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1章 大结局

作者:松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后来的呦呦回想起那一天, 除了那种仿佛将整个灵魂都泡进冬日温水里的温柔之外, 就只剩趴在雍泽膝上哭得稀里哗啦的她自己了。

    实在是……有点丢人。

    并且因为她哭得实在是太大声, 还引来了森林里不少小动物的围观。

    大家纷纷凑在一起, 虽然小妖怪们大多懵懵懂懂, 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担忧地拍拍她后背,小心地安慰她。

    “不要哭啦。”

    “你要吃点榛子吗?”

    “……你不要把你藏在腮帮子里的榛子拿出来给客人好不好?”

    等呦呦哭够了之后,抬头一看, 自己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稀奇古怪的野果, 还了堆成了供品的形状。

    哭得眼圈红红的呦呦转过身,伸手拿了一颗绿绿的果子。

    嘎嘣嘎嘣。

    “好吃吗?”捡来果子的小鹿问道。

    呦呦抹抹眼泪,两颊鼓鼓:

    “好吃。”

    雍泽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们, 等到他们叽叽喳喳地聊了许久,他才出声提醒:

    “天要黑了,我送你回去吧。”

    呦呦抬头问:“你也要一起回去吗?”

    “嗯。”

    他还有一些必须要面对的事情。

    呦呦从草地上起身, 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亦步亦趋地跟在雍泽的身后。

    “刚刚你说的那个……”

    走在前面的雍泽微微侧头。

    “我也很喜欢你。”

    瑰丽绚烂的晚霞之下, 略有些紧张的少女捏着裙摆轻声说道。

    “……我知道。”

    耳根微热的少年抿了抿唇,朝她的方向缓缓伸出手来。

    “一起回去吧。”

    两只温暖的掌心缓缓相扣。

    如雍泽所言,取出反骨的妖怪的生长速度会与人类趋于相似。

    在呦呦二十岁获得冬奥会金牌的这一年,雍泽也度过了他漫长的少年期, 长成了二十一岁的青年模样。

    一米八三的青年眉眼清隽, 虽然他谈吐有礼, 但不笑的时候总是天然带着点生人勿进的距离感, 在清大是只可远观不可骚扰的男神级人物。

    而呦呦自从在冬奥会大放异彩,拿到国内花滑的第一块冬奥会女单金牌之后,也成为了热度丝毫不亚于艺人的体育明星。

    ——在学校里更是时常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不少人的瞩目。

    来呦呦就读的体校看望女朋友的雍泽,就切实的感受到了这种惊人的瞩目程度。

    “……我有没有告诉你爸爸在给哥哥介绍女朋友的事情?”在学校小卖部挑选冰淇淋的呦呦随口道,“自从哥哥读完博,搬进自己买的新房之后,爸爸就经常叹气了。”

    “……是吗?”雍泽有些心不在焉,“可能是舍不得吧。”

    二十四岁的沈寂川已经以惊人的速度在国外读完了博士,今年刚好结束学业归国。

    他所掌握的专利技术引来了无数投资者追逐,别人创业都是苦哈哈求着大佬投资,而找沈寂川投资的却不叫金主爸爸。

    因为他才是爸爸。

    这可能,就是知识的力量吧。

    “爸爸很担心哥哥以后会找不到女朋友……”

    呦呦挑出一个香草味的可爱多,撕开包装纸舔了一小口。

    “他说姐姐周围好歹还有那么多小伙子觊觎呢,哥哥整天要么待在实验室,要么就是和一群秃顶老头子打交道,怎么看都是一副要孤独终老的架势。”

    雍泽拿了一个草莓味的冰激凌,一如往常地先给呦呦吃了一口,等她两个味道都尝够了,这才开始自己吃。

    “……不是还有你姐姐吗?”

    呦呦诧异道:“啊?”

    “?有什么不对的吗?”雍泽奇怪地看她一眼,“你哥哥难道不是喜欢你姐姐吗?”

    呦呦:???

    是这样吗???

    看着女孩仍然一脸茫然的模样,雍泽无奈地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天□□夕相处都看不出来,也难怪你连自己周围的也看不出来了。”

    呦呦挠挠头,没明白他的意思:

    “你说的是……”

    话还没说完,两人刚到女生宿舍的楼下,就见不远处的草坪上一阵骚动。

    一群人喊着“来了来了”,随后呼啦啦的散开,让出了站在一圈蜡烛中间的位置,让呦呦可以一眼看到对方的身影。

    雍泽看清了这蜡烛和玫瑰花之后,笑意顿时淡了下来。

    “我说的就是这个。”

    在宿舍楼下表白的男孩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是听说呦呦有男朋友,可媒体也从来没报道过这个具体的人是谁,是真是假都不确定。

    他就大着胆子搞了今天这一出。

    “稍等一下。”

    雍泽从呦呦身边走开了。

    原本对方还对雍泽的存在有些疑惑的,见他自动走开,还以为是给他腾地方,于是更加殷勤。

    “呦呦——”

    站在原地的少女并不说话,只是无声在心里替他默哀,并且倒数了三个数。

    三、二——

    还没数到一,那捧着玫瑰花的男生就被从天而降的白色粉末劈头盖脸地喷了个措手不及。

    前来起哄的人群吓得纷纷四散,等为首的男生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粉灭火器喷成了一个白人。

    “你干什么!!!”

    站在白雾之中,面无表情举着灭火器的雍泽对着他那捧玫瑰最后喷了个彻底。

    “灭火。”

    眉眼清冽的青年神色不变。

    “火灾无情,警钟长鸣,懂?”

    感觉自己要是说不懂,眼前的灭火器就会再次滋他一脸的男生:

    “……懂、懂了。”

    后来十分记仇的雍泽,没过两天就运来了数百枝新鲜玫瑰,沿路浩浩荡荡,十分招摇地一路送到了女生宿舍的楼下。

    几乎被埋在花堆里的呦呦欲哭无泪:

    “你送这么多,我们宿舍也放不下呀。”

    处处想得周到的雍泽温馨建议,多余的花可以送给她其他认识的朋友,他并不介意。

    要是能顺便提一句这是男朋友送的,他就更开心了。

    呦呦:“……你好幼稚。”

    雍泽:“谢谢夸奖:)”

    呦呦确有其人的男朋友送了整栋女生宿舍玫瑰花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

    有了那么多的玫瑰花作为佐证,体校的那一大片荷尔蒙过剩蠢蠢欲动的男生也终于消停了些。

    没过多久,在大三这年的暑假,呦呦带着雍泽正式见了父母。

    ——虽然他们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频繁相见了。

    但这一次的意义显然不同以往。

    “这、这些是……?”

    顾启洲目瞪口呆地看着雍泽带来的一摞房产证、基金、股票,甚至还有矿产等等,几乎把他属于他自己那部分的全部身家都带了过来。

    雍泽站在茶几前,将这些资产向沙发上的顾家人逐一摊开。

    “这些——是聘礼。”雍泽轻描淡写地说出了震撼呦呦全家的惊人之语,“这些,是我的财产证明。”

    即便是作为首富之子,顾启洲也为雍泽这眼花缭乱的资产震惊。

    呦呦蹲在茶几边数他的房产证,因为别的她也看不太懂。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她歪歪头问道。

    “因为有些是我父亲留下的。”雍泽指给她看,“这些到这些都是,还有这个,是德国的一处城堡——”

    “城堡?”

    “嗯,不过因为维护费用太贵而且没人住,租出去了,现在是个景点,你要是感兴趣就不租了,留着我们自己住也可以。”

    顾家人:“……”

    尽管雍泽还差一年才到法定结婚年龄,但这件事好像过于顺理成章,就连从以前开始就疯狂喊着“我反对这门亲事”的顾妙妙,似乎也挑不出任何阻止的理由。

    “……你要是对我妹妹不好。”顾妙妙在转角蹲到刚从厕所出来的雍泽,小声道,“我就去放火烧了你的老巢!”

    雍泽一愣,旋即微笑:

    “好。”

    “听说你以后准备从政,虽然我知道你是妖怪之主,但你也要给我努力当个大官,不能让我们呦呦说出去没有排面,懂不懂?”

    雍泽老实答:“懂。”

    “另外……”顾妙妙四周看看,表情更加凝重,“呦呦现在年纪还小,你不要有什么过分的非分之想,知不知道!”

    这次雍泽停顿了一下,稍微拐了个弯才明白过来她在说什么。

    然而这个停顿却让顾妙妙误会了什么,哆哆嗦嗦地抬手指着雍泽:

    “该不会……我们家白菜……”

    雍泽连忙否认:

    “没有,真的没有。”

    得到肯定的顾妙妙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连带着看雍泽,似乎也顺眼那么一丢丢。

    这顿饭一家人吃得格外和谐,郁澜对于这个女婿还算满意,毕竟光看脸雍泽就已经占据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了。

    顾启洲心里却不大顺畅,虽然他自己也知道,想要找出一个能全方位碾压雍泽的女婿是不可能的,但事实上他想要的并不是比雍泽更好的女婿。

    “……我总觉得你们都还是到我膝盖高的小孩子,没想到一眨眼,你们都该各自成家了。”

    顾启洲看着眼前的呦呦、顾妙妙和沈寂川,忽然就开始多愁善感了起来。

    “倒也不用各自成家。”

    沈寂川打断了这样的愁绪,突然开口。

    “顾叔叔,不知道您介意我入赘吗?”

    正在夹菜的顾妙妙动作一顿。

    顾启洲&郁澜:…………???

    沈寂川无视众人快要惊掉下巴的神色,淡定继续道:

    “您之前不是一直念叨,不想让我搬出去住吗?虽然住在公司附近确实更方便我上班,不过如果可以入赘……”

    顾启洲听着沈寂川早有预谋的一席话,和表情同样淡定吃菜,显然也并不太意外的顾妙妙,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好。

    ——这一定是引狼入室!!!

    呦呦扯了扯姐姐的袖子,惊讶问:

    “入赘?怎么入赘,入赘给谁?”

    顾妙妙面不改色地抽了张纸,擦擦嘴道:

    “当然是入赘给我。”

    呦呦大惊失色,转头对雍泽茫然道:

    “……我的姐姐不是姐姐,我的哥哥不是哥哥了!那我以后要怎么称呼啊!!”

    雍泽无奈:“这不是重点吧……”

    被这个重磅炸弹砸得恍恍惚惚的顾启洲喃喃道:

    “……我有这么说过吗?没有吧,我记得我说的应该是你一个人在外照顾好自己有空可以回来看看没空就算了吧?”

    死不承认的顾启洲直到吃完饭都还没回过神来,这俩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又过了一会儿,顾启洲在一旁角落自言自语,郁澜过去听了一耳朵,他一个人捧着脸在那儿唱:

    “……再见吧儿子~今晚你就要去远航~”

    郁澜:……又疯了一个。

    忧愁的顾启洲透过客厅的落地窗,抬眼看向院子里的两个女儿。

    呦呦正和雍泽在院子里陪绵绵玩儿,似乎是绵绵开口说话了,呦呦惊喜地不敢相信,抱着绵绵蹭来蹭去之后还跟个小喇叭似的到处宣扬。

    顾妙妙坐在院子里的小秋千上和沈寂川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什么,沈寂川就站在一边轻轻推着秋千,安安静静地听她说话。

    中途过于开心的呦呦扑进雍泽怀里大笑,雍泽半搂着她在她发顶落下一吻。

    正好看见的顾妙妙气得翻了个白眼,啼笑皆非的沈寂川只能蒙住她的眼睛,告诉她眼不见心不烦。

    顾启洲和妻子牵着彼此的手坐在沙发上,遥遥望着院子里的孩子们。

    他们承欢膝下的模样在恍若昨日。

    可回过神,这些曾经磕磕绊绊成长的孩子们,已经拥有了比这个小家更加广阔的世界。

    迟早有一天,三个孩子都会拥有一个新的家庭,创造属于自己的家人。

    而他们或许只能留在这里,一次次的目送他们的远行。

    但至少,这一生能和他们成为家人,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谢谢你们。

    ——能和你们成为家人,太好了。

    【END】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