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8章

作者:消失绿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高考结束后两个月,柳香完成了心理治疗, 赶往柏市沟通当年的情况。

    季悠和季立辉是陪着她一同去的。

    在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后, 这次谈话也只是为专案调查做一个终结。

    然后封档保存, 让这件事就此过去。

    柏市负责这起恶**件调查的是刑侦队长陈朝阳, 当初他和季立辉和柳香也都是前后分来的同事,关系意向不错。

    陈朝阳笑容满面的迎出来,顶着油光锃亮的大脑门,感叹道:“听说悠悠是今年的理科省状元, 这事儿我们局也都传遍了。”

    季立辉和柳香都是从柏市调走的, 季立辉和大部分人还保持着联系, 高考一结束, 也有不少关心的人来问季悠的成绩。

    柳香温柔的摸摸季悠的头:“叫陈叔叔。”

    季悠弯弯眼睛, 规矩道:“陈叔叔好。”

    陈朝阳怎么看季悠怎么觉得喜欢,长得漂亮, 学习还这么好。

    “老季啊, 你女儿真是给你们争气, 将来肯定有出息。哎我儿子也在北京上学呢, 有时间咱们两家一起吃个饭,让她哥哥关照关照她。”

    陈朝阳的儿子去年高考, 去了一所985,虽然不如季悠的成绩好,但也算身边同事家里考的相当不错的了。

    警局大部分人的孩子最后都还是走了父母的路,考警校,当警察。

    陈朝阳也是有点私心, 他儿子也才十九,和季悠年龄相仿,这么好的姑娘也不能错过了。

    季立辉不知道季悠和祁彧那些事,虽然明白陈朝阳的意思,但也觉得是个好事,刚想应承下来,却被柳香扯了下袖子。

    柳香不动声色道:“那可能得过段时间了,悠悠最近要和班里的同学去云南旅游。”

    季悠闻言,轻轻低下了头,手指揉了揉垂到胸前的长发。

    高考之后,妈妈也恢复了健康,季悠总算有打扮自己的意识了。

    她和丁洛一起去做了头发,在发尾的地方烫了个小卷。

    可惜卷发很难打理,每次洗完澡睡一觉,那些卷就凌乱不堪,东倒西歪,好在她有颜值在,别人对她脸的关注要比头发高多了。

    季立辉莫名其妙的看了柳香一眼,又看了看季悠:“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柳香嗔怪的瞟了他一眼:“悠悠还得什么事都告诉你啊,都这么大了,当然是跟喜欢的人一起出去。”

    季悠尴尬的捏紧了衣服,虽然知道妈妈是在回绝陈叔叔,但她实在不想听父母当着她的面讨论她和祁彧逇事情。

    而且妈妈不知道,祁彧是祁首长的儿子。

    联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她怕爸爸会多想。

    好在季立辉真的很能沉得住气,他摇了摇头:“行行行,她跟你说就行,我不管了。”

    反正都高考完了,季立辉当然没立场掺和季悠的感情。

    女儿能和妈妈交心,是季立辉最欣慰的事情。

    这让他有种错觉,就好像柳香从未缺席过这些年。

    陈朝阳有些发怔,他没想到季悠看起来这么乖巧懂事,竟然也在高中谈恋爱了,而且看起来关系还一直保持着,那他儿子就真没机会了。

    柳香问道:“咱去做记录吧。”

    陈朝阳回过神来:“啊行。”

    进到会议室,桌面上摆着好几束康乃馨。

    陈朝阳真动了心思,特意让人把会议室打扮的温馨一点,尽量不影响柳香的情绪。

    毕竟反复回忆人生中最恐怖的画面,还是很让人不适的。

    柳香到底是有专业素养的警察,一坐下来,就保持着严肃的神情,哪怕一边回想一边叙述的时候,也没露出丝毫的胆怯和挣扎。

    陈朝阳恍惚想,如果柳香当初不是遭遇了飞来横祸,或许现在坐在刑侦队长位置上的人,不一定是他。

    “赵一牛的情绪很激动,我敢确定,他并非是有预谋的行凶,而是临时起意,但很不幸的是,我正好在家。”

    “他说话比较语无伦次,又喊又叫的,我勉强能梳理出一些缘由。他大概觉得自己在监狱里收到了不公平待遇,无论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减刑,以至于坐牢期间他的老母亲去世了,他认为是我动用警局的关系针对他,所以实施报复。”

    “我尝试着叫他冷静一点,告诉他减刑与否并不是我能决定的,让他想想冲动以后的后果。可惜当时他显然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所以我越解释反倒越激怒他。”

    柳香皱了皱眉:“大概就是这样,所以说这个人在化工厂被炸死了我也能接受,毕竟以他的社会关系和智商,不可能逃脱了这么多年都没被抓到。”

    季悠默默的抓住了柳香的手。

    和妈妈相比,反倒是她的手汗津津的,吓得手指冰凉。

    柳香依旧很平静,就像在讲述别人的案件。

    陈朝阳叹息一声:“这个畜生,真是便宜他了。”

    这件事看样子就此终结了,再没有开启的必要,他也能跟局长交差了,局长也能跟上面交差了。

    柳香垂下眸,静静的等着陈朝阳再问些什么。

    结果陈朝阳没有。

    “柳儿(儿化音),麻烦你跑一趟了,这里没什么事了,要不你先回去也行。”

    柳香点点头,起身的片刻突然问道:“对了,当年的赵一牛是在阑市法院判的刑吧?”

    陈朝阳一怔:“啊...对。咱柏市当时不是地震嘛,法院墙裂了还没修好,正好他祖籍在阑市,就弄去阑市判的。”

    其实当年柏市的发展也不行,各方面都比阑市要差的多。

    阑市当年在孙局长的带领下,犯罪率极低,案情侦破率却相当高,是整个h省的示范市。

    所以有很多案子柏市这边不方便处理的,或者太麻烦的,都交给阑市。

    那时候孙局长和女婿夏友建可谓是强强联合,创造了不少佳话。

    赵一牛后来就是移交给了当时的刑侦队长夏友建。

    季立辉轻轻嗓子:“阑市警局和法院处理问题一向严厉,拐卖性质比较恶劣,确实有不减刑的情况发生。”

    其实更深层次的原因他就说。

    这件事涉及到柳香,念及旧情,夏友建也不会对赵一牛太客气的。

    警局这边定性的严重一点,那赵一牛的刑期就会更长一点。

    但也并没超出法律规定的范畴,赵一牛只是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有限范围内的最大代价。

    “好了,没别的事儿了,我想你们也不愿意在这儿多待,趁着悠悠放假,你们也带孩子散散心。”陈朝阳站起身来,把记录合上。

    “麻烦你了老陈。”

    季立辉和他握了握手。

    陈朝阳一路把他们送到了门口,挥手告别后,季立辉才转头问季悠。

    “悠悠,你有喜欢的人了?”

    季悠不自在的眨眨眼,躲在了妈妈身后。

    季立辉当她害羞,还故作大度道:“嗨,这有什么的,你马上就要上大学了,有喜欢的是应该的,怎么样,他考哪儿去了?”

    季悠咽了咽口水,谨慎道:“不在北京。”

    季立辉听闻有点遗憾:“......啊,那有点可惜啊。”

    他想着将来如果在北京有人照应着季悠,他也能放心一些。

    结果那男生不在北京,那悠悠不就要开始异地恋了么?

    异地恋多辛苦啊。

    柳香拦住他的话:“行了,悠悠不是孩子了,她有自己的想法,大不了毕业之后再往一起走呗。”

    季立辉怕女儿误会他,赶紧反驳道:“我也没说不同意啊。悠悠,回家爸再给你点零用钱,你出去玩不用省吃俭用,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也别都让男生花钱啊,还有,不是就你们俩去吧?”

    季悠摇摇头:“不是,还有我们班几个同学,梁浓,宋一澜,还有洛洛。”

    季立辉眉头一舒:“那我就放心了,到时候你跟洛洛一个屋。”

    季悠耳根有点发红,她知道季立辉在暗示什么。

    回了阑市,季悠还没在家里呆几分钟,就被丁洛给叫出去了。

    不出意外,到了约定地点也见到了祁彧。

    祁彧光明正大的搂着她,在她唇边啄了一口。

    “可算回来了,想死我了。”

    梁浓一边吮着奶茶,一边笑盈盈的看着他们,宋一澜在给她剥栗子。

    丁洛不干了:“喂喂喂,你们歧视我啊,能不能别洒狗粮了?”

    祁彧勾唇:“想不受歧视啊,去把郁晏找来。”

    丁洛闻言垂下眸,叹了口气:“别开我玩笑了,我们都好久不联系了。”

    不是不能联系,而是丧失那种习惯了。

    她在准备高考没时间,郁晏在全天候日夜颠倒的集训,更没时间。

    刚开始还能打几个电话,说说彼此在干什么,结果不是郁晏被叫走了,就是丁洛太困睡过去了。

    后来一忙起来,什么都给忘了。

    时间拖得越长,再说话就越僵硬,曾经脱口而出的情话现在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丁洛觉得,他们这算和平分手,当然还没有谁捅破这层窗户纸。

    好在,她也没辜负自己失去的初恋。

    这次她发挥的很好,被清华物理系录取了。

    梁浓比她考的差一点,最后报考了北大医学院,也算是进了北大了。

    正因为每个人都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所以为了庆祝,他们才约在一起去旅游。

    出发日期就快要到了,这是最后一次出来确定方案。

    路线基本都是两个男生订的,她们女生只要带着美美的裙子就好。

    鉴于祁大爷和宋大爷从小养尊处优,选的都是经典路线,豪华酒店,所以旅游成本一点也不低。

    不过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让三个女生知道价格,自己默默出了。

    祁彧和宋一澜最近不知道在鼓弄什么生意,竟然很快就有了点盈利。

    大概是祁衍给他介绍了点什么资源,不过等到军校开学,他们所有的生意就都要停了。

    “这个少数民族村寨是近一年才开放旅游的,还没怎么被商业侵蚀,是最接近当地居民生活常态的,我们准备包个车,绕去这里玩一圈。”宋一澜用手机翻出地图,放大后指给他们看。

    梁浓蹙眉道:“那安全吗,我听说有些寨子很野蛮的。”

    祁彧淡淡道:“安全,只是开放的时间短,但毕竟也是旅游景区了。”

    季悠靠在祁彧身边,也凑过去看。

    在地图上,那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地方,整个寨子呈月牙状建在半山腰,山脚下又一条青色的湍急河流,浓郁的绿色覆盖了整个山区,细小蜿蜒的盘山路一路连接到很远很远的市里。

    如果没有旅游开发,那大概是个很穷很穷的地方吧。

    一般这样的寨子都比较独立排外,不过因为生活过的太苦,所以不得不接受政府的扶持,把寨子敞开给人参观。

    “还挺美的。”季悠喃喃道。

    丁洛一拍手:“行啊,我也喜欢自然风光。”

    作者有话要说: 很快就要解决赵一牛的事情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