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0章 李桑李&容君池

作者:荔枝很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桑十四岁时, 容君池正是十七的年纪。少年棱角尚且尖锐,倨傲的不得了。

    照楚虞的话来说就是, 这孩子随了他爹。

    可李桑这个年纪,上了私塾识得了不少人, 再也不是那个只会跟在容君池身后喊哥哥, 要容君池陪她捏泥巴的小丫头了。

    一日李桑只不过是同邻座的男孩儿抿着嘴角笑了一下, 于李桑来说这不过是大家闺秀的礼仪, 可看在容君池眼里可就变了味儿了。

    于是一个甩脸色,一个不知所措。

    李桑也不高兴了, 怨怼道:“我就是说了两句话, 我连话都不能同旁人说了么?我又不是家里养的猫猫狗狗。”

    容君池正气着呢,听她这么一说也来劲了, 冷着脸道:“对啊, 你就是不能跟人说话, 怎么了?”

    李桑瘪了瘪嘴:“你不讲道理。”

    她红着眼眶跑了,容君池没追, 二人就这么冷着好几日, 谁也没先低头。

    不知过了多久, 这日容君池一下学就被薛满满给拦住了,薛满满噼里啪啦一顿问:“真的么?桑桑是公主真的么?”

    容君池拧了下眉头,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你发什么疯?”

    薛满满愣了一下:“我爹跟我说桑桑是皇上的女儿,那不就是公主么?她今日都没有来学堂,是不是已经走了?”

    薛满满没有注意到容君池难看的脸色,还自顾自道:“李桑, 李…桑?皇家也姓李。”

    容君池脑袋一下炸开,蹭的一下就往回跑。

    宅子里今日有些安静,容君池心跳一下静了下来,心里仿佛断了根掀,叮的一声,他猛地捂住耳朵,扶着雕栏晃了一下。

    还是徐妈妈先瞧见了他,忙过去扶着:“小公子这是怎么了?”

    容君池拉住徐妈妈的手臂:“李桑呢?”

    徐明珠顿了一下,脸色有些为难,踌躇半响道:“小公子还是去问夫人吧。”

    容君池脸色一下沉了下来,脚步沉重的往主院走。

    楚虞和容庭二人就坐在院子里,仿佛在等他似的。

    容庭也没废话,招手就叫他过来:“都听说了?”

    容君池冷着脸点了下头,嗓子微哑:“她真的是?”

    毕竟是自个儿的亲儿子,楚虞看他这个样子实在于心不忍。

    其实两年前苏裴就来过,说是等李怅彻底坐稳了皇位,时机到了,就以流落在民间的公主这一身份将李桑接回去。

    顶多,李怅也就多了个风流的名声。

    楚虞缓缓点了下头:“今早刚走的,桑桑那丫头去你屋子里找过你,没瞧见你,就给你留了东西。”

    她示意邹幼一眼,邹幼便将一枚雕着半只老虎的玉佩搁在桌前。

    楚虞伸手偷偷推了推容庭,示意他安慰容君池两句。

    这玉佩本是一对,桑桑将这个还给容君池,可见其意图。

    桌低下楚虞一直拧着男人的手,容庭蹙了蹙眉,反手将她握住:“反正你也不喜欢桑桑,你都几日没跟人家说话了?”

    嘶…

    楚虞闭了闭眼,她让他安慰儿子,没叫他补刀啊!

    容君池确实胸口一疼,闷闷的拿着玉佩离开了。

    李桑的离开确实是对容君池打击过大,任谁都能看出来。

    自打桑桑姑娘走了之后,小公子不爱玩也不爱笑了,成日就抱着书在屋子里读,也没再和人打过架。

    忽然一日,容君池从屋里出来,整个人瘦了一大圈,面无表情告诉容庭:“我要去科考。”

    容庭没什么意外的,反而就等着他说这句话,点了点头:“路上小心。”

    容君池蹙了蹙眉头:“爹,你就不问为什么?”

    男人嗤笑一声,看着这个跟他有七分像的少年,得意的弯了下嘴角:“我当年为了娶你娘,也大老远上了京城。”

    容君池:“……”

    “那咱们父子俩还挺惨的。”

    三年后。

    众所周知,皇帝空置后宫,膝下无子。

    十多年前应李怅所求,向来不掺和朝堂政事的四王爷忍痛割爱,将自己的嫡幼子李睿过继给了李怅,于是李睿两岁时便封了太子。

    至今,宫中只有一个太子,以及三年前刚接回宫的公主。

    太子并非皇上亲子,但这公主可是实打实的明珠,一入京便封了长公主。

    李睿虽身为太子,但自幼便无兄弟姐妹,好不容易来了个妹妹,他自然也是宠着护着。

    是以李桑在宫中几乎可以横着走。

    然而这三年,最让李怅与李桑这父女二人僵持不下的,是李桑的婚事。

    给她找了那么多人家,无一不是李怅费了心思给她找的最好最体面的,可这丫头就是瞧不上。

    甚至连瞧都没瞧,一口回绝。

    李怅知道容家那个小公子容君池,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心里有他。

    可她不知的是,容家那位小公子比他爹的野心要大的多,当初科考以一篇张扬大胆的文章稳上榜首,三年的时间,在内阁混的风生水起,官居一品。

    而李桑不问朝政,没人会同她讲这些,她自然不知晓。

    其实李怅倒是挺看好这个小子的,可是他等了三年,也没见这小子来向他提个亲什么的!

    想到这个李怅心里就不痛快,冷着脸说:“你心里不就惦记着容君池,可人家惦记你了没?李桑,你是公主!朕只许你挑别人,没有别人挑你的份儿!”

    李桑红了眼眶:“我在江南生活的好好的,你凭什么说带我走就带我走,你还逼我嫁人。”

    李怅是极其疼爱李桑的,她这么一哭,李怅心就软了,叹了声气道:“那要是容家那小子不愿意娶你呢?”

    李桑怔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若是从前她还敢反驳一二,可三年了,人都会变。

    李怅沉声道:“你知不知道魏公公常常提的容大人是谁?”

    李桑懵了一瞬:“内阁大臣,父皇问我这个做什…”

    她一动不动盯着李怅瞧,忽然紧紧揪住帕子,朱唇微抖,苦笑一声:“这样啊…”

    她默默起身告退,一路咬着唇,忍着忍着还是溢出了哭声。

    所以他早就来京城了,离她那么近,可却从未来看过她。

    李桑一路忍着回到寝宫,还算镇定,没在下人面前失了态。

    她疲惫的挥手让贴身宫女退下,伸手将寝屋的门关上,这才溢出了几声抽噎。

    她面朝着门,缓缓蹲下。

    直至门上一道影子拉长,慢慢晃动,李桑吓了一跳,一声哭腔哽在嗓子里,惊恐万分的喊了一声,只是那喊声被一只手给捂了回去。

    “公主殿下。”

    男人声音清冷,即便三年过去,李桑依旧一下就听出了。

    她蓦地停住挣扎,容君池几乎是将她整个身子圈进了怀中:“李桑桑,没良心。”

    容君池还捂着她的嘴,似乎是没有让姑娘说话的意思。

    他声音沙哑,隐忍着说:“说走就走,还把玉佩还给我,怎么,当了公主了不起?”

    李桑微微摇了摇头。

    容君池笑了声:“当然了不起,那么多人等着娶你。”

    李桑还是摇头。

    “那你看,我现在配不配得上你,公主殿下?”

    李桑愣住,眼泪顺着容君池压在她脸上的手滑落下来。

    容君池慢慢松开她,李桑喘了几口气,这才转过身子看他。

    少年身上多了份历练过的沉稳,眉间的飞扬跋扈收敛了一些,可再怎么收敛,还是那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模样。

    李桑抽噎着问:“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容君池眉间淡淡的,就那么看着她哭:“三年前。”

    李桑呼吸一滞,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问:“你来找我?”

    容君池没答,李桑大着胆子又问:“那为什么你不来找我,我、”

    李桑想说她等他很久了,但被男人一声嗤笑给打断了:“李桑,是你先不要我的,老子还没回去你就敢跑,你胆子肥了?”

    李桑桑很委屈,她是被父皇强行带走的,干爹干娘也不能留她,她也争取过时间等容君池回来…

    容君池才不管那么多,他只知道李桑桑成了公主,留下玉佩就走了。

    这不就是负心女么?

    行,公主殿下看不上他,他放着家中偌大产业不要,拼了命走到今时今日的位置,然后才敢出现在她面前。

    然后呢。

    然后将人哄回来呗。

    但是容君池心里还是气啊,这丫头怎么这么没良心。

    容君池后来一想,自己可真够卑微的。

    没想有一天,他也会怕李桑桑不要他。

    李桑小心翼翼的拽着容君池的食指,带着哭腔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容君池默了半响,李桑最怕他不说话的样子,便反反复复的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等过你,我真的等过你…”

    容君池一手抚上李桑的脸,拇指压在她唇上:“我要是求皇上赐婚,你嫁不嫁?”

    李桑愣了一下,半天没回过神。

    容君池缓缓松开她,眉间染上了几分冷意,浑身都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冷笑道:“行。”

    李桑忙起身拉住他,因为蹲太久了腿发麻,几乎是整个身子撞过去。

    姑娘急着拽下他的衣领,踮起脚吻住少年冰凉的唇,她想他好久了。

    真的想他好久了。

    容君池怔了一下,扣住她的腰,低下头反客为主的在她唇齿间肆意横行。

    李桑桑,你完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其实这全文完三个字我考虑好久要不要打上,桑桑这里后续肯定是甜甜的成婚,不过我觉得停在这里也挺好的(一百章很整:),容小公子和桑桑公主其实就是个两厢情愿的青梅竹马的有点波折的但最后甜甜的故事。

    虽然我完结了,但容庭和楚虞的生活还会继续哦,桑桑小公主也会被她的君池哥哥疼着。

    感谢大家一路支持,那我们就下一本见啦~(偷偷打广告:《我可是狐狸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