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4章 赵总X小明星番外

作者:壳中有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童星出生的路以诚爆红契机是一部谍战片,说是谍战片结果80%都是在儿女情长。路以诚在片中饰演一名富家少爷,他向往自由却爱上了身为一名地下工作者的女主角,他屡屡帮助女主角度过难关,最终为了保护女主角而牺牲。

    戏中富家少爷热情又傻气做事虽然莽撞但是对女主角一片痴心。戏外路以诚性格直爽又天真,或是粉丝探班或者路人巧遇中,镜头里的他呆萌可爱迅速圈了一票姐姐粉。

    公司见他红了才开始规划他的演艺路线。路以诚唱歌KTV水平,跳舞没天分。表演也是一言难尽,除了那个富家少爷的角色有那么点入戏感觉,换了其他角色就不行了,只会用瞪眼、张嘴来表达一切来自外界刺激的反应。久而久之被冠名花瓶路,还因长得过于清秀漂亮被黑粉叫作路妹妹。

    路以诚除了脸以外一无是处。

    还好当下娱乐圈流行操人设,公司干脆把路以诚包装成一个呆萌天真的花瓶,让他走综艺,结果没想到却惹来对家的抹黑攻击。原因也很简单,这对家和路以诚走的是一个发展路线。对家那个明星叫江易杉,他少年成名,一把好嗓子被形容是上帝亲吻过的。后期倒了嗓子,彻底走不了唱歌这条路了。好在脸能看就想着走演员,结果演技不行人又浮躁,也不愿意沉下心来磨炼,看综艺有人气就又去发展综艺,好不容易有起色,中途蹦出来一个路以诚开始抢自己资源。

    江易杉虽然年长路以诚三年,心思甩路以诚三十年。自从路以诚爆红后,他便从方方面面打压路以诚。加之路以诚签的公司能力有限,面对黑料每每都处理不及时,导致路以诚发展路线一直都是黑红黑红的。这江易杉也是个狠的,他压根就没想过要给路以诚留条路,他买通了路以诚公司的人,骗其去一个乌烟瘴气的饭局。就算什么都不发生,事后拍了照片,水军带节奏照样能把人黑到糊。

    路以诚认识赵峥就是在那个时候。是赵峥见路以诚得罪了人只会杵着道歉连酒杯都不端的样子太傻气,他一时心软带路以诚离开这场事后被调查、在场所有人都被点名挂上黑点的饭局。还顺手把路以诚摘出来撇了个干净。

    经此之后路以诚恨不得给赵峥做牛做马来报答恩情。圈里说人说赵峥喜欢小男生。路以诚没脑子的,听人说了几次就认真了,他想那就试试吧。

    “想啥呢。蹲在这里数蚂蚁呢?”

    赵峥突然出现在路以诚背后。路以诚拍拍腿上的泥土:“我在学种花。王可家的花架可好看了我也想要。”

    “就你这脑瓜还学这玩意?花都给你折腾死了。”赵峥拉起他,拍掉他身上的土,“你在家就不能消停消停,搞这一身土,我缺这几个钱?明天请人弄!”

    “花钱你又说我败家。”

    “你说你,不是败家玩意儿你是啥。”赵峥推路以诚进屋,“院子里好好的草坪都被你毁了,真是——算了。晚上想吃啥?”

    习惯了赵峥给自己烧饭的路以诚想都不想说:“松鼠桂鱼。”

    “你给我老老实实去洗澡,我回来要是看你还在院子里玩泥巴,看我今天晚上不把你屁股打肿了。”赵峥粗声粗气地说完就出门买菜了。他们住的别墅区里有专门的生鲜超市,来回不过二十分钟。

    洗完澡香喷喷软乎乎的路以诚顶着还没擦干的头发跑到厨房。赵峥已经回来了,正要把片好花的鱼片入锅。

    他把路以诚轰出去:“别进来,等会油溅到你,我还得给你抹药。”

    路以诚守在门口:“番茄酱用我买的那瓶,你买的不够酸。”

    “晓得。”

    鱼片下锅,赵峥眼疾手快地盖上锅盖。锅里噼里啪啦地直响,路以诚这才走过来抱住赵峥的腰:“闻闻,闻闻我。”

    “你当我是狗啊。”

    “我换了新的沐浴乳。你闻闻我香不香。”

    赵峥抬手呼他脑袋:“天天就知道买这些没用的,整这么香赶蚊子呢。”

    见对方不捧场,路以诚瘪嘴:“你要收拾台子吗?我帮你洗碗。”

    “让你动手了吗?一边去。”赵峥哄他出了厨房,“去沙发上玩手机。”

    吃饭的时候路以诚只吃松鼠鱼,一口饭都不吃。

    赵峥拿筷子敲了敲:“去盛饭。”

    路以诚不听话:“这鱼过夜就不好吃了,我不吃饭就能吃完了。”

    “不好吃就烧新的。”

    “剩菜呢。”

    “扔了。”赵峥不耐烦,“快去盛饭。别晚上喊饿,还得我起来给你烧。”

    “败家!”路以诚找不出反驳的话,只能气呼呼的去盛饭。

    晚上赵峥在浴室冲澡,屋里暖气热的人发汗,路以诚穿着短袖短裤跑进来给他搓背。

    赵峥坐在小板凳上挤了一点路以诚买的沐浴乳:“这味道是挺好闻的,啥味?”

    “佛手柑。”路以诚拿过另一个小瓶子:“这是我新买的磨砂膏!超级好用,长期用可以光滑皮肤,我给你试试!”

    “别给我整这些!”赵峥赶紧从小板凳上站起来。

    “用这个不伤皮肤。”

    “不用不用。”赵峥极力拒绝。

    “我特意给你买的!你为什么不用!”

    “我一个大老爷们,这玩意太娘了!不用!”

    路以诚委屈,嘴角拉了下来,眼神跟小鹿似的:“你嫌我。”

    “什么?”没等赵峥搞明白,路以诚摔下手头那块淘宝上一块钱一个的搓澡巾摔门而出。要不是这种搓澡巾赵峥说好用非得买,它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路以诚视线。赵峥嘴里念叨着小屁孩,弯腰捡起搓澡巾洗干净挂好,又把浴室清理干净,还细心的把路以诚那些瓶瓶罐罐的收拾好,这才不慌不忙地换上浴袍出去。

    出来一抬眼就见路以诚趴在大床上,背对赵峥。

    赵峥走上去:“行了,我嫌弃你什么,别闹了。”

    “你就是嫌弃我!啊!”路以诚本想帅气地从床上跳起来指责赵峥,结果途中撇到脚趾,还是小拇指,痛的他直接一头撞在被子上,“痛痛痛!”

    赵峥被吓了一跳,见路以诚抱着脚趾哀嚎,赶紧上来帮他揉脚,说:“这你都能伤到,你说你能有什么用。”

    脚趾上酸筋像是直通眼皮,路以诚瞬间红了眼:“我就是没有用啊!”他又气又委屈:“我不会种花,还弄坏了你的草坪,不会烧饭,不会做家务,我买了新的沐浴乳很香的你都不夸夸我!”

    “……”

    “我退圈都在家半年了还有一帮黑粉天天说我娘!就连你也说我!你个猪头!”

    “对对对,我是猪头,你是大白菜。”赵峥把人抱在怀里哄,“你是水灵灵的白菜王子,我是隔壁什么都不懂的村炮野猪。”

    路以诚努力板着脸:“不要逗我笑。”

    赵峥问:“脚还痛吗?”

    “不怎么痛了。”路以诚被岔开情绪专心揉脚。

    见人表情缓和了,赵峥摸了摸他脑袋:“说你种花,你也不看看这什么天,大冬天的土多硬啊,你能栽什么?外头还冷,你趴在地上护膝都不穿,你说你是不是让人操心。”

    “……”路以诚回想一下好像还真是。

    “烧饭也一样,你想吃什么我给你烧还不乐意吗?”

    “我帮你难道不温馨吗?”

    “你说你这小嫩手干啥不行,非得要去干厨房打杂的活。”赵峥把路以诚手拉过来揉了揉,“我喜欢给你烧饭,先前就说了,你只要管吃就行了。”

    “你说我娘。”

    “我道歉我错了。”赵峥先道歉再解释,“我就个糙老爷们,就喜欢搓澡巾搓完打个肥皂舒服得很,那些东西滑溜溜的像没洗干净。但是我先说清楚啊,我很喜欢你用。”赵峥手顺着路以诚的腿往上摸,“你看,这滑嫩嫩的。”

    “……”路以诚小赵峥近十岁,性情还是个孩子。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他抱着床上的枕头,半张脸被挡在枕头后面,可爱又可怜。

    赵峥抚摸他的头发:“我哪里嫌弃你,我是怕你不会照顾你自己。”

    路以诚低下头。

    “怎么不说话?”

    “我真像个娘们。”路以诚叹气,他本来是南方人硬是被赵峥带了一嘴的东北腔,“不懂事又让人操心,磨磨唧唧的,尽想些有的没的,不怪被人黑。”

    “瞎说。”

    “今天种花的时候就想,要不是你,我还在娱乐圈里摸不着北呢。当初也是我没脑子被人骗,上赶着给你当小情人,害你被迫出柜。”

    赵峥呼了他一脑瓜:“傻得很。”

    当年说赵峥爱包小男孩的传言也是假的。赵峥就是个爱追星的土老板,没事干砸砸钱捧人红了自己也开心,单纯的粉丝心态。路以诚傻得别人说什么就信了,赵峥又是个坏心眼的老流氓,看路以诚笨拙的哄自己,心里美着呢哪里肯说破。直到路以诚第一次爬床紧张的没做好准备工作还把自己弄伤了,赵峥心疼之余才意识自己早已动心。

    赵峥把路以诚塞进被窝:“现在说这个什么意思?”

    “觉得对不起你。”

    “说你傻吧。那是你的错吗,明摆着有人要黑你。别瞎鸡巴乱想。”

    “哦。”

    赵峥看他还不开心,便问:“过年想去哪里玩?”

    “不想出去。”路以诚摇头。

    “带你回我老家。”赵峥安慰他,“带你去玩滑雪。”

    “你们东北雪村都被报道了,超黑心。”

    “又讨打了是不是?”

    “不要打我头!”

    赵峥把路以诚从被子里拽出来,扒下他那件毛茸茸的睡裤,啪啪打了两下他的白屁股蛋子:“就你这小细胳膊细腿的,跑哪儿去?”

    路以诚还抱着枕头,扭过头看赵峥:“我今年才21,你等我长大了!”

    “长大能怎么?”赵峥揉着路以诚的小屁股,软嫩嫩的,摸得赵峥一身是火,他拿过床头上的润滑剂挤了点抹进臀缝里,伏在路以诚身上解开浴袍,微硬的阳具顶着路以诚的屁股磨蹭,“长大了还不是给我操。”

    路以诚扬声:“长大你怎么知道不是我操你!”

    “还犟嘴。”赵峥掰开臀肉全根没入顶到最深处,“今天就操死你。”

    路以诚两腿被赵峥死死地压在床上,他平趴着,屁股微微上翘,那根粗硬的阳具把他顶的浑身颤抖,他脸埋在枕头里闷哼。赵峥力气大,顶的他前后直晃,翘起的阴茎在床单上摩擦,最初磨的龟头生疼,没一会来了感觉马眼淌水弄湿了床单,阴茎摩擦布料就只剩下爽了。特别赵峥一边操干一边左右摆动,阳具把后穴搅得乱七八糟。

    “呜呜,不要了……”路以诚趴在枕头上讨饶,“太深了,好痛啊……”

    “还犟不犟嘴?”

    “不犟了。”路以诚摇摇头,声音软绵绵的,“我不要后面,趴着看不到你。”

    赵峥把路以诚翻过来,路以诚眼睛红红地张开双臂:“抱抱我。”

    赵峥一边想这熊孩子就会这招,一边又管不住自己的身体,抱起路以诚让他坐在自己身上,不断地从下往上贯穿对方。路以诚手长脚长,还带了许少年的青涩,此刻他牢牢地环住赵峥,脸埋在赵峥颈侧,扭着屁股迎合操干。

    赵峥亲吻他的耳朵,抚摸他的身体:“老实了?”

    路以诚被操爽了小声哼哼:“我一直都很乖的……在弄弄那里,好舒服……”

    赵峥的阳具被柔嫩烫热的穴肉紧紧包裹,真是爽快的没法形容。他一身劲都撒在了路以诚身上,男人冲动起来力气没法很好控制住,路以诚皮肤又白又嫩,赵峥稍稍用点力腰就被掐青了,青青紫紫的痕迹在白皙的肤色上更显色情。路以诚又痛又爽,搂着赵峥亲个没完,赵峥被他撩得浑身发烫,在床上折腾了两回才尽兴。

    事后浴室清洗的时候,赵峥问路以诚:“黑你的那个明星叫啥?江易杉是吧。”

    路以诚亲了一下赵峥的额头,他可喜欢情事过后赵峥全身荷尔蒙没散去、男人味十足的模样,他说:“不用帮我出气,我听说他作恶太多快翻了。”

    赵峥不悦:“这算什么。”

    “你想,要不是他骗我,我还不会给你当小情人呢。”

    “那你就被骗到别人床上去了。”

    “才不会呢!”路以诚睁大眼睛,“第一次见面,你从天而降,特别帅!特别Man!我当时心想给你当小我都愿意!你简直是所有零的天菜!”

    赵峥脸臭的要命。

    路以诚知道自己不会说好话哄人,撸硬了赵峥的阳具主动坐上去,像个吃不饱的小妖精似的用手指在赵峥胸口画圈圈:“再做一回好嘛。”

    赵峥心底想这帮心思坏的一个都不能放过的同时又把路以诚抱在怀里操的对方爽到哭。路以诚长得好看哭起来更是漂亮的没话说,要不是怕他做太多受不了,赵峥觉得自己能跟路以诚在床上混上个一礼拜不成问题的。

    晚上睡觉,路以诚非要缩在赵峥怀里:“你抱着我睡。”

    “我抱着你怎么睡。”赵峥拍他后背,“你手会被压到。”

    路以诚一脸委屈。

    “行行行,你背过去,我从后面抱你睡。”

    “那你胳膊不是要被压到了。”

    “总好过你被压到我还得给你按摩的好。”

    路以诚开开心心地转过身。赵峥从后面搂住他的腰,手掌抚摸了几把他那软软的肚皮,调侃:“你肚子长膘了。”

    这段时间路以诚在家被赵峥养的太好了,赵峥宠他什么都不让他做,长胖再正常不过。路以诚气的要命,说:“你才长膘了呢!你才是猪!”

    赵峥在他耳边轻笑。

    低沉磁性的笑声穿过耳膜电的路以诚全身酥酥麻麻的。想到此刻赵峥脸上宠溺的笑容,他又忍不住了,转过身看着赵峥说:“我们今年回老家要见你爸妈,对吗?”

    “怕了?”

    “他们不喜欢我怎么办啊。”

    “不会的。”赵峥把人搂在怀里,“我们东北人都喜欢大白菜。”

    路以诚掐了一把他的胳膊。赵峥亲了亲他的额头:“放心有我呢。”

    赵峥身上暖和极了,路以诚缩成一团躺在他身边,拉着他的手睡着了。梦里他变成了一颗水灵灵的白菜,远处山头一个黑毛猪哼哧哼哧的跑过来。

    赵峥见路以诚睡着了后把胳膊从对方脖子下抽出来,他给路以诚盖好被子,又见他一脸傻笑,赵峥无奈地摸了把他的小脸蛋,轻笑:“傻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