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3章 番外

作者:凌又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尹娇娇原本以为生的儿子会是个小魔王很难带, 结果却大大出乎意料。

    小家伙就出生那天嚎了一嗓子,从那儿以后就再也没哭过,特别乖, 乖乖吃奶,乖乖睡觉,平日里稍稍逗他一下,就乐得咯咯咯笑个不停,有时候自己睡醒了, 就自己在小床上自己玩, 众人都啧啧称奇, 从未见过这般乖巧的小孩子,乖得很是招人疼。

    尹娇娇自己都觉得稀奇,因着以前总是听人说, 带孩子多累多累, 小孩子多难带多难带,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没想到儿子这么省心。

    打从孩子出生,陈嬷嬷天天都开心得不行,三句话里,两句不离小公子,比如, 小公子多好看, 眼睛多漂亮鼻子多漂亮下巴多漂亮, 小公子今儿特高兴, 早上起来笑吃奶笑看到飞鸟笑睡着了都在笑……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尹娇娇平安产下小公子的消息传回侯府,老夫人提心吊胆了这十来个月, 总算松了一口气。

    小公子单名一个曜字,书曜,小名阿乐,诗书礼乐的乐,送信回来的人还跟老夫人说,小公子很是乖巧,还很漂亮,老夫人乐呵呵地听他绘声绘色地转述着尹娇娇还有小公子的日常,笑着笑着,不知不觉眼泪就落了下来。

    邵青霖和侯夫人劝了好一会儿,老夫人这才止了泪。

    同侯夫人议定给小阿乐的出生礼、满月礼之后,侯夫人自去准备,老夫人又拿起书亦茗的亲笔信,仔仔细细又看了好几遍,这才拿着信去了祠堂。

    她要亲口跟彬哥儿说,娇娇很好,如今已为人母,他和素月可以放心了,日后就是去了底下,她也能坦然去见他们两人了。

    金项圈、金铃铛、金锁……

    虎头鞋、虎头帽、各季小衣服、小被子……

    还有各式小孩子的玩具。

    尹娇娇翻着侯府送来的东西,她现在对侯府动不动就如此奢靡的作风免疫了,只指着一堆堆的东西,对被书亦茗抱在怀里的阿乐道:“这都是外曾祖母还有外祖舅舅他们送你的……”

    阿乐刚满月,啥也听不懂,只啊啊地瞧着尹娇娇笑。

    “好了好了,”尹娇娇也不去管那堆东西了,转身冲阿乐道:“不看了,反正你也看不懂,娘亲陪你玩好了,今儿睡了快一天了,还没玩呢。”

    “你别抱他了,回头胳膊要疼,”书亦茗示意小文和陈嬷嬷把东西都先收起来,这才抱着儿子朝里屋走:“我给你抱过去。”

    “哪有这么夸张?”

    尹娇娇哭笑不得,之前胳膊疼,是因为她不会抱,再加上还没满月,看着小小软软的一只,她怕自己给抱坏了,只能僵硬地托着,这才有些不适,现在她都已经会抱了!

    把儿子放到暖塌上,书亦茗这才看着尹娇娇道:“我是怕你累。”

    小阿乐精神非常好,一沾暖塌,就开心地挥舞着小胳膊蹬着小腿,嘴里还啊啊啊的念念有词。

    尹娇娇凑过去陪他玩,小家伙就转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看了一会儿就脆生生地笑了起来。

    尹娇娇都被他笑乐了,伸出一根手指让儿子握着,冲书亦茗道:“他到底在开心什么啊?”

    书亦茗盯着儿子和尹娇娇看了会儿,一本正经道:“可能是在高兴有个仙子一样漂亮的娘亲罢。”

    尹娇娇锤了他一下:“又胡说!”

    书亦茗抓着儿子的手,冲尹娇娇拜了拜:“哪有胡说,明明就是大实话,是不是?”

    被亲爹抓着小手的阿乐笑得更开心了,两只眼睛都眯了起来,嘴巴张的大大的,露着光秃秃没有牙齿的牙龈,两条小短腿蹬得那叫一个欢快,开心地像是要飞起来一般。

    书亦茗也不知道儿子到底在高兴什么,只是儿子这反应实在太有感染力,他笑着对尹娇娇道:“看,儿子都同意我的话呢。”

    尹娇娇笑倒在暖塌上,斜眼看着书亦茗:“你几岁啊?他才多大,就听懂你的话了?”

    书亦茗也躺下来,两人面对面,中间躺着开心地蹬着小胳膊小腿的阿乐。

    “怎么听不懂?”书亦茗道:“我同他说要乖,不要折腾娘亲,他可不就一直都很乖,可见阿乐跟我是父子连心,都不舍得你受累。”

    明知道他是在逗她,尹娇娇还是乐得不行。

    一家三口你一句我一句,间或掺杂几声毫无意义地啊啊啊声,倒也其乐融融。

    又过了几日,书亦茗便做主,让小阿乐去隔壁婴儿房睡。

    尹娇娇有点心疼:“那么小呢,再过些日子罢。”

    她不放心。

    “有奶娘嬷嬷还有那么多丫鬟守着,”书亦茗宽慰她:“他在婴儿房只会睡得更好。”

    “我怎么瞧着他不想去呢。”尹娇娇盯着被奶娘抱走的阿乐,小家伙还不住冲她挥着手啊啊地叫。

    “他那么小,”书亦茗挡住她的视线:“懂什么,他看到谁都这么开心。”

    尹娇娇探出头再去看时,奶娘已经把人抱走了。

    “男孩子不能太溺爱了,”书亦茗拉着尹娇娇去休息:“他适应几天就好了。”

    尹娇娇心里头挺舍不得的,正忧心着,再回过神时,人已经在床上了,床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下来,烛火早熄了,只有月光打进来,隐隐绰绰看不太真切。

    她看了眼书亦茗,正要说,她觉得现在就把儿子送去婴儿房太早了,腰上就多了一只手。

    她愣了下,还没反应过,那只手就滑进了衣衫里,肌肤相触的刹那,尹娇娇浑身不由自主抖了下。

    “你……”

    她刚说了一个字,书亦茗就在她耳畔轻轻咬了下:“放心罢。”

    感觉到他掌心的热意,尹娇娇登时就有点失神。

    黑暗中,书亦茗压在她身上,微微喘着气道:“都出月子大半个月了,可以了罢?”

    尹娇娇被亲的迷迷糊糊,听到他这话,终于稍稍回过神来,她嗔了他一眼:“我就说,今儿怎么突然把儿子送去隔壁……”

    书亦茗一点儿都没有被拆穿的不好意思,他抿着唇往尹娇娇颈窝菜蹭了蹭:“这都多少天了,你眼里就只有儿子,就不想我么?”

    尹娇娇被他蹭的痒痒,笑着反问:“你还吃你儿子的醋啊?”

    “嗯,”书亦茗闷声道:“对,冷落了我这么久,我不高兴,你得哄哄我。”

    像是有一根羽毛,一下一下扫着心尖,尹娇娇整个人都快化了,她捧着书亦茗的脸,亲了亲他:“哄你,好了么?”

    书亦茗忍着笑:“不好。”

    尹娇娇又亲了下:“好了么?”

    “不好。”

    “好了么?”

    “不好。”

    ……

    亲了不知道多少遍,最后还是书亦茗先扛不住了,在她再一次亲过来时,直接亲了回去。

    尹娇娇笑个不停,嗓音里还带着喘,这声音对素了快一年的书亦茗而言简直要命,他随手掀了被子把两人罩进去,断断续续的嗓音从被子里传出:

    “我来告诉你该怎么哄……”

    作者有话要说: 书曜日记:

    未辰十一年,九月二十六,我爹把我赶了出去,他是个坏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