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0章 终章

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咖啡店的聚会雷打不动地持续了好几年。

    梁见他们每年都去,程医生来相亲的频率最高,于笙和靳林琨没事的时候也会到,梁见的堂哥在发现这个世界原来是个圈之后,也难以自拔地爱上了咖啡店的手作小蛋糕。

    老万偶尔也会来,有时候还会带几个看着就不那么好沟通相处的小同学一起来蹭饭。

    聚到第五年的时候,程航终于成功带来了个非常雍容美艳有气质的家属。

    程医生喜不自胜,一口饭没吃,忙着抱给每个人显摆:“好看吗?”

    “好看好看。”梁一凡跟段磊一人一边摸布偶猫软乎乎的耳朵,“你们谘询室养的?”

    “名义上是谘询室,实际从猫到心都只属于我。”

    程航很陶醉:“看,它眼里的海洋和星辰。”

    ……

    一群人坐得离程医生跟他的海洋星辰稍微远了点。

    咖啡店做得比之前大了不少,还特意分出来了自习区、用餐区跟会议区,成了学校不少部门聚会的首选。林女士给大学提供了三个勤工俭学的岗位,都还有点儿忙不过来。

    用餐区最热闹,从本科到研究生都有。梁见已经是有女朋友的人,自觉把还有需求地吴涛放在了外面:“加油,多交流交流感情,努力找到你的灵魂伴侣。”

    “我的灵魂伴侣也会像你女朋友一样吗?”吴涛挺期待。

    “快快。”梁见最近正在苦恼怎么补充花式称赞女朋友一百种,飞快掏出录音笔,“什么样?”

    吴涛:“有头发。”

    梁见:“……”

    灵魂伴侣的要求有点儿低。

    梁见起码还知道夸人家小姑娘又白又苗条还活泼开朗善解人意,对吴涛彻底丧失了期待,摆摆手过去跟程医生的布偶猫交流感情。

    李磊毕业就回了河高当体育老师,看着一群上房揭瓦的体育生训练,过来得已经挺晚,看了一圈:“间哥家属呢?”

    “他们俩有事。”猴子已经喝了第三份香草冰淇淋可乐,正在努力从静姨那儿再要一份并举手发誓自己绝不闹肚子,“于老师和靳老师也有事,都晚上来。”

    “四个人一起有事?”李磊愣了下,“他们p大校友会啊?”

    “不可能。”梁见没抢到位置,指了指沉迷吸猫无法自拔的两个p大校友,“不然程医生肯定把猫抱校友会去了。”

    其实是娱乐圈那边发起的,某位影帝跟经纪人一起牵头、正在做的一项公益性质的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的全方面援助。

    现在还在起步阶段,万事开头难,正在摸索合适的帮扶手段和方式,也在筛选第一批受助人。

    社会在进步,法律在完善,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也都需要漫长的过程和无数人艰辛的努力。

    “这么帅!”梁见听堂哥简单介绍过,就忍不住跟着兴奋,“我们也能帮忙吗?”

    “能,不过得等有成熟的方式。”

    梁一凡已经挺沉稳,跟林女士道了个谢,把小蛋糕端给自己和段磊,龙卷风吞噬了一桌子人蛋糕上头的草莓:“这些孩子身心都受过伤,要么戒备心重,要么抵触意愿强,要帮起来可没那么容易。”

    程医生在这件事上最有体会,抱着猫含着泪埋进去吸:“帮他们走出来了,还可能被他们秀恩爱……”

    “你不是都有猫了吗?”梁一凡问。

    “我抱猫来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程医生小肚鸡肠,超不服气,“我想让它挠一个患者,结果患者居然不在!”

    梁一凡试着建议:“那边研三那个姑娘看起来对你猫挺感兴趣,你抱过去让她摸摸?”

    程航扫了一眼,格外警惕:“美甲那么长,把我猫摸坏了怎么办?”

    “……”梁一凡拍拍他的肩膀:“单着吧。”

    程航:“??”

    “跟猫过。”梁一凡挺同情他,介绍经验,“要不先找个舍友试试。”

    梁一凡补充:“男的,因为北漂啊没钱啊曾经一见如故过啊不得不暂时合租在一起那种……”

    段磊咖啡没端稳,呛得咳嗽了好几声。

    程航愣了半天豁然开朗,抱着猫飞快记下了新经验,一连在六九同城上发布了一串热情洋溢的招租广告。

    有时候也挺奇怪。

    明明一群人圈子环境职业都不一样,就能因为某个节点、某几个人某几件事的交集,凑到一块儿。

    凑到一块儿,打打闹闹互相支持着一起往前走。

    然后偶尔有人有了新的路,直奔梦想跑向更远的地方,也偶尔会有新的人碰巧方向一样,一见如故,留下来一起往前走。

    “真哲学。”

    岑瑞的弟弟正好跟林间是同学,也跑过来跟着凑热闹,给程航鼓掌捧场:“你说这一段的时候要是不抱着猫就更好了。”

    “说话别张嘴。”程航正说到有感觉,“影响我发挥。”

    一群人没边没沿地闹,林女士招待完了顾客,笑吟吟过来,又给每个小朋友的杯子里头续满了饮料。

    工作室门外,林间拍了半天身上连血迹带土蹭的一片,发现没什么用,索性直接把外套脱下来揉成了一团。

    “没事吧?”

    靳林琨这个人可能是有一百件黑衬衫,这一会儿居然也抓紧时间不知道去哪儿换了件新的,递给他瓶矿泉水。

    “没事儿,都不是我的血。”林间道了声谢,接过来一气灌下去半瓶:“人不大,劲儿还不小。”

    “从小没人管,挨欺负,打着架长大的。”

    靳林琨笑了笑:“没见过好人,以为咱们是坏人,动手也正常。”

    林间拧上矿泉水瓶盖子:“具体怎么回事?”

    “他爸好赌,他妈受不了,三岁那年把他扔下跑了。他跟他爸过,他爸喝醉了就往死里打他。”

    靳林琨:“现在他爸也没了,那群人又说父债子还天经地义,骗他签了合同,逼着他打工挣钱。”

    林间没说话,捏了下手里那个瓶子。

    “看多了会觉得众生皆苦。”

    靳林琨坐在他身边:“觉得这个世界不够好,就去找办法,做点儿什么让它好一点。”

    “我知道。”林间笑笑,“就是有时候会想,能做的太少。”

    “能做一点是一点。”于笙走过来,“能拽出来一个是一个。”

    林间愣了下抬头,看见于老师一样基本报废了的外套。

    他们是在巷子尾那一群拎着酒瓶木棍的小混混里找着人的,半大的男孩子眼睛里全是戾气,像头伤痕累累的幼兽,毫不留情地对着他们连撕带咬。

    于笙是他们里头唯一一个负了轻伤的,虎口被咬了个圆溜溜的血印子。

    靳老师的心疼都快写脑门上了,拽着他手检查,嘴上还云淡风轻打趣:“牙口不错,咬挺圆。”

    皮都没咬破,于笙没当回事,低头看了一眼:“回头你咬一口。”

    靳老师没反应过来:“我咬干什么?”

    “比一下。”于老师说,“谁圆。”

    靳林琨:“……”

    林间直觉自己有开始发光的趋势,压压嘴角轻了下嗓子,主动给两个人让了个地方。

    天已经快黑了,蓝紫色的天边拽着淡到透明的云,一块儿描只剩下轮廓的山。

    半个浅白的月亮自己晃晃悠悠溜躂上来。

    天气预报说今晚又要有英仙座流星雨,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看得见。

    林间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着时亦过来,快步过去。

    “跟妈妈说了,晚点过去。”时亦把手机递给他,“程航带了猫。”

    林间好奇:“他什么时候养猫了?”

    “咱们捡到哈哈的时候。”时亦说,“他拒绝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不挠你的猫。”

    “……”林间接过来手机,顺手又把程医生拉黑了半个小时。

    已经从业的时律师看起来就非常有范儿。

    戴着平光镜,精致过头的眉睫被格外能撑场子的深色镜框压着,浅灰色的衬衫线条锋芒利落,袖口扣得一丝不苟。

    梁一凡前辈身在江湖心系法院,认识好几个顶尖的律师事务所,时亦这几年一直跟着实习,天赋跟努力一样出众,在业内都已经小有名气。

    所以在前途无量的年轻律师选择对特定人群提供无偿法律援助的时候,还有不少人都有点儿惊讶。

    “我看了资料。”

    时亦把文件夹给他:“都是无效合同,符合起诉要求。”

    “辛苦。”林间点点头,抬手帮他理了理衣领,“在里头呢,进去聊聊?”

    时亦点了下头,让他整理好衣服,走到工作室专门分出来的休息间门口。

    于笙在等,迎着他的视线点了个头,帮忙开门。

    缩在墙角的半大少年伤痕累累,听见响动紧跟着抬头,细瘦手臂条件反射挡到胸口,做出凶狠的防御架势。

    时亦摘下眼镜,进门朝他走过去。

    少年瞅着机会就要往外冲。

    时亦反应比他快,少年冲到一半就被捉住手腕,挣不开,拧回来张嘴又要咬。

    时亦攥着他的手腕一拧,顺势撞上门,回肘抵在背后把人压制回椅子里,抬臂横栏,封住他所有能挣扎的角度。

    少年还要挣扎,抬头迎上他的视线,怔了怔,力道渐渐放缓。

    “事情都清楚了,我们帮你想办法。”

    时亦等他冷静下来,到了杯水递过去,言简意赅:“林先生和靳先生帮你联系助学金,于老师会联系当地的合作学校。”

    少年皱紧眉,嗓子已经喊得沙哑破音:“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们想要什么——”

    “要拉你出来。”

    时亦坐下来:“我是你的律师,我叫时亦。”

    --番外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