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4章 【番外6】

作者:春刀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宋天启二十七年, 宋惊澜退位,太子继位,改年号为朔。

    宋惊澜这一举动, 震惊天下人, 因为历朝历代,没有哪个皇帝会在正当壮年的时候退位让贤。皇位之争历来腥风血雨, 就算宋国只有唯一一位储君, 可谁会嫌皇位坐得太久?

    不是皇帝当得越久越不愿意退位吗?

    宋国太子如今才十七岁, 说小不小, 说大也不大, 以宋惊澜的年纪和手段,至少再当十年的皇帝也是没问题的。满朝文武百官在早朝之上听陛下不急不缓说出准备退位的消息时, 灵魂都给震出窍了。

    反应过来陛下没有在开玩笑后,百官下跪,痛哭流涕,请求陛下收回成命。

    哪怕当年的宋惊澜手段暴虐,皇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 到如今民间仍有暴君之名。但他在位的这几十年, 宋国恢复了中原霸主的地位,与大林的联姻又维持了稳固的和平和繁荣,曾经荒淫无道苟延残喘的朝堂仿佛只是一场噩梦。

    百官畏惧他, 可也敬仰他。

    每次看着高位之上风华绝代的帝王,都会觉得有他在, 天下皆安。

    如今陛下居然说要退位,文武百官感觉自己的主心骨都没了!都不用风吹, 走两步就要散了!

    哭归哭,散归散, 陛下决定的事,一向没有改变的余地。

    好在太子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从小精心教导,能文善武,仁义谦和,在民间的声望也很高,百官们在心痛之后,就开始准备迎接新的陛下和新的朝堂了。

    反倒是宋小澜自己有些不愿意,缠着宋惊澜闹了好几次:“父皇,是皇位坐得不舒服吗?为什么要这么早让给我啊?”

    宋惊澜微笑:“皇位这么舒服,让给你不好吗?”

    宋小澜:“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跟母后去云游江湖才把皇位甩给我!”

    林非鹿:“…………”

    请问皇位是什么烫手山芋吗???

    你们俩父子把皇位当做皮球一样踢来踢去的样子好他妈魔幻啊!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非鹿躺在宋惊澜臂窝,戳戳他劲瘦的腰腹问:“你真的不当皇帝啦?”

    宋惊澜斜靠在床上,正在翻一本游记,闻言鼻尖“嗯”了一声。

    林非鹿从他臂弯爬起来,双手扒着他肩膀摇了摇:“好不容易夺来的皇位,就这么退位,是不是有点可惜啊?”

    宋惊澜把书往下放了放,看着跪坐在身侧的女子,笑着把人拉到怀里来亲了亲。

    这么多年过去,他亲她的姿势一如既往的温柔,手掌抚着她脸颊,温声说:“我夺皇位,是因为我想得到我想要的。如今我想要的一切都已经在怀,皇位不重要了。”

    林非鹿明知故问,扒着他胸口眨眼睛:“你想要的是什么呀?”

    宋惊澜笑了一声,手指捏捏她下巴,然后把人掀到了身下。欲.望交缠中,她听到他低哑的声音:“想要你。”

    退位那天是司天监选出来的吉日,天晴风和,监礼官宣读了退位诏书,太子皇冕加冠,正式接过了玉玺,成为大宋新一届的皇帝。

    于是林非鹿成了最年轻的太后。

    听着宫人的称呼从皇后娘娘变成了太后娘娘,她还怪不习惯的。

    宋小澜也不习惯,虽然这些年一直跟着父皇学习政事,但新皇即位,他还是有些忐忑,想着自己要多跟父皇请教一下才行。结果退位没两天,父皇就跟母后双双出宫,人影都找不见了!

    宋小澜悲愤地想:我只是一个被抛弃的小皇帝罢了。

    林非鹿骑着马都出城了,才忧心忡忡问:“我们就这样把三个孩子扔在皇宫,会不会不太好啊?”

    话是这么说,骑马的速度可一点也没慢下来。

    宋惊澜面不改色:“他们都长大了,不需要父母担心。”

    林非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着远处连绵青山,余晖万丈,对儿子仅有的一丝愧疚瞬间烟消云散,兴奋地问:“我们先去哪里呀?”

    宋惊澜笑着道:“我之前在游记上看到,在南境有一座望苏山,山中有云雾金顶的奇景,想不想去看看?”

    林非鹿突然想起,前段时间他一直在看游记类的书本。

    原来就是在做旅游攻略么。

    她开心地点点头,想到接下来无拘无束的生活,心潮都有点澎湃,想了想又说:“我们现在在外闯荡,是该取个艺名了。”

    宋惊澜挑了下眉:“黑白双侠?”

    林非鹿愣了一下,转头看旁边骑在黑马上的男子,噗的一声笑出来,“多少年前的戏言啦,你还记得呀。”

    他笑着望她:“嗯,你说过的话,我都记得。”

    等将来武功学成,便去仗剑江湖,策马同游,快意恩仇,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她的梦想,她的向往,他都记得。

    并在这一生中一一为她实现。

    林非鹿勒着缰绳,看看他,又看看远阔前路,眼里都是亮闪闪的笑意:“黑白双侠是我们行侠仗义时的艺名!从现在开始我就叫黄蓉啦!”

    宋惊澜笑着问:“那我呢?”

    林非鹿:“当然是郭靖啊!”她朝他跑去一个媚眼:“靖哥哥~!”

    宋惊澜沉吟了一下,配合她:“蓉妹妹?”

    林非鹿看了他几眼,摇着头唉声叹气:“你一点也不像老实木讷的靖哥哥。”

    她怀孕的时候在宫中不仅排过郭靖黄蓉的话本,还排过杨过小龙女的师徒恋以及张无忌的N角恋,宋惊澜自然都看过,慢悠悠策着马问:“那我像谁?杨过?张无忌?”

    林非鹿说:“都不像。”她朝他招招手,宋惊澜便策马挨近一些,坐在马背上侧身听来,听到她悄悄笑着说:“你是独一无二的小宋!”

    望苏山在南境,以前属于周边小国,后来这些小国被宋惊澜打下来,如今也都是大宋领土。说近不近,说远也不算远。

    比起少时带林廷离京散心,这一次的江湖旅途才算是真正实现了她闯荡江湖的梦想。

    因为如今两个人的武功造诣都很高了。

    这些年林非鹿不仅将即墨剑法全部掌握,还传承了纪凉的剑法,两套绝世剑法融会贯通,她又尤擅轻功,自成飘逸灵动的身法,之前跟砚心比试时,已经能接住砚心几套刀法了。

    砚心这些年刀法进步飞快,当年在英雄榜上排第十,前两年已经排到了第五,俨然已经是刀法一脉的宗师了。

    而宋惊澜就更不用说,江湖英雄榜上虽无他的名字,但每次比试砚心都会输在他的剑下。他若是想,想必江湖英雄榜上的排名就该重排了。

    两人这一路行来,凡遇不平事必拔剑相助。

    什么揍地主啦,杀山贼啦,教训恶霸啦,林非鹿看到坏蛋就跟猫见了鱼狼见了肉一般,提着剑就兴奋地扑上去了。

    打不过怎么办?

    不存在,打不过不还有靖哥哥吗?

    黑白双侠的威名不胫而走。

    喂,听说了吗,最近江湖上出现了一对惩恶扬善的侠士,一男一女,女的穿黑裙,男的穿白衣,自称黑白双侠。女侠还放话说要杀尽天下不平事,最近连拦路打劫的山贼都不敢下山了呢!山贼们生计困难,寨主不得不带着山上小弟集体下山要饭,真是世风……哦不!大快人心啊!

    山脚下的茶棚里走脚商和江湖人议论纷纷,全然没发现他们议论的当事人就坐在旁边那桌喝茶。

    林非鹿一边捧着茶杯一边竖起耳朵偷听,对于这种怡然自得听着别人猛夸自己的行为,她已经驾轻就熟了。

    宋惊澜笑意盈盈地看着她:“这么开心?”

    她抿着唇狂点头。

    简直不要太开心好吗!她终于过上了她梦寐以求的武侠剧本,从小到大的武侠梦得以实现,人都要飘起来了!

    宋惊澜摇头笑了下,两根手指按住她准备往嘴里送的茶盏,“再告诉你一件更开心的事,茶里有药,这茶摊应该不干净……”

    林非鹿双眼一睁,还不等他说完,当即把茶盏往地上一摔。

    清脆的碎裂声将茶棚里的视线都吸引过来。

    却见一位白裙黑发的漂亮女子一脚踢翻了矮茶桌,将旁边提着茶壶的小二按在了凳子上,大喝道:“说!茶里下了什么药!”

    周围一惊,纷纷看向自己手中的茶杯。

    后头煮茶的另一个人见状不对即刻便想跑,才刚迈出一步,一把剑凌空而来,直直刺进他面前的木桩上,逼人剑气挡住了他的去路。

    被按住的小二挣扎了两下没挣开,愤愤道:“你是谁?!我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山上可都是我们的兄弟!”

    林非鹿抬手就在他后脑勺扇了两巴掌,打得他嗷嗷叫:“把你的兄弟都叫来,我一块儿收拾了,免得今后为祸四方!”

    小二转着头看着她,不知想到什么,又惊恐地看向一旁淡漠的黑衣男子,突然失声道:“是……是你们?你们是黑白双侠?!”

    周围一片震惊!

    林非鹿:“现在才认出来?”

    小二崩溃地大喊:“你们不是男穿白女穿黑吗?!为什么换了啊!”

    林非鹿捶他后脑勺:“要!你!管!”

    于是江湖上又少了一群下蒙汗药偷抢钱财的土匪。

    山脚下的茶棚被一把火烧了,火光映红了后面的绿树青山。

    林非鹿翻身上马,对旁边的宋惊澜说:“走啦,去下一个地方惩恶扬善。”

    他笑着点头,眼眸里映着火光,也映着她的模样。

    这江湖逍遥,前路漫长,处处是不平,处处平不平。

    副本刚刚开始,大侠仍需努力。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