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9章(正文完结)

作者:倪多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天是许宝如的生日。许宝如每年的生日都过得很简单, 生日前一天和朋友们聚一聚吃餐饭,正日就和家人们还有沈渡一起过。

    今年依然是老规矩,不过因为这个周末她恰好要回一趟家, 就和朋友们约了在老家聚。

    沈渡原本也是要跟她一起回去的,但他临时有个重要的工作要出差几天, 估计要到她生日那天才能回来, 所以许宝如打算回家等他。

    周五那天晚上, 她在家把工作做完就先去洗澡,洗

    完澡出来就开始收拾行李。

    沈渡打电话回来的时候, 许宝如正盘着腿坐在床上叠衣服,她看到沈渡的来电,顿时就笑了,接起电话躺到床上,笑眯眯的, “沈渡你在干嘛呢?”

    电话那头, 沈渡刚刚结束完工作回酒店, 刚回来就给许宝如打电话了,坐在沙发上衣服都还没换, 听见许宝如声音就笑了,低声说:“刚回酒店,你呢?在干什么?”

    许宝如握着电话翻了个身,笑眯眯的,说:“在收拾行李呀,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嘛。”

    沈渡说:“那你今天早点睡,明天早上我让李叔过来送你去机场。”

    许宝如笑, 乖乖地说:“知道了。”

    沈渡还不放心,又叮嘱她, “明天上飞机前给我发个信息,到家也给我发个信息。”

    许宝如嘴角弯弯的,心里也甜滋滋的,乖巧道:“我知道,你放心吧。”

    沈渡说:“我不放心。”

    沈渡是周三出差的,明明才两天,却好像已经很久没见到许宝如,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想家里那小傻子。

    许宝如半天没再听见沈渡说话了,她嘴角弯弯的,眼睛看着床头的灯,小声问:“沈渡,你是不是想我了?”

    沈渡有一会儿没说话,半晌,才很诚实地“嗯”了声。

    许宝如心里很甜蜜,小声说:“我也想你。”

    沈渡听见许宝如也说想他,眼里总算也浮上了笑意,说:“我后天一早就回来。”

    许宝如开心地嗯了声,“我等你。”

    许宝如是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到家才九点不到,她拖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妈妈还在准备早餐,看到她回来还吓了一跳,惊吓过后又是惊喜,她高兴地走过来,“你这丫头,你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

    妈妈一边说一边帮她把行李箱放到门边,许宝如一边换鞋一边笑着说:“我这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吗。”

    许父在楼上听见楼下的动静,也下来了,看到女儿回来,高兴地问:“怎么就你一个人?我女婿呢?”

    许宝如笑,说:“您女婿出差呢,明天才回来。”

    许母高兴得不行,问:“吃早饭了吗?锅里煮着饺子呢。”

    许宝如道:“没吃呢,就想着回家吃。”

    许母笑,说:“那你先去洗个手,马上就吃了。”

    “好的。”许宝如笑得又乖又甜,应了一声,说:“我先把行李箱拿上去。”

    许宝如没带多少东西,行李箱不重,她把行李箱拿回房间,把手机充上电就给沈渡发了条信息:“宝贝我到家啦。”

    电话那头,沈渡刚开完一个早会,刚从会议室出来就收到许宝如的信息,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唇角就不自觉勾起笑,回她,“叫我什么?”

    许宝如:“宝贝。”

    沈渡笑了,“叫老公。”

    许宝如很乖,又甜甜地叫了声“老公”,后面还发了亲亲的表情包。

    沈渡笑,又回她,“我先忙了,晚点给你打电话。”

    许宝如:“好的。”

    许宝如在家里吃过早饭以后,就去隔壁看沈渡妈妈。

    沈婉秋今天没去公司,在家休息,正在客厅和家政阿姨说家里要怎么打扫,家里大门开着,许宝如攀在门口,探个脑袋出来,眼睛弯弯的,又乖又甜地喊了声,“妈。”

    沈婉秋一回头,就看到宝如趴在门口,露出张笑得甜甜的小脸,她顿时就笑了,立刻朝她过去,“你这孩子,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

    许宝如笑,说:“我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吗,不过沈渡是要明天才回来,他还在出差呢。”

    沈婉秋拉住许宝如的手进屋,笑道:“不管他,是你过生日又不是他过生日。”

    沈婉秋见到儿媳妇很高兴,一面拉她进屋,一面问,“宝如,吃早饭了吗?”

    许宝如乖巧道:“吃过了,刚刚在家里吃的。您吃了吗?”

    沈婉秋笑道:“我也刚吃了。”她拉着宝如去厨房,说:“我今天早上榨的豆奶很好喝,我给你榨一杯,你尝尝。”

    “嗯。”许宝如笑着点头,“谢谢妈。”

    家政阿姨在打扫房子,许宝如就和沈婉秋在厨房聊天,沈婉秋给许宝如打豆奶,边问她,“宝如,沈渡平时没欺负你吧?”

    许宝如坐在中岛台前的吧台椅上,听见沈婉秋问她,笑着说:“没有。沈渡要是欺负我,我早就跟您告状了。”

    沈婉秋也笑起来,说:“对。沈渡要是欺负你,你就来和我说,妈给你撑腰。”

    许宝如笑得弯起眼睛,“谢谢妈妈。”

    沈婉秋又问:“中午想吃什么?想在外面吃,还是在家里吃?”

    许宝如笑道:“都可以。要不然就在家里简单吃点吧,明天再出去吃。”

    许宝如是明天生日,今天是提前回来了。

    沈婉秋笑,说:“行,那一会儿我去买菜,中午咱们就在家里吃。”

    “好的。”

    许宝如和朋友们约的是晚上聚,所以白天就哪里也没去,在家里玩。

    因为还有小半个月就要办婚礼了,家里其实也好忙,中午吃完饭,爸妈,还有沈渡妈妈,三个人又在讨论婚礼事宜,事无巨细,细致到婚礼那天几点起床都商量好了。

    许宝如在旁边听到妈妈说婚礼那天要凌晨四点起,她弱弱地问了一句,“要起那么早吗?”

    许母道:“当然了,早点起来吃早饭,还要化妆梳头换衣服,时间很紧的。”

    许宝如之前还以为结婚那天要早起,怎么也要五六点吧,结果没想到居然凌晨四点就要起来了,她估计她肯定起不来。

    但是在长辈面前她也不敢说,只好回头和沈渡说。

    许宝如在家里待到下午,约了朋友们晚上老地方吃饭,五点半左右她就出门了。

    吃饭的地方是他们高中就经常去的那间私房菜餐厅,在胡杨路,离她家有点远,又是周六,路上有点堵车,所以到的时候就已经六点半了。

    秋天不像夏天,最近天黑得很早了,六点半天已经慢慢在黑了,许宝如一下车,刚好碰到周怡也这个时候过来。

    周怡是这个星期出差来S市,正好赶上宝如这星期也回家,自然要过来给她过生日。

    许宝如一看到周怡就高兴地跑过去抱她,“小怡,我可想死你了。”

    周怡也抱了抱许宝如,笑问:“真的吗?我看你每天泡在爱情的蜜罐里,哪有时间想我。”

    许宝如笑,看着周怡说:“你不是也一样?你出差这么久,你们家陈孟扬舍得?”

    周怡笑,说:“他舍不得,前两天还来找我了,要不是公司有事,他估计要待到我出完差,跟我一起回去。”

    两个女孩子挽着手往餐厅里面走,周怡问:“你们家沈渡呢?没来吗?”

    许宝如道:“他出差呢,要明天才回来。”

    周怡听得忍不住笑,说:“那你不是要想死你们家沈渡了?”

    许宝如笑道:“我当然想,不过我估计沈渡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她估计沈渡都快想死她了。

    许宝如定的是一个包厢,她和周怡过去的时候,杨旭何明越他们几个都到了,围了一圈在打扑克。

    杨旭看到许宝如进来,开玩笑说:“宝如你怎么回事,我们都到半天了,你个寿星现在才来。”

    许宝如笑着赔礼道:“不好意思,我的错,路上堵车了。”

    杨旭笑道:“不好意思就不用了,只要你带够钱包够我们宰一顿就好。”

    周怡拉开椅子坐下,也玩笑道:“咱们放心宰,咱们宝如现在可是小富婆,沈渡的身家全在宝如这儿。”

    赵清一脸崇拜地望着许宝如,“宝如你是给沈渡下了什么迷魂药?想当年沈渡出了名的高岭之花,怎么就栽在你这儿了?”

    许宝如笑,“那你要去问沈渡啊。”

    何明越问:“说起来,沈渡呢,怎么没过来?”

    许宝如道:“出差呢,要明天才回来。”

    许宝如来得虽然晚一点,但这间餐厅上菜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上来了满满一桌菜。

    因为今天也算是许宝如的生日,大家一起给许宝如庆祝,喝了酒,一直到晚上十点才吃完从餐厅出来。

    周怡订了个大的生日蛋糕,从餐厅出来,大家又转场去酒吧玩。

    胡杨路这边很多酒吧,周末就格外热闹。

    许宝如他们找了一间清净一点的清吧,点了酒,就去找了张沙发坐下来玩。

    来酒吧玩,无非就是喝酒,玩玩骰子之类的。

    许宝如挺会装,玩骰子之前很谦虚地说她玩得不好,杨旭他们之前和许宝如玩过,见识过她的技术确实不太行,就很轻敌。谁知道一圈下来,许宝如手气好到每把都赢,杨旭何明越赵清他们几个,轮番喝了好几杯酒。

    杨旭眼睛都睁大了,“我艹,宝如你是不是出老千了?”

    许宝如笑,“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这技术哪有本事出老千。”

    何明越道:“您可就别谦虚了。不是,我记得上次跟你玩,你还把把输来着,你现在这技术跟谁学的?”

    许宝如很得意,笑道:“沈渡啊。”

    自从许宝如知道沈渡很会玩这个,就缠着他教了她好久,刚开始跟沈渡玩,她也没少输,不过她很聪明,没多久就摸到一点门道。虽然还是玩不过沈渡,但和杨旭他们玩妥妥地够了。

    许宝如他们在酒吧玩到凌晨一点多,吃了生日蛋糕,就准备回家了。

    许宝如今晚喝了点酒,就给家里打电话,想让爸爸或者让家里司机来接她一下。

    爸爸说了声好,说一会儿就到,然后许宝如就到外面去等着了。

    他们几个人一人坐一个路边的石墩吹风,许宝如明明也没喝几杯酒,居然也有点头晕眼花,她怎么看到了沈渡的车?

    她眼睛直盯着从家里方向开过来的那辆黑色奔驰,

    刚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车子在她面前停下,沈渡从车上下来,许宝如眼睛一亮,酒一瞬间全清醒了,她立刻高兴从石墩上跳下来,直接扑去沈渡怀里,“你不是说明天早上才回来吗?”

    沈渡回抱住她,说:“忙完就回来了。”

    杨旭在那边叫道:“你们俩注意点影响好不好,这边还有人呢!”

    许宝如回头一笑,说:“那你别看。”

    大家一瞬间全笑起来。

    沈渡是来接许宝如回家,简单和大家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许宝如让周怡和张颖坐他们的车,让沈渡先送她们回去。至于男生们不用担心,他们自己能打车回去。

    沈渡先把周怡和张颖送回家,然后才将车重新掉头,带许宝如回家。

    回家的路上,许宝如才问沈渡,“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都不跟我说一声。”

    沈渡道:“刚回来。我刚到家,就看到爸准备开车过来接你,我就过来了。”

    “都这么晚了,你干嘛不明天再回来。”

    车子在红灯前停下,沈渡侧过头,看着许宝如,“你说呢?”

    许宝如笑,她凑过去在沈渡脸上亲了一下,说:“我知道你想我了,我也很想你。”

    沈渡看着许宝如可爱漂亮的眼睛,眼里也不禁浮上了笑意,他抬手捏捏她脸,眉眼间的笑意里藏着宠溺。

    许宝如和沈渡的婚礼是在十月二十三日,婚礼的地点是沈渡选的,在一个非常漂亮的银杏庄园。

    婚礼前几天,家里简直忙得不可开交,人也很多,许宝如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里的长辈们全都来了。家里的长辈一多,规矩也多了。比如婚礼前两天,许宝如就不能和沈渡见面了,沈渡那么沉着的人,听见奶奶这样说的时候,都愣了一下,之后问她,“你们老家有这种规矩?”

    许宝如笑得不行,“我奶奶说的规矩就是规矩。”

    她推着沈渡到家门口,笑道:“拜拜了沈总,后天见。”

    沈渡好笑又好气,他单手插在裤兜,另一手抬起来捏了捏许宝如的脸,“我怎么觉得你这么高兴?”

    许宝如笑,拉下沈渡的手握住,调皮地说:“哪有。是奶奶说的规矩,又不是我说的。”

    沈渡看着许宝如笑得像只调皮的小狐狸,也不由得笑了,说:“过来。”

    许宝如笑着凑过去,“怎么了?”

    她话音未落,沈渡就环住她腰,低头亲在了她的眼睛上。

    沈渡亲下来的时候,许宝如心怦怦地跳了一下,她抬起头,笑着看沈渡,“你干嘛?”

    沈渡:“不能亲你吗?”

    许宝如想着在家门口呢,她下意识回头去看,幸好长辈们都不在。她松了口气,回头就见沈渡在笑她,“你这么怕?”

    许宝如笑,说:“是啊,我不好意思。”

    沈渡看着许宝如,笑了,他伸手摸摸她脑袋,“傻子,晚上给你打电话。”

    许宝如看着沈渡,心里甜甜蜜蜜的,笑着说:“好。”

    许宝如和沈渡举行婚礼那天是个很好的日子,天气也很好,晴空湛蓝,万里无云。

    许宝如结婚之前就总听家里长辈们,还有她们电视台极的已婚同事们说,结婚当天会非常累,毕竟要忙一整天。

    可也许是因为沈渡怕她累,省掉了很多不必要的程序,所以她倒没觉得累,反而还很惬意,上午坐在休息室里,还很有余兴欣赏窗外的一排排金色的银杏树。

    上午十点半的时候,家里的亲人朋友们陆陆续续全都来了,许宝如的休息室就变得很热闹。

    许宝如今天很淑女,穿着婚纱坐在床上,连笑容都很淑女。

    二伯母还笑她,说:“宝如今天怎么这么淑女,我都有点不习惯。”

    许母笑道:“今天嫁人嘛,一辈子就一次,是要守规矩一点。”

    二伯母笑道:“我猜宝如这丫头也坚持不了太久。”

    许宝如从小就是个活泼的性格,淑女就没她的份,上房揭瓦次次有她。带着弟弟妹妹们闯祸比谁都厉害,经常干干净净地出门,回来一个个就跟在泥坑里打了个滚似的。许宝如小时候因为贪玩,可没少被罚。长大了收敛一点,但也和规规矩矩的淑女沾不上半点关系。

    许母也笑,说:“我也觉得。”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沈渡上来了一下。沈婉秋见到沈渡上来,说:“你不在下面招待客人,跑上来做什么。”

    沈渡当然是想许宝如了,还能做什么。

    沈渡的一个表姐取笑他,说:“有些人想老婆想得坐不住了,咱们闲杂人等先撤一撤吧。”

    大家都笑了,陆陆续续往外走。

    沈婉秋也笑,走前提醒沈渡,“你别在上面待太久了,一会儿就下来,还要招待客人的。”

    沈渡点了下头,说:“我知道。”

    大家都走后,房间里就剩下许宝如和沈渡两个人。

    许宝如规规矩矩地坐在床前,她抬头微笑望着沈渡,“你上来干嘛呢?”

    沈渡站在她面前,唇角弯着笑,“你说呢?”

    许宝如弯着唇笑,是个很淑女的样子。

    沈渡看着许宝如笑,也笑了。他拉过椅子来在许宝如跟前坐下,拉住她手,问她,“累不累?”

    许宝如看着沈渡,摇头。

    沈渡又问:“饿不饿?”

    许宝如还是摇头。

    沈渡见许宝如只摇头,不讲话,他微挑下眉,不由得笑了,抬手勾勾她下巴,“怎么了?不讲话?”

    许宝如很淑女地说:“奶奶说,今天嫁人,要淑女一点。”

    沈渡看着许宝如,不由得笑出来,他跟逗小猫似的,勾勾许宝如的下巴,“你不会一上午都这么乖吧?”

    许宝如很淑女地点点头。

    沈渡笑,“我怎么这么不信?”

    他的手抚过许宝如的嘴唇,许宝如装不下去了,张口咬他手指。

    沈渡不由得嗤地笑出声,“这是淑女吗?是小野猫吧?”

    许宝如一点也装不下去了,她也憋不住笑了,说:“你好烦,我都坚持一上午了,你偏要逗我。”

    沈渡笑了。也只有和许宝如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这样满足和幸福,他拉着她手,又问她,“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许宝如摇头,说:“不饿,我刚刚吃了一点东西。”

    沈渡点点头,看着许宝如,认真说:“吃饭估计还有一会儿,饿了就自己先吃点东西,想吃什么跟餐饮部说一声,让他们煮好了送上来。”

    许宝如点头。她看着沈渡,觉得她的心都热热的,她凑到沈渡耳边,很小声地说:“沈渡,我好喜欢,好喜欢你。”

    沈渡听得眼睛里都有了笑意,唇角也不自觉地弯了起来,他抬起头,眼里带着笑,看着许宝如,“嗯?再说一遍,没听清楚。”

    许宝如一笑,说:“没听清楚就算了,好话不说第二遍。”

    沈渡笑了,抬手揉了揉许宝如的脑袋,“小傻子。”

    许宝如之前听别人说举行婚礼很累,前前后后要操心很多事,但她自己经历了,觉得一点不累。一天下来,她的心都被喜悦和幸福填满了,她不知道怎样形容她的喜悦的心情。

    沈渡是很能克制情绪的人,但是在许宝如面前,他很难克制。当他看着许宝如身穿洁白婚纱向他走来,背景是一排排金色的银杏树,他仿佛又回到了高二那年,在西郊银杏地,许宝如站在一排银杏树下,回眸的瞬间,他毫无防备,可她就在那时候,悄然闯入了他的心里。

    只是他那时候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对许宝如深陷至此。

    秦峰曾经问过他,他和许宝如最后谁赢了。

    都说爱情里先动心的那个注定是输家。他和许宝如之间,的确是许宝如先动的心,但是输家却是他。

    许宝如是猎人,他是被猎的那个。即便被吃得死死的,他也甘之如饴。

    婚宴一直到晚上九点才彻底结束,客人们陆陆续续离开,等到客人们全都走了,许宝如身上仅剩的那点淑女样子也彻底抛到九霄云外了,走路都蹦蹦跳跳。

    沈渡双手抄在裤兜,看着许宝如在前面开心得蹦蹦跳跳,眼里也浮上笑意。

    许宝如在前面开心地跑了一会儿,跑不动了,就在原地等沈渡过来,沈渡一过来,她就挂到他身上,撒娇道:“走不动了。”

    沈渡笑,将许宝如背起来,继续往前走。

    许宝如趴在沈渡背上。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秋风温柔地吹着,许宝如趴在沈渡背上,感受到他宽阔温暖的肩膀,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喜悦和幸福。她轻轻喊,“沈渡。”

    “嗯?”

    “沈渡。”

    “我在。”

    许宝如一下笑了,她的声音夹在秋风里,开心地说:“沈渡我爱你。”

    沈渡唇角不自觉弯起来,心中一瞬间也充满了喜悦和幸福,他低低嗯了声,说:“我也爱你。”

    这个秋天的夜晚无比美好。

    沈渡爱许宝如,生生世世都甘愿为她沉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