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3章 正文完结

作者:语又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丛未怎么都没想到, 千推万推的见家长居然在南熠的办公室里发生了。

    更加没想到还是这样的状态下,还是她跟南熠在办公室“调情”的状态下见到的对方父母。

    她跟被抓住早恋的学生般,低着头站在那里, 招呼也不敢打,话也不敢说, 心里跟打鼓一样, 七上八下的无法安定。

    南熠反应倒是快, 微微侧身挡住丛未,“爸妈, 你们怎么来公司了?没先去看哥吗?”

    南夫人的视线直接越过南熠看向了他身后的丛未,表情很平静,看不出情绪。

    丛未却连头都不敢抬,直到南熠让他们过去坐,她才回过神来, 慌慌张张地说出去给两位煮咖啡, 飞速逃离了办公室。

    可是她的位置就在南熠的办公室里, 躲都没处躲。

    外面的同事也毫不遮掩地盯着他们这边,生怕一眨眼的功夫就错过了这么大的八卦。

    丛未在茶水间仔仔细细地把自己检查了一遍, 应该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想想又忍不住叹气,南熠爸妈进门那一瞬间看到的就足以判定她不是个正经人了。

    那种情况,任谁看了不会多想?

    这会再怎么收拾估计也是白搭。

    她其实早就想跟南熠说把自己的座位搬到外面来的,本来打算旅行结束回来就说,结果又摊上这么一大堆事。

    丛未都要愁死了。

    前前后后这些事乱七八糟的加起来,南熠爸妈还不知道要怎么看她。

    硬着头皮端着咖啡进去了,一进去就对上了南夫人的视线, 南夫人气质很好,保养的也很好, 完全看不出她的真实年纪,她看丛未的眼神也没有想象中的让她觉得难堪。

    反倒是让丛未有种被人欣赏的觉,这让丛未有点意外。

    其实她以前也见过南熠的爸妈,不过都是一些商务会面,那时候南熠都还没进入NA集团的高层,她也不是NA集团的人,彼此还是合作关系。

    工作上接触下来的感觉,丛未觉得南熠的父亲跟他性格还是有差别的,南熠的父亲是个非常和煦的人,不管是说话还是一起共事给人的感觉都是很舒适的,天生自带震慑力并不会给人太多压迫感。

    南夫人则是个美人,举手投足间优雅的让人赏心悦目。

    公事上大家合作的很愉快,但是工作归工作,家事归家事。

    丛未也不知道为什么正常的谈情说爱,却心虚的不行。

    她和南熠在一起的时候并没考虑这么多后续问题,那时候的她甚至都没想过自己会跟南熠走的这么远。

    现在看来,哪哪都是问题。

    她的家世和南熠没法比,她家还那个样子,丛央的情况现在也很糟糕,弄不好还有牢狱之灾,她觉得不会有人家里不介意这样的事情。

    她每一段暗恋都会被自己说服到退缩,这一次她却不想说服自己退缩了,尽管各方面都看起来不太合适,她还是想跟南熠在一起。

    心里一旦坚定下来,她便冷静了很多。

    不过把咖啡放在桌上的时候,还是因为过于紧张,杯子放下去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她的脸微微一红,尴尬地偷偷看了南熠的爸妈一眼。

    她大概只有刚刚入行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这会真的是错误频出,她都不敢想南熠爸妈会怎么看她。

    南熠还是第一次看到丛未这么紧张的样子,咖啡放到桌上都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她的脸也瞬间就跟着红透了。

    娇羞的像个小姑娘般招人心疼。

    南熠知道丛未心里不安,干脆起身拉过她的手握在手心,大方跟自己爸妈介绍道:“爸妈,这是丛未,我的秘书也是我女朋友。”

    丛未也没想到南熠居然会这么直接,只能红着脸跟着叫了声,“南董和南夫人。”

    “我们见过面。”南夫人端庄地坐在那里,淡定地说:“丛秘书很能干,这些我也有所耳闻。”

    “当然。”不管是听到谁夸丛未南熠都很开心,丛未却紧张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南夫人忽然问她,“你喜欢南熠吗?”

    丛未愣了一下,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问题,她点了点头,“我很喜欢。”

    说完抬头看向南夫人,却发现对方的眼睛里满满都是笑意,并非是在调侃她。

    “我听南熠叫你未未,那我们也随他喊你未未吧。”

    丛未又是一愣,怎么感觉刚刚还是在审问,现在气氛就变得缓和起来了。

    “我们回来的比较匆忙,出现的也有点突然,吓到你了吧?”南夫人也没有表现的过分热络,估计看丛未这个样子,也怕太过热情会吓到她。

    毕竟南熠这护犊子的样子,大有他们要是敢说一句重话,他就能当场翻脸的意思。

    丛未的人品他们其实比南熠还要了解,两个人在一起的事,也早就知道了,他们只担心南熠这辈子谁也看不上孤独终老,如今有了愿意呵护在手心的女孩子,还是这样优秀的人,谁会不满意?

    “没有,刚刚小南总正在跟我谈事……”丛未说着说着心也有点虚,“因为……部门正在休假,所以……”才会这么没分寸。

    “没关系,是我们没有预约在先,该抱歉的人是我们。”南夫人真的非常和善,“我们也不是唐突的人,本该提前定好时间约你见面的,但是今天事发突然,所以晚上我们请你吃饭好不好?”

    丛未所有的担心都在南夫人的这句“好不好”中融化了,她有点拘谨地看着对方,死死地抓着南熠的手,那些应对突发事件的预备方案一个都用不出来,只能傻愣愣地站在那里。

    南熠搂着她的肩膀笑着对自己爸妈说:“看样子你们真的吓到她了。”

    南夫人笑着摇了摇头,侧头看向一旁的南熠父亲,把难题交给他。

    南熠爸爸微微咳了一声,“丛秘书好久不见,在这边做的还习惯吗?”

    丛未愣愣地答道:“挺好的。”

    “南熠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

    丛未回答着觉得有点不对劲,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像领导问话。她又有点担心自己的回答太过枯燥,又失了印象分,急忙又补上一句,“我和小南总交往不会影响到工作,我也会尽量不把私人感情代入到工作中来。”

    南夫人和南熠的父亲愣了一下,齐齐笑了出来。

    南熠在一旁挑眉,“你不要紧张,他们其实比你还要紧张。”

    南夫人杵了南熠父亲一下,他说的还不如她呢。

    不过视线刚好落在丛未手上的戒指上了,一眼便看出她手上的戒指跟南熠的是同款,眼睛跟着一亮,转而便笑了出来,悄悄碰了碰自己老公的胳膊,两口子会心一笑。

    “那我们说定了,晚上一起吃饭。”

    “好的。”丛未非常机械的应下了,惹的南夫人又是一阵笑意。

    南夫人柔声说道:“如果下午的事情不多,晚上我就自己招待,好不好?”

    丛未一下子就慌了,“不用这么麻烦了,出去吃就好了,我……我随便吃什么都行。”

    看着丛未这幅样子,南夫人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如果不是南熠在旁边杵着,她可能都想上手去揉揉这姑娘的脑袋。

    明明是干练的职场精英,此刻却像个怯生生的小女生,难怪南熠这么喜欢她。

    这大概就是在喜欢的人面前无法保持冷静的模样吧。

    “我厨艺还不错。”南夫人笑着站了起来,“方便的话,晚上带爷爷一起过来吧,人多热闹。”

    丛未又是一愣,她这才知道,哪里有什么初印象分,人家早就对她了如指掌了,所有的紧张都是多余的。

    南熠搂着她的肩膀替她答应了。

    再往下的谈话就轻松多了,丛未也渐渐找回了状态,应对自如。

    南夫人没有骗她,他们过来确实是有事,跟丛未聊完没过几分钟就来了很多人,大多脸色严肃。

    丛未来公司的时间不长,但是也知道这些人都是在公司都是有分量的人,这些人今天集体来公司开会,估计都是因为南昉醒过来的事而来的。

    南熠的父亲跟南夫人一同迎了出去。

    南熠趁着自己爸妈不在,吩咐丛未,“这事你全程都没参与就不用跟了,不用担心,今天开会只是做最后的决定,该准备的我早就准备好了,基本上十拿九稳了。”

    丛未还有点回不过神来,愣愣地说了句,“你妈妈好温柔呀。”

    南熠看着丛未这个样子觉得又好笑又心疼,看看四周没人,偷偷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这触不及防的一口把丛未给亲回神了,急忙把人推开。

    “这里是公司。”

    南熠只管笑,轻轻地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你要是没事的话直接回去也可以,先跟爷爷说一声,免得晚上爷爷也没有准备。”

    丛未点了点头,她肯定不会回去的。

    会一直开到了下午一点多,丛未给他们定了午餐,还送了下午茶进去。两点点的时候人都出来了,南熠只来得及跟丛未说一声便跟着他爸妈一同出去了。

    公司的人议论纷纷,都觉得今天可能会出大事。

    丛未也有点不安,果然到了下午四点的时候,公司的通知出来了,几位高层被撤了职,有两个严重的直接被开了,通知是南熠父亲直接签发的。

    集团的人都议论纷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丛未估计南昉的事情到这里应该是结束了。

    这些被处理的都是想要控制南昉来跟南熠对立的人,这也意味着这场仗,南熠是打赢了。

    这些事她们这些外人并不知情,但是在她们看不到的地方,早就刮过一场腥风血雨了。

    丛未看到通知后,心里也松了口气。

    紧接着一个视频出现在公司的内部网站上,丛未也收到了,打开视频一看,镜头里的人居然是南昉。

    他的状态看起来还可以,只是瘦的厉害,气色也没有常人健康,丛未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意气风发的男人,如今却是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

    南昉靠在床边,先是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近况,感谢一直都很信任自己的人。

    说完这些客套话,他停顿了一下,再开口的时候说的却是过去几年的那场让他躺倒现在的车祸。

    丛未的心一下子就紧起来了,她也不太确定此时的南昉想的是什么,或许他也觉得南熠现在的一切本该都属于他呢?那些为他“争取”利益的人失败了,他要站出来说话了。

    又或许,他真的是来澄清的。

    她有点紧张地抓着鼠标,甚至想暂停这个视频,却又忍不住想要知道真相。

    镜头里的南昉表情很淡定,说起那场让自己昏迷几年的车祸却很淡定。

    他说:“车祸是怎么发生的我也记不太清了,但是我记得车子被撞的时候,我的弟弟立马扑过来抱住了我的头。如果没有他护了我这一下,我可能当场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说完这句,南昉咳了几下,露出了一丝微笑,“后来我被他从车里拖出来,躺在地方意识涣散的时候,我这个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曾哭过的弟弟,哭的特别伤心,伤心的在我昏迷的这段日子里,脑子里总是循环着这个画面,我觉得自己不该就这样离去,我应该醒过来,好起来,再好好照顾我的弟弟。他是我的亲人,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之一,所以我奉劝那些有心人,不要企图再离间我们兄弟的感情。”

    南昉这段话说的很慢,语调很轻,却让丛未的心都揪起来了。

    南熠被误解的太久了,面对那些流言蜚语他也从来都没辩解过。

    别人都当他现在的一切都是抢来的,其实丛未知道,他是在为他哥哥守护好这一切。

    他一直都在等着南昉醒过来,再把这一切交还给他。

    “我原本担心我就这样在这里躺了几年,把所有的事都丢给南熠,他会很吃力,没想到他处理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只是我也没想到,在我昏睡偷懒的日子里,居然会有这么多的流言蜚语在中伤他。他是我最重要的人,是我想要保护一辈子的弟弟,我不允许有人伤害他,所以现在我要将我名下所有的股份都转给他。”南昉越说越激动,最后咳的很厉害,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平复下,他又对着镜头笑了,最后说:“对不起老弟,我以后想过清闲日子了。”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办公室外面一片哗然。

    紧接着另外一则通知发了出来,这回是南昉签发的股权转让通知。

    估计马上这些事就要传播到外面去,丛未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去外面看看网上的人要怎么评价这件事,那些恶意揣测南熠的人,是否会跟他道歉。

    她刚打开网页,手机忽然响了,电话是南熠打过来的。

    她急忙接通电话,“南熠……我看到了……”

    电话里的人却说:“下来。”

    丛未不知道南熠要干嘛,急忙出门,包都忘记拿了,走到电梯口就听到南熠说:“我们现在去结婚吧。”

    丛未愣了一下,世界好像忽然都变得安静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忽然冒出一个,等世界安定了,我们就结婚这句话。

    她也没想到南熠在自己难题解决后,第一件事就是想要跟她结婚。

    电梯门开了,她半点犹豫都没有的就进去了。

    从楼上下来不过两分钟的事,她却想了很多,不管脑子里出现的画面是什么,她心里却半点犹豫都不曾有过。

    从电梯出来,南熠就站在电梯口等着她,朝她伸手。

    她冲南熠一笑,把手伸了过去,她对南熠说:“你再问一遍那个问题。”

    “我们结婚吧?”

    “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