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3章

作者:消失绿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季悠拍了那个司机的背一下,神情严肃道:“你去, 问那边那个人怎么出村子。”

    司机皱着眉头道:“什么?”

    季悠见那个人已经越走越远了, 着急道:“我给你钱, 你去问就行了, 记住用当地话问。”

    说罢,季悠推了推他。

    司机虽然不明白季悠到底要干什么,但反正给他钱就行,又不怎么费事儿。

    于是他推门走下车, 拍拍衣服, 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 喊了声:“哎, 哥们儿等等!”

    季悠躲在车里, 偷偷拿出手机,对准那个男人的方向。

    被司机一叫, 那人果然转过头来。

    他紧紧搂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孩子, 戒备的问道:“你干嘛!”

    季悠的镜头也对准了他的脸,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 皮肤有点黑,头发很稀疏, 普通到放进人堆里立刻消失不见。

    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跟司机说放言。

    司机谨遵季悠的嘱咐,咧着嘴,继续用方言问道:“大哥,我刚送人进来, 掉头太费事了,你们这后面还有没有路能出去?”

    男人眼底有些疑惑,微眯一只眼,侧着耳朵:“啊?”

    他根本不懂这里的方言,他不是这儿的村民!

    季悠心中一动,觉得嗓子有点发干,脑海里的猜测逐渐清晰了起来。

    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卖家,今天晚上就是在这里交孩子的,他只是按着订单完成交易,所以根本就听不懂方言!

    她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有点激动,一边仔细打量着那个男人,一边专注的录着像。

    天色越来越暗了,恐怕再晚一会儿手机就录不清了,这一切都像是上天安排好了似的。

    只要她拍清了这人的脸,之后的事情交给警方就好了。

    她并不打算逞英雄,自己也没有那个实力。

    现在只希望这人交易之后不要走远,等警察救下孩子后,从买家手里顺藤摸瓜,把这个拐卖团伙给端掉!

    她想罢,关掉摄像头,准备把这段视频给祁彧发过去。

    这是她的习惯,重要的东西,一定要有备份才能放心,而祁彧是她最信任的人。

    突然,那个男人朝她的方向望了过来。

    出租车玻璃基本是没有贴膜的,她在里面看的多清楚,外面的人看她同样很清楚。

    季悠手一抖,手机从窗边滚了下去。

    她有些慌乱的捏起手机,低下头,快速的点了发送。

    但这里的网不好,传输的过程有点慢。

    等她再一抬眼,发现男人的目光沉了下去,眼神变得有些阴鸷。

    他紧紧盯着她,似乎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猫腻来。

    季悠没敢立即报警,她知道自己被盯上了。

    司机有些尴尬,又觉得男人怪渗人的,于是他抓了抓头发,默默的跑回了车里。

    司机嘭的关上车门,拿钥匙发动了车子:“莫名其妙嘛简直。”

    他又开始慢吞吞的掉头,一前一后,小心翼翼,在并不宽敞的空地显得异常艰难。

    季悠垂下眸,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她依旧能感觉到那人的目光,始终盯着她看。

    司机终于调好了车,车头冲着那个男人的时候,季悠发现他正握着手机,面色阴沉的注视着他们。

    司机伸出脖子道:“哎哥们儿,让开一点。”

    那个男人没动,他对手机对面的人说了些什么。

    季悠立刻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有所察觉并且通知同伙了。

    她赶紧推司机:“撞过去,赶紧开出村子!”

    司机一脸惊悚的回头看季悠:“你疯了吧小妹,你让我撞人?”

    他没想到这么白净漂亮的一个小姑娘,竟然能说出这么狠的话。

    季悠面色发白,紧紧的攥着拳:“他会躲的,你赶紧开出村子!”

    可司机这会儿无论如何也不听她的了,撞死人了可是要犯事儿的,他不傻。

    他执着于跟对方交流:“怎么回事儿啊哥们儿,让开一下呗。”

    他也知道村里的人不讲理,所以压着脾气,企图跟那人好好说话。

    那人还是没动,但是手机已经被他揣进了兜里。

    他像是等待着什么人,手指焦虑的敲在哭泣的孩子身上。

    每敲一下都让那个孩子一哆嗦。

    司机终于不耐烦了,他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哥们儿你听不见吗?”

    他刚一下去,季悠突然条件反射似的窜到驾驶位关死了车门。

    就在她关上车门的那一刻,从各个废弃房的间隙里又钻出来五六个壮汉。

    为首的一个人,精瘦的仿佛就剩下了一身骨头。

    他的眼球发黄,污浊不堪,褶皱沧桑的皮肤上带着一条淡淡的疤痕,又长又乱的头发潦草的遮盖在额头,一件发旧发黄的牛仔衣松垮的搭在肩膀上。

    他的手里拎着把小刀,刀锋又利又亮,在阴沉的天色下散发着寒意。

    季悠一眼就认了出来,赵一牛!

    哪怕她只在小时候见过赵一牛一面,哪怕后来她只看过他在牢里面剃着寸头有些发福的照片,但她还是认出来了。

    这个人的模样几乎刻在了她的骨子里,永远都不可能忘。

    司机一愣,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人死死按在了墙上。

    有两个人朝季悠的方向走了过来。

    季悠的手都在发抖,她并不会开车,而且如果她走了,这个司机的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那些人越走越近,鞋底踩着沙粒的声音不断折磨着她的耳蜗。

    她能做点什么?

    仅剩的时间里她到底能做点什么?

    季悠伸手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按亮屏幕,视频在她和祁彧的聊天界面上转来转去,才加载了50%。

    她心里有点绝望,但仍旧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快速给祁彧发了一条语音。

    “秦川黄塔村,有一伙人贩子,赵一牛就在里面,立刻报警。”

    说罢,她将自己的手机塞进了坐垫底下。

    那些人已经走到了她跟前,其中一个眯着眼睛,用刀敲了敲车窗。

    “赶紧出来,不然弄死他。”

    他指了指那个司机。

    司机已经被吓得快要尿了,一直喋喋不休的跟这帮人保证,他给钱,且什么都不会说出去。

    季悠看了那个司机一眼,心中有几秒犹豫。

    她虽然不会开车,但还是知道油门在脚下的。

    只要她一脚油门踩下去......能不能撞死赵一牛呢?

    这个念头反复敲打着她的神经,有种莫名的悸动一直鼓舞着她。

    踩下去吧,让赵一牛死,让他被车轮碾成肉饼......

    季悠的睫毛颤了颤,眼神突然变得阴郁起来。

    方才流的汗已经全部被风干,奇异的狂热因子涌上了心头。

    她的脚轻轻搭在油门上,一点一点的用力下压。

    她不知道究竟是哪种激素在身体里作祟,麻痹了她所有的理智,给了她疯狂的勇气。

    什么后果,什么危险都已经不在乎了,她眼里只能看见自己的仇人。

    这不是她一直以来不能说出口的心愿吗?

    想要亲手报仇,想要亲手杀死赵一牛。

    她所有的苦难和悲哀都是这个人带来的,仅仅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不足以抚平季悠心里的恨意。

    她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吐沫,手指微微攥紧,眼睛落在方向盘上。

    季悠对车所有的了解,大概就是陪祁彧考驾照那时候,坐在车里听教练说的。

    现在赵一牛就站在车前不远处,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如果能撞死他,她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听见没有,给我出来!”

    那人有些不满,把车窗敲的砰砰响,刀锋划在玻璃上,发出吱吱的刺耳噪音。

    司机突然哀嚎了一声,似乎被人狠狠的锤了一下腰。

    他龇牙咧嘴的滑了下去,跪坐在地上,狼狈不堪,粗喘着气,一句话都不敢说。

    季悠闭了下眼,那这个司机怎么办?

    如果她撞死了人,这帮亡命之徒会不会不管不顾,先把司机杀了,然后来杀了她?

    这村子的路这么弯曲难走,还有那么多摩托自行车挡着,她想要开出村子,还不知道要撞到多少东西。

    要是伤了无辜的人呢?

    “再给你十秒钟。”

    赵一牛阴狠一笑,突然从腰后抽出一把手枪,对准了车窗里季悠的脑袋。

    他竟然有枪!

    季悠的脚慢慢从油门上抬起来,理智重新占据了她的大脑,冷汗也重新冒了出来。

    回忆起刚才司机开车的时候,这辆车的起步很慢,按现在她和赵一牛的距离,等车速上来了,赵一牛一定有机会跑走。

    而且他还有枪,车玻璃恐怕挡不了,一但她在开车的过程中撞到房子,车子停下了,赵一牛会毫不留情的要了她的命。

    季悠快速的深呼吸几下,还是放弃了刚才冲动的念头。

    她冷静的想了一下。

    她和司机都是有着密切社会联系的人,一旦他们失踪了,很快就会有人报警,监控摄像一路上都拍着这辆车,想要找到他们的位置易如反掌。

    把他们杀了,不过是加快被警察揭底的速度。

    更有可能的,则是让他们闭嘴。

    毕竟大部分普通人都是胆小且顾虑良多的,更何况这件事不涉及自身,又有几个能豁出性命来打击犯罪呢。

    只要他们默不作声,这件事就像没有发生一样。

    所以他们没动那个司机,也还跟季悠商量着让她下车,一切还有缓和的余地。

    当然也有可能,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多拖一秒是一秒。

    想罢,季悠又把手机从座位底下摸了出来,她背着手,凭记忆摸索着微信的位置,将app从手机里删除。

    她不知道在此刻那个视频有没有发出去,但她决不能让报警之类的字眼出现在这帮人贩子面前,她不能激怒他们。

    赵一牛盯着她,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

    但他并没有认出季悠,毕竟现在跟小时候相比,季悠已经变得很多了。

    季悠哆哆嗦嗦的打开车门,噙着泪道:“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胆小又无害,使这帮人放松戒心。

    抱着孩子的那个男人走过来,一伸手,冷声道:“手机呢。”

    季悠的睫毛颤了颤,慢吞吞的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

    刚伸出手,对方就一下抽了过去。

    他按着季悠的手指解了锁,开始肆无忌惮的翻起里面的东西。

    先是找到图库,然后顺理成章的发现了那段视频。

    他冷笑一声,把视频点开看了。

    好在录视频的时候季悠并没有说话,那人看完,飞快的删掉了视频,然后又翻了翻其他的,很多都是季悠和祁彧的合照,一看就知道两人是情侣关系。

    那人把手机看完,转回头朝赵一牛点了点头,示意没什么大问题。

    期间季悠一直低着头,发着抖,怎么看都是一副受惊吓的小姑娘模样。

    赵一牛若有所思的打量她,然后把手枪收起来,走了过来。

    “手机拿给我看看。”

    他接过了季悠的手机,又重新检查了一遍。

    季悠心脏狂跳,紧张的嗓子发疼。

    她从来没有这么注意力集中过,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好像每个都有点头绪,又好像所有的计划都行不通。

    赵一牛突然抬起眼,朝她阴涔涔笑了一下。

    然后他举起手机,递到季悠面前:“删了什么?我猜是微信吧。”

    季悠的脑子嗡了一下,瞬间明白了。

    她刚才只顾着把app删掉,却忘了那个地方会留下一处空白,她根本没时间去处理那块空白,这样看着反倒明显了。

    她的汗顺着鬓角滑了下来,四肢好像都要没有知觉了。

    要是刚刚能再多花一点时间,只删掉和祁彧的聊天记录就好了。

    可惜现在已经没有如果了,所有做了的决定,都导致了她现在的命运。

    赵一牛捏着手机拍了拍她的脸:“小姑娘,你把视频发给谁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慌,悠悠不会出事。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