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517章 大结局

作者:六如和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且说另一边的明尊被诸女围攻,一时间无暇过去配合东瀛两位剑圣对付宋青书。

    这些女人虽然每个都非他一合之敌,但互相之间配合起来,让他也有些顾此失彼,要彻底制服还是相当麻烦的。

    主要是他一开始舍不得辣手摧花,所以弄得诸女有恃无恐,反倒让他束手束脚。

    不过大概十招过后,明尊心中便发狠起来,这些女人是漂亮,但天底下漂亮的女人还有很多,不说别的,就说宋青书身边那些红颜知己,都有大半没在这里。

    哼,只要我夺得江山,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心念一动,他直接打消了之前怜香惜玉的念头,决定还是先解决宋青书再说。

    于是出手再不容情,瞬间打破了诸女的联手,小龙女等人纷纷吐血跌向后面,显然已无再战之力。

    夏青青武功稍弱,反倒在这一轮中受伤最轻,见他往宋青书冲去,尽管心中害怕,还是鼓起勇气挡在了他毕竟之路上。

    “滚开!”明尊大怒,一掌往她劈去。

    “青青!”一旁的阿九见状大惊,急忙挥剑来救。

    明尊冷哼一声,直接回手按在对方剑尖之上,阿九手中削铁如泥的宝剑仿佛瓷娃娃一样,片片碎裂,眼睁睁地看着对方那恐怖的手掌顺着长剑按向自己头顶。

    另一边的夏青青手中的金蛇剑竟然也被他一掌打断,眼看着对方这一掌会落在她心口。

    两女皆知再难幸免,纷纷认命地闭上了眼睛,只可惜连宋大哥最后一眼也来不及看了。

    可过了一会儿,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反而陷入一个温暖而又熟悉的怀抱,两女不敢置信地睁开眼睛,看到宋青书一左一右抱着自己,纷纷惊呼起来:“宋大哥!”

    “让你们受苦了。”宋青书心中充满歉意,这些年和她们聚少离多,如今竟然还要她们以生命的代价来阻止敌人,自己亏欠她们实在是太多了。

    “一点也不苦。”两女异口同声地答道,然后齐齐看了对方一眼,两张俏脸都微微泛红。

    此时明尊的声音传来,只见他黑着一张脸说道:“你竟然这么快就解决了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两大剑圣?”

    要知道虽然刚刚和诸女的打斗看似很麻烦,实际上也才过十来个呼吸的时间,结果对方竟然这么快就解决了两位大宗师联手,实在是让他惊诧无比。

    宋青书一股柔力,将阿九、夏青青连同其余诸女都推到了霍青桐周围的大后方,免得她们再有什么危险,然后才说道:“他们两人如果是其他领域的大宗师也许我对付起来没这么轻松,只可惜两人都是玩剑的,在我面前用剑……”

    他并没有说下去,但其意思已经相当明显。

    “两个废物!”明尊收回了目光,他虽然有些惊诧,却没有半点惊慌之色,“上次蒙古一别,没想到你的武功竟然又进步了这么多。”

    “彼此彼此。”宋青书看着他,“你的武功比起之前在和林城也是天差地别,吸了魔师庞斑、奕剑大师傅采林,很可能还有其他很多顶尖高手,现在的你,一身功力确实惊世骇俗。”

    明尊哈哈一笑:“所以你也应该清楚,虽然这次我中了你的计,导致蒙古主力损失殆尽,但你终究还是为了我做嫁衣,只要今天杀了你,场中这些军队又哪里拦得住我?待我回到中原,你的基业会一点一点落到我的手中。”

    大宗师已经是这个世界武力的顶峰,像五绝级别的宗室面对军队是无力的,但大宗师除非是在空旷的平原地带被大量骑兵围住,又或者是处于一些不得不死战到底的情形,军队是根本杀不了他们的,至少他们想要走是很容易的。

    更何况明尊此时还不是一般的大宗师,自然更有这个底气。

    “你的信心未免也太足了些吧。”宋青书微微一笑,“你就没想过你今天会死在这里?”

    “绝无这种可能。”明尊神色一冷,“也罢,年轻人不到黄河心不死,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绝望。”

    忽然战场中响起了一阵阵凄厉的乌鸦鸣叫,乌鸦的叫声本来就很刺耳难听,但此时空气中那种鸦鸣却比实际中的乌鸦更加诡异,仿佛自带着一种魔力,是从地狱传来的声音。

    场中的厮杀早已停了下来,所有的人心中都有一种颤栗的感觉,总觉得下一刻地狱的大门就会打开,无数厉鬼会跑出来索命。

    明尊双手摊开,整个人没有丝毫动作,竟然凭空升起,悬浮于半空之中,两手之间密布着各种黑影,这些黑影慢慢放大,成了一只只漆黑诡异的乌鸦。

    所有的乌鸦合在一起,又组成了一对巨大的黑色翅膀,明尊整个人浮在半空之中,仿佛魔神一般。

    “这家伙还是人么……”

    所有人的心里都泛起一种莫名的恐惧,哪怕是平日里铁血的军队,此时也纷纷不自觉往后移动脚步,要离这家伙更远一点才能放心。

    “这就是你从通天巫那里偷学来的武功么。”宋青书之前和“通天巫”交过手,当时他也是用类似的武功,连铁木真和庞斑都没看出异常,显然这是通天巫本来的武功。

    只不过此时明尊施展起来,威力不知道比和林那一次大了多少倍,而且能从里面感受到乾坤大挪移、吸星大法,甚至还有圣火令的武功、太极拳的思想,显然如今他已经将一身武学的精华融汇在了一起。

    “哈哈哈,通天巫能与长生天沟通,虽然整天里神神叨叨的,但研究的东西确实挺神奇,让我受益颇多,说起来我还挺感谢他的。”明尊回想起之前自己在通天巫身旁卧薪尝胆的日子,嘴角便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你的感谢就是吸干他一身的功力然后取而代之么?”宋青书冷笑一声。

    “他的一身修为能为我做贡献,是他的荣耀,等你下地狱后和他交流心得吧。”明尊话音刚落,双手便往前一合,两队巨大的黑色翅膀往前一扇,一股狂风骤然刮起,普通的士兵一个个被吹得东倒西歪。

    尽管他口中说的是要对付宋青书,但黑翅上的无数乌鸦却往全场所有人飞扑而去,显然今天他冒充忽必烈的事情曝光,他不想有任何活口。

    最先遭殃的是离他最近的蒙古武士,被黑鸦沾到整个身体瞬间枯槁成干尸,然后更多的黑鸦从尸体中破壳而出。

    宋青书眼神一凝,看出对方应该是用了吸星大法的原理,然后成功创造出一种一传十十传百仿佛病毒一样的东西,如果真让他彻底施展,说不定真能一个人灭掉一支军队。

    他不敢耽误,整个人往天空螺旋而上,卷起一股龙卷风的气劲硬生生挡住了对方产生的狂风。

    万剑归宗!

    随着他的飞速旋转,无数剑气从周身四射开来,漫天的剑气往到处扑腾的黑鸦钉去,无数黑鸦被钉死在地上,同时也有无数剑气被漫天的黑鸦消融。

    明尊见势不对,双手一招,漫天的黑鸦又回到了他背后的双翅之中,然后全都没入了他体内:“看来只有先杀了你,再解决其他人了。”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谁杀谁都还不一定,你就只会打嘴炮么?”

    明尊哼了一声,忽然自原消失不见。

    场中其他人纷纷瞪大着眼睛,如果速度足够快,的确会短暂失去身影,但这样凭空消失一点残影都没留下,任谁也没见过。

    “阿九,明尊到哪里去了?”夏青青忍不住问道。

    阿九摇了摇头,显然也不清楚。

    一旁的靳冰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解释道:“明尊一直都在宋大哥身边,从他周围各个角度攻击他,只是因为太快,很难看到罢了。”

    众女之中,她的武功未必最高,但从小跟着魔师庞斑,眼界自然非一般人可比。傅氏姐妹虽然也跟着傅采林,但修为还是差她不少。

    听到她的解释,众人定睛看去,果然隐隐约约看到一团类似火焰的奇形怪状兵器在宋青书周身不停闪现。

    “那是圣火令!”阿九以前在明教呆过一段时间,立马认出来了。

    “宋大哥为什么不动啊?”一旁的傅君瑜心中担忧,忍不住望向靳冰云,不管是一起并肩作战,还是刚刚对方的讲解,她对这个女人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并非没动,你们注意到没有,每次圣火令攻击的时候,都会被一柄虚空剑气挡住。”靳冰云一边紧张地看着场中,一边解释道。

    众女这才恍然,仔细打量,果然看到了那柄虚无的透明之剑。

    只不过她们修为和场中两人比起来差了太远,根本看不出什么门道,只能偶尔看到两个兵器接触而已。

    宋青书就那样仿佛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周身三尺却全是剑气的天下,任对方东南西北风,他自不动如山。

    一炷香的功夫过后,他终于动了,身形一闪,一拳猛然挥向虚空之中,紧接着一个身影忽然凭空出现,被他这一拳打得倒飞而回,空气中都留下了一串血迹,显然这一拳让他受伤匪浅。

    “怎么可能!”明尊半跪在地上,头上的发髻已经被打乱了,披头散发看着不远处的宋青书,满脸的不可置信。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都说了谁杀谁还说不定,刚刚你偏不信。”

    “不可能,我身负三位大宗师的功力,不对,再加上我自己,我至少有四位大宗师的功力,应该在人间无敌,为何会打不过你,不可能,不可能啊!”明尊癫狂至极,显然这样的结局让他无法接受。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已经见过更高的风景。”宋青书回想起当初阿青那一剑的风华,还有独孤求败那非人间的一剑,如今的明尊虽然远比之前那些大宗师厉害,但他连真神都见识过了,世上还有什么能让他动容的。

    见他仿佛有些失神,明尊心中一动,直接往诸女所在的方向飞去,虽然隔着的距离不近,但以他的身法可谓转瞬即至。

    他一手抓向小龙女,一手抓向黄蓉,出手没有丝毫留情,显然是攻宋青书必救。

    察觉到宋青书也急忙往这边飞来,他狞笑一声,陡然回身瞬间扣在了宋青书肩头,双眼泛出一丝奇异的灰色光芒,紧紧盯着宋青书的双眼。

    “哈哈哈,姓宋的,你武功虽高,但终究还是为我做了嫁衣。”明尊一阵狂笑。

    宋青书眉头一皱:“这是什么?”

    明尊哈哈一笑:“通天巫在精神力方面造诣颇深,他的研究给我的启发很大,我根据他的功法改进了夺舍之法,再也不需要目标将乾坤大挪移修炼到第七层,我可以直接夺舍,虽然每次损耗有些大,但和永生比起来,那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有了吸星大法,让我能最大程度保留一身修为。”

    “你打算夺舍我?”宋青书眼睛也渐渐开始变得灰暗了起来。

    明尊一脸得意:“所以说你注定是为我做嫁衣,你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会变成我的,你那些红颜知己也会成为我的女人,汝妻女吾养之,汝无虑也,哈哈哈哈~”

    “无耻!”

    “宋大哥!”

    ……

    诸女见状大惊,纷纷挥剑往他身上刺来,只可惜他背后忽然涌出无数黑色乌鸦,让诸女根本无法近身。

    “你们这些女人现在会恨我,但等会儿就会爱我爱得要死了,等我夺舍了宋青书的身体过后,会用强大的精神力给你们洗脑,让你们忘了现在发生的事情,只会把我当成你们真正的男人,”明尊脸上尽是得意,口干舌燥得厉害,“虽然我这个人有洁癖,只喜欢未经人事的少女,但你们一个个漂亮成这样,我也不介意捅着玩几次,哈哈哈~”

    就在这时,对面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干嘛不想一想我为什么这么容易被你制住?”

    “你怎么还可以说话?”明尊心头一惊,急忙加大了夺舍之法。

    宋青书眼中缓缓升起一抹金色,之前的灰色如冰雪遇到烙铁,纷纷融化退散:“之前我就奇怪,你夺舍张无忌倒也罢了,为何能夺舍忽必烈,毕竟他不可能学会七层乾坤大挪移,所以我担心你找到了新的夺舍法门,如果真是那样,你某种意义上已经获得永生了,就算我杀了你这个宿主,你未必没有办法逃到其他人身上去,所以要杀就要杀你的元神!”

    他声音刚落,眼中一个挥舞着剑气的金色小人越来越大,直接摸入他额头之中。

    “不~”明尊身体里传来一丝不似人声的凄厉惨叫,可惜完全抵挡不住这个金色小人,最终一双眼睛再无神采,整个人颓然倒在地上。

    缠着诸女的漫天黑鸦那一瞬间仿佛也失去了力量来源,纷纷凭空消散。

    “宋大哥!”诸女见到他反败为胜,一个个喜不自禁。

    傅君瑜扯了扯姐姐衣袖,她俩倒是没冲过去:“姐姐,刚刚那小金人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只觉得有一股灵魂上的颤栗,整个人仿佛都动不了了。”傅君婥忍不住心有余悸。

    “我们在旁边都感触这么深,被攻击者不知道多绝望,这家伙年纪轻轻,一身武功到底是怎么练的,竟然比师父还厉害。”傅君瑜眼中异彩连连。

    一旁的傅君婥笑道:“怎么,不要你的宝玉了,想移情别恋?”

    “姐姐~”傅君瑜顿时娇嗔不已。

    明尊一死,麾下的残余蒙古兵很快死的死,降的降,山中老人见势不对正要逃跑,宋青书将脚边的长剑一踢,长剑犹如一道流光,仓皇而逃的山中老人哪里躲得过,一代杀手之王,就此陨落。

    事后盘点战果,忽必烈、阿里不哥麾下精锐机会全军覆没,只有少数逃回了蒙古,得知此消息,天下大震。

    高丽经此一役,之前的太子、王子两派也死伤殆尽,宋青书扶持一个偏远年幼宗室上位,同时为了保证自己利益,他也需要留一股力量长期驻扎镇守在这边。

    不过留守首领上面却犯了难,阿九夏青青有自己的地盘要经营,本来最合适的是方怡、沐剑屏,但两人在神龙岛和他分离这么多年,才见面没多久又让她们留在苦寒的高丽实在太对不住。

    结果黄蓉自告奋勇留在高丽,一来黄药师需要留下来养伤,二来帮他处理这边的一切。

    宋青书先是一愣,继而明白过来,对方估计不太想回中原,毕竟中原到处都是两人的风言风语,唯有在这异国他乡,她才能毫无顾忌和他在一起,同时这段日子也是她多年来过的最轻松的时间。

    于是宋青书便答应下来,同时答应尽快回国后找其他心腹将领过来替代,黄蓉却告诉他不用着急,甚至永远留在这边她都不介意。

    当然委托他照顾桃花岛的一对儿女,最好能将姐弟俩送过来。

    宋青书自然是一口答应,安顿好高丽一切过后,他便带着舰队浩浩荡荡南返中原,同行的还有高丽诸多高层的质子,当然名义上是留学之类的目的。

    同时傅氏姐妹也跟着一同南下,她们还惦记着江南那个宝玉哥哥。

    阿九和夏青青在中途回了金蛇营,没有跟着去临安,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不是很愿意到其他女人的地盘。

    为了弥补心中亏欠,这段时间宋青书有近乎一半的时间晚上去她们的房间。

    方怡沐剑屏将神龙岛的舰队交给了部下打理,然后跟着一起到了南宋,一来和宋青书有更多的时间相处,二来想回沐王府去看一看。

    霍青桐中途回了扬州,她放心不下妹妹。

    靳冰云和单玉如则也在差不多的时候离去,这段时间相处,她们忽然意识到宋青书身边的女人虽多,但基本上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地盘和领域可以帮到他。

    而两女的基本盘在蒙古那边,出于危机意识,两女便决定回去,才能最大程度帮到宋青书。当然靳冰云整个过程是被动的,她没有心思考虑这些,只不过被单玉如怂恿,最终也被说动了。

    宋青书则带着小龙女、薛宝琴等女回到了临安。

    因为全歼了蒙古的精锐,如此天大的功劳南宋朝廷已经到了赏无可赏的地步,有人建议给他加九锡,但被他严词拒绝,因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果不其然,他拒绝九锡的事情传出,举国称赞。

    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堆其他各类官职的加封兼任,宋青书则趁这个机会大肆安排提拔自己的心腹亲信,权势比贾似道最巅峰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临安和诸女过了一段神仙般的日子,蒙古那边再次传来消息,唆鲁禾帖尼得知忽必烈和阿里不哥死讯不由大怒,亲自出山临朝称制,将蒙古之前留在西方诸国震慑当地的术赤系、察合台系诸王军队纷纷调了回来。

    原本术赤系和察合台系诸王是不愿意回来的,但意识到帝系凋零,他们有机会夺得全蒙古大汗的位置,一个个改变了主意。

    经过数月的休养生息,蒙古带着最后的数十万铁骑南下,头一站依旧是攻打西夏。

    宋青书早已提前得到了消息,与木婉清、李清露等人商议好对策,因为上一次西夏被铁木真已经打残了,如今硬碰硬肯定没有出路。

    于是主动投降蒙古,蒙古素来善于招降敌人,驱使作为仆从军,如今正值力量空虚用人之际,所以对西夏的投降大为高兴,破天荒地给予了西夏皇室极高的待遇,依旧保留自己的力量,当然,西夏有义务给蒙古提供后勤补给,同时也需要派军队参与蒙古接下来的军事行动。

    西夏立国百年,和宋朝也征战了百年不分胜负,这么快投降让南宋朝野上下极为震动。

    不过更震动的事情还在后面,蒙古收服西夏过后,直接挥军东进,攻击金国。

    蒙古人在水上虽然战斗力菜鸡,但在陆地上,他们依然是天下无敌,金国军队经过苦战,还是节节败退,甚至还丢失了关中重镇长安。

    不过女真人骨子里也是战斗民族,祖上的战斗基因渐渐苏醒,金国国家机器开动以后,以潼关、黄河为防线,数次击退蒙古的进犯,让其再也不能前进一步。

    南宋朝野上下主流观点是看两国狗咬狗,毕竟不管是蒙古也好,金国也罢,都是他们的世仇,相对来说,对金国的仇恨还要深一些。

    不过接下来蒙古的操作让南宋朝野上下坐不住了,他们故技重施向南宋借道,要绕开金国潼关黄河防线。

    宋人也不傻,他们是想看到蒙、金相持,最好耗干每一滴血,当然不会借道。

    谁知道蒙古根本不等南宋答应,直接攻破汉中,由上庸线进入南阳,绕到了金国腹地,金国人仓促应战,大败而归。

    因为蒙古的攻击,再加上南宋朝野有识之士担心唇亡齿寒,宋青书终于有了出兵的理由。

    本来如果没有他存在,南宋朝廷虽然愤懑,但多半最后会息事宁人,但如今有了宋青书这种战神级人物,再加上之前数次大胜,南宋的腰杆也硬了许多。

    于是宋青书亲率大军北上,暗中与金国歌璧姐妹联系,沟通金国忠义军诸将,两国的军队完美地合作了起来。

    再加上西夏军队突然反水,一场决战打下来,蒙古主力被彻底消灭,举世皆惊。

    南宋这边的朝廷原本派宋青书率军北上只是打算让他延缓一下蒙古进攻步伐,稍微帮助一下金国,让胜利的天平重新平衡,可哪知道他不声不响搞了一个大新闻。

    蒙古主力被歼灭,西夏又向宋青书投降,如此不世之功,宋青书真的已经到赏无可赏的地步了。

    这次又有人提出给宋青书加九锡,再也没有任何人反对。

    朝廷正式的封赏下来,宋青书加九锡,入朝不趋,参拜不名,剑履登殿。

    朝廷有识之士知道这对于皇室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信号,毕竟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

    但宋青书如今权倾朝野,数次大胜过后,在全天下又有着极高的威望,甚至连黄蓉和他之间的事情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了,反而觉得黄蓉占了便宜,一个个都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且宋青书手中直接间接控制的地盘不亚于南宋,无数军队效忠于他,因此南宋很多家族、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什么,但大势如此,大家也无可奈何,甚至不少人开始主动向他投靠效忠。

    毕竟从龙之功实在太诱惑,其他时候也许还有抄家灭族的风险,但如今宋青书已经是南宋事实的皇帝了,还能有什么风险?

    在这个趋势之下,哪怕最忠于赵宋的大臣、家族也纷纷像宋青书抛出橄榄枝,毕竟谁都有家有室,有自己家族的利益要考虑。

    在这个前提下,宋青书又找了个机会北伐金国,又取得了一场大胜,收复了汴京,举国沸腾,大宋积弱多年,什么时候这么威风过?而且收复汴京也不知道是多少人的心愿!

    阿九、夏青青带领金蛇营,周芷若带着扬州绿营,杨妙真带领红袄军彻底并入南宋,但明眼人都知道她们听命于谁。

    宋青书的威名在朝野、民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南宋的小皇帝在太傅的授意下,主动提出禅让,宋青书当然是推辞,三推三让过后,方才接受了南宋皇帝的禅让。

    改国号为齐,登基为帝,立周芷若为后,阿九、任盈盈为皇妃,为了安抚宋朝旧臣,南宋的几位公主在后宫中封号也很高,与阿九、任盈盈并列。

    接着宋青书继续北伐,同时不停地派人招降金国,金国之前和蒙古一战损失不小,这些年的征战他们也失掉了大量战略纵深,再加上如今宋青书实力实在太过强大,他们知道很难抵抗。

    之前宋青书是南宋的臣子,金国上下哪怕知道不敌,也没考虑过投降,毕竟金宋之间的仇恨实在是太深了。

    但宋青书建立了新的国家后完全就不一样了,双方之间的仇恨不复存在,哪怕民间、南宋皇室有些,但也不影响大局。

    于是在歌璧姐妹的运作下,再加上国内头号权臣“唐括辩”、忠义军诸多将领都是宋青书的心腹,可谓从裁判到选手都是他的人,虽然金国内部还是有不少强硬派,但也架不住大势所趋,最后的投降也顺理成章了。

    接受金国投降过后,宋青书善待金国皇室,同时保留了大部分金国贵族、高层的官位,只是添加了一些制衡手段。

    原本投降后忐忑的金国上下,纷纷转忧为喜。

    南宋内部不少人对此有些非议,但架不住宋青书威望太高——历史上开国皇帝要做任何改革都是相对容易的,就是因为他威望高,手里有军权财权人事权一把抓。

    再加上宋青书前些年暗中建立的民间的舆论宣传机构,很快就将这些非议扭转过来。

    同时善待西夏王室,让李清露、木婉清等人继续带着西夏贵族管辖原本的土地,当然他们要派质子入京,朝廷也会派一批官员到地方。

    对于亡国之臣来说,这样的待遇简直是喜出望外了,所以西夏、金国两地很快就稳定下来。

    再经过十几年文化教化,必然能彻底融入大家庭。

    接下来宋青书继续率军北击蒙古,将蒙古人赶回到了漠北,经过多年的打击,黄金家族血脉凋零,终于再也压制不住蒙古诸部。

    蒙古陷入分裂,分成了东西两部,西部的瓦剌,东部的鞑靼,瓦剌和鞑靼各自又有数个大部,其中海迷失统领着瓦剌诸部最强者,汝阳王府则是鞑靼诸部最强,赵敏替父亲报了仇,帮哥哥自立过后,便功成身退来找宋青书双宿双栖了。

    除了这两股势力之外,雅伦王妃还控制着一些旧部,蒙古分裂的诸部之间仇恨也颇深,经常陷入纷争,再也无暇南下中原。

    解决蒙古的过程中,辽国也投降了齐国,毕竟如今辽国早已不复当年的强盛,只剩下弹丸之地,之前有蒙古撑腰勉强在清金夹缝中求生,如今蒙古都垮了,辽国自然也没了指望。

    当然如果不是暗中控制辽国的是苏荃,要投降也没那么容易。

    辽国投降,蒙古彻底分裂后,天下的注意力都在清国上面,如今清国基本上被齐国的势力全包围,再加上东边高丽人的相助,面对宋青书大军压境,清国内部很快也动摇起来。

    此时清国的处境和春秋战果末年的齐国一样,虽然依然有不俗的实力,但秦国已经一统天下,大势已去,再也没了反抗的心思。

    再加上西夏、金国投降之后的良好待遇,清国臣民最后一丝顾虑也没有了,投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宋青书一统天下过后,朝野上下开始催促他给诸位妃嫔相应的称号。

    尽管他不愿意给诸女分出高下,但架不住礼教如此,很多事情也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最后册封周芷若为皇后,东方暮雪为皇贵妃,在天下臣民眼中,这个皇贵妃极为神秘,很少有人知道她的来历,竟然能成为嫔妃中最高等级。

    封阿九为贵妃,任盈盈为淑妃,赵敏为德妃,完颜歌璧为贤妃,原本她是不愿公开进入宋青书后宫的,只不过架不住对方的软磨硬泡,再加上之前生的孩子跟了唐括辩姓,也算对亡夫有个交代,便半推半就从了。

    封木婉清为庄妃,苏荃为敬妃,赵瑚儿赵媛媛并列惠妃,薛宝钗薛宝琴姐妹并称顺妃,夏青青为康妃,小龙女为宁妃。

    原本夏青青是不愿公开进宫为妃的,但宋青书太强势了,再加上这些年在金蛇营大家都知道他俩关系,所以也不掩耳盗铃了。

    另外宋青书是打算给冰雪儿留一个靠前的妃位,因为她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对他好的女人,可以说他命运的起点和转折都是她带来的,两人之间的感情最纯粹不掺杂任何利益,可找到她的时候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她可以私底下和他在一起,但绝不能让先夫名声蒙羞,堂而皇之进后宫她是绝对不同意的。

    宋青书对其他人可以用强,对她却丝毫舍不得违逆,便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改而在白马湖畔还有辽东的玉笔山庄附近给她修建了很多别院,一来可以让她照顾儿子,二来可以经常去看她。

    王家比较尴尬,原本他们家肯定有一个妃位的,但到底让谁上很麻烦,让李青萝上的话,王家可丢不起这个人;让王语嫣上呢,他们又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尽管王子腾想了一些办法,但都被家族内部否了,是以就耽误下来,不过还有丽妃、华妃两个位子空下来,以后总有机会的。

    另设九嫔: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待遇皆为正二品。

    分别授予耶律南仙,李清露,赵璎珞,完颜萍,完颜重节、黛绮丝、霍青桐、杨妙真、耶律燕,这些人,基本上背后都代表着各国各方的势力,需要以此来平衡。

    不少人对此不无非议,像李清露这种,名义上是贾宝玉的妻子,黛绮丝这种更是离谱,虽然曾经是武林第一美人儿,但女儿都多大了?

    但宋青书力排众议,再加上各民族融合,像蒙古、金、清、西夏等国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大家便不了了之。

    赵璎珞和那两个没心没肺的妹妹不同,她对宋青书代宋一事颇为不满,花了好大力气才哄回来。

    另外设正三品婕妤九人,李沅芷、方怡、曲非烟、钟灵、谷姿仙、靳冰云、单玉如、何铁手、桑飞虹。

    虽然当初李可秀背叛,但李沅芷牺牲名节舍命相救的恩情仍在,再加上江北绿营有不少李家旧部,所以她的上位也顺理成章。

    靳冰云对位置并不是很在意,她之所以愿意入宫,主要是为了和宋青书更接近,可以趁机探求天道,只可惜每次那家伙都带她讨论人伦大道。

    其他几人都曾经对宋青书的事业做出过不小的贡献,像何铁手、桑飞虹这种负责江湖情报网络,卖力地给宋青书舆论宣传,若非出身太低,恐怕位置还会靠前。

    正四品美人十三人,分别是曾柔、喀丝丽、沈璧君、双儿、蓝凤凰、陆无双、程英、阿紫、蒲察秋草、水笙、沐剑屏、骆冰、史湘云。

    其中喀丝丽虽无妃位,但身带异香,宫女都私底下称呼其为香妃。

    除此之外的诸女中,黄蓉拒绝了丽妃之位,宁愿有时候呆在高丽,有时候回桃花岛,倒是不再拒绝宋青书去看她,却始终不愿意入宫。

    阮夫人因为夫家的关系,再加上自己也不愿进宫和诸女争宠,所以婉拒了邀请;

    陈圆圆则是红颜祸水的名声在外,担心给宋青书带来厄运和非议,也不愿意被册封,她本身早年间在后宫本就呆烦了,不管是皇妃也好,王妃也罢,她都做过,实在不想再踏足皇宫。

    另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是她不愿意断了女儿阿珂的路,对女儿的心思她可是一清二楚……

    南兰素来身子不太好,再加上前些年染病后一直不好,自觉时日无多,便将女儿苗若兰委托给宋青书代为照顾。

    戚芳在麻溪铺老家隐居悠然自得,也不愿再卷入是非。

    程瑶迦终于生下了大胖小子,也算了却了一桩心愿。

    雅丽仙和阿曼跟随铁延部逐水草而居,拒绝了使者送来的邀请,她们显然也不想离开草原到中原生活。

    阿绣则被爷爷白自在特意从大雪山接到京城。

    李纨经常在家中看到李莫愁长吁短叹,想劝又不知如何劝起,寻思着要不要找小龙女来当个中间人,只不过想到小龙女那天真的性子,恐怕没法胜任这个说客的职责。

    长吁短叹的又何止李莫愁一个,还有金国的唐夫人。

    傅氏姐妹也终于知道了宋青书的身份,提着宝剑追着他砍了很久……

    海迷失和雅伦则是对宋青书又爱又恨,再次见面,恐怕兵戎相见的可能性更大。

    这一天宋青书正在批阅浩瀚的奏章,心想这皇帝当得真没以前一个人的时候逍遥快活呀,忽然有宫女前来禀告:“陛下,不好了不好了,德妃和皇后娘娘又打起来了。”

    “又打起来了?”宋青书以手抚额,急忙往坤宁宫赶去。

    还没到就远远地听到周芷若和赵敏吵得鸡飞狗跳:

    “现在我是皇后,你要向我下跪行礼。”

    “我呸,你不就是仗着先和他成亲么,论本事论能力,诸妃之中你赢得了谁?”

    “哼,这就是命,反正你和我争了一辈子,最终还是输给我了,嘻嘻。”

    “气死我了,这个德妃我不当了!”

    ……

    宋青书刚好撞见赵敏怒气冲冲地跑了出来,不禁苦笑道:“敏敏,别说气话。”

    “我没说气话,我不当德妃了,我要当皇后!”赵敏气呼呼地盯着他。

    宋青书一个头两个大:“这个这个……”

    “哼,我知道你为难,所以也不要求当独一无二的皇后,你像我们蒙古那样,设定多个皇后不就行了么。”赵敏说道。

    “中原王朝这边没有这样的先例。”宋青书讪讪地说道。

    “什么条例是不能改的,你一个开国之君还改不了这些?”赵敏眼圈都红了。

    “哎哟哟,又在这里装可怜使美人计了啊。”周芷若笑盈盈地走出来。

    赵敏脸色悻悻然的恢复了正常:“反正我不管,我不能比这女人低!”

    “这可由不得你。”周芷若幸灾乐祸地说道。

    眼看着两女又要吵起来,宋青书终于爆发了:“都别吵了,都跟我去西征,西边国家多的是,到时候给你们每人分封一个国家,别说皇后,太后都随你们当!”

    “西征?”

    听到他的话,闻讯赶来的诸嫔妃眼中异彩连连,很多女人虽然不介意自己的地位,但是介意将来的儿子低人一等,可中原这边的蛋糕就这么大,分都没法分,如果西征的话,那完全就不一样了。

    世界这么广阔,她们姐妹之间哪还用争呀!

    第二年开春,齐太祖宋青书携诸后妃率大军开始了第一次西征,全世界都开始颤栗……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