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7章

作者:鹤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春日酌的神情很不好, 云清清用眼神示意春日酌不要多想, 然后等着云鬓真人的回信。

    云鬓真人是君如月的师父,想必应该一直和君如月有联系,但是现在君如月被人夺舍,云鬓真人为什么没有察觉到呢?

    难道云鬓真人也出事了?

    不用云清清多想, 重霄的手下很快就联系上了云鬓真人,并且请云鬓真人向云归城赶来。

    云鬓真人修为高, 很快就来到了云归城,进了城里, 见到璃夫人, 云鬓真人吓了一跳:“如月?不,你不是如月!”

    君如月是她的徒弟, 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君如月, 云鬓真人看一眼就能分清。

    她惊道:“如月怎么了, 为什么……”

    璃夫人喊了声:“师父。”

    “你不是如月。”云鬓皱眉,“你究竟是谁?”

    重霄道:“看来, 云鬓真人已经看出来了, 你的爱徒, 已经被夺舍了。”

    云鬓真人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璃夫人, 神情从诧异到愤怒:“我并未察觉到如月的变化,你是怎么欺瞒过去的?”

    璃夫人见瞒不过去,索性撕破脸:“哈哈哈哈,看来你们这些修士也不是多么厉害, 连自己的徒弟被夺舍都不知道?”

    云鬓真人的神色更坏,抬起手就想对璃夫人动手,被下面的修士拦住:“真人不要恼怒,还要查您徒儿下落。”

    云鬓真人脸色并未好:“如月和一般修士不一样,她被夺舍,肯定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今天我就要杀了这个害我徒弟的人!”

    璃夫人见云鬓真人来真的,这才开始害怕,躲到附近修士身后。

    重霄让修士审问璃夫人,这下璃夫人把所有的事都交代了。

    原来,璃夫人是媚修,她在外游荡的时候遇到了君如月,君如月心地善良,没把璃夫人往坏处想,璃夫人就跟着君如月一同游历,然后趁着君如月不设防,夺舍了君如月。

    春日酌听到这话,惊讶的无以复加,立刻表示要将璃夫人从君如月的躯体里驱逐出去。

    云鬓真人叹口气:“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们,如月是消失已久的奉心族后裔,她情况特殊,被夺舍后,就是已经死了,是救不回来的。”

    云清清沉默了,春日酌也没说话,半晌,道:“那也不能让璃夫人这么轻易逃脱,该有的惩罚还是要有的。”

    于是重霄决定,斩杀璃夫人。

    郑燕杭当然不同意,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他不同意也没有用。

    璃夫人很快就被压下去,不多时,修士进来,冲重霄点头。

    璃夫人已经死了。

    重霄挥手让修士下去,云鬓真人失去徒弟,大受打击,回去后就闭关不出。春日酌将君如月的骨灰要了来带走,离开了云归城,后来给云清清传信来,说是已经将君如月的骨灰洒在了江河中。

    这是以前君如月和春日酌还有联系时提起过的,春日酌还记得。

    这件事了了之后,云清清在重霄那边发现,第二件神器,其实就是重霄身边的剑。

    那把剑是云清清曾经送给重霄的,在璃夫人闹着一场前,重霄没有拿出那把剑来,后来璃夫人闹事,重霄便拿出剑震慑。

    那把剑一出现就被云清清认出来了,云清清立刻让寒慕霖帮忙做了一把新剑,替换了旧剑。

    等寒慕霖将仿品佩剑做出来的时候,两界镜已经快要恢复,云清清看了眼两界镜的情况,发现两界镜能够让她回到崇山,干脆让金曦苍极在云归城待着,然后直接用两界镜回崇山。

    两界镜一瞬间就把云清清带回崇山,回到崇山后,云清清想要去禁地放回佩剑,没想到在路上,听到有人说起宁家的事。

    在云归城的宁针已经被正法,宁针是回不来了,她带出去的那一批人当然也回不来了。

    云清清一人回道崇山时,听到别人谈论起容仪,说容仪走火入魔,灭了灵珠仙子的宁家,就连灵珠仙子都未幸免于难。

    云清清并未在意,她那位师父容仪怎么样,和她没有关系。

    等来到禁地,云清清才惊讶了,原来容易将灵珠带到了禁地里,在镇压云清清的祭台前将灵珠一巴掌拍死了,现在灵珠已经被容仪挫骨扬灰,而容仪,正在祭台前跪着。

    云清清发现容仪在闭目修炼,就趁容仪没发现偷偷到祭台上,将佩剑放进了聚灵阵中,一瞬间,云清清的灵力又回来了很多。

    接下来还有两件神器,云清清想了想,准备去找剩下的两件神器的时候,容仪忽然说话了。

    容仪说:“有一件神器,你身边那个小男孩知道在哪里。”

    云清清吓了一跳,问容仪:“你醒着?”

    容仪没说话,云清清也不想再追问,她见容仪没想留下她,直接翻转两界镜,离开了崇山,重新来到云归城。

    没想到到云归城的时候,发现她的小辣鸡徒弟云阙也到了这里。

    云阙是来找他的徒弟云善的,云善这会儿正在云清清的法器里,云清清见云阙对云善很重视,干脆提意见,让云阙带她去看了眼云阙负责保管的那件神器。

    云阙本来不想带云清清去,但是奈何徒弟在云清清手里,只能带云清清去看了一眼,云清清认准神器所在的地方,有麻烦寒慕霖赶制出仿造的神器,将趁机云阙的神器换了来。

    在将云阙那件神器放去崇山的时候,云清清想起容仪的话,问苍极,他知不知道第四件神器在哪里,苍极没说话,却只是说要跟着云清清一起去崇山。

    云清清没有拒绝,带着苍极一起到了崇山,没想到放神器的时候,苍极直接冲到聚灵石上。

    苍极一声响都没发生,就被聚灵石吸收,云清清这才知道,第四件神器是苍极。可是神器在那四个叛徒哪里,苍极是怎么回事?

    苍极忽然消失,云清清心里怅然若失,她还希望苍极能够活着呢!

    这个时候一直在祭台下的容仪说了话,容仪说:“苍极是魔君的化身。”

    魔君?是谢归?云清清还没来得及好奇,再看祭台,丝毫没有崩塌的迹象,云清清着急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不行?”

    容仪说:“这样没用,须得有人帮忙。”

    云清清还没来得及反应,容仪就自爆在祭台下。

    封印立刻松动,云清清昏倒过去,再醒来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山中封印已经松了,云清清很轻易地从山下出来,她出来后,发现身后跟着一个人。

    云清清很轻易地就知道,那个人是苍极。

    很多记忆涌入云清清的脑海,原来苍极是远古魔君的化身,云清清被镇压时,正好被镇压到当时正在沉睡的苍极身边,苍极的真身怜惜云清清,于是帮了云清清一把,云清清这才能够从山下出来。

    而云清清从山下出来的时候,发现这八百年间发生的事浮现在她脑海里。

    原来奉心族因为他们可以修炼任意的功法,招人嫉恨所以被灭,而黑衣和君如月,还有璃夫人都是奉心族的后人。

    金乌其实早就已经陨落了,金曦正是金乌转世。

    而云清清从山下出来后,谢归已经死去,当初为了护住云清清的魂魄,谢归早已经把他的魂魄和崇山上的法阵绑在一起,现在云清清出来了,谢归当然就没了。

    至于重霄和云阙,都被腾出手来,一直跟在云清清身后的那位上古魔君给收拾了。

    上古魔君脾气意外的好,这八百年和云清清朝夕相处,他对云清清的感官很好,云清清带着他去看金曦和寒慕霖,发现金曦和寒慕霖在一起了。

    还有春日酌,也已经修炼有成,成为了修真界将近千年第一个飞升的修士。

    而黑衣依旧在外游历,云阙的徒弟云善总算是长记性,知道不能随便掺和别人的事了。景瑛也回了沧澜剑宗,云清清听别人说,景瑛继任了沧澜剑宗的宗主,景瑛的母亲,倒是出外游历去了。

    至于别人,倒是都有归宿,仇人已经死了,云清清不再执着于过去,魔君一直她身后跟着,云清清干脆和魔君一起修炼,很快,两人的修为就到了巅峰。

    在春日酌飞升,没多久,云清清和魔君两人,一同飞升。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