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3章

作者:是个打字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天才和老吴搬进基地后, 张天才和陈玉灵住在一起,老吴则在他们隔壁定居。后来小孙得到了消息,也来找了他们几次, 大多时候都是闲聊。

    小孙现在已经是高阶异能者了,他的预言异能对基地帮助极大,是基地的高层人物。在他的照顾下, 云家人再也不敢来找茬抢点点了。可惜云家只有少部分人拥有异能, 其他一些人又不愿意工作和劳动, 最终偌大一个家族分开了。

    云清月的偶尔还会在张天才他们附近徘徊,想要得知祁风眠的消息, 除了云清月之外,有位据说是祁风眠的父亲也来询问过祁风眠的消息。

    祁风眠得知后,只是淡淡说:“随他去。”并没有流露出要寻亲或者帮助对方的想法。

    后来张天才他们才知道,祁风眠是混血,他母亲是国外贵族,却识人不清遇见了他父亲。她为了嫁给祁风眠父亲不惜未婚先孕,跟家族撕破脸追随爱人至中国。

    可惜祁风眠父亲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外表文质彬彬, 在家里却多次家暴和虐待妻子、出轨外遇等,祁风眠母亲无力逃脱,最终郁郁寡欢,在三岁的祁风眠面前自杀身亡。

    上辈子祁风眠在末世后便为母亲报仇,这辈子他没心情去找对方,对方却自动送上门来。没多久, 那位自称为祁风眠父亲的人便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基地之中。

    云家人大约知道祁风眠上一辈的事情,本以为祁风眠不会对自己父亲下手,没想到第二天便在家门口见到了被分成块状的熟悉的尸体。云家人当即连夜搬家,搬到了离张天才他们家最远的地方居住。

    ——

    末世后,人类为了生存而忙碌,从前的规章制度则湮灭消失,如今政府都消失了,自然也不存在结婚一说。

    但张天才并不死心,他跑了几趟基地管理处都没有搞到结婚证,气愤之余决定亲自动手给他和陈玉灵画一个假的结婚证,可因为他没有见过实体对照,几次下笔都没有成功,最后他大手一挥,给他和陈玉灵以及点点画了个全家福遗像。

    所有人:……

    天知道点点看着自己的遗像有多么惊恐。偏偏张天才该死的拥有才华,他不甘寂寞,不想画一张平庸的黑白画,大约是新婚的激情鼓舞了他,使他极尽创造力和想象力,画了一幅生动的全家福。

    点点看到画像后,一边哭,一边指着画上自己的尸体,忍不住问身旁洋洋得意的张天才:“张叔叔,为什么画上的我只有一条腿?”

    张天才先是纠正道:“叫哥哥。”他三十几岁的人了,还厚颜无耻的试图让点点叫他哥哥,只因为点点现在叫陈玉灵姐姐。

    老婆被人叫姐姐,自己却被叫叔叔,这完全差了辈分了。所以张天才致力于扭转点点对自己的称呼。

    但他说话后,点点并没有顺着他的话改口,张天才没有办法,只好解释画了。他说:“因为这是你的尸体。”

    面对六岁小女孩震惊的神情,张天才为对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说:“世界末日了,外面很多怪物。你觉得你会怎么死?被吃掉的话,肯定不会留下全尸。”

    对年幼的点点来说,张天才的话就像是恐怖故事,她甚至一时忘了哭。

    点点吓得打了个嗝,不敢置信地看着张天才,结结巴巴地说:“所以我是被吃掉了吗?”

    张天才摸摸下巴,说:“也不一定,死法挺多的,看你以后自己选吧。”

    他指着画上的自己,举例说:“看,我选的是跳楼。”可喜可贺,几年过去,张天才依然坚持不忘初心,始终记得要和云露星老吴他们一起跳楼的最初梦想和信念,可以说是当代最佳朋友了。

    点点猝不及防的学习了新知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滞片刻,她突然闭上眼,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张天才被她吓了一跳,左瞧瞧右瞅瞅,没看到陈玉灵的身影后短暂的安了安心,随后蹲下身安慰哭泣的小朋友。他扣扣脑袋,问道:“你为什么哭?”

    点点继被张天才吓哭之后,又被对方蠢哭。总之,她生气了,她决定讨厌这个家庭新成员,她转过身子不理张天才,心无旁骛的哭,等陈玉灵姐姐回来教训对方给她报仇。

    ……

    晚上,等陈玉灵回家后,点点的目的实现了。陈玉灵果然教训了张天才,让对方给她道歉。可是令点点失望的是,陈玉灵好像还是很喜欢张天才。

    点点今年已经是七岁的小朋友了,她看着墙上诡异的水彩画遗像,无语凝噎。可她身旁的陈玉灵却一点都没觉得不对劲,她甚至大肆吹捧夸赞张天才的遗像画,根本没想到老公再新婚之夜画遗像这件事有什么不对。

    点点愁的头都要秃了,她觉得这届大人真的很难带。

    其实点点是有些喜欢张天才的,因为她始终记得张天才当初陪着陈玉灵一起来云家救她,甚至因此被连累进监狱。但当她得知张天才和陈玉灵在一起后,她便开始排斥这个要抢走陈玉灵的男人。

    这件事还得从很早之前说起,张天才和陈玉灵交往的第一天,他便花了一周时间,亲自给对方做了一具棺材,美名其曰为未来做准备。

    准备什么?早死早超生吗?

    点点不懂,她只觉得张天才是个怪人。所以每次对方来家里时,她都躲得远远的。但张天才以为她可能是嫉妒或者不满意怎么样,总之他回家后,又给亲自给点点做了一具小棺材。

    收到新礼物的点点觉得心好累。

    但她什么都没说,而是面无表情的收下了张天才的礼物。她表现的太明显了,以至于陈玉灵忧心忡忡地问她是不是讨厌张天才。

    点点当然不能说自己讨厌张天才,虽然她真的不喜欢这个抢走陈玉灵的男人。不管张天才有多么古怪,不靠谱,但是他对陈玉灵很好。

    而陈玉灵也很喜欢张天才。

    所以她的意见并不重要。点点知道,陈玉灵末世后过的很不容易,尤其是收养她后,物资花销更是多了许多,云家人还时不时上门打秋风闹事,而且还有许多喜欢陈玉灵的男人都碍于点点,不敢追求她。

    陈玉灵没有看穿小女孩的心思,只好努力在点点面前讲张天才的好话,希望点点能对对方改观。点点为了不让陈玉灵为难,也更加注意自己的情绪的表露。

    后来,点点真的不讨厌张天才了。因为她发现张天才除了性格古怪之外,他还很傻。她已经是个七岁的小朋友了 ,不跟傻子计较。

    但最主要的是,自从张天才和她们一起生活后,她便有机会去看云露星姑姑了。每隔一两个月,张天才便会和住在她们隔壁的吴爷爷一起出门,他们会带上一些新奇的零食去找云露星玩,点点和陈玉灵有时候也会跟着一起去。

    点点很喜欢云露星姑姑,对方会跟她一起玩,会跟她一起发呆看日落,跟她排排坐在小凳子上咀嚼泡泡糖。

    对比烦人话多的张天才,点点觉得云露星简直是除了陈玉灵之外,世界上最好的人。其实她也很喜欢祁风眠,因为每当她和云露星呆在一起发呆时,祁风眠会坐在一旁给她们投喂零食和读书。

    虽然点点听不懂他念的内容,但是云露星总是时不时点头,看上去是听懂了。

    跟云露星玩腻了,点点便会跑去找吴爷爷玩,吴爷爷会讲很多故事,还会乐呵乐呵的跟她下棋,虽然吴爷爷很喜欢悔棋,但是点点总是小大人似的让着对方。不让也没办法呀,吴爷爷总是耍赖,输棋了还会哭哭,点点自认为是一个成熟的小朋友了,决定让一让这些不懂事的大人。

    在老吴和陈玉灵云露星等人的影响下,点点逐渐接受了张天才,又过了一年,在得到她的允许之后,陈玉灵和张天才拥有了新的小宝宝。

    参考了点点的名字,小宝宝叫逗逗,是个丑丑的小男孩。虽然点点很喜欢自己的小弟弟,却不得不承认对方生出来后又红又丑,跟猴一样。她不明白,一家四口,她和陈玉灵姐姐、张天才,她们三个人长得都很好看,为什么新出生的小弟弟这么丑。

    为此点点非常担忧,小弟弟长这么丑,以后没有小朋友愿意跟他玩可怎么办啊。

    逗逗满周岁的时候,点点发觉张天才和吴爷爷他们很高兴。她听见他们说,云露星姑妈现在是四阶异能者了。

    有一天下午,小孙急匆匆地来找张天才和老吴,叫他们联系祁风眠和云露星,点点趴在门外偷听,却只能模模糊糊的听见“八阶、怪物潮”等词语。

    当天夜里,一只八阶怪物带领着众多怪物攻占A市基地,许多人看见浩浩荡荡的怪物潮奔腾而来。

    基地里喧嚣沸腾,众多异能者奔至墙头,各自用异能阻拦杀死那些越过围栏,爬上铁丝的怪物。人类的喊叫声和怪物的嘶鸣声交织在了一起,幼小的点点紧紧抱着自己的小弟弟,看着扭曲的火光和奔跑的人群,仿佛回到了末日降临的那一天。

    有怪物飞快地越过几十米高的墙壁,落到奔跑的人群中,开始大肆杀戮。血液和肉块炸成了烟花。

    接二连三的,一只只高阶怪物穿过阻拦的围墙,跃至人群中放肆进食。原本受保护的基地内部是最安全的地方,老弱病少都呆在其中,怪物闯了进来,这些人都成了待宰的羔羊。

    陈玉灵和张天才也去了基地围墙上杀怪物,点点眼看情况不好,只好躲在人群之中,带着逗逗躲去了墙上。她一边躲避怪物,一边放眼在人群中寻找熟悉的身影。

    这是一场惨烈的战争。它甚至算不上战争,而更像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在此之前,人类从来没有听说过世界上还有九阶怪物的存在,它突然出现,打破了所有人的幸福生活。

    更可怕的是,迄今为止,人类中最高异能者只有八阶。不同阶级的怪物和异能者完全无法抗衡,而这也代表着更沉痛的消息,那就是很快能怪物比人类进化的要快。

    它们更适应如今的环境,对人类和怪物的抗争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A市基地在世界所有基地中名列前茅,可基地中也只有三个七阶异能者坐镇,完全不是这只九阶怪物的对手。

    点点躲在墙上,周围到处都是怪物和尸体,基地里不时传来惨叫声和哭嚎声,更多的是怪物搜寻活人而发出的嗅鼻声。

    点点找不到任何一个熟悉的长辈的身影,她没有异能,眼看怪物越来愈近。她悄悄爬到桌下,拉过旁边几具尸体,将自己和瑟瑟发抖的弟弟埋了起来,只留下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地观察不时路过的怪物和人类,企图找到张天才或者陈玉灵的影子。

    黑色的天空中,那几位在基地里如传说一般存在的七阶异能者正在努力围堵那些不断爬上围墙的怪物。

    忽然间,地动山摇,大地发出颤抖的声音。数十米外,一只巨大的,有十几米高的融合巨人踏着沉重的脚步,抱着一根巨大无比的树干,小跑着朝基地里走来。

    它要撞门。

    如果基地的门被撞开了,没有人能活下来。

    目睹这一幕的人顿时脸色苍白,一名七阶异能者想要瞬移至怪物面前,却在半空总惨叫着跌落,险些被其余怪物分食。

    这时人们才看清,那只融合怪的肩膀上,坐着一一个半透明的类人怪物。怪物的上半身是一位长相清秀漂亮的少年,下半身则是一条条粘稠的触手。这些触手动作灵活在半空中摆来摆去,触手上附带的液体发出粘腻的声音。

    这只九阶怪物体型和正常人差不多,跟巨大的融合怪相比,它渺小到并不惹人注意。若不是那位七阶异能者被他用一条触手随意的抽飞,人们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

    其余两名七阶异能者并不敢轻举妄动,而且他们被对方的异能威压压制的死死的,根本没有赢的可能。

    他们几人一直都是天之骄之,异能突破顺利,目前见过的最高阶的怪物也只是七阶,在他们三人联手之下,A市基地被保护的极好,可现在却忽然冒出这么一只怪物,打乱了他们的所有计划。

    危险弥漫,空气寂静,城墙上的人类都努力克制自己的呼吸声。高阶怪物懒洋洋地摆弄着自己的触手,忽然说道:“没意思。”

    他一边说着,一边抽了一下呆滞的融合怪,漫不经心地骂道:“傻站着干嘛?撞门啊。”

    融合怪刚刚被那位异能者拦住了一瞬,停下来脚步,现在被身上的怪物提醒,像是醒了神,抱着那根硕大的树干,朝着门冲去。

    就在它离大门还有数十米的时候,黑夜中忽然多了些其他东西,本就暗淡的夜变得更加深沉,像是浓的化不开的墨,铺天盖地的朝着基地奔来。

    不明所以的人类心生警惕,以为这是新加入的怪物,而一些熟悉的人则亮起了眼。

    影子和黑夜交织,分不清彼此,怪物躲闪不及被包裹其中,连惨叫都没能发出一声便融化在了影子之中。

    机敏的怪物已经开始试图躲避这些神秘的影子,但低阶怪物却看不透对方存在的位置,只能凭借空气中的能量波动来规避。

    那只融合怪智商显然不怎么够,它个子大,首当其中的陷入了影子之中。它的双脚深深陷入了影子之中,直到腿上传来痛感,它才发觉自己正在被黑影吞噬。

    那只少年怪物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它说:“好吵好吵,不要叫了。”

    它一边用触手抽走那些影子,却发现自己感觉不到融合怪的双腿。连它都无法察觉,只能说明融合怪的腿到了异次元的空间,或者是……消失了。

    少年怪物的神情郑重起来。和其他低阶怪物不同,它犀利的目光直直望向西北处的黑夜之中。

    随后,祁风眠握着不断滴落血液的长刀从那条上山的路上走了上来。他的身边跟着云露星。

    他们两人脚下踩着影子,身后的道路鲜血淋漓,怪物的尸体堆积如山。那些都是被少年怪物派去堵在路上,试图阻拦人类逃离的怪物。

    祁风眠出现在人们视野之中,脚下的影子飞速蔓延,继续铺天盖地的朝着基地内外的怪物奔驰而去。

    直到影子真正出现在众人目光中时,大家才看清它们的面容。它们跟影子相似,却又有着明显的差别,比起影子,它们更像是流动的黑色液体,这些粘稠的液体穿过基地,一点点向外扩张,铺成一张巨大的网,所有进入液体种的怪物被瞬间侵蚀。

    祁风眠和坐在融合怪上的少年怪物遥遥对望,两相对照之间,少年怪物猛地抽飞身下的融合怪,十几米高的融合怪在半空中飞了起来,砸向祁风眠和云露星。

    但在半空中时,那些影子仿佛生出自我意识一般,猛地立在祁风眠他们身前,形成了一堵黑色墙壁。

    怪物砸了进去,然后没有一点水花的消失在了众人眼中。它被这些诡秘的影子吞噬了。

    黑色的墙壁在吞噬了融合怪之后,缓缓从半空中融化,液体滴落在了地上,重新四面八方的朝着漏网之鱼追去。

    没了墙壁,祁风眠掀起眼眸瞧了眼,发现那只刚刚进入九阶不久的怪物已经不知所踪,逃走了。

    没有高阶怪物做支撑,剩余的怪物成为一团散沙,很快被人类反杀。事后为了基地和人类安全着想,祁风眠在附近搜寻许久,都没有发现怪物的身影,他一路追踪,发现那只怂的不行的触手怪应该是躲回海里了。

    一场巨大的危机被化解,基地再次强烈挽留祁风眠,而这一次出于基地安全考虑,为了防止那只触手怪回来报仇,他没有拒绝基地的邀请,留了下来。

    虽然云露星和祁风眠留在了基地,选了一处较为安静的地方居住。云露星选了片空地,买了几张凳子,独自办了一所简陋的学校,校长是她,老师是她,安保人员和保洁人员都是她。

    与从前的老师讲课有所不同,她更类似于久远的战国时期,每一位来上学的学生可以向她提问,学习知识。云露星甚至都没有准备课本和统一的教材,当然这不是她抠门,而是目前条件不允许。

    云露星并不收学费,这所什么都没有,只有几张板凳的学校只有她一名工作人员,她是唯一的老师,教室也是露天的。

    基地方面听说这个消息后,想要为她提供资源,但都被云露星拒绝了。她创办学校本就是为了闲暇时间帮助他人,并没有其他目的。

    最初许多家长并不认为她能教好学生,只把她当托儿所来管,几天后,祁风眠亲自上门扔回几个不听话的小孩,基地出面谈话,才令大家重视这件事。

    云露星的上课方式非常简单,总之就两条:

    学生不懂什么,她便教什么。

    学生问什么,她便回答什么。

    来云露星这里学习的学生有幼儿园的小朋友,也有基地高层以及众多建设性技术人才。

    云露星回答的问题层次也高低不齐,有如‘太阳为什么是圆的’这种小儿科幼稚问题,‘也有如武器化工的制造反应及变化实验’等高端科研学术讨论。

    云露星绝大部分问题回答上来,有些家长说她无所不知。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在与一些基地里的高端人才探讨讨论之后,云露星也发觉了自己许多不知道的知识,但她理解能力和智商都极高,很快便能理解和明白。

    直到这时,基地里的人才明白她的重要性。基地方面强烈请求她能够参与研究,云露星也想要学习和观察新知识,会去帮忙指导,同时她也在不断学习和汲取自己不懂的知识。

    学无止境。

    云露星就这样,半天去研究所,半天讲课,将自己知道的一些知识分类汇总书写下来,订制成册留给他人研究学习。她的学生越来越多,末世后书籍流失,缺乏专业人才,人类知识出现断层。特别是近两年出生的小孩,他们没有见过末世前的繁荣,学习知识的途径少的可怜。

    而云露星填补上了这个空缺。她最终实现了她当初说的,传承了人类知识的火炬。

    两年后,云露星即将突破五阶。为了基地的安全,她离开基地回到别墅突破异能。云露星突破了五阶异能后,却没有回到基地,而是留在这里和祁风眠生活,时不时出去搜寻书籍。

    别墅里还放着很多本云露星没有看完的书,她将他们搜集的所有书一一看完,努力学习。张天才和老吴他们也维持着很早之前的相处模式,时不时来找他们玩。

    又过了一年,老吴死了。他平时活蹦乱跳,却没想到忽然走了,可其实老吴已经九十多岁了,他这个年纪已经算是喜丧。

    当云露星看完了别墅里的所有的书后,她和祁风眠带着行李和自己准备了许多年的旅游计划,踏上他们准备已久的旅途。

    一周后,张天才和陈玉灵点点几人照例来别墅找云露星他们,却没见到对方的踪影。

    看着空无一人的别墅,张天才叹了声气,目光沉沉地看着那条离开的路,对身旁茫然焦急的妻子说:“云露星和祁风眠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接下来更新番外~老规矩,大家有又想看的番外可以在评论提,我尽量满足哦!

    写到触手怪的时候,我忽然大逆不道的想嫖/人/外(呜呜呜呜我知道错了,轻点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