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9章

作者:消失绿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下飞机之后,他们又开了三个半小时的车才赶到少数民族聚集地。

    这家村庄叫做赤喀纳, 坐落在大山里面, 终年被浓郁茂密的绿意包裹。

    刚一进入景区, 明显能够感觉到空气潮湿了不少, 就跟开过淋浴后的卫生间一样。

    正巧今天阴天,没有了太阳的光照,山间氤氲着迷蒙的雾气。

    泥土混合着枯叶,散发着一股涩涩的苦味儿, 但却一点也不难闻。

    丁洛把车窗摇开, 伸着脖子往外看, 贪婪的吮吸着远离大城市的味道。

    高中三年, 他们都没怎么出去玩过, 都快忘了旅游是什么感觉了。

    季悠担心她,一直在后面扯着她的衣服:“看一会儿行了, 别把头伸出去。”

    丁洛缩回来, 发梢带着凛冽的凉意:“没事儿啊, 外面车超级少, 比丽江古城可强多了。”

    云南果真四季如春,从阑市来的时候, 他们还热的满脸通红,现在却已经把外套披上了。

    祁彧开车,一路沿着盘山路往上,一边开还一边跟宋一澜聊军校需要准备的材料。

    梁浓笑道:“祁彧开车的水平很不错啊,才刚考完驾照就能这么熟练了。”

    宋一澜嗤笑一声, 扭回头去:“你怎么那么幼稚啊,我们哥俩都开车好几年了,怎么可能是这一个月学的。”

    梁浓懵了一下:“你们以前不是还没成年吗?”

    宋一澜一眨眼:“规矩是给你们这些好宝宝定了,不适用于我们。”

    梁浓无奈的摇摇头。

    看来她和宋一澜之前需要磨合的东西还有很多。

    他们不仅生活习惯不同,三观不同,成长环境不同,就连喜欢的东西都大相径庭。

    真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喜欢上他了,完全没道理啊。

    丁洛突然扯了扯季悠的袖子,往前面指去:“我天,刚刚还说人少,你看这都多少大客了!”

    果然,前面的停车上已经停的满满登登了,私家车和旅游大巴加在一起,少说也有一百多辆。

    越是人多的地方,游玩的性价比越低,享受的东西也越少,想要体会纯粹的原始风光是不可能了。

    祁彧一皱眉,看向宋一澜。

    还没说话,宋一澜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赶紧叫屈道:“网上说就开了一年多啊,谁知道已经这么火了,你不能赖我,只能赖中国人多啊。”

    他们把车停进停车场,然后各自拎包走了下来。

    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腿都有点麻了。

    季悠躲了躲脚,伸了伸懒腰,这才仔细打量面前的这个大村寨。

    其实从停车场进到寨子里,还有爬挺高的一段山,然后过一个大木桥,但是从这里已经能隐约的看到村里的建筑了。

    房子基本上都是木质的,但也有零星的几个盖了砖房,红彤彤的砖房立在古朴棕褐色的木制建筑群中,多少有些违和,但听一边带团的导游说,能换成砖房的,都是村子里比较富裕的家庭了。

    走过木桥的时候,能听到巨大的流水声响,天然清澈的山泉由上至下倾泻,一路奔流,隐约还能看见几团小蝌蚪聚在一起。

    他们是跟着一批旅游团一起进来的,丁洛一边走一边拍照,还没真正进到村子里,就已经照了不下数十张照片了。

    她以前没有这个习惯的,可自从郁晏走了以后,她就特别爱发朋友圈,好像一天有点什么事都要在朋友圈说一下。

    但是郁晏那个冷冰冰的个性,从来都不点赞,所以丁洛也不知道他看没看到。

    梁浓很乖,也喜欢照顾大家,所以大部分时间,她是在给别人拍照,然后发到他们几个的小群里。

    季悠比较轻松,一路走一路看,摸摸这里摸摸那里,怎么看都新奇。

    其实这里面数她出门最少,所以这次旅行对她来说,要更难得一些。

    好不容易爬上了山,走过了桥,终于看见了村子的入口。

    祁彧拧开瓶矿泉水,递到季悠嘴边,季悠小小的抿了一口。

    旅游开发后,村民们也开始有了经济头脑,开始摆着山竹椰子放在村门口叫卖,专门卖给这些游客。

    所有景点的东西都不便宜,这些水果也一样,但还是有不少游客都买了。

    “想喝椰子吗?”祁彧揽住季悠的肩膀。

    季悠轻轻摇了摇头:“这里的椰子肯定不如海南的好吧,而且也不便宜,算了。”

    祁彧想了片刻:“那等玩回来再说吧,现在抱着也沉。”

    他们又顺着小石阶往里面走。

    在进了村寨大门不远处,有个广场,其实也不大,大概能容得下一百来人吧。

    广场的中心挖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大水槽,村民们把山泉水引下来,注入水槽,然后在水槽下开了个洞,让水再流入下游去,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水槽里面洗菜洗衣服。

    旅行团的导游大致讲解了一下,团友们围着普普通通的水槽狂拍一通,这才往里面走。

    等人散的差不多了,季悠才看见,水槽边还真有村民在洗衣服。

    那个男人背对着她,皮肤有点黑,头发也乱糟糟的,零星夹杂着几根白发。

    这个村寨的男人们都很瘦,大概平时也没吃什么有油水的东西,各个皮包着骨头。

    季悠看见男人正用自己没什么肌肉的胳膊搓着一件衣服。

    洗衣粉的泡沫就那么浸在水里,然后流往下游。

    其实从环保的角度来说,这样做对下游的植物伤害很大,但是这里的人大多没怎么上过学,几十上百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根本不在乎这些。

    丁洛兴致勃勃的跑过去,弓下腰:“大爷,你们村所有人都在这儿洗衣服吗?”

    洗衣服的男人动作停了,然后抬起头来看了看丁洛,没说话,又默不作声的去搓衣服。

    丁洛有点尴尬,她还从来没被人这么无视过呢。

    季悠缓缓道:“我做过攻略,说这里年长的人都不会说普通话的,你说什么他们听不懂。”

    丁洛眼底有些同情:“原来他们这么落后啊。”

    怪不得一直守在深山里,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了一辈子。

    要不是旅游开发,恐怕他们真的和现代社会脱轨了。

    季悠绕道丁洛那边,继续介绍:“不过他们这里的银器特别出名,女儿出嫁的时候,父母都会打一件价格不菲的银器当嫁妆,但因为家里不富裕,大部分是将母亲当年的陪嫁融掉,重新给女儿打一套。”

    “啊...我好想听人说过,云南这边的银,水晶和翡翠特别出名,但是假货也多,所以还是不能买。”

    丁洛话音刚落,那个洗衣服的大爷突然又抬起了头。

    他大概只听得懂银的普通话读法,因为往来的游客天天说。

    他抬头的瞬间,季悠正往下看。

    看到男人脸的那刻,季悠突然愣住了。

    她不由得皱起眉头,仔细打量起来。

    祁彧瞬间就察觉到了她的不自然,于是压低声音问道:“怎么了?”

    季悠沉默片刻,缓缓摇了摇头:“没什么。”

    祁彧眉头一蹙,但还是没有追问下去。

    看完了水槽,他们又顺着村子里的小路往里走。

    这里大部分人是不太喜欢游客的,但是碍于游客的消费,也只能忍着。

    但是有几家是允许游客进去参观的,进到屋子里,可以拍照,可以观察,充分体会当地人的生活环境。

    除了一家大的参观点外,还有几处小的,听说大的那家有表演,所以聚的人太多,屋子里都站不下了。

    季悠他们就去了其中一处小的。

    小楼完全是用木头搭建的,分为上下两层,还有一处大院子。

    其实房子没有什么美感,甚至歪歪扭扭,好像被风一吹就能倒了似的。

    这家就他们一波游客,女主人倒是十分友善的把他们迎了进去,但是屋里的几个孩子却充满敌意的望着他们,好像他们占领了家里的地盘。

    女人拿了盘山竹过来,只有六小半,如果需要更多,可能就要花钱买了。

    盘子基本没洗过,上面还沾着油水,所以根本没人吃。

    季悠只是背着书包楼上楼下的随便乱看,楼上简陋的卧室里,挂着一张不太清晰的全家福,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她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男人就是方才在水槽洗衣服那个。

    真巧,竟然来到了他们家。

    女主人跟着他们,开始用流利的普通话介绍起他们家的银器。

    银筷子银铲子银发钗什么都有,做的虽然还不错,但是价格也不便宜。

    大概这里只有想要做生意的人,才会主动去学普通话。

    几个人都没有想买的意思,女主人有些失望,于是也没兴致跟着他们了,自己去忙事情,派那两个小孩跟着他们,防止他们偷拿什么东西。

    小孩没有妈妈有耐性,张口就问:“买甚吗?”

    宋一澜蹲下身,从兜里掏出两块奶糖,递给两个小孩一人一个,乐呵呵的问道:“你们除了银还有什么啊,说出来我听听。”

    小孩的普通话也不太好,但好在聪明伶俐,大致猜出了他的意思。

    于是把糖塞进嘴里,用生涩的普通话道:“水果,帽子,鸡蛋,身份证,卖,都卖,一百块。”

    他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

    他也知道一百块是很多很多钱,只想把家里的东西都卖给这些人。

    宋一澜一撇嘴。

    他虽然有钱,但也不是傻子,什么水果鸡蛋能值一百块?

    不过他也没生气,继续跟两个小孩周旋:“这么多东西都能卖啊?”

    季悠却神色凝重的把宋一澜扯开,蹲在小孩面前:“身份证也能卖?”

    她抿着唇,突然有种强烈的第六感,总觉得自己能发现点什么。

    她突然间变得这么严肃,让宋一澜有点莫名其妙:“这山村买卖身份证也很正常吧,反正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出寨子,要身份证也没用。”

    祁彧看向季悠,轻声问道:“你发现什么了?”

    季悠的注意力却都在两个小孩身上,她甚至手指比划着:“能买几个?”

    两个小孩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固执道:“一百块。”

    季悠知道跟他们交流不了,于是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找你们妈妈来,我买。”

    丁洛喃喃问:“悠悠,你买身份证干什么?”

    梁浓也不明所以,但是她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

    小孩欢呼雀跃的拿着钱去找妈妈了,那个女人很快从后院跑了回来。

    “你们想买点什么,水果还是银戒指?”

    季悠定了定神,低声道:“我想买身份证。”

    女人愣了一下,突然开始打量季悠,脸色变得有些差。

    哪怕是在偏僻的山村,他们也知道,买卖身份证是犯法的,所以买主都是经人介绍的,这样也放心一点。

    但是她没想到自己的孩子就那么给捅出去了,要是被人举报了,可就麻烦了。

    “你...要身份证干什么?”

    季悠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祁彧往前走了两步,淡淡道:“我们没成年,需要身份证去网吧玩,你卖不卖吧。”

    他们看起来也的确是学生,女人的心放下一半。

    “只剩一个了,你们要是都要,我再联系联系。”她把一百块揣了起来。

    季悠指着那张全家福问道:“谁的卖出去了?”

    “我男人的早卖出去了,我的还有,孩子小,还没办呢。”

    季悠看了祁彧一眼,祁彧立刻会意,他又掏出一百块钱:“我再给你一百,就要你男人这个。”

    女人有些为难:“不行啊,不知道卖给谁了,都一年多了。”

    季悠问:“买这个身份证的人长得是不是跟你男人很像啊?”

    女人茫然摇摇头:“不是,是个女的来买的,别的我不知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