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6章 番外3

作者:倪多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简微夜里有踢被子的毛病,这么多年都没改过来,平时林谨言在的时候,一晚上醒来好几次给她盖被子。

    这几天林谨言出差去了,天气又热,简微夜里贪凉,开着冷气盖着被子睡觉。结果夜里踢被子,华丽丽把自己弄感冒了。

    第二天起来鼻子堵得难受,窝在沙发里喝热水。

    小白和浓浓背着小书包下楼来。

    浓浓一看见妈妈,激动地喊一声“妈妈”,立刻扑到她怀里。

    简微忙拉开她,瓮声瓮气地说:“别抱妈妈,妈妈感冒了,小心传染给你们。”

    小丫头站在沙发前,眼楮睁得溜圆,抬起手,小大人似的摸摸妈妈的额头。

    之前妈妈感冒了,她见爸爸就是这样摸妈妈额头的,小眉头皱起,“妈妈怎么会感冒呢?”

    “妈妈夜里踢被子了,你们俩可不要学妈妈。”

    小白说:“我不踢被子,妹妹才踢被子。”

    浓浓扭过头去,撅着小嘴,“我也不踢被子。”

    两兄妹又要开始争了,简微头疼,忙说:“好了你们别吵了,安静点,我上去换衣服,然后送你们上学。”

    简微上楼换了衣服,送孩子们去学校。回来的时候,经过药店买了盒感冒冲剂。

    大夏天,车里打着冷气,出来太阳又大,结果一冷一热刺激了来,简微的感冒彻底变严重了。

    跟公司请了假在家里休息,中午林谨言打电话来问她吃午饭了没有,她含含糊糊说吃了,也没说自己感冒的事情。

    下午孩子们放学回来,见妈妈躺在沙发上,脸蛋红红的。

    兄妹俩一着急,喊着妈妈扑过去。

    浓浓抬手摸了摸妈妈的额头,啊的一声,惊恐地看向哥哥,“烫……妈妈额头好烫……”

    简微原本睡着了,结果女儿一声尖叫,吓得她一个激灵,顿时醒来。

    浓浓眼楮红红,拉着妈妈的手,“妈妈你怎么了?你别吓浓浓。”

    简微哭笑不得,“妈妈只是有点感冒而已,好了,你们赶紧上楼换衣服,吃晚饭了。”

    简微又喝了两包感冒冲剂。以前感冒,喝几包冲剂再喝点热水就能好,这回才真是病来如山倒。

    晚上她头晕,早早就上楼休息。空调也不敢开了,捂着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门口,两个小萝卜头轻手轻脚走进屋里。小白手里还端着一杯热水,满满当当的,端得小心翼翼。

    走到床边,浓浓坐在床边,轻轻拉了下妈妈

    被子,“妈妈,喝点热水吧。”

    简微这会儿是又冷又热,听见女儿声音,又打开被子坐起来。

    浓浓忙把热水递给她,“妈妈,喝水。”

    简微感动得眼楮都有点热了,想抱抱两个孩子,又怕自己传染给他们。喝了水便让孩子们回房间睡觉。

    兄妹俩乖乖点头,一步三回头地出了门。

    站在外面走廊上,浓浓歪着脑袋想了想,抬头跟哥哥说:“我们去给爸爸打电话吧。”

    小白点头。

    于是兄妹俩牵着手跑下楼,给爸爸打电话去了。

    林谨言那边还是白天,在开会,看见是家里座机电话,抬手比了个手势,示意暂停。

    他拿起手机,滑开了接听键。

    女儿软糯糯的声音传来,“爸爸,你在哪里呀?你快回家吧,妈妈病了。”

    林谨言原本还以为女儿想他给他打电话,结果一听简微病了,脸色立刻变得紧张,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浓浓趴在沙发上,嘟着小嘴小大人似的说:“爸爸,妈妈是因为不听话,晚上踢被子感冒的,你回来要好好批评一下妈妈。”

    林谨言担心简微,迅速结束了会议,立刻让人订了机票回国。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孩子们都睡了,林谨言一进卧室,里面热得跟个蒸笼似的,床上,被子拱得老高,简微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面。

    林谨言眉头紧皱,大步走过去。

    “微微,微微——”他坐在床边,抬手将被子扯开。

    简微满头大汗,整张脸通红。听见声音,迷迷糊糊张开了眼楮,“老公——”

    开口,嗓音沙哑得厉害。

    林谨言眉心紧拧着,抬手摸她额头,触手滚烫。

    脸色凝重得厉害,“怎么会这么烫?吃药了吗?”

    他伸手将简微抱起来,搂在怀里。

    闻到林谨言身上熟悉的味道,简微心里顿时充满了安全感。双手抱着他腰,脑袋埋在他怀里,哑着声音答他,“吃过了,吃了感冒冲剂。”

    “烫成这样,光吃感冒冲剂怎么行。”

    林谨言立刻给私人医生打了电话,让立刻过来一趟。

    挂了电话,抱着简微往浴室走。

    将浴室浴霸打开,又将水龙头打开。整个浴室很快被热气包围。

    林谨言给简微脱了衣服,抱着她放进浴缸里。

    水放得热,皮肤刚刚能适应的程度,泡一会儿可以出汗。

    林谨言将西装外套脱了,将衬衣袖扣解开,往上卷了两圈,然后就弯身,帮简微揉搓身体。

    简微被热水泡着,手臂被林谨言揉搓着,热热的感觉,仿佛身体里面都在冒汗。

    被热气蒸了一会儿,居然真的舒服不少。

    林谨言已经脱了上衣,蹲在浴缸里,将简微的脚搭在他膝盖上,很温柔地给她搓着脚,疏通血脉。

    简微抬头看他,“你不是说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吗?”

    “本来是的,不过有个小丫头打电话来告状。”

    简微一愣,“什么啊?”

    林谨言低笑声,说:“今天在开会,浓浓突然打电话说,妈妈不听话夜里踢被子弄感冒了,让我赶紧回来好好批评一下你。”

    简微:“…………”

    ……

    林谨言给简微搓了会儿身体,让她在水里再泡会儿,然后起身,脱了裤子去旁边的淋浴房冲澡。

    淋浴房是透明的,简微就趴在浴缸壁上看着林谨言。

    他站在花洒下,背对着她。性感的背脊骨,富有弹性的健臀,笔直的大长腿……

    即使已经结婚这么多年,简微对林谨言的身材也依然一点抵抗力也没有。

    怎么会有男人长得这么帅身材这么好,光是长得帅身材好也就算了,工作能力还特别强,还特别特别好。

    “老公。”简微趴在浴缸边沿,突然喊了一声。

    林谨言没回头,笑说:“你再直勾勾盯着我,我可不管你生病不了。”

    出差五天,想她想得都快发疯了。

    简微脑袋枕在自己手臂上,抿唇笑,“不会,你不会欺负我。”

    话音刚落,林谨言洗完澡将水龙头一关。

    从淋浴房出来,抬手拿浴巾将下身一围。

    走到简微面前,俯身吻住她唇,哑声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简微一愣,随即忙往后退,捂着嘴巴,“你疯了,也不怕传染。”

    她话一说完,林谨言直接含住她嘴唇,扣着她头更深更用力地吻。

    简微睁大眼楮,抬手推他,被他一手紧紧握住。

    吻了许久,才终于松开,右手大拇指温柔地在她唇上摩挲了一会儿,唇角勾着丝笑意,“要是传染给我你就能好起来,巴不得你传染给我。”

    简微看着他,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林谨言将她从浴缸里抱出来,抱进卧室,让她站在地毯上,然后又拿大浴巾将她身上的水擦干净,跟着又将人放到床上。

    从柜子里拿出衣服给她穿上。

    给她穿衣服的时候,简微忍不住往林谨言怀里钻,双手搂着他腰。

    林谨言哭笑不得,“乖,先把衣服穿好。”

    她胸口软绵绵贴在他身上,林谨言身体不由燥热。

    简微抱着他不松手,头埋在他胸膛里,瓮声瓮气地说:“林谨言,你怎么这么好啊。”

    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他还对她这么好。公司里的同事们有时候闲聊,都说结婚以后的男人和谈恋爱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可林谨言跟以前一点变化也没有,反而更宠她更包容她。

    林谨言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低声说:“傻吗?你是我老婆,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简微抬起头,眼楮直直看着他。

    林谨言被她看得呼吸更重了些,他低头吻了下她眼楮,哑声说:“乖,别勾我。”

    林谨言强压着身体的燥热帮简微把衣服穿好,抬手摸她额头,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烫了,不由松口气,说:“刚给夏医生打了电话,让他过来给你看看,估计快到了。”

    简微点头,乖乖躺在床上。

    没一会儿,医生就来了,说她是感冒加上有点中暑,打了吊瓶配了点药。

    一直弄到凌晨三点多,林谨言把医生送走后,回屋照顾简微。

    两个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一左一右睡在妈妈身边,小小的手拉着妈妈的手。

    浓浓还歪着脑袋,小大人似的“教育”妈妈,“妈妈以后睡觉不要再踢被子了,你看你生病了,我和哥哥还有爸爸都会担心,你是个大人了,要懂得照顾自己,以前我也老也踢被子,后来爸爸说我是个大姑娘了,要懂得照顾自己,你看我现在不是都改了吗。”

    简微听着女儿的话,心里又温暖,又有点想笑。

    她这大人怎么还被几岁大的女儿给教育了。

    抬头,见林谨言进来,哭笑不得地给了他一个眼神:快看看你女儿。

    林谨言也听见女儿这番话,忍不住笑,走过去,摸摸女儿脑袋,温柔说:“浓浓说得对,妈妈这么大人了还踢被子,真是不听话。”

    浓浓从床上坐起来,拉着爸爸的手,大眼楮一闪一闪的,“爸爸你也不怪妈妈,妈妈已经知错了,以后不会再踢被子了。”

    又回头问:“是不是妈妈?”

    简微笑着点头,“是,妈妈已经知错了,以后再不听话,就让爸爸惩罚我。”

    浓浓摸摸妈妈的脸,奶声奶气地说:“妈妈真乖。”

    简微心都快融化了,坐起身将儿子女儿一起抱了抱,看着他们,“都回去睡觉吧,妈妈没事了。”

    俩孩子回房以后,林谨言才上了床,将简微搂在怀里,低声温柔地问:“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

    “头还晕吗?”

    “不晕了。”

    林谨言“嗯”了一声,脸埋在简微脖颈里,将她抱得更紧,“刚刚女儿的话都听见了吧,以后不准再踢被子,你是个大人了,要懂得照顾自己。”

    简微想起女儿,眉眼间全是宠溺的笑,“小鬼精灵,也不知跟谁学的。”

    林谨言也忍不住笑。

    窗外夜风簌簌,吹得树叶哗哗作响。

    除了风声,屋里安安静静,听不见其他一点响动,静到仿佛落针可闻。

    床上,夫妻二人紧紧相拥着。

    简微突然转过身,双手抱着林谨言腰,抬头,眼楮很亮地望着他,低声说:“林谨言,谢谢你。”

    林谨言微怔了瞬,“怎么了?”

    “谢谢你给我的爱,谢谢你给我这么温暖的家,谢谢你给我这么可爱的两个宝宝。”她唇角挂着笑,眼楮却有一点湿润。

    林谨言低头轻轻吻她眼楮,“我谢谢你才对。”

    这样温暖的爱人,这样温暖的家庭,都是他以前完全没有想过的。

    简微搂住他脖子,抬头主动吻他,“我爱你,林谨言。”

    “我也爱你。”

    本书由 julysa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