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一

作者:香菜牛肉饺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君祎的怀孕过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但是有段时间仍然受了不小的折磨,各种怀孕后的生理反应让她班都不想上了,根本无心处理那些事情,每天都觉得随时要崩溃。

    许慎看着她难受,却比她还要焦心,尽管早就已经清楚了女人的怀孕过程是什么样的,但是像现在这样,看着君祎孕吐时候痛苦的表情,他甚至开始后悔起来。

    但到了这时候,君祎反而不想要放弃了,好歹坚持到了现在,放弃的话,前面那些罪不就都白受了?

    许慎抱着她说对不起,反倒把君祎逗笑了:“有什么好对不起的,这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决定,要是我不想生,你能逼着我不成?”

    叹了口气,许慎只能摸了摸君祎的肚子,威胁她肚子里的孩子:“等你出生之后再好好收拾你!”

    君祎笑的前仰后合,也很快就忘记了身体难受的地方。

    好不容易到了孩子出生,许慎除了心疼君祎以外,看着那皱巴巴跟小老头一样的婴儿,又补上一句:“你的好日子不多了!”

    小婴儿就跟预感到什么似的,立即嚎啕大哭起来……

    还好生产之前一直保持了适量的运动,所以君祎的生产过程很顺利,并没有遇到太困难的时候。

    是个六斤多的男孩子,一切健康,虽然医生护士都说长得跟许慎很像,但君祎和许慎都一致认为,这么小一点,哪里看得出来跟许慎像不像?

    之后君祎和许慎就过起了鸡飞狗跳的一段生活,尽管有足够多的佣人帮忙照看,但婴儿的作息太过混乱,根本没有白天黑夜的概念,饿了就哭,吃了就尿,任何时候都可能嚎啕大哭起来,要不是有许慎和佣人帮忙分担,君祎觉得自己一定会被这小家伙折腾的神经衰弱。

    好在看着他那么小一团,脸颊粉嘟嘟的,肉肉的小手摸起来便赶紧自己心都要化了。

    每次逗他玩的时候,小孩儿葡萄一样的眼睛就会认认真真的盯着你,再铁石心肠的人看见,都会变得温柔起来。

    在君祎和许慎的一致决定下,给小孩儿取名许昂辰。

    在好不容易将小孩儿哄睡着以后,君祎从婴儿房回到卧室,婴儿房里有佣人陪护,如果只是需要换尿布之类的问题,就不需要叫醒君祎了。

    许慎刚刚洗过澡出来,水珠滑过胸膛流过小腹的肌肉,让君祎看的很眼红。

    “怎么样了?”许慎长手一伸便将君祎搂进怀里,看着她眼下的黑眼圈,有些心疼,“之后几天换成奶粉吧,好好休息几天。”

    “反正都坚持这么久了,再坚持一段时间。”君祎埋下头靠在许慎肩上,长舒口气,“养孩子真的不简单。”

    “等他长大了,一定要告诉他,你有多辛苦。”

    “父母的付出本来就是不需要多少回报的嘛,好歹也是咱们的儿子,得好好把他养大。”做了母亲之后,很多观念就会产生变化,但君祎也觉得,如果没有这个孩子的话,她可能永远没有办法体会为人父母是种怎么样的感受。

    第二天早上,他们刚起床,就来了客人。

    君彻戴着顶鸭舌帽,把自己的脸遮了大半,只露出了棱角分明的下颌和坚毅的嘴唇。

    直到君祎来开门,他才摘下帽子笑的灿烂:“早安啊。”

    “这么早就过来?”

    “嗯,在家里没事儿做。”君彻迈着大步进门,就轻车熟路的去往了婴儿房。

    还好许慎的这套房子足够大,随便改个客房做婴儿房很容易。

    “哎哟喂我的小宝贝儿!”君彻拿着会发出声响的玩具逗许昂辰,小孩儿听见声音,开心的合不拢嘴,小手小脚在空中挥舞起来。

    “你早点学会说话,最好第一句话就是叫我一声舅舅。”

    君祎靠在门上无奈的笑:“他要是第一句话喊你舅舅,你就等着被许慎追杀吧。”

    君彻摊手:“我才不怕。”

    “嗯?”许慎走过来,“你们在说什么?”

    君彻第一时间变了脸;“姐夫,早啊!”

    君祎心里发笑,也不拆穿他,对许慎说:“我们去吃早饭,等他替我们看孩子。”

    君彻逗起小孩儿来真的挺感兴趣,许昂辰也很喜欢他的样子,个吱个吱笑个不停,眼睛都快笑的没了缝。

    当初还是个粉色糯米团子的时候,君祎还觉得完全看不出来小孩儿长得像谁,但是现在五官稍微张开一点了,君祎就觉得,还真的跟许慎有些像,至少轮廓是像的,几乎就是个缩小版的许慎,尤其在君祎看见过许慎小时候的照片之后,更加确定了。

    她心里还有些吃醋,好不容易生个孩子,居然都没有遗传到自己的基因!

    可实际上呢,许慎就连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别人逗他,他都是很不屑的,所以许昂辰现在被人一逗就开心的模样,分明就是遗传自君祎的。

    君彻逗了一会儿,等许昂辰又睡着了,让保姆看着,出去蹭早饭吃。

    “你回来之后,就没有几天好好呆在家里的吧,现在也不去上学了,之后准备做什么?”

    因为离开的这段时间,君彻的学校肯定是没有办法上了,要么留一级,要么转回国内来。

    但君彻看起来并不打算按照之前的进度了,他在君祎婚礼的时候回来,但没几天又消失了,这么来来回回,君祎都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唔,让我再想想吧。”君彻喝了口牛奶,满意的舔舔嘴唇。

    许慎不动声色的问:“顾庭呢?”

    “顾庭?我怎么知道?”君彻回答的一本正经,“他又没和我一起。”

    “他之前不也回来过一次,但后来去哪儿了我不知道。”君祎问。

    “嗯,他比较忙。”君彻回答的模棱两可。

    “所以你们俩之前是到什么地方去了,都没有跟我们说过……”但君祎也没有问,毕竟看着弟弟安全的站在面前,她也就放心了,也仍然是她原本的想法,君彻是成年人,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自己负责。

    君祎被君彻糊弄了过去,是因为她并不想追问到底,但许慎在饭后,把君彻叫去了阳台上。

    “下次什么时候走?”

    “咳,姐夫你怎么知道?”君彻嬉皮笑脸的,已经非常英俊的脸庞上挂着痞气的笑。

    “注意安全。”许慎不多做解释,只是叮嘱道,“别带一身伤回来让她担心。”

    “嗯,放心吧。”

    “接下来的打算呢,总不可能一直不去上学?”许慎很认真的说,“虽说看起来好像已经不需要了,但多学一点东西,不会有害。”

    “这个问题,我想过了。”君彻压低声音,“我准备直接去考军校,文化上到时候会有人培训,其他的就直接免试了。”

    “真的决定好了要走这一条路?”许慎凝视着他,“如果你想做其他的,我还有能力把你带回来,和那边再也没有关系,然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君彻也严肃起来:“既然都已经开始了,也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我想姐姐她应该也希望我能够将一件事情做到最后,况且——”

    君彻露出了白晃晃的八颗牙齿:“我也挺喜欢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刚好一身精力没处使。”

    正是年轻的时候,当然可以肆无忌惮的说这些话。

    许慎也不再劝他:“既然你决定了,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君彻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经历,也更加成熟了,明白很多事情该怎么去做。

    他已经彻底展开了自己的翅膀,往后也不会再有人能够影响他,他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他想做的事情。

    “下次回来,和季家人见个面,他们还欠你和顾庭一个道歉。”许慎在最后说。

    “嗯?”君彻耸耸肩,“你不说,我真的都要忘记了。”

    要不是季家人,他也不会和顾庭被逼到远离家乡的地方去,而且过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日子。

    君彻倒是没有去埋怨过谁,有些事情谁都意料不到,他当初也是年轻气盛,以为手里掌握点证据就多么有用了,根本忽略了像季家那样的存在,根本就不是当初的他能够招惹的,他手里掌握着那些证据,反而对他是一种威胁,将他置于了更加危险的境地里,难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要不是有许慎在,君彻今天可能也不能这么好端端的站在这里,早就被季家人解决掉了。

    于是他由衷的说道:“姐夫,多谢了。”

    许慎完全不用将他的事情当成自己的麻烦来解决,就算他是君祎的弟弟又怎么样?

    但许慎却把与君祎有关的一切东西都承担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说实在的,君彻很佩服像许慎这样的男人。

    他想,或许有一天,他也会变得跟许慎一样强大,无所畏惧。

    “注意安全就好。”

    许慎并不需要君彻谢他,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君祎。

    如果君彻有什么事情,君祎就会很难过,所以许慎不会让君祎难过。

    “你们站在阳台上做什么。”君祎让他们赶紧进去,秋天一到,京城的天便开始了雾霾模式,蓝天白云变成了稀罕物,空气污染程度让人稍微在室外走几步都会觉得难受。

    “马上进来。”许慎对君祎笑了笑,拍拍君彻的肩膀,“进去吧,和她说一声再走,免得之后联系不上你,她又会担心。”

    “嗯啊,会的。”君彻卸下了那些防备,又像是他这个年纪的少年应有的模样。

    君祎知道君彻又走了,仍然没有多问,只是和许慎说:“当初把他送到那边去,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只要他不会后悔,那就是正确的。”许慎还是很喜欢摸君祎的头发,柔顺的触感总让他爱不释手。

    君祎看着婴儿床上的小孩儿,闭着眼睡的香甜,正在一天天的长大。

    “白杉和黎夜的婚礼订在什么时候?”很久之前,黎夜就已经提过这个问题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实施具体计划的样子。

    但谁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在暗中筹备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你都不知道的消息,怎么问起我来了?”许慎扬唇微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和黎夜狼狈为奸,他还给你们医院做了不少投资吧,然后你们医院所有的宣传都交给黎氏去做了?”

    许慎摸摸君祎下巴:“你知道的也不少,还没有回去工作就打听到这么多消息了?”

    “哼,你不告诉我,还不准我自己问了?白杉可是我的线人之一。”

    “只是因为合作还没有完全定下来,等签约了,就会告诉你了。”

    “行吧……。那你说,黎夜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大概在年底。”

    “也没有很久了嘛,白杉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以黎夜的性格……为了避免一切意外的发生,想要把白杉抓在手里的念头,他应该会到了现在才让人知道吧,这样就不会有其他意外发生了。”

    “呵呵,怪不得你们能合作。”君祎白了许慎一眼,觉得这群男人都有些“臭味相投”。

    君祎又突然想起来问:“原本你们医院不是打算同你那个师姐的私人医院合作,现在怎么都没有听你说起来了?”

    许慎云淡风轻的回答:“后来觉得没有合作的必要,所以就中止了合作。”

    “哦。”君祎不知道许慎的没有合作必要指的是什么,但想来肯定有相关的具体原因。

    “你的表情,是想问我还是不问我?”许慎凑近君祎的脸,盯着她的眼睛微笑。

    “如果你要说的话就问你咯,你不说我就装作什么都没有说过。”

    许慎失笑:“你这样,我更想把全部都告诉你了。”

    知道了关于陆安蕊的一切,君祎只是靠在许慎怀里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无论什么?”

    “嗯!”

    许慎挑起一边眉毛:“确定?”

    “对啊。”君祎还傻乎乎的没有落入了许慎的陷阱。

    “既然这样,宝贝,就让我们将之前半年没有做过的事情都补上吧。”许慎的声线变低,幽幽沉沉。

    君祎还没明白:“什么事情?”

    许慎哑着嗓音在她耳边道:“你摸摸它就知道了……。”

    君祎的脸上瞬间浮现起两朵红晕:“许慎你流氓!你……唔唔……。”

    许慎想,*苦短,要及时行乐……

    最近,白杉正在苦恼如何同黎夜说,自己要暂时搬出他的房子,在外面住几天。

    因为白杉的母亲知道白杉在京城的工作稳定下来之后,决定来看看她的状况。

    虽然对于白杉跑这么远的地方来,她的母亲还是有些舍不得女儿的,但也没有阻止白杉,尤其是在她生病之后,白杉已经因为她的病情耽误了很多私人的时间,现在一切鸥好起来了,她的母亲就希望让白杉可以过得更自由一点,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

    白杉总不能拒绝母亲过来探望自己,但是现在她住在黎夜家里,让母亲知道自己这么快就同一个男人同居了,也不知道会怎么想,所以白杉觉得,还是得先瞒着她,之后再慢慢告诉她,自己和黎夜的关系。

    黎夜便看见了白杉悄悄摸摸差房源,当时就把人摁在身下,表情不悦的质问:“你想搬出去?”

    “也没有……我只是想……”白杉看着黎夜的表情,叹口气,还是老实说了,“我妈要过来看我,但我还没有跟她报备我和你的事情,她还不知道有你这个未来女婿。”

    等她说完,黎夜板着脸哼了一声。

    本书由久久小说网www.txt99.com为您整理制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