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42 部分

作者:童三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

    “我是农村来的...”程林蓦的来了这么一句,他是从石河村出来的。

    司文顿时就觉得自己好像个大恶人呀,悔的什么似的,连忙说:“我也...喜欢农村!你可别自卑,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司文就是这么个脾气,自己无意伤人就很内疚。程林对媳妇这一点还不了如指掌?他从书包里拿出翻课本时发现的一块巧克力,放到她手旁,憨憨的说了句,

    “谢谢啊!”

    正恨自己又心软了的司文...问吧问吧,谁让我点背摊上这么个新同桌了呢!

    程林刚关窗看到外面的景色时,就知道自己来了哪里。这是司文的老家,她第一次带自己来的时候来过这所学校,后来他们在这里养老,他对这里很熟悉。

    他这辈子的家庭条件很好,父母都在省城做生意,本来他也在那里上学,但因为成绩一般,所以被送到司文这所全省知名的学校。他父母还在省城,这里有专门照顾他的人算做陪读。

    程林对这种情况很满意,第二天一早就起床做早餐。保姆王阿姨看到厨房里的程林时吓了一跳,他们虽然没接触过几天,但这几天他也是懒散大少爷样子的,怎么刚开学就换画风了?

    程林坚持把王阿姨撵回屋睡觉,简单做了三明治,又做出一份加量豪华版的用保鲜膜封起来装进袋子里。

    司文照例踩点进了教室,她的觉就像怎么也睡不够一样,每天早上都是匆匆忙忙的。早饭也就随便吃了一口,现在肚子还是空空的。

    桌子上放了个牛皮纸袋,司文奇怪的四处看,这是谁放错了的?就听她新来的同桌说:

    “我给你带的,马上上课了,赶快吃了吧。”然后用从包里摸出个牛奶放到她桌上。

    司文听了这话的第一反应是先看看周围,见人都在准备早读,根本就没人顾上看他们才松了口气。按理说随便吃男生给的东西好像不太好,可...

    她从袋子口往里看,哇,她最爱的三明治!可拒绝同学的善意好像也不一定好吧,更何况他们是同桌,更何况她可是要给他讲题的,他准是因为这个才这么贿赂她!

    想到这,司文就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了,她是凭劳动所得呀,虽然好像是提前预支了...

    空空的肚子和分泌的口水催促着她把三明治拿出来,嚯,可真厚啊!

    一个流心蛋加上煎过的厚厚午餐肉,配上西红柿片和芝士片,最绝的是撒上了满满的肉松,简直是完美的契合了她所有的最爱!

    她迫不及待的狠狠咬了一口,美的眯起了眼,赞爆了!

    程林不动声色的瞄着她的反应,嘴角高高的翘起,吃货真的什么时候都是吃货,他媳妇一直都没变!

    从这以后司文卖力的帮着程林补习,又心安理得的吃着他的小灶,就跟上辈子在石河村一样。不是她太贪嘴,实在是这人带来的东西太符合她胃口了,简直比她妈做的都更合她心意,甚至有些她明明没吃过的东西,第一次吃就觉得像是前世吃过多少回一样,也太好吃了吧!

    学校里司文帮着程林答疑解惑,学校外头程林又报了一对一的辅导班,他不能和媳妇差的太多,他要和她一起考到A市才能一直和她在一起。

    第一次考试他考到了末游,等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就已经考到中上了。这个成绩不但让他父母惊喜,给他加了大笔零花钱,也让学校里的老师同学大吃一惊,进而重新审视起这个男生来。

    程林个子高高的,又长了一副好相貌,这帅气在原来的石河村只能让姑娘偷偷打量,可到了现代的学校可就立马不一样了。再加上他学习好,平时除了和司文一起学习从不像其他男生一样得瑟,几乎是一夜之间,他就这么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让人忽视都忽视不了。

    有女生偷偷的找到司文,让她帮忙递粉红小信封。司文心里觉得别扭,但在女生“难道你对他...”的暧/昧表情下,毅然决然的拿过信,不就是递封信嘛,我有什么可心虚的!

    “喏!”司文面无表情的把信封放到正做题的程林桌子上,程林看到是什么东西时一愣,顿时心生欢喜,小丫头终于开窍了!美滋滋的刚要拿起来,看到上面的字迹脸就是一沉,一把把信封扔进了垃圾袋,起身离开了座位,上课时才回来。

    司文一直注意他的表情呢,心就跟过山车似的。看到他高兴的时候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等看到他把信扔了又有些高兴,到最后见他生气了才有些忐忑,真生气了?

    这一天程林都没理司文,司文蔫蔫的想,明天的早饭估计是没戏了,她还是早上在家糊弄一口吧。

    第二天一早,果然桌上没纸袋了!司文有些没精神的趴在桌子上,连早读都读不进去了。

    程林一直注意他媳妇的表情呢,气她撮合自己和别人,又狠不下来心让她挨饿,到底拿出了准备好的东西推了过去,嘴里恨恨的说:“再有一次,我就...”我除了忍着还能咋地呢?

    “没有了,没下次了!”司文小脸乐开了花,她也不知为啥自己这么高兴,像就差他这一口吃的似的!打开纸袋一看,鸡肉卷!肉多加了酸黄瓜!棒!

    又到了司文生理期的时候,又是苦挨的日子。司文疼的小脸煞白,趴在桌子上动都不愿动。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忘自己腿上放了个暖手袋,又整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塞到了她的耳朵里,司文感觉不适应,就想去掏耳朵。

    “别动,”他说:“趴一会儿,过会就好了。”这是上辈子他打听来的小偏方,试过之后挺好用的,以往每次都是他帮着她塞上蘸了酒精的棉花球。

    司文脸一红,觉得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但已经没有力气害羞了,迷瞪着睡了一觉,再醒来时,竟然真得觉得不那么疼了。

    桌子上的保温杯里放着新打的热水,打开盖子能闻到红糖的味道,司文心里一暖,他做这些这么熟练,好像做过无数遍一样...

    总有那么几个敏锐的人像是戴上了警犬的鼻子,总能第一时间嗅到班级里的不寻常。程林和司文这还没发生什么呢,就被报到了老师那里。

    班主任头很大,这一个是最好的学生,一个是最有潜力的学生,可怎么办才好?如果说原来她可以随意舍弃程林,可经过这几次考试,她真觉得自己班级捡到了宝,现在是高举还是轻放都不好办呀!

    被叫到办公室之前,程林对着有些小忐忑的司文说:“你就说不知道,其余交给我。”

    司文点头,她确实不知道呀,他们应该没啥吧...想到这时,她自己都有些心虚,有啥没啥的,就差一层窗户纸了不是?

    司文除了受表扬很少进老师办公室,所以这次确实有些紧张。好在老师也顾忌她的心情,没说什么重话,她也一率以不知道回应。班主任估计这好学生可能也真是不知道,就说了让她不要分心,就摆摆手让她回去了。

    轮到程林的时候,班主任说:“你可别说不知道了,我也是都看在眼里的,那些早饭,还有零食,还有...”

    还没数完呢,就听程林说:“我将来会娶她。”

    “啥?”正掰手指头数蛛丝马迹的班主任懵了,你说啥?

    “我说我将来一定会娶司文。”程林正视着她,没有那些男生的青涩,就像是对同龄人一样郑重的知会。

    “哦...”这么直白倒给班主任整没电了,她做了这么多年学生工作,还没见过这种呢。

    “她并不知情,在考上大学之前我也不会让她知道。”程林说:“我会在不耽误她的情况下努力提升自己,有什么等一年以后再说。”

    班主任...人家都想的这么清楚了她还能说啥?

    “行吧,你也回去吧。”

    数年后,当班主任收到司文和程林的结婚请柬时,依然能记得那个少年坚定的模样。他说“我会娶她”的表情炙热又笃定,让她再不忍说一句阻挠的话。

    从校服到婚纱,从青涩到成熟,他们做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