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3章 大结局求收藏作者专栏^_^

作者:兰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江湖武林中, 秘籍、神兵都是天下人争夺的焦点,柳蓉蓉曾经碰到了祖先传承的边缘,最后被柳家二房夺去, 那就相当于夺了她的机缘,她三年来怀恨在心, 此时混战爆发, 她第一时间就是要他们死!

    等他们死了,柳家医术就还是她的。

    柳家二房间接帮过霍薇,霍薇在避毒珠发烫的瞬间就出手拦了柳蓉蓉一下, 对柳家二房喝道:“小心!她要下毒!”

    柳振心神一凛,立即护着爹娘后退, 向岳松的儿子靠去,那是他好友中武功最好的一个。

    柳蓉蓉错失最好时机,眼睛都气红了,转身盯着霍薇咬牙道:“多管闲事, 该死!”

    柳蓉蓉说着就洒出一片红色药粉,霍薇早已屏住呼吸快速退开,莫志鹏两个手下刚好打斗时落在附近,不幸吸入药粉,立时抱住肚子满地打滚。

    旁边的人喝道:“柳蓉蓉你干什么?”

    柳蓉蓉无辜道:“我是在帮忙, 他们可是莫志鹏的人。”

    那人仔细一看, 还真是。想想也没什么说的,虽然柳蓉蓉这药粉好像狠毒辣, 但这不是打斗呢吗?一不小心丧命都有可能, 柳蓉蓉弱柳扶风的,用毒也无可厚非,只要对付的是莫志鹏那边, 他们就是自己人。

    柳蓉蓉顺利脱身,连忙去追霍薇。她可不是自己来的,魏哲和那几个魔教叛徒都是和她一起来的,只不过她抓住了时机先一步站出来罢了。这时她吹吹哨子给魏哲他们传个信号,魏哲他们立刻出来帮忙围攻霍薇。

    叶神医和仇风一左一右护住霍薇,仇风带来那五个证人不知所措,也围绕在霍薇身边帮忙。好歹是霍薇救了他们,还答应给他们银子让他们离开,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帮霍薇了。

    结果双方这一对上,用的都是自己最擅长的武功,魏哲和那几个魔教叛徒就看出不对劲了,不可置信地盯着仇风质问:“你是魔教中人?!”

    柳蓉蓉立即大声道:“好一个霍神医,居然和魔教勾结!怪不得藏头露尾,从不说自己来历,大家小心,她说不定就是帮魔教来害咱们的!”

    柳蓉蓉被赶出岳山派,没多久霍薇就在岳山派扬名。柳蓉蓉在江湖上不是医术最好的,但却是女子中医术最好的,霍薇一扬名,就把她比得什么都不是了。

    她在一次次挫折中已经扭曲了心性,有机会只想让霍薇死,想都不想就把霍薇打成了魔教的人,她知道现在大家对这件事是最敏感的。

    果然,所有人闻言都看向霍薇,连岳松和莫志鹏都忍不住看过来。

    霍薇听到有一批魔教的人在快速靠近,知道娄霄来了,干脆除去了脸上的易容,大大方方地对众人笑了一下,“我不说来历,是因为以真实身份出现根本没机会揭穿莫志鹏。莫志鹏是我的杀父仇人,我今日来此只为报仇。”

    所有人都震惊了,打斗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莫子越更是眼睛都瞪大了,那天威胁他的那个女人,居然是表妹?那个病弱的随时都要咽气的表妹???

    柳玉莲更是眼前一黑,失控地喊道:“霍薇!三年前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你害我们名声大损,你……”

    “对,我就是故意的。”霍薇看向她,收起了笑容,“你们苛待我五年,侵吞我家产,毁弃婚约,杀我父亲和师兄。我让你们名声大损,有什么不对?今日,我还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你!大放厥词!”柳玉莲气得满脸通红,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万万没想到,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早知今日,她一定早早将霍薇磋磨死,哪里会给她翻盘的机会?

    莫子越脸色铁青地上前质问,“你当日献出的秘籍是假的!你当时就在报仇对不对?”

    霍薇点了下头,“我爹的秘籍,我怎会送人?还是送给仇人。但我若不让你们放松警惕,我又如何逃离这个肮脏的狼窟?那时,你整日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不就是为了哄骗我给你秘籍吗?你以为天下只有你是聪明人?

    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

    霍薇笑了下,“要不是你三年前盯着我想要秘籍,我也不会想到献秘籍这个方法脱身。要不是你三日前害我想让我治你的走火入魔,我也没机会让你揭穿莫志鹏。大表哥,你可真是帮了我好大的忙,所以今日,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经脉堵塞之症。”

    霍薇向莫子越走过去了,仇风等人都警惕地跟在她身边,莫子越后退一步,心里非常乱。既期待霍薇能治好他,又不相信霍薇会治好他。但霍薇说他这两次都算帮了她,万一霍薇真的肯治呢?连柳振都治不好他,除了霍薇,恐怕没人能治好了。

    莫子越在这里天人交战,柳玉莲和莫子谦都怒斥霍薇,而莫志鹏则要气得吐血。他也练功出了岔子,怎么都没想到最初竟是因为莫子越图谋那秘籍,霍薇才把秘籍给他。而他今日一败涂地,捅他最深那一刀就是莫子越。

    他全心培养这个儿子,什么都教了,最后竟坑了自己!

    这时娄霄带着一众魔教中人飞掠而来,越过众人头顶,直奔霍薇身边。

    有人厉喝,上前要拦,都被娄霄挥出的掌风扫过,避开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娄霄他们畅通无阻地落到霍薇身边,同时仇风和另一人已经配合默契地上前抓住了莫子越,将他带到霍薇面前。

    娄霄今日戴着教主面具,没人不认识他,更何况他带来的人也都穿着魔教各门各派的服饰,神态嚣张,和正派完全不同,极好辨认。

    岳松又惊又怒道:“魔教教主?你们意欲为何?”

    所有名门正派都迅速聚集起来,神经紧绷,准备开战。

    娄霄低头打量霍薇,松了口气,“没受伤吧?”

    霍薇摇摇头,对他笑笑,“没事,师父也没事。”

    他们二人之间熟稔的样子令所有人错愕不已,就是娄霄带来的那些魔教中人,也大部分都不知道霍薇和他们教主这么熟啊。这可是前任武林盟主的女儿,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柳蓉蓉从看见霍薇的脸开始就陷入了震惊,她怎么都没想到,在医术上吊打她的人居然是霍薇,是那个三年前她根本不放在眼里的病弱的孤女!

    而且她又看到除掉易容的仇风,一下子想起来几个月前在客栈里被人耍的那次。莫子谦说的魏哲守在她床尾那件事,就是霍薇坑得她!

    新仇旧恨,在霍薇和魔教教主站在一起时,她仿佛抓住了霍薇的把柄一样高声质问:“霍薇!你居然加入魔教?居然和魔教勾结,你对得起霍盟主吗?”

    霍薇奇怪地看她一眼,摊手道:“你方才没听吗?我爹本想和上一任天极教教主商议修好之事,结果他们都被莫志鹏害死了。我在武林盟主家中住了五年,得到了什么?而我在魔教三年,治好了体弱之症,学会了高超的医术,还习了武,得到了今日报仇的机会。

    大家觉得我入魔教入错了吗?”

    众人一时语塞,平心而论,换成他们任何一个人处于霍薇那个困境,都会愿意入魔教。

    有人小声说:“那、那也不能入魔教啊,魔教不走正路……”

    这话还没说完,魔教众人就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嘲讽,这人就收了声。

    莫志鹏站在那里,就是对这句话最大的讽刺。

    魔教不走正路?现场最不走正路的难道不是武林盟主?今日他们名门正派绝对让魔教看了个天大的笑话!

    娄霄背着手,出声道:“莫盟主,今日罪证确凿,我们也应该算一算账了。”

    莫志鹏应对一个岳松已经很吃力,又来个魔教教主,此时不跑,还待何时?

    他使了个虚招骗过岳松,便急速退走。娄霄立即飞身去抓,岳松也追了过去将其拦下。娄霄想杀莫志鹏报仇,岳松想打败莫志鹏又忌惮娄霄并想试探娄霄的功力,三人竟混战起来。

    莫志鹏手下的人见他都要跑,自然也都四散而逃,接着正派人士和魔教众人都去抓他们。同时正派人士和魔教中的一些人又有恩怨,见面自然要分出高下,打斗场面一下子激烈起来。

    霍薇完全不受影响,看着莫子越淡笑道:“表哥放心,秘籍是我送的,今日我一定将你治好。”

    莫子越心生不妙,忙示弱道:“表妹,以前我都是听我爹的命令行事。子谦欺负你的时候,我还帮你说话了,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你,表妹……”

    “哦?那不知是谁提出要替代二表哥娶我,好成全二表哥和柳姑娘呢?”霍薇笑意盈盈地问出当年在花园里的情景。

    莫子越表情空白了一瞬,怎么都没想到在那么早那么早之前,霍薇就已经知道了他的真面目。

    他一向自诩聪明,却被一个从没放在眼中的表妹耍得团团转,那时霍薇才十五岁。

    这个冲击太大了,以至于他一时间都忘了反应,直到霍薇一根金针插入他头顶!

    他猛地瞪大双眼,惊恐道:“你干什么?放开我!”

    仇风早就点了他的穴,他怎么喊都动弹不得,硬生生感觉着自己内力的流失,就像他的血液在疯狂流失一样!

    霍薇又插了几根金针在他的头顶和后颈,片刻后一把脉,笑道:“表哥,成了,你的经脉都已经通了。那连错的武功,我也都帮你除掉了。”

    “贱人!你废了我的武功!”莫子越双眼赤红,头冒青筋,死死瞪着霍薇恨不得咬死她!

    霍薇慢条斯理地把金针都收回来,擦拭干净收好,无辜地说:“你求我的时候,不就是求我治好你的经脉堵塞吗?我治好了啊。你当初可没说过不能废掉武功啊,这样多好?那本错误的秘籍,已经完全了无痕迹,你没事了。”

    霍薇亲手解开莫子越的穴,笑道:“表哥,以后好好习武,很快你就又是第一公子了。”

    莫子越气怒地想攻击她,被仇风拎着领子就扔了出去。是真的扔了出去,直接撞上十几米外的大树,狼狈地跌落在地。

    这就是有武功和没武功的区别!

    莫子越废了,他如今一丝武功都无,甚至还因为刚刚废掉武功很是虚弱。

    霍薇说道:“我当初的身体可比表哥你差多了,如今不是好好的吗?表哥你不要灰心,好歹如今身体安康了。”

    莫子越想要破口大骂,他在江湖里混要身体安康有什么用?他废了,从前得罪过的人全都会来找他算账,他根本没命活。但是他已经顾不上骂了,他现在只想趁别人没发现他之前赶快跑掉。

    他手脚并用地爬起来,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向自己的院子。那里有他提前准备好的银钱宝物,可他还没跑远,就被十几个人拦了下来。行走江湖,谁能没有对头?更何况他现在是莫志鹏的儿子,帮莫志鹏干了多少缺德事?别人更有理由来讨伐他。

    他准备的东西都没用上,他惊恐求救,只有柳玉莲一个人想去救他,但柳玉莲已经被霞光派掌门打成重伤,自身难保。

    他们两人很快送命,霍薇扶叶神医去了战场边缘一处空地,让他老人家坐在椅子上休息,看向莫子谦那边。

    她身边这么多人,柳蓉蓉拿她没办法,已经转向莫子谦了,此时正让魏哲抓住莫子谦,硬给他吞了一颗药丸。接着莫子谦便满地打滚,用力抓挠自己的脖子,不停干呕想将药吐出来。

    然而没办法,魏哲虽然带着人跑去搜刮莫家财宝,柳蓉蓉却没有走,她一边欣赏莫子谦的惊恐,一边在他身上试各种药。都是她这段时间琢磨出来的,她的满腔恨意,终于在莫子谦身上得到了发泄,她不停地说着过去那些事,说她因为和莫子谦在一起,失去了多少,莫子谦又是如何对不起她。

    莫子谦逃离不了,也怒骂她破坏了他的人生,从她出现,他就一直倒霉,他失去才多。两人互相指责,越吵越凶,然而莫子谦中了毒,一直处于痛苦之中,根本吵不过柳蓉蓉,柳蓉蓉还在不停地给他下药,大有将今日带来的药全都下在他身上的架势,她脸上的快意将她爹娘都吓得不敢靠近。

    莫志鹏对妻儿的死活完全不关心,被娄霄一剑刺透肩膀,又一掌拍吐血之后,他就拼命地想逃。他此时心中充满了对霍薇的恨意,他武功高过岳松,与娄霄不相上下,要不是霍薇给他那本假秘籍让他练出了岔子,他今日怎会这般狼狈?

    霍薇一直看着莫志鹏,当对上他视线的时候,察觉不妙。果然下一秒,她就听到莫志鹏的心声,他要自爆!

    霍薇立即飞身冲过去,焦急地喝道:“娄霄躲开!”

    娄霄想都没想就要退,莫志鹏却已经没了逃路,只想拉他们一起死,竟然毫不防御地直接冲向娄霄和岳松,牵制住他们,眼神一狠,疯狂运起内功!

    想死的人是最难缠的,莫志鹏即便重伤,娄霄也没能立刻挣开她。霍薇心中惊惧,用平生最快的速度飞掠到娄霄身旁,抱住他便用力扑向别处。同时莫志鹏“砰”地一声在哈哈大笑中爆炸了!

    娄霄即便是被霍薇扑开的,也还是在紧要关头扭转方向将霍薇牢牢护在怀里,承受了莫志鹏自爆的大部分冲击。

    霍薇重重地砸在地上,感觉头晕目眩,五脏六腑都痛得像要碎了一般。旁边有尖叫声、哭声、嘈杂声,她听到是岳松没挣脱被莫志鹏炸死了!

    她已经什么都顾不上,她立刻抱着娄霄坐起来,检查娄霄的伤势,娄霄已经昏迷不醒,脸上的面具被震碎掉落,整个后背都血肉模糊。她快速给娄霄把了下脉,发觉伤势严重到她根本救不了。

    这时叶神医等魔教众人也赶了过来,叶神医立即去摸娄霄另一只手的脉搏。

    霍薇期望地看着他,“师父,你能救他对不对?”

    仇风等人也叫道:“叶神医,怎么样?怎么样啊?”

    叶神医面色凝重,沉声道:“不确定,我有五成把握。”

    “我们走,仇风!”霍薇强忍恐慌和伤心,立刻站起来下令。

    仇风跟着她许久,不用她说也知道她要做什么,急忙叫了几个最稳妥的人,和他一起抬起娄霄,又命所有魔教中人围在他们周围护卫,冲出去。

    那边听到“叶神医”三个字的人急忙来拦,焦急道:“您是叶神医?隐居失踪的叶神医?能不能帮我们这些人看看?求您救命!”

    “让开!”霍薇伸手一拂,用内力将人振开,命魔教众人开路。

    这时没有人不听她的,因为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离开这里,否则,八年前的惨剧还会再次发生,他们决不能让教主在这里丧命。

    霍薇带着众人全力向外冲,这次她丝毫没留手,几乎把身上的药都用光了,硬是开出一条路来,让大家快速突围,没损失一个人。

    在他们消失后,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急忙去追。

    这场景和八年前是何其相似?武林盟主死了,死前还把魔教教主炸成重伤,并将最有可能接任盟主之位的岳松也炸死了。

    现在正道群龙无首,谁杀了娄霄,谁就能像当初的莫志鹏一样登上盟主之位啊!

    巨大的诱惑就在眼前,不管武功好不好的,都想来立这个功,根本不多想就追了上去。然后他们追出很远,竟然没找到魔教众人的身影,那么多人,说不见就不见了。

    所有人扼腕错失了这个大好机会,但他们也没办法,只得回去看还有没有其他机会。那边受伤的人都急着请柳振和柳家人帮忙救治,死去的人亲属都悲痛欲绝,柳蓉蓉也终于在折磨够了莫子谦之后一剑杀了他。可她没想到,竟然会在转身之际被魏哲一剑刺穿心脏。

    她不可置信地瞪着魏哲,“为、什么……”

    魏哲阴冷地盯着她,轻蔑道:“你在我酒杯里下毒,以为我不知道?那些酒我一滴都没沾,是不是很失望?”

    柳蓉蓉当然失望,她以为自己很聪明,没想到一直都是自作聪明。

    柳蓉蓉的爹娘都在给别人治伤,听到这边的动静当即就疯了一般地冲过来。而那些找不到魔教众人的正道人士一回来就赶上这样的场景,自然要伸张正义,替天行道。

    魏哲这才慌了,他敢过来收拾柳蓉蓉,就是因为这里已经剩下些伤残之人,其他人都出去追魔教的人去了。他哪里能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不应该在外面激战很久吗?

    可是想什么都没用了,他和他那几个魔教兄弟,注定成了这些人立功要抢的人头,逃无可逃。

    正道这边已是乱了套了,而霍薇他们已经全部躲进了叶神医的山谷,霍薇和叶神医一起为娄霄运功、施针,全力救治。娄霄受到震荡最多的是头部,所以叶神医才说只有五成把握,这次治疗也很是凶险。

    但是谁也没想到,娄霄竟然在他们救治的第三日就醒了!

    娄霄的头脑很清醒,或者说是前所未有的清醒,他什么都想起来了。他为什么出现在这些世界里,他每一世都经历了什么,和霍薇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都想起来了。

    霍薇端着药走进竹屋,清晨的阳光洒在她背后,这一刻,娄霄眼里已经看不进其他任何东西,只剩下霍薇。

    霍薇抬眼对上他的视线,巨大的惊喜让她碗都掉到了地说,她跑到床边握住他的手给他把脉,“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娄霄笑起来,握住她的手说:“我很好,我没事了。”顿了顿,他握紧霍薇的手,又说,“我全都记起来了,薇薇,我记起来了。”

    霍薇看着他,眼眶渐渐红了,不是说有什么委屈,而是每一次只有她一个人记得,那种孤独感就算他们每次都能相爱也无法驱除。现在眼前这个人什么都记起来了,他们拥有了共同的回忆,几生几世的回忆,再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记得那些了,这种巨大的冲击,让她一时间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娄霄坐起来抱住她,霍薇感觉无比的安心,偏偏这时系统煞风景地跑出来,【宿主,任务已完成,是否选择立刻回归主世界?】

    武侠世界是很好,但是危险也无处不在,就算武功极高,也随时都有可能面临不可挽回的伤亡,更何况娄霄还是魔教教主。

    霍薇刚刚经历过一次恐慌伤心的心情,再不想冒险了。这次是刚好没炸死娄霄,反而震醒了他,但这样的奇迹能出现一次都已经是天大的幸运,再有下次,还会有这么幸运吗?

    而且娄霄经过这次重伤,日后就算治好也要承受一些病痛,她舍不得。

    她没有犹豫,紧紧握住娄霄的手,轻声说:“我们回去吧?”

    “好。”

    娄霄也毫不犹豫的应声,霍薇便抬手在虚拟面板上做出了选择,他们要回归主世界,回到他们的现实生活中去。

    整个世界瞬间停止、消失,霍薇和娄霄也相继失去意识。

    ——————

    霍薇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她从小到大的经历,也有她在那些小世界里的经历,最后定格在她和娄霄相拥的那个清晨。

    她慢慢睁开眼,适应光线之后,看到的就是独属于星际时代的特色,充满高科技感的一个房间,这是她的秘密实验室,是她特意为防止别人干扰而修建的,只有她和娄霄还有她研发的各种机器人。

    她回到主世界了,她的所有记忆也都解封。有机器人在屏幕前监测她的身体数据,发现她醒来后,立刻叫另外的机器人过来拿掉她头上、身上、四肢贴着的足有几十个感应芯片。同时她头顶一直照射着她的激光束也慢慢收起,消失,她这才算完全与那些“世界”断开了联系。

    她立刻从床上下来,看向和她隔着两米远的营养舱,娄霄就泡在里面的营养液里,身上同样贴着几十个感应芯片,还有和她一样的激光束。

    她慢慢走过去,双手放在营养舱上,紧张地攥成了拳,等待娄霄醒来。

    虽然她自觉哪个环节都没出问题,但娄霄不醒来,她就不敢确定自己真的成功了。

    她看着娄霄瘦削的外形,和在小世界里健康的模样根本没法比,心里便一阵刺痛。娄霄是为了救她才变成这样的。他们生活在这个星际世界,两人都在福利院长大,娄霄小小年纪就展现了在机甲战斗方面的天赋,常有人想收养他,他为了她都拒绝了。

    她小时候柔柔弱弱的,也没特别的才能,不但没人收养她,福利院里还有小孩子欺负她,一直都是娄霄护着她,他们是青梅竹马长大的。

    还好她在入学后发现学科技的知识特别容易,她的天赋也不容小觑,从此他们便并肩前行,娄霄成了最年轻的将军,她则成了贡献最大的青年科学家。

    他们本来计划再过两年就结婚,谁知道上面权力交替,枪打出头鸟,他们晋升得太快,成了上面博弈的炮灰。娄霄因为一场“意外”成了植物人,所有人都告诉她娄霄脑死亡了。她不相信,她明明检测出他还有脑电波,他怎么可能脑死亡?

    但医生都告诉她,那是无意义的脑电波,类似于没有思想的细胞波动。她干脆带着娄霄跑了,自己研究、自己治疗。医术上她没那么懂,但她懂科技,她要用刺激脑细胞的方法将他激活,唤醒他,即便最后失败了,她也已经在那些虚幻的世界中和他度过了生生世世。

    他们太小看她了,她是科学家,她是文文弱弱的,但她有智商。她想藏起来,他们就谁都别想找到她。同样的,他们想骗她,也没人能成功。她查清楚了娄霄被害的真相,在研究系统和这些设备的时候,她已经通过星网匿名给各个家族发送各种消息,给他们的争斗添了好几把大火,让他们谁都不得安生。

    霍薇看着营养舱里的娄霄,问身边的机器人,“现在外界怎么样了?”

    “主人,各方势力受损,没有人得到好处,十分混乱。”

    霍薇点点头,乱就好,他们越乱,下场只会越惨。

    她正想要不要再添一把火,就见娄霄非常缓慢地慢慢睁开了眼睛。她立即屏住呼吸,靠近了些,看着娄霄期盼地问:“霄哥,你醒了吗?”

    这句话包含了她太多希冀,从虚幻的世界出来,问出这样一句话,仿佛在他们之间已经跨越了千年万年的时光,只为等这一句回答。

    娄霄看着她,双眼渐渐聚焦,慢慢弯起嘴角,眼睛里都充满了笑意。

    他醒了,他真的醒了!

    霍薇惊喜地打开营养舱,亲自将那些感应芯片拿掉,将他扶了起来,抱住他又哭又笑地说:“我以为不会成功,我一点信心都没有,我研究出这个系统都没有实验过,霄哥……”

    她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她之前去小世界封存记忆,就是怕这样的情绪会影响她。他们青梅竹马相依为命,一起长大一起并肩作战,他们之间的感情胜过世间一切,没有人知道她看到他倒下的恐惧,她根本不能没有他!

    娄霄做植物人就躺了一年,在霍薇研究出系统救他之后又躺了几个月,现在醒来也还有些虚弱,不过好歹他是真的醒了。他紧紧抱住霍薇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眼中湿润地说:“我也害怕,万一我没醒来,只剩下你一个人怎么办?我不放心。”

    他很心疼,他的记忆并不是从他变成植物人就进入了那些小世界,中间他做植物人那一年,因为霍薇一直在尝试刺激他的脑神经救他,所以他一直都有意识,他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他特别心疼。

    那时候他不能动、不能说,不能给外界任何反应。霍薇一个人承受了多少痛苦,他当时很焦急,可就是怎么都醒不过来。幸好霍薇研究出了救他的方法,霍薇说对系统没有信心,但他当时是很有信心的,他全身心毫不抗拒地接受了意识投射,进入了那些小世界,不然他们在小世界里也不会那么顺利。

    他站起来,在霍薇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又轻轻吻掉她的眼泪,轻声笑说:“我回来了,以后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接下来都交给我,你好好休息放松,什么都别想。”

    “嗯。”霍薇点头,带他去做全身检查。他们对彼此都是绝对的信任,之前她独自奋斗了很久,现在轮到他了。

    娄霄养得很快,毕竟之前做植物人的时候,已经在营养舱里养了一年多了。他醒来之后,每天锻炼体能,补充营养,恢复得特别快。他还秘密联系上了几个能信任的心腹,开展他的报复。

    乱世出枭雄,这不是一句空话。他能年纪轻轻坐到将军的位子,对待很多事自然也能运筹帷幄。之前被算计,一是因为根基不够深信息不够充足,二是因为没想到上面谈判改主意,自己被当成了棋子牺牲掉,根本就没防备。

    这次霍薇先把水搅混了,他也开始精密的布局。那些小世界是虚拟的,但他们在里面度过的时光是真实的,学到的东西也是真实的。像武功这种太过于虚幻瞎编的东西是不可能拿到现实中来,但勾心斗角、兵法、为君之道等等,都是在那些完整的小世界中耳濡目染学到和历练出来的,他和霍薇都精通得很。

    霍薇这项研究,相当于让他们两个多活了五辈子,现在他们已经和之前被算计的时候不可同日而语。

    霍薇也是因此毫不担心,真正放松休息,每天摆弄她那些机器人,让娄霄去报仇。

    两个月后,娄霄牵着她的手带她到一个大的虚拟屏幕前,笑着说:“星网上播新闻呢,你看看。”

    霍薇看过去,发现当初算计他们的那两个最大的势力都已经崩塌了,现在的政府重新洗牌,真正是把所有势力都打乱了,形成了一个能者居之的形势。

    娄霄从霍薇身后抱住她,双臂圈着她的腰,问道:“有没有兴趣,在这个世界称王?想不想改变这个世界?”

    霍薇有一瞬间的心动,但她很快就摇摇头,“皇帝不是都当过了吗?我其实觉得好多好多年都没闲着了,我更想和你一起去放松一下。”

    娄霄一点都不觉得意外,问之前他就猜到会是这个答案。就像他们在每一个世界里一样,他们之间永远都这么默契。

    他掌心一翻,露出里面他亲手制作的戒指,柔声问:“那你愿意和我去遨游星际吗?我们去旅行结婚好不好?”

    霍薇笑起来,翻开掌心,里面也躺着一枚戒指。她抢先将自己的戒指戴在了娄霄手上,笑道:“皇夫,一直不都是朕娶你的吗?你怎么还要反过来?”

    娄霄闷声笑起来,抱紧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将她转过来和她面对面,伸出手说:“好,那我就嫁给你,现在你愿意和我登上飞船去旅行结婚吗?”

    “当然愿意!”霍薇笑着把手放到了娄霄的手上。

    娄霄牵着她走到外面,那里停着一艘飞船,霍薇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布置得特别漂亮,就像婚礼现场一样。娄霄带她走到驾驶舱,拿出路线图给她看,温柔地说:“结婚旅行可以无限期,我们可以去看遍整个星际,直到你不想遨游了,我们再回来。”

    霍薇还真没遨游过星际呢,想想都觉得很兴奋,她想到之前在小世界里的生活也很有趣,忙说:“把我的设备都带上,如果不想遨游也不想回来,我们还可以再去好玩的小世界度假。”

    “好,以后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娄霄牵起她的手亲了亲,看她的目光里充满爱意。霍薇同样也是。

    他们在一起好像已经很久很久了,从他们有记忆起,到长大成人,再到小世界里的几生几世,未来还会一直在一起。但是他们不但不觉得厌倦,反而很庆幸,庆幸在对方年幼时便彼此陪伴,没有错过对方任何一个重要的瞬间。

    从前,他们在每个小世界里都生活得很幸福。今后,他们也会一直幸福下去,一直一直,都这样幸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