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9章 终章

作者:锦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芽十七岁时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了, 可是因为年纪小,大学的哥哥们都把她当小妹妹看待,有的新入学的大一新生们想和这位小学姐来一段“禁忌恋”时,都会被她身后的几股势力吓跑。

    正值花季的叶芽和其他女生一样, 喜欢追剧看动漫, 喜欢漂亮的花裙子小包包, 也期待一份甜甜的恋爱属于自己。

    可是家人生怕叶芽受骗, 对她身边除了家人外的男性生物抱有最大恶意。

    [夏晴:沈然回家了么?]

    叶芽看向时间,八点,沈然还没有回家。

    [叶芽芽:晴晴姐姐你又欺负沈然啦?]

    每次沈然被夏晴欺负,他都会躲起来不回家。

    [夏晴:我就是亲了他一口, 他就跑了。]

    夏晴打字的时候轻描淡写, 叶芽对着屏幕上的几个字瞪大眼睛, 倒吸口凉气, 手指头颤颤巍巍:[你、你们谈恋爱了吗?!!!]

    两个人正在上大学, 那所大学距离叶芽就两条街, 他们每天都在一起碰面,两个人在一起她怎么不知道。

    [夏晴: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啦,对了,不要告诉我妈和我小叔, 他们会打我的。]

    叶芽半晌从惊愕中走出,酸溜溜感慨:[我也想谈恋爱。]

    夏晴:[……]

    夏晴:[不行!!早恋不好的你不可以早恋!现在的男孩子一点都不成熟配不上你!]

    叶芽:“?”

    听听, 这说的是人话吗?

    此时敲门声响起, 门外传来子煜的说话声:“芽芽,沈昼哥回来啦。”

    听到沈昼, 叶芽一个激灵从床上蹦跶起,胡乱扒拉了两下头发, 穿着拖鞋哒哒跑下楼。

    沈昼这次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与之结伴的还有一个女人,唇红齿白,大波浪卷,黑裙勾勒出身形妖娆,与高大挺拔的沈昼站在一起甚是登对。叶芽缓缓慢了脚步,一头凉水当头浇下,心头喜色消失殆尽。

    “你就是沈总的妹妹吧,我是肖薇。初次见面,这个送给你。”她笑容大方得体,把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到叶芽面前。

    她看了眼,没接。

    “芽芽……”旁边余研轻轻拉了下叶芽的袖子。

    叶芽不情不愿接过礼物,随便找了个借口回屋躲开饭局。

    肖微走后,沈昼推门而入。

    “给。”沈昼把一碟精致的小点心放在桌上,叶芽看都没有看一眼,默不作声翻书。

    “怎么了?”

    叶芽鼓腮,轻哼声别开头,不搭理他。

    可以见得小姑娘是生气了。

    沈昼抿唇笑了笑,特意逼近看她的脸色,伸手轻轻蹭了蹭小朋友软绵的脸蛋,“确定不吃?我亲手做的,真的不吃?”沈昼端起餐盘在她面前一晃,叶芽咕噜咽了口唾沫,快速抓过一块,背对着他三下两下吃干抹净。

    有点好吃。

    她舔舔嘴角,把整个盘子拿了过来。

    沈昼感觉好笑。

    又吃几口,她悄悄回眸,对着男人那清隽的眉眼陷入良久沉默,半天嘴唇嚅动,“沈昼哥哥……”

    “嗯?”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问完,眼眶发红。

    沈昼一怔,噗嗤声笑了:“你就是因为这个不开心?”

    “……我不要你谈恋爱。”她的眼泪说来就来,一边抽抽搭搭哭,一边往嘴里塞着小点心,腮帮像小仓鼠一样鼓鼓囊囊,她口齿不清,“你……你不可以谈恋爱,我不要你谈恋爱……”

    沈昼谈恋爱的话……就再也不会有人给她带好吃的了;和爸爸吵架再也没地方躲了。

    叶芽悲从中来,拿着点心趴在床上可劲儿哭。

    “沈昼哥哥没有谈恋爱。”沈昼拍拍叶芽的肩膀,“肖薇是我们的合作伙伴,这次过来是和叔叔一起商量投资案的。我答应你,在你十八岁前都不会谈恋爱,好不好?”

    哭声戛然而止。

    叶芽回头,泪眼朦胧:“真的吗?”

    沈昼颔首:“真的。”

    她慢吞吞爬起来把最后一口小点心吃干净,胡乱揉揉眼睛,小心翼翼挪到沈昼怀里,一把抱住了他。他的胸膛比小时候宽厚,唯一不变的是让叶芽安心的体温。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父母不在时都是沈昼在照顾她,哥哥医学生很忙,一些家长会还有学校的重要活动都是沈昼代为参加的。

    他们相依相伴,叶芽比任何人都要依赖沈昼。

    可是……

    她忘记了,沈昼已经25岁了,是适婚的年龄。等他有了自己的家庭,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宠着她,抱着她,对他和他未来的妻子来说,叶芽才是那个外人,他再也不能肆无忌惮了。想到这儿叶芽便不好受起来,又埋在他怀里偷偷哭。

    “芽芽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还哭。”沈昼捧起她的脸蛋,抽出纸巾轻柔擦了擦小姑娘脸上的泪痕。

    “我不要你找女朋友……”叶芽拉上他衣袖,哽咽着,“沈昼哥哥你别找女朋友,你、你要是想找女朋友,等我十八岁嫁给你好不好呀?”

    叶芽觉得自己真是个小聪明鬼。

    她要是当沈昼的老婆,这样每天都能吃好吃的东西,也不用担心沈昼再娶别人,岂不是一举两得。

    未曾想沈昼脸色骤变,直接把她推开,脸色比任何时候都要严肃冷峻,“叶芽,哪怕你是小孩子,这种话都不该说。”

    叶芽为自己辩解:“我十七岁,不是小孩子。”

    沈昼倏然起身,眉心聚着森冷之气:“我就当你不懂事乱说话,以后不可以这样了。”

    “可是我没乱说话!”叶芽急了,从床上跳起来,“我要当沈昼哥哥老……”

    婆字被堵在了他的掌心里。

    叶芽骨碌碌转着眼珠,睫毛眨眨,与他对视。

    沈昼压低声音:“要是让叔叔听见这种话该怎么看待我?叶芽,你从小到大都是聪明懂事的孩子,不管你是心血来潮还是单纯玩笑,我都不希望再听你说第二次,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这种想法你也不应该有。”

    他松开手,扯了扯领带退出房间。

    屋子里静悄悄的,阳台处夹杂着花草们的嘲笑,叶芽下去把窗户闭拢,又呆坐一会儿。她那些话并不是玩笑,她很乖,不会随便开玩笑,反正沈昼早晚是要结婚的,为什么不可以和她结婚?

    叶芽想不通,挠挠头联络夏晴。

    [叶芽芽:晴晴姐姐,我有一个朋友遇到一些感情上的麻烦。]

    叶芽这一招叫无中生友,夏晴果然上套。

    [夏晴:什么麻烦?]

    [叶芽芽:她有一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哥哥,她很喜欢他哥哥,可是他哥哥不接受她,你觉得她该怎么办呀?对了,这个朋友比她哥哥小□□岁。]

    [夏晴:男人嘛,都喜欢追求刺激和新花样。你让这个妹妹改变一下形象勾引一下,不出一个月就拿下。]

    [叶芽芽:怎么改变形象?]

    [夏晴:比如你可以让你朋友叛逆一下,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说完,夏晴发来质问:[等等,那个朋友不会是你吧?]

    [夏晴:!!!你想勾引清河哥?!犯法的芽芽!!!!这是违法乱纪行为!!]

    [叶芽芽:……你的想法可以再折中一下。]

    [夏晴:沈、沈然?听说你小时候还看过他腚。我们俩毕竟一起长大,同穿过一条裙子,现在也不是不能……嗯……]

    叶芽脸上一热,多人运动也是违法乱纪的啊姐姐。

    [叶芽芽:晴晴姐姐,沈然哥知道你这样可是会伤心的。]

    [夏晴:他伤个屁的心,狗男人没有心。]

    夏晴又巴拉巴拉和叶芽说了很多,两人一直聊到半夜两点。第二天叶芽顶着双黑眼圈起床,告别家人前往研究所。她大学选修的是生物系,主要学习方向为植物学研究,作为可以听懂植物话语的人类,叶芽可以轻松胜任这项工作。

    学校旁边是一家理发店,昏昏沉沉的叶芽在看到玻璃上的巨大海报时顿时清醒,脑海里夏晴说过的话又过了一遍。

    她眨眨眼,鬼使神差走了进去。

    “你好,请问做什么造型。”

    屋子里的托尼老师们顶着不同的造型,叶芽胸口憋着一团火气。

    决定了 。

    她、要、叛、逆!

    叶芽深吸口气指着自己的脑袋,中气十足大喊一声:“我要把这玩意染成绿色!!!”

    “!!!”

    平地一声惊雷,托尼老师们兴奋了。

    四个小时后,叶芽头顶一头绿色爆炸头走出理发店。

    她迎着无数路人目光在门口站了会儿,最后转身朝相反的方向离开。

    生平第一次,叶芽逃学了。

    [孤独の天使:ゅ哥哥,硪妸以呿酒巴ロ马ゅ?]

    正在午休的叶清河刚打开信息就看到这段辣眼的文字,他对着叶芽的新ID沉默会儿,复制文字流浪器搜索,得出结果为——[哥哥,我可以去酒吧吗?]

    叶清河回复:[不可以。]

    [孤独の天使:.蛾憱隨便問噎下珎,叛縌钕駭ィ不懦要另リ薏梘.。]

    “……”

    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不过仔细想想,青春期的小姑娘情感躁动,容易对花花绿绿的事物吸引。要是一直反对,怕是只能引起反效果,不如带她去,新鲜劲过了,念头也打消了。

    [叶清河:行,晚上哥哥带你去,我下午刚好没工作,你要来吗?]

    叶芽想了想,乖乖回复一个好。叶清河任职的医院就在学校附近,她步行前往叶清河所在科室,远远看到正和护士商量病人案例的叶清河。

    他穿着白大褂,身姿如同一颗雪松,气质温和,眉目清俊,浅笑盈盈与旁人交谈,骨子里的优雅骄矜让他看起来像一块温润的玉,没有丝毫侵略性。.

    叶清河合上病例,余光一扫,顿时被刺眼的绿所吸引,目光往下是叶芽白嫩乖巧的面庞。

    呼吸滞住,叶清河捂着胸口慢慢靠在墙边。

    护士瞬间紧张起来:“叶医生,您没事吧?”

    “没事。”叶清河摇头,“胸口有点疼。”

    护士想起叶清河曾患过心脏疾病,神情更加紧绷,“要不要联系科室,检查一下?”

    “不用。”他就是受到冲击太大,一时接受不了罢了。

    “你先去忙吧,我没事。”叶清河深吸口气向叶芽走来,他努力不去看那头绿毛,然而还是忍不住被吸引。叶清河用了几分钟时间才阻止好语言,“宝宝,这是假发吗?”

    “染得!!”

    叶清河胸口更疼了。

    “怎么突然想染头发?还、还是这个色?”叶清河想不出合适的措辞,表情变得一言难尽起来。

    “我想叛逆!”

    “……”

    成吧,叛逆吧。

    谁没叛逆过。

    “哥哥,我好看吗?”叶芽忽闪着大眼睛,眼巴巴等着哥哥回答。

    空气寂静,气氛尴尬,旁边噗嗤响起几道笑声。

    叶清河……慢慢点了下头,“好看。”

    叶芽果然笑了,笑起来像是人形绿毛龟。

    再后来——

    叶芽被他爸狠狠骂了一顿,叶霖川亲自买来染发剂把那头绿毛龟染回黑色。

    呵,老男人一点都欣赏不了潮流的美。

    ***

    头发虽是回来了,叶芽追求幸福的心可是坚定的。

    她有事没事就去沈昼公司晃悠一圈,费劲小心机,小手段刷着自己存在感。沈昼开始还搭理她,后来直接把她当空气无视。叶芽天性乐观,就算沈昼无视,一个人也玩的开心,看起来没有收到任何影响。

    沈昼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终于在某天结束后把她约到餐厅,点了几个菜,决定和小朋友好好聊一聊。

    以前这是吃饭,现在这叫约会。

    叶芽当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特意涂了个小口红,拎着小包包出现在包间。

    小小的包间里布置温馨。

    沈昼没有在意她身上的裙子,也没有看她特意涂抹的唇彩,敛目不语倒了杯热茶放到叶芽跟前。

    他很严肃,叶芽也不禁正襟危坐,严肃起来。

    “你现在每天跑出来,荒废学业,导师不会有意见吗?”

    他声音好听,不疾不徐。

    叶芽扯着裙角,小声嘟囔:“我都是做完了才跑出来,没有荒废学业。”

    “嗯,那就好。”沈昼轻抿了一口茶水,烛光的残影在那双墨瞳里微微摇曳。

    “你每天缠着我,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叶芽直视着他的眼睛:“我想和你结婚。”

    “为什么想和我结婚。”

    “我喜欢你。”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

    “我喜欢你吃的饭,喜欢你照顾我,喜欢你一直宠我。”

    叶芽一股脑说了很多,说完看着沈昼脸色。

    他挑眉:“没了?”

    叶芽点头。

    沈昼放下茶杯,微微卷起袖口,露出性感的手腕骨。他双手交叠,指尖轻轻摩挲。

    “芽芽,你这不是喜欢。从小到大我们就生活在一起,你只是习惯依赖我。习惯得到我的呵护,但是你不能把这种习惯理解为喜欢,这是错误的。”

    叶芽安安静静端坐着,脸上没有情绪。

    “而且……”沈昼语气稍沉,“我把你当女儿一样照顾,不可能对你有半分的邪念。”

    听他说完,叶芽歪了歪头,睫毛微颤:“你把我当女儿,那我爸呢?”

    沈昼:“……”

    叶芽:“我爸听你这样说,肯定要生气。”

    沈昼:“……”

    “妹妹,我把你当妹妹。”他改了措辞。

    叶芽不以为然:“又不是亲的,有什么关系。”

    沈昼说:“我们年龄差很大。”

    叶芽更委屈了:“我不嫌弃你老,你竟然嫌弃我小。”

    “……”

    这天儿是没办法愉快地聊下去了!

    沈昼发现完全说不过她!!!

    他深吸口气开始讲道理:“叶芽,我不可以喜欢你,你也不可以喜欢我。叶叔叔好心收养我,拿我当亲儿子一样看待,要是他知道他的女儿和他的养子说结婚这种话,他该怎么看待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生活,我把你当妹妹,你把我当哥哥,这样的感情便足够了,超出这样的感情便是不道德的。”

    叶芽眸光闪烁,问:“你觉得喜欢我是不道德的吗?”

    他笃定回答:“是。”

    叶芽喜上眉梢:“所以你喜欢我?”

    “……?”

    “我问你喜欢我是不是不道德的,你点头说是,所以你觉得自己不道德,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你不道德。”

    沈昼哑然,面对她的逻辑思维竟无从应答。

    叶芽笑眯眯的,“你觉得我年纪小喜欢我是不道德,所以等我长大你就道德了,我懂了。谢谢沈昼哥哥,再见沈昼哥哥。”

    叶芽起身鞠躬,潇洒离去,徒留沈昼对着空落落的座位懵逼。

    他的话是可以那样理解的吗?是吗?是吗?是吗?

    这天之后叶芽果真没再继续骚扰沈昼,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当中。新年这天,叶芽当着全家人的面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

    她将加入世界实验小组,与各地的植物学家们前往亚马逊丛林,共同完成一项植物研究。

    这项研究可能是三年,可能是五年,也可能是七年。

    “除了亚马逊丛林,我们还会去斯里兰卡,新热带界。对啦,我们还邀请了专门的节目合作,到时候你们可以在电视上看见我,有空的话我会联络你们的!”

    她喋喋不休说着,没有注意到餐桌上的气氛更加沉默压抑。

    “我不同意。”主位上的叶霖川阴沉着脸,“你一个人去那么偏远危险的地方,要是出事怎么办?家里又不是养不起你,何必跑那么远的地方做那些研究,想都别想。”

    “可是我长大了呀,总要出去的。”

    啪!

    叶霖川突然猛摔筷子,倏地站了起来:“你没长大!我只要没死,你就是个孩子!不准去!”他气哼一声,双手背后前往书房,背影充斥着怒气。

    余研看了看叶芽又看了看叶霖川,叹了口气紧追上去。

    叶芽低头咬了咬唇瓣,慢慢起身回到自己房间里。

    夜色沉沉。

    叶芽书桌前的小台灯还亮着,行李箱放在一边,里面装有些生活用品。她伏案写完最后一个字,小心翼翼把笔放在一旁,穿上外套,最后看了眼生活许久的房间,拖拽着行李合门离开。

    一路偷偷摸摸抵达后门,沈昼双手插兜,静静站在黑夜里看着她。

    叶芽脚步顿住,拽紧行李箱:“你、你是不是要告诉爸爸?就算你告诉,我……我也要走。”

    沈昼从黑暗里走出,低笑:“你以为你为什么能走出那个门。”

    叶芽怔住。

    “走吧。”他晃了下车钥匙,“我送你。”

    叶芽恍恍惚惚跟着沈昼上车。

    深夜的街道空寥寂静,转眼到达机场,她的导师还有同窗们在不远处等着她。

    沈昼站在后面,眸光沉沉看着她的背影远离。

    叶芽与沈昼遥遥相望,不舍似浪潮般把她淹没,“沈昼哥,等我回来就成熟了。”

    “嗯?”

    望着那熟悉的眉眼,叶芽心里涩涩的,就像咬烂的一口酸果,默默在心尖腐坏。

    他的声音被黑夜撕碎:“到时候……我要是还喜欢你,你可不可以别拒绝我?”

    沈昼没有回答。

    她也没有听她的回答,拽着行李跑向伙伴身旁。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偷偷溜走。

    有时候为了找哥哥,有时候为了找沈昼,有时候单纯调皮想出去玩。

    这一次。

    她要去找前路,找星光,找梦想。

    她不后悔,亦不会回头。

    **

    叶芽走后,花园里的花静了,整栋别墅像死掉一样没了生气。

    咔嚓。

    她房门推开,一道微微佝偻的身影进入。

    房间里还残留着叶芽的气息,书桌上放着一家人的合照。

    叶霖川步伐沧桑,慢慢到书桌前蹲下,拿起平放在上面的信。

    他拧开台灯,眯眼看着。

    [给爸爸:

    从小到大深受您的照顾,给您添了很多麻烦,知道亲人间不必客套,但芽芽还是想和爸爸说声谢谢。谢谢您照顾我,谢谢您保护我,谢谢您对我的关照和喜爱。]

    小兔崽子……

    叶霖川靠着椅背,继续向下看。

    [我生活在您所铸造的高墙堡垒中,不必为任何烦忧困扰,我知道您的心愿是让我在您的膝下平安生活,这可能是每对父母共同的愿望。可是爸爸,高墙总有一日会倒塌,堡垒总有一日会消亡,我总会长大,总会走出这座象牙塔。.

    前路艰难,旅程险阻;但身后有家,我便无畏不惧。

    愿您身体健康,事事顺遂。

    您最爱的女儿留。]

    叶霖川握着信,默默擦了擦眼角的泪,拿起笔在落款写下苍劲两字——

    [收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