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5章 糖果归你65

作者:红姜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六个月之后,巴黎歌剧院,一个晌午。

    一辆马车停在了歌剧院的门前,这着实稀罕,该时间段的歌剧院鲜少会对外开放,而这又过了演员们约定排练的时间。

    马车夫下车,打开车门,率先走下来的是一位打扮极其英伦的先生,他身材瘦削高挑,头顶的贝雷帽遮不住他略作鹰勾的鼻梁和高高的颧骨,英国的绅士先是拿出了自己烟斗,却没有点燃,而是转过身,向车内伸出了手。

    一双属于年轻女性的柔软手掌搭在了他的手上。

    车厢内走下来一位娇小的红发姑娘,她礼貌地对着绅士表达了谢意,然后将车马费和小费给了马车夫。她出手阔绰,这换来了车夫一个发自真心地谢礼,但他没有赶走马车。

    年轻姑娘抬头看向绅士。

    “就要在这儿分别了,先生,”她说,“希望你的身体已经彻底恢复了健康。”

    绅士点燃了自己的烟斗。

    “我没料到你也会在瑞士。”他说。

    姑娘笑了起来:“以防万一,而我确实派上了用场不是吗?反派身死、好人得救,这才是传统的结局。”

    说着她朝着歌剧院大门走去,绅士并没有挽留或者出言告别。

    他静静地注视着她,直到年轻的女士走到了大门边沿,她的脚步顿住了,然后缓缓地转过身来。

    火一样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最终统统停在了她的肩头。她大胆地迎上绅士的目光,然后郑重其事地、极其尊重地,行了个礼。

    “再见,福尔摩斯先生,”她说,“请代我向未曾谋面的华生医生致以敬意。”

    福尔摩斯颔首。

    “再见,安琪,”他回答。

    然后安琪勾起笑容,走进了歌剧院的大门。

    这一次她没有回头。

    几乎没有人比她更熟悉巴黎歌剧院的构造了,如果有,那也只能是那位深居于此,正在等待她回归的那个人。

    安琪堂而皇之地推门而入,自然吸引了门房的注意。几位门童刚想准备出面阻拦时,却因她熟悉的面孔而吃了一惊,可安琪没时间叙旧了,她只是匆忙地打了声招呼,甚至不给往日同伴询问的时间,便拎起裙摆,跑了起来。

    穿过大厅,走向楼梯,一路向下,自从成为舞蹈演员以来,安琪每天都要在这条道路走上很多遍,她闭着眼都能抵达自己的目的地,可没有哪一次,会像这次如此激动。

    她最终停在了目的地之前。

    那里有人。

    有一男一女的声音从活板门的附近传来,这使得安琪下意识地放缓了步伐,她无意偷听旁人的对话,可是那听到的一部分已经决定了她接下来的想法。

    “克里斯汀,你确定要这么做吗?”那个男人说。

    “拉乌尔,我必须这么做。”

    “可是……”

    “没有可是!天使已经病入膏肓了,总得有人去救他!”

    那名叫拉乌尔的男人沉默了片刻。

    “你知道吗,”他叹息一声,“所有人都说你被歌剧院的幽灵摄去了灵魂,就像是当年的安琪一样,被恶魔诱惑勾引,误入了歧途。”

    克里斯汀失笑出声。

    “你说什么呢,拉乌尔,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天,”她不可思议地说,“你是吃醋了!”

    即便看不到拉乌尔的面孔,也一准能猜到年轻的男士必定是脸红了,因为他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窘迫:“我没……克里斯汀,我只是在担心你!”

    “那你大可放心,拉乌尔。”

    克里斯汀的语气听起来饱含深情,她放轻了语调,那之中填满了属于年轻姑娘的浓情蜜意。

    “我没有受到音乐天使的诱惑,他自始至终只爱安琪一个人。教导我、指引我,只是出于天使心底的善良,以及避免继续忍受爱情的折磨。而我呢,我也只爱你一个人,就像是天使爱安琪那样。”

    “克里斯汀……”

    “所以咱们必须得去救他,安琪还没有回来,他不能在安琪回来前就——”

    “——我回来了,克里斯汀。”

    活板门上的青年男女蓦然怔住了。

    他们纷纷转过头,看到的是跑乱了头发、气喘吁吁的红发姑娘。克里斯汀震惊地瞪大眼睛:“安琪?!”

    “他在哪儿?”

    安琪走到前面。

    克里斯汀立刻反应了过来:“自从你走后,埃里克的身体就垮掉了,他每天都很痛苦,我实在是——”

    “——埃里克在哪儿?”

    那一刻克里斯汀几乎被安琪吓到了。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安琪,表情肃穆,语气强硬,那双碧绿色的眼眸里尽是无尽的火焰。克里斯汀记忆里的安琪温柔如水,沉默却能包容一切。是什么叫一位脆弱美丽的姑娘丧失了全部的矜持和礼仪,难道是离开巴黎之后的经历吗?不,不是的。

    畏惧之后克里斯汀逐渐地理解了安琪眼中的狂热。

    她在埃里克的眼中也见过,在他提及安琪时,在他痛苦不堪时。

    因而克里斯汀不再犹豫,不再试图为安琪讲述她离开之后的一切,这都不重要了,远不及她本人重新出现在剧院中更有意义。

    克里斯汀慌乱地打开了脚下的活板门。

    “他在等你。”

    女孩儿道出这话时近乎哽咽,善良的姑娘,总算能放下心底最后的那块石头。

    “他一直在等你,安琪,你终于回来了。”

    而安琪则义无反顾地跳入了比歌剧院最神秘最黑暗的深处。

    她从没来过这里。即便他亲手培养起了一位歌手,即便他一直保护她长大成人,可是歌剧院的幽灵从来不允许安琪踏入他的世界。

    一开始安琪还担心她会迷路,会在无尽的寻找中丢了力气,但是当落地的瞬间安琪就明白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她的天使,她的恶魔,用尽全部爱着她的男人,怎么会允许她找不到他呢?

    他留下了记号,在每一个分叉口,在每一个她可能会丢失方向的位置。

    安琪不知道跑了多久,走了多少路。她脚下的鞋子跑断了鞋跟,安琪索性甩掉鞋子,不顾一切地向前飞奔而去。

    她找到了他的住处,推开了房门,步入主卧,几乎是跌倒在了他的棺椁之前。

    “埃里克。”

    安琪推开木棺:“埃里克,我回来了!!”

    那一刻安琪很怕得不到的回应,她从来没有这么怕过,连直面红龙的屠刀,直面格雷诺耶的杀意都不曾动摇的安琪,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抓住了她的心脏,攥得她喘不过气来。

    直到木棺之中传来了微弱的声音。

    “……安琪?”

    她猛然舒了口气。

    “是我,埃里克。”安琪低声说道。

    可是木棺之内的男人却挣扎起来,他嘶吼出声,就如同来自地狱的悲鸣。

    “不!!”

    他怒吼道。

    “一定是我的幻觉,我的梦境,不可能,不可能她——”

    “——埃里克。”

    安琪从棺木之中捞出了男人形容枯槁的手,那几乎成为了一具骨头,可是安琪全然感觉不到,她把冰冷的手掌贴到自己滚烫的脸颊上。

    “是我,真的是我,你能感觉到吗?”

    这使得埃里克逐渐从死亡的边沿清醒过来,他几乎丢掉了自己的视力,可他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和心跳是如此的鲜活,即便是最真实的梦境也不可能复制。

    安琪真的回来了。

    她甚至等不及他的回复,红发的姑娘站了起来,拎着裙摆、抬起腿,和他一样,躺进了棺木里。

    为一人准备的木棺是如此的狭小拥挤,安琪与埃里克并肩而卧,她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之上,一旦拥抱住了他,就再也不准备放手。

    他没有杀人,也没有碰触自己半分。

    现在他要死了,剧院中的幽灵脱离了自己本应有的人生轨迹,他不再是安琪名单上的人,也不再是欣赏他独舞的观众。

    安琪很高兴。

    “我不能用自己的生命挽留你,埃里克。”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安琪名单上的人了。

    她在巴黎剩下的,所有的生命,都属于这个保护了他的男人。

    “我也没有权力恳求你的宽恕,毕竟我是个如此自私的人。”

    这一刻的安琪总算是得到了暂且放下仇恨与报复的喘息时间。

    她拥抱着他,柔美的脸蛋贴在他开始僵硬的颈窝,四肢交缠,皮肤紧贴。安琪一直牵着他的手,把他的手掌放在她的胸口,让他感受到她依然跳动的心脏。

    “但我可以陪你一起死。”

    安琪轻声开口,几近歌唱。她拉上了棺盖,任由黑暗笼罩住他们。

    “再也没有能将你我分离。”

    直至她死亡,直至她抵达下一个世界,直至她在这无尽的轮回中彻底灰飞烟灭。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姑娘们!!

    我先要跪地磕头道歉,拖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关键是拖了这么久我还是砍了大纲结束了这个故事……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再不砍大纲,我觉得这么拖下去我真的是写不完这个故事了,不如在魅影这里结束,至少是个感人的结局,因为下个世界就要揭开安琪的杀人动机了,再往下一个世界比一个世界黑泥_(:з」∠)_。

    下面我会把之前铺垫的线索和设定以及后续故事的大纲告诉你们。

    首先关于安琪的设定:真正的安琪是哥谭人,被拐卖去当了舞女。后来在蝙蝠侠侦破拐卖少女的案件中被二代罗宾杰森·陶德救下来。但回去没多久又被父亲卖到黑市,身体被改造,变成了只能跳舞到死的“天使”。安琪一直希望蝙蝠侠和罗宾能再次救她,但是杰森这时候已经被小丑杀死了,这件事在她的“观众”提及时安琪听到,她在临死前才意识到,罗宾再也不会来救她了。所以安琪并不叫安琪,杜姆说她没有灵魂是因为她已经死了,她要杀的人以观众的形式呈现,但杀人得是有动机的,安琪得证明他们是罪人,怎么证明呢,就去勾引他们和自己发生关系(原设定里安琪只有14岁所以谁上钩谁必须死,严打不能写了改到成年),发生关系“伤害”了她,她就必须下手。

    安琪也没有记忆,忘记了罗宾但是记得有个少年救过她,多次再碰到友善的少年时都会触发这段记忆。所以前两个世界里看到蜘蛛侠和喜欢自己的路人小伙,她会发自真心的开心。

    然后下一个世界是第三卷 :

    洛克家族长子死于哥谭,尸首残缺,凶手当场抓获,是一名个子不高的年轻男孩儿凯文(《罪恶之城》),哥谭警署准备将他送去阿克汉姆疯人院,但蝙蝠侠与詹姆斯·戈登(《蝙蝠侠》系列)认为凯文只是个杀人机器,他不具有主动杀人的能力,背后一定有主谋。

    当夜的社交晚会上,长兄惨死的安琪·洛克却神色如常,引起了布鲁斯·韦恩的注意。只是追查下去发现洛克家族的长子是一名恋童癖,安琪和他没有任何感情。反而是误打误撞中蝙蝠侠截获了洛克家族与哥谭黑帮的一场毒品交易,参议院气急之下将安琪推出去当替罪羔羊。

    命案线索已断,哥谭警署不得不把人暂时送往阿克汉姆疯人院,安琪在黑帮的追杀中逃走,反被缉毒警察诺曼·斯坦(《这个杀手不太冷》)拦住,半保护半逼迫她说出毒品交易的线索。蝙蝠侠寻觅到了安琪的线索,将她带走。此时凯文进入阿克汉姆疯人院,将随身携带的工具扔给了罪犯们。罪犯越狱,其中有小丑(《蝙蝠侠》系列)。

    安琪紧随而至,一直借刀杀人的安琪第一次举起刀,蝙蝠侠及时赶到拦住了要亲手杀死小丑的安琪,安琪极其愤怒地大喊“他手刃你的儿子时你又在哪”——但是这个世界的蝙蝠侠没有罗宾。

    安琪逐渐地想起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凯文带着她逃离,安琪躲到了诺曼的地盘,小丑却因为她的话语产生了好奇,一路紧随而至杀死了诺曼与凯文,此后多次对峙安琪几次谋杀未遂,最终在布鲁斯的劝说下找回了理智,意识到世界不对。

    最终她放弃了杀死小丑,帮助蝙蝠侠抓住他,再次送入阿克汉姆疯人院。

    得知情况的蝙蝠侠试图将安琪留在这个世界,阻止她继续无望的轮回,但安琪哭着开枪自杀,临死前说她想念她的罗宾。

    第四卷:

    重回第一卷 的世界,已经是七年之后。汉尼拔·莱克特被逮捕之后又越狱逃离,BAU小组(《犯罪心理》)正在追捕他。安琪与少年亚伦(《一级恐惧》)结识,当年亚伦杀人后装作人格分裂无罪释放,负责心理咨询的医生正是汉尼拔。安琪认为亚伦知道汉尼拔的行踪,一番纠葛后发生关系,亚伦想杀死安琪,FBI及时赶到击杀亚伦。

    因为安琪与当年汉尼拔的养女同名而引起BAU的注意,但安琪已经拿到线索后找到了汉尼拔。安琪试探性的接近汉尼拔,却没料到汉尼拔一眼便认出了换了身体的她。几番对峙之后安琪与他同归于尽,最后关头汉尼拔抛出了与蝙蝠侠观点类似的话——“杀光你名单上的人,你的噩梦真的会平息吗?”

    第五卷:

    安琪回到本体所在的世界。

    她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将害死自己的黑帮清理掉,这引起了“红头罩”的注意。但安琪毫不在乎,类似自杀式的袭击小丑,被该世界的蝙蝠侠与红头罩拦下。安琪与红头罩对峙,最终发现他就是杰森·陶德。

    但是杰森因为复活一次,他已经不记得安琪了,他也不会记得,毕竟安琪只是当年他救过的无数无辜者中的其中一位。但安琪的崩溃换来了杰森和蝙蝠侠的注意,蝙蝠侠调查清楚了前因后果,说服了杰森与自己暂时放下干戈。

    杰森亲自抓住了几乎步入癫狂的安琪,唤醒了她,让她想起了自己已死的现实。因为杰森的复活,安琪最终放弃轮回,获得了安息,从蝙蝠侠和杰森的眼前消失了。

    但杰森没有死心,他顺着当时的案件继续查下去,找到了安琪的尸首,死去的舞女被泡在福尔马林里成为了苍白可怖的标本,他亲手替安琪报了仇,然后埋葬了她,全文完。

    整个故事就是这样的,糖果有着一个很悲伤的主线,当时的初衷是想写一个受害的小姑娘复仇的故事,但因为晋江严打女主必须成年嘛,稍微改了改设定,但也差不多了。

    真的很抱歉没有写完这个故事,对不起,这篇文再回头看看我还是仍然很喜欢第一个世界的构思,也的确是我能力有限,实在是无法继续圆满的写下去,就让安琪的故事在这儿结束吧,谢谢姑娘们能看下来,很感谢你们。

    【end】

    本书由 灰姑娘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