼王。

    “想不到你们竟然能够到了这里。”

    是幕夜痕的声音,他来了!与他一起来的还有尹清画!

    幕夜痕和尹清画加入了打斗之中,他们的加入让沈云襄一行人的压力重了不少。

    尹清画的武功跟其他人比起来实在是太不够看了,没有多久她就被千芷鸢踢倒,吐了一口鲜血在地上。

    她专门攻击千芷鸢,但是即使千芷鸢在对付付鬼王,依然可以轻易的将她打伤。千芷鸢的武功比她高太多太多了。

    尹清画趴在地上,看着千芷鸢,还有她和沈云襄一对的那把剑,她眼中的恨意就在不停的翻涌着。

    她趴在地上,恨意无以复加的加载在她的身上。为什么千芷鸢什么都抢走?为什么她什么都好?明明她才是最骄傲最令人钦佩的傲龙山庄尹大小姐啊!

    凭什么沈云襄会喜欢她,凭什么她可以占尽所有的好处,而她只能像丧家之犬一样趴在这里?她不服气,她很不服气!

    她的悲剧全都是千芷鸢造成的,当初她对千芷鸢那么好,却换来了她的敌视。不是她不好,而是千芷鸢太贱!

    她抓紧了拳头,恨意掩盖了她所有的理智。忽然她从地上爬起来,迅速的冲向了祭坛。

    冲进祭坛内的尹清画将大量的赤红色像是眼珠子一样的果子吃了下去。她知道,那是玄漠果。

    吃下大量玄漠果的她,全身开始爬满黑色的纹路,双眼变得赤红,眉心出现幽蓝色的玄漠。即使当年殷沐心只是被逼吃下一个,千芷鸢受到玄漠的困扰已经那么大,如今尹清画一次吃掉那么多,她已经陷入了疯狂的状态。

    她必须要变强,只有变到最强才能够杀了千芷鸢。

    她站在祭坛之内,忍着全身的剧痛开始吸收祭坛内的能量。大量的黑色雾气开始聚集在她的周身。

    很快,她的双眼已经变得全红了,连瞳仁都看不见了。她渐渐控制不住自己,她只有一个念头,冲向千芷鸢,杀了她,杀了那个毁了她一辈子的贱人!

    尹清画忽然冲回来,让千芷鸢猝不及防,差点被她伤到。沈云襄见此,立即拉了千芷鸢一把,让她躲过殷沐心的攻击。

    尹清画看到沈云襄还在帮着千芷鸢,她更加愤怒了,她将愤怒全都发泄在了千芷鸢的身上。千芷鸢不得不停止对鬼王的攻击而转向尹清画,而且是全力以赴对付尹清画。

    现在的尹清画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她握剑的手都有些颤抖。

    “你真的疯了!”

    “我疯了?那也是你逼的,贱人,受死吧!”尹清画大吼一声之后,全力攻向千芷鸢。拥有这样大的能量,尹清画心里十分的满足,以她的能力,她能够杀死千芷鸢了!

    尹清画招招致命,近乎疯狂。

    忽然间,祭坛旁边的密道被打开,从密道之内走出了四个人,楼花语和楼西的三个长老。

    千芷鸢心里一惊,原来楼花语竟然躲藏在密道之内。

    他们走出密道之后并没有加入任何的战斗,而是直接冲向了祭坛,他们四人站在不同的方位,手上拿着许多的符纸,还有九个雕龙柱子。

    千芷鸢霎时就明白过来,他们要布鬼谷的阵法,封印祭坛!

    幕夜痕见此从打斗之中脱身出来,攻向楼花语四人。杨展风见此也从打斗之中脱身出来攻向幕夜痕。此时对付鬼王的就只有沈云襄一个人了。

    楼花语丝毫不受任何影响,打斗祸及不到他,他也当没有看见而是和三位长老围在祭坛旁边开始布阵。

    一道道金黄色的亮光在祭坛上交织升起,祭坛上的黑雾渐渐的薄弱了下去。金色的光芒大盛,笼罩在祭坛之上。

    尹清画发现自己的力量正在减弱,她渐渐的落了下风,慢慢的不是千芷鸢的对手。她转过头,看见楼花语等人正在封印祭坛,她怒从心起。她知道她力量的消失和祭坛被封印有关。

    她不能失去这些力量,没有这些力量她无法和千芷鸢抗衡。

    就在这个时候,尹清画忽然掉过头去,冲向了祭坛,她运起了一道力量打向祭坛中的楼花语。楼花语此时正在封印不能分心,眼看着力道打来,他也只能硬生生的受着。

    他的嘴角溢出了血液,原本他应该喷出的血液。然而若是祭坛上沾了他的血液,那就完了,他极力的忍住,将血液吞了回去。

    千芷鸢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却无可奈何,尹清画已经扑向了祭坛她来不及阻止了。

    就在这个时候,尹清画冲进了祭坛大量的吸取祭坛中的力量。

    她的身体开始膨胀起来。越来越胀,越来越大,她瞪大了眼睛,全身痛苦,但是却无法阻止。尹清画武功本来就很低,她根本就没有鬼王那样的吸纳力和承受力,即使是鬼王他也花了很多时间,然而尹清画却在短时间内吃了大量的玄漠果,吸收了大量的能量,她根本承受不住!

    忽然“砰”的一声巨响,尹清画在她睁眼欲裂的时候,爆炸开来,尸骨无存。

    千芷鸢睁眼看着,最后只能叹息一声,尹清画被她的痴狂和贪心杀死了。

    祭坛之内,楼花语依然在不停的封印着,他身上受了重伤,但是他却没有停下,他似乎注意到了千芷鸢的视线,他抬起头看千芷鸢,仅仅是那一瞬,他就转开了。

    千芷鸢叹息一声,转过头去帮沈云襄。沈云襄真的很强,他们三个对付鬼王能撑着,他一个对付鬼王依然能够撑着。

    祭坛上的金色越来越亮,最后将整个祭坛笼罩了起来。九跟雕龙柱子已经插在了祭坛的四周,符纸也在祭坛上飘动着。

    一道又一道的金色线交织在祭坛之上,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多。

    楼花语站在中间,他极力的忍着。他的力量在流逝,他的青丝渐渐的变得花白。随着金色的光芒大盛,楼花语的发丝也更白亮了。

    最后,金色的光芒一闪,所有的东西都静止了一般。

    祭坛上黑色的雾气消失,殷沐心从祭坛的上空掉到了地上,同时倒下的还有祭坛中间的楼花语。

    “花花!”千芷鸢看到楼花语倒下,她睁眼欲裂,立即放开了鬼王,朝着楼花语冲了过去。

    “花花!”千芷鸢将楼花语抱起,此时,他口中的鲜血才慢慢的从嘴角溢出。他本该喷出来的鲜血,终于可以释放出来了。

    “鸢鸢,我对不起你。”

    千芷鸢怔住了,她没想到楼花语对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

    楼花语的眼角溢出了泪水,他扯出一个虚弱的笑意,他说道:“别皱眉,很丑。”

    “花花…你…”千芷鸢张着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我走了也好,我替你去照顾瑾昭,他还那么小,一定需要人照顾。”

    “瑾昭…瑾昭他…”千芷鸢忽然想起曾经千怀宇为了保护瑾昭写了一封瑾昭死掉的信给她。他说过他会保护楼西,所以不会轻易和鬼城作对的,他楼西明哲保身,才能保得住…

    难道,这就是楼花语离开的原因,他为了偿还他心中的愧疚,独自离开,他…

    “瑾昭他没有死。”

    楼花语果然一愣,但是很快他又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他说道:“那真的是太好了”

    “花花,你别这样…你别吓我,你一定会好的!我带你去疗伤。”

    “鸢鸢,你要想我,让沈云襄会吃醋,气死他。”

    “不,你活着才能气死他,你要是走了,他就安心了!”

    “那也好。”

    “不!花花,你…花花…花花!”千芷鸢撕心裂肺的声音叫喊了出来,楼花语合上了双眼,最后那一抹调笑的笑容还残留站在他的脸上。

    千芷鸢痛苦的大叫声在整个幽谷中不停的回荡,痛苦到了极点。

    此时鬼王和沈云襄注意到这边的情况,鬼王看到祭坛已经被封印完毕,而殷沐心的身体掉落在了一旁,他睁眼欲裂,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抱起殷沐心的身体。

    “沐心,沐心,你别倒下,我,我会救醒你!”鬼王慌张又痛苦的大叫出来。

    然而无论他怎么放,殷沐心的身体都没有再吸收祭坛的能量,她不会再动了,她没有可能再醒来了。

    祭坛被封印起来了。

    “不!”鬼王痛苦的大叫一声之后,将殷沐心的身体放下,他说道:“你等着,我去把害你的人全都杀死,我再救你,我还能救活你!”

    鬼王放下殷沐心,再抬起头的时候他彻底的疯狂了。赤红的双眼已经全都是杀气一片了。

    鬼王站起来,第一个就攻向了离他最近的杨展风。

    杨展风根本就没有料到鬼王会攻击他,他没有丝毫的防备,一掌打过去,杨展风被打飞了出去,身体直直的撞在了悬崖边上,闭上双眼,彻底死了。

    鬼王杀死了杨展风之后,转而攻向千芷鸢,沈云襄已经有了察觉立即冲上来挡在了千芷鸢的前面。

    “鸢儿,拿起竭缘!为楼花语报仇!”

    千芷鸢一怔,放下了楼花语,拿起了身边的竭缘,对,她要报仇,为所有死去的人报仇!

    此时变成了鬼王和幕夜痕两人联合起来对付千芷鸢和沈云襄两人。

    他们有些吃力,千芷鸢恨恨的看着幕夜痕,她在转向鬼王的时候,她发现鬼王已经神志不清了,他在殷沐心没救的那一刻,彻底的疯狂了。

    “云襄,你过来啊,干嘛要帮着鬼王打我们呢?”千芷鸢看着幕夜痕说道。

    “你看,幕夜痕都已经帮着我了,你干嘛还要帮鬼王呢?因为他是你爹么?不,你已经背叛过他了,他不会原谅你的。”

    “你在胡说什么!”幕夜痕震惊的大叫。

    沈云襄眼底闪过一丝了然。

    果然听了这些话,神志不清的鬼王开始对身边的每一个人动手,包括幕夜痕。现在他一个人都不信了,他要杀死他们三个!

    幕夜痕渐渐的吃力起来,他既要对付沈云襄和千芷鸢又还要抽出手挡住鬼王,他脸色苍白起来,身上的伤痕渐渐的多了。

    “夜痕,收手吧,来跟着我们一起,他已经不信任你了。”沈云襄皱着眉头说道。

    “沈云襄,你真是可笑。你以为你是谁?”幕夜痕讽刺一笑。

    沈云襄想要放过幕夜痕,而千芷鸢却一点也不想,她把鬼王的攻击引了很多到幕夜痕身上,于此同时,千芷鸢专攻幕夜痕。

    “你…”幕夜痕瞪大了眼睛他根本吃不消,身上伤痕多了起来,攻击渐渐减弱。

    “夜痕,收手!”

    “滚蛋!我他妈不要你管!”

    “噗”鬼王一掌打在了幕夜痕的天灵盖上,幕夜痕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掉落在了地上,口中的鲜血不停的留着,他的脑门上也溢出大量的鲜血。

    沈云襄大惊,立刻跳到一边去看幕夜痕。

    “拿开你的脏手。”

    “夜痕,你这又何必…我已经告诉过你,他根本不是我们的父亲,他为了抢走我们,灭了全村的人啊!”

    “沈云襄你不得好!如果不是你,我或许会离开鬼王,但是就因为是你,我拒绝对不会倒戈,就算死!我死了也要看着你,我死不瞑目!”

    “你…”

    “夜痕…夜痕!”

    幕夜痕彻底不动了,他睁大了眼睛,瞪着沈云襄,死不瞑目。

    “哥哥,你这又是何必…”

    沈云襄叹息一声之后,将幕夜痕放平了,转过头的时候,千芷鸢已经有些吃不消了。他立即加入了战斗之中。

    最后,除了和鬼影对战的三人以外,只剩下千芷鸢和沈云襄对战鬼王。

    “鸢儿,我们开始吧。”

    千芷鸢点了点头,鬼王很强没错,但是他们连了半年的冰魄九渊和苍渺无涯的配合也绝不简单。

    两人密切的配合,招招压制邪气的招式,让鬼王渐渐的体力不支起来。

    他已经释放了太多的能量,祭坛已经被封印了起来,他再也没有力量来源了。

    然而此时沈云襄和千芷鸢的配合实在是太完美,让他只能后退了。

    最后鬼王渐渐的落败下来,他赤红的双目死死的瞪着沈云襄和千芷鸢,天纵和竭缘双双插进了他的身体里。

    “啊…”

    鬼王疯狂的大叫起来,他一手抓抓着一把剑,像是在聚集全身的力量一样。他的周身开始出现浓密的黑色雾气,多得将天纵和竭缘的光芒淹没,就在最后一刻,幽蓝色的光芒大闪。

    “鸢儿,当心!”

    此时不远处的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虚心立即冲过来,将千芷鸢推倒在地上。

    然而他们近的看不清楚,虚心在远处却看得很清楚,鬼王要自爆,但是他自爆的方向不是四周,而是千芷鸢的方向。

    虚心刚刚要将千芷鸢推倒的时候,沈云襄却快了她一步,挡在了千芷鸢的前面。千芷鸢像是早有准备一般,翻身一转,挡在了沈云襄的前面。

    “砰…”的一声巨响,鬼王身体全部炸开,两把剑飞了出去。

    千芷鸢一口血,喷在了沈云襄的身上。她双眼一闭,倒了下去。

    “鸢儿,鸢儿!你怎么可以丢下我!”

    整个谷中,不停的回荡着沈云襄的声音,撕心裂肺,痛不欲生。邪气消失了,人都死了,一切都落下了帷幕。

    三年后,苍渺峰。

    一道暖和的阳光洒进了窗户之内,那闭合的双眼,动了一动,长长的睫毛颤了一颤,睁了开来。

    千芷鸢刚刚醒来便听到了两道琴声,那琴声十分悦耳,那是她听过最好听的琴声。她走下床去查探。

    走到门口,她看到院子里有两个人坐着弹琴,两人皆穿着白衣,一人面对她,一人恰好背对她。

    一阵风轻轻的吹过,千芷鸢的心里从来没有那么暖和那么柔软过。

    忽然一道琴声停了下来,那张和沈云襄有着九分相似的小脸惊讶的看着千芷鸢,他伸出小手指,指着千芷鸢的方向:“狼…”

    千芷鸢嘴角一抽,看到了瑾昭嘴角边狡黠的笑意,她正要发作,沈云襄怔怔的回过头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然后露出一个比春风更和煦的笑容,温暖了整个世界。

    “鸢儿,你回来了。”

    全剧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