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5章 (二更)

作者:消失绿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赵一牛几个人把季悠和司机关好,确认他们一时半会儿跑不出来, 于是抱着那个昏睡的孩子, 快步回到了隐蔽在一颗榕树下的一辆小面包。

    面包车很旧, 灰黑色的, 在夜色下显得格外不起眼。

    “哥,我看这孩子确实有点大了,不好卖,别砸在手里。”

    抱着孩子的那个男人一边走一边对赵一牛道。

    赵一牛还想着关着的那两个人, 他有点不放心, 觉得这么处理太草率了, 可惜没人认同他, 他心情有点差。

    “只能卖的偏僻一点了。”

    男人皱眉道:“别超出咱固定跑活的路线吧, 当地的民风咱也不了解,惹了麻烦怎么办?”

    赵一牛回头盯着他:“那你想怎么办?”

    男人犹豫道:“咱把他扔了得了, 让他自生自灭。”

    赵一牛抬手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头:“那兄弟们这趟跑活的钱你给垫上?”

    男人委屈的揉揉脑袋, 不说话了。

    赵一牛转回身, 敲了敲车门:“把后备箱打开。”

    很快, 面包车的后备箱抬了起来,然后从驾驶位跳下来一个有些肥胖的女人。

    葛芳满脸不悦的锤了赵一牛一拳:“磨叽什么呢你, 给你打电话也不接,看上哪个村姑了?”

    赵一牛被她锤的甚至一晃,胸口直发疼,但仍然耐着性子道:“说什么呢,遇到点麻烦。”

    男人像扔包裹一样把那个孩子扔进了后备箱, 然后跟葛芳解释道:“晦气呗,我抱着孩子被个村外人撞到了,她要报警,我们处理了一下。”

    葛芳小声问道:“弄死了?”

    男人乐了:“哪能啊,弄死太麻烦,给关起来了。”

    葛芳皱了皱眉,问赵一牛:“关起来行么,她不是看见你的脸了吗?”

    赵一牛摇摇头,从兜里掏出来两个身份证:“把他们身份证扣下了,吓了一顿,但愿他们不生事吧。”

    葛芳随手捏过那两个身份证,借着手电筒的光,翻着看了看。

    司机那张脸太普通了,她不认识,随便扫了一眼就过去了。

    但当拿起季悠的身份证时,葛芳却愣了一下。

    她把手电筒夺过来,对着季悠的照片仔细瞅着,越看眉毛皱的越紧。

    季悠身份证上的照片还是上高中的时候照的,跟她在居酒屋里偶然撞见葛芳的时候一模一样。

    葛芳阅人无数,本不会对乍见一面的人有什么印象。

    偏偏季悠长得太好看,属于那种见过一眼不不可能忘的姑娘。

    所以哪怕那时候葛芳喝的醉醺醺,还是对她的长相有印象。

    赵一牛立刻察觉到了葛芳的不对劲。

    “有什么问题吗?”

    葛芳指了指季悠的照片:“你还记不记得几年前我家被查的那件事,有天晚上我在饭店卫生间遇到了这个姑娘,她神情不太对,应该是听到了我说的话,然后没多久,就有警察来我家突击检查,你还让我弄几只鸽子养着来的。”

    赵一牛垂下眼,目光落在季悠的身份证上。

    他看了看上面的名字,又再三看了看季悠的长相。

    季悠......

    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熟悉啊。

    赵一牛努力在记忆里搜刮着,改变他人生命运的有两件大事。

    一是被抓进了局子,二是恶性伤人,走上通缉犯的道路。

    这两件事都跟一家人扯不开关系,就是那个差点被他抱走的小女孩,还有送他进监狱的女警。

    他隐约记得,那家人好像就姓季,而且算算年头,差不多也该这么大了。

    赵一牛眼仁狠狠一缩,手指有些发抖。

    要真是那家人就坏了,这女的一旦逃出去,肯定会立刻报警,然后他费尽心思的假死也都白费了。

    他越看季悠的照片越觉得她像那个女警。

    长相,气质,全都像。

    而且她是阑市那边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还偏偏有那个敏锐性察觉他们的孩子是拐的。

    难不成他们已经有了点线索,摸到他们贩卖人口的这条线了?

    赵一牛越想越觉得后怕,不管这个女的到底是不是那家人,都不能留了。

    干这行的不能又一丝侥幸心理,一步走错就是满盘皆输。

    赵一牛把手-枪别好,又拎了把匕首,对两个兄弟道:“你们跟我回去一趟,我要弄死那个女的。”

    “哥,为啥啊?”

    “别问为什么,赶紧走!”

    他带着两个人急匆匆的往村子里赶,留下葛芳和三个男人面面相觑。

    “哥,那我们怎么办啊?”

    赵一牛喊道:“给我在这儿等着,我很快回来!”

    “哎......”

    还不待剩下的人反驳,赵一牛和那两个兄弟就跑没影了。

    闲着也是闲着,其中一个精瘦的像猴样的男人,从兜里掏出一包白-粉,捏着鼻子想吸一口。

    葛芳一把捏住了他的胳膊:“什么时候了你还吸!”

    瘦猴委屈道:“不是姐,你们也不说怎么回事,我们呆着干嘛,而且也挺困的,正好精神精神。”

    葛芳深吸一口气,望着幽暗的乡间小路,沉声道:“等你哥回来!”

    瘦猴笑了:“弄死个人多大点事儿,至于这么紧张吗,我哥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转回头看另两个人,那两个也轻松的笑了笑。

    但瘦猴还是顺从的把白-粉揣起来,捏出跟烟点了。

    毕竟他们都是跟着赵一牛干的,货源,人脉也都是赵一牛的,他们还惹不起。

    葛芳瞪了他一眼:“你哥没弄死过人,只打残过人。”

    瘦猴叼着烟,睁大了眼:“没弄死过啊,那他成天跟我们吹逼,还说打死过警察。”

    葛芳斥道:“你能不能小点声!”

    瘦猴举起手告饶:“行行行我小......”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一个年轻清亮的声音截断了:“打死过哪个警察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沿着小道走过来一个人,这人的脚步也太轻了,都快走到他们身边了,才被人发现。

    瘦猴几个人顿时吓出一身汗,但见过来的只有一个人,立刻就镇定下来了。

    “你要干什么?”

    瘦猴把烟吐了,右手背到身后,摸到了插在腰带里的小刀,得得嗖嗖的朝来人走过去。

    来人勾唇一笑,眼底闪过一丝狠意,手指骨节清脆的响了一声。

    他张狂道:“弄死你们。”

    瘦猴一怔,还不待他反应过来,对面的人就像一阵风一样扑了过来。

    他的力气太大,行动太迅速,仿佛一只敏捷的猎豹,抓住猎物就不撒手。

    瘦猴刚把刀□□,胳膊上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然后手指一软,小刀掉在了地上。

    “卧槽啊!”

    瘦猴疼的脸都白了,他没想到对面的人是个练家子,而且下手能这么狠。

    来的正是祁彧。

    执勤的时候是不允许携带手机的,等他换班后回了宿舍,准备给季悠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那条语音和只传了一半的视频。

    祁彧都快吓疯了,他立刻报了警,但因为不了解当地的情况,光是一个村名,对方就反复确认了好几遍,还一直跟他强调附近类似的村子太多,让他一定说明是那几个字。

    他当然没办法从语音里辨别出是那几个字,只能尽量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告知了警方,让他们赶紧出动。

    然后祁彧去找了祁厉泓,要求祁厉泓让他带几个军人先去搜寻季悠。

    但祁厉泓坚决不同意。

    这类案件是警察的工作,不归他们部队管,还没毕业的军校生就更不能以身涉险,否则将来麻烦很大。

    祁彧没时间跟他纠缠,干脆从保安处夺了辆摩托车自己跑了出去。

    他估算着季悠在路上的时间,大致确定了距离,然后毫不犹豫的向机场的方向开去。

    他不敢减慢速度,一边开还要一边搜寻周遭的异常。

    但是真的很难,周围大大小小的村落无数,他根本不知道季悠身在哪里。

    于是他只能停下来,给季悠打了个电话。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在他快要彻底心凉的时候,电话竟然接通了。

    祁彧很快就反应过来,率先出口试探季悠。

    短暂的几句交流,他已经确定,季悠在对方手里,但暂时还没有危险。

    这边刚挂了电话,警察就拨了过来,说已经基本确定了位置,立刻派人赶到。

    祁彧按照警察给的地址开了过去,这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

    除了零星几盏还没坏的路灯外,就只有村寨里恍惚的灯光。

    祁彧的眼睛很快就适应了黑暗,强劲的风吹刮着他的头发和侧脸,还有不知名的小虫子撞在他的脸上。

    他的眼角干涩的疼,但却根本不敢闭上眼睛,生怕错过一个可疑的人。

    直到,他听见了隐隐的交谈声。

    祁彧把摩托车停在一边,然后轻悄悄的走了过去。

    瘦猴和葛芳的谈话他大致听全了,也基本确定这伙人就是赵一牛的同党,于是才干净利落的扑了上去,瞬间撂倒瘦猴,拧断了他的胳膊。

    胳膊被拧断后,瘦猴立刻失去了反抗能力。

    剩下的两个人一咬牙,拎着刀冲了上来。

    这几个人并不是祁彧的对手,哪怕他们手里有刀。

    祁彧救季悠心切,急的眼睛都红了,根本没心情跟他们周旋,几乎下了死手。

    外面的打斗声太大,刀锋不慎砸到车身上,发出砰砰的声响。

    里面那个小孩不知怎么被震醒了,开始慌张的哭了起来。

    葛芳一见大事不妙,连忙慌张的跳上了车,想要开车逃跑。

    祁彧的手背被刀划了一道,但他也立刻将对方踢到在地。

    发动机呜呜的响了起来,面包车滑了出去,孩子的哭声渐渐的小了。

    他刚被喂了药,这些天根本没怎么吃东西,方才又受了惊吓,现在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祁彧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面包车,牙齿磨得咯咯响。

    那个孩子被带走了。

    现在要是冲上去,还来得及把孩子救下。

    但是季悠怎么办,赵一牛把季悠带去哪里了,她会不会有危险?

    他只有一个人,他只能选择一边。

    夜风瑟瑟的吹着,卷起砂石泥土,噼啪的打在人的皮肤上,阴沉的天空好像一只苏醒的巨兽,浓云低压,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将渺小的人类吞噬。

    祁彧攥紧了拳头,手背上的伤口崩开,鲜血滴滴答答的流到地上。

    但他感觉不到疼,只有心寒和麻木。

    为什么,非要让他做这个选择?

    一边是他爱的人,一边是他作为军人的责任。

    祁彧眼中布满了血丝,两种力量拉锯,快要把他的神经撕裂了。

    然而下一秒,他本能的掐住了企图跑路的瘦猴的脖子。

    血液顺着伤口留下来,染红了瘦猴的衣领。

    他在浓郁的血腥味儿里瑟瑟发抖。

    他感觉得到,这个恐怖的男人想要杀了他。

    “大哥...饶命!”瘦猴沙哑着嗓子,脸被掐的红肿发胀。

    祁彧双目猩红,咬牙问道:“赵一牛去哪儿了,你们抓的那个女孩在哪儿!”

    瘦猴舔了舔干涩的唇,挣扎着举起软绵绵的手:“我...我带你过去。”

    他是唯一一个还有行走能力的人。

    祁彧拎着他的脖子把他扯了起来,仿佛手里的只是一个破麻袋。

    “给我快点,她要是出事,我要你们全都陪葬!”

    他没有办法做出的选择,身体已经帮他做了。

    当他的思维还在两个方向挣扎时,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滴鲜血,每一根骨头全都叫嚣着,要回到季悠身边。

    他没办法控制自己,似乎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就被编写了程序,保护季悠才是他最大的使命。

    远处响起了尖锐刺耳的警铃声,村子里的最后一盏小灯泡熄灭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没完???明天必完!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