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4 大结局(三) (5)

作者:征文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道。

    “阿德哥哥,求你了,我们帮帮他吧。不管怎么说,他总是我们的朋友,不是么?”猫咪一脸乞求。

    “他这样伤害你,我以后都不会拿他当朋友了。”赛义德气得扭过脸。

    “阿德哥哥,我知道你说的都是气话。我们是好朋友,无论哪一个有了困难,我们都会帮他解决的,不是么?”猫咪柔声道,此刻,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立场,只是一心想着要成全钟亦诚的痴心。

    “服了你了,亦诚舍弃你,是他自己的损失。”赛义德无奈道。

    “那赶紧告诉我,那个清风,噢不,叶天意,她住在哪里?”猫咪见他妥协,赶忙问。

    “你要干嘛?”赛义德说。

    “我要想办法带她去那片杨树林,或许到了那里,她会想起从前的故事。我们这样,我负责带她过去,给她讲从前的故事;你呢,就带着亦诚,拿着吉他,在林子深处弹那首《秋日私语》。这样,清风的记忆肯定就会被唤醒,男主和女主就能相拥在一起,皆大欢喜了。”猫咪一脸的喜气洋洋。

    “喂,你有没有半点为人女朋友的自觉性呀?他们倒是欢喜了,你呢,猫咪?你该怎么办?”赛义德嚷道。

    “咳!你担心我做什么?我猫咪是谁呀?只要我勾勾小拇指,自然有大把高富帅排队等着我。”猫咪一脸风轻云淡。

    但是赛义德还是看得出来,她是在极力掩饰自己的伤痛。

    “唉,随你吧,只要是你的心愿,我都愿意为你达成。便宜了亦诚那混蛋了。”赛义德叹息道。

    赛义德找到钟亦诚的时候,他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口里还喃喃地叫着清风。

    猫咪看到他这幅模样,又是心疼,又是心酸。

    痛的是,他竟然把自己糟蹋成了这副样子,酸的是,他的这幅样子,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俩人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钟亦诚弄上车,看着他倒在后座上睡熟以后,赛义德带着猫咪租来一辆出租车。

    将出租车停在摩天酒店门口,他们便开始了耐心的等待。

    过来了好多个客人,想要搭乘猫咪驾驶的出租车,都被她以车坏了,等待修理厂来拖车为由拒绝了。

    终于,等到了清风和甘正宁出来了。

    赛义德给猫咪打了电话,示意她这两个人就是她要等的人。

    看到清风的第一眼,猫咪心里的不平衡瞬间都消失了。

    这个女人,虽然年纪比她大几岁,但是看起来却还是很年轻。她的气质高雅,一望而知是出身大家。她的肤色白皙,眼眸纯净,微笑的时候,两颗虎牙微微露出,很是可爱。

    她完全是一个配得上钟亦诚的气质型美女,而且丝毫没有狗血剧里女配的邪恶。

    事实上,她才是女主。而她猫咪,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配。

    猫咪则探出头来,大声招揽生意:“先生太太,想要去哪里?”

    “我们想看看A市的风景名胜,然后就打算回国了。”叶天意露出和善的笑容说。

    “我带你们去郊区转转吧,那里有很多风景宜人的地方,虽然都还没有开发,但景色比起那些风景区一点都不差,重要的是,那里不会很拥挤,空气也很新鲜。”猫咪热情地介绍道。

    或许是她真挚的笑容打动了叶天意,她竟然点了点头。

    “天意,我们还是到正规景点去吧,那种地方会不会不安全?”甘正宁警惕地说。

    “正宁,你在担心什么?有你在,我还怕不安全么?再说,我看A市的治安很不错,完全不用担心。”叶天意笑道。

    甘正宁虽然有些不安,但是想到今天早上所发生的事,也希望能够让叶天意出去散散心,免得她一直惦记着那个变态男。

    直到他们两个上了车,猫咪才常常地舒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把他们骗上车了。

    虽然她心里觉得挺对不住甘正宁,但毕竟钟亦诚的幸福更重要。

    尽量把车开得十分平稳,而且还要不停地跟他们套近乎,这对于猫咪来说,难度真的不算小。

    不过想到她这么做,或许能够让钟亦诚了却心中的夙愿,她又觉得一切都值了。

    终于,车子开到了那片杨树林。

    猫咪停下车,笑着说:“在这里停一下吧,这片树林很不错的。里面有花有草,而且很阴凉的。”

    “可是这里看起来很平常的。”甘正宁有些不满。

    “这里虽然看起来平常,却有一个很美丽的故事呢。”猫咪笑得十分灿烂。

    “我们下去走走嘛,正宁。我觉得这片树林很好,很诗情画意呢。回去之后,说不定我还能写一篇即景杂文呢。”叶天意笑着说。

    甘正宁无奈点头,他这个妻子,最是小资情调,每次看了美景,或者听了什么感人的故事,总会有感而作。

    三个人下了车,猫咪兴致勃勃地领着叶天意往林子深处走去。甘正宁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但是能够看到自己的爱妻高兴,他觉得做什么都值。

    “对了,正宁,你先在这溪水边休息一会儿吧,我知道你们男人对这些花花草草的都不感兴趣,我跟这位猫咪小姐去林子里面采些野花,编一个花环给你。”叶天意看出他的勉强,很善解人意地说。

    “那好,你们去吧。不过要当心哦,别被狼外婆给抓走了。”甘正宁笑道。

    自来熟地挽着叶天意的胳膊,猫咪领着她去林子里面采花。

    边走,她状似无意道:“对了,甘太太,我刚才说要给你讲一个故事,你还想听么?”

    “想听,你说吧。”叶天意十分感兴趣地说。

    猫咪清了清嗓子,开始讲: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深秋的下午,名叫诚的男孩子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叫做风的女孩子……”

    猫咪把钟亦诚讲给她听的,有关于他和清风之间的故事,声情并茂地讲了一遍。

    讲到感人之处,她的眼里流出了泪水。

    同时,她发出了信息,让钟亦诚那边弹曲子。

    当那首优美的略带伤感的吉他曲《秋日私语》响起的时候,叶天意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猫咪故事里的深意,她早已经听出来了,这两天,钟亦诚极度疯狂地出现在她的面前两次,她就有些怀疑起他说的那个清风究竟是谁了。

    为此,她特意打电话给美国那边,她曾经的主治医师,调来了她的详细病历。才发现,她竟然在七年前做过脑瘤手术。

    手术中,她的部分脑白质被切除。但是手术很顺利,她的脑瘤被成功切除,她恢复了健康。

    她在网上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得到的结果竟然是,脑白质被切除,意味着人的一部分记忆也跟真被抹掉了。

    而今天,这个叫做猫咪的女孩子,明明气质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出租车司机。而且她又是那么处心积虑地带着她来到这片杨树林,这一切,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圈套。

    只是,这个圈套却没有丝毫的恶意,都只是为了让她重拾过去的记忆罢了。

    猫咪讲的那个故事虽然很感人,只可惜,她永远都不可能回忆起来。

    “猫咪小姐,你讲的这个故事确实很感人。或许,我就是你故事中的女主角,但是你知道么?我曾经做过脑瘤手术,手术中,我的一部分脑白质被切除了。

    你知道脑白质被切掉意味着什么?那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失忆,而是和它相关的那一部分,等于是根本没有发生过。我就像一个死去之后又重新生出来的婴儿,我已经喝过了那碗孟婆汤了,所以过去种种比如前世,我既不可能回忆起从前,也不可能对从前的人再有半点情愫。请问小姐你,还记得你前世有过的感情么?”叶天意缓缓地说。

    “可是,亦诚他实在太可怜了。”猫咪说。

    “请你转告他,人应当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不要等到失去以后么,再去无尽地追悔。”叶天意意味深长地说。

    她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女孩子一定是非常地喜欢钟亦诚,不然她也不会为了他做到这一步。

    她最终选择了甘正宁,这是她唯一可能的选择,这是她新生之后的爱情,美好而没有一丝伤痛。

    两颗大树的背后,钟亦诚手中的吉他砰然掉在了地上,整个人也瘫坐在地上。

    猫咪原本以为一切都会像她预期得那样,有情人可以终成眷属,但是结局却是这样残酷。

    叶天意和甘正宁当天下午就乘飞机离开了A市。

    那天之后,钟亦诚终于平静下来,不再有去追叶天意的念头。

    她已经不是他的清风,她只是叶天意,拥有另一段记忆的长着同一张的脸的人而已。

    她和他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或许当初她告诉他假名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离开他的准备。

    他只是她生命垂危时抓住的一根稻草,她人生路上的一道美丽风景。

    尽管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钟亦诚还是沮丧了很久。

    那段时间,他每天都会去酒吧里酗酒。猫咪总是默默陪着他一起醉酒,然后,他们一同摇摇晃晃回到他的别墅里。

    东倒西歪地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某天半夜,钟亦诚醒来,只觉得自己的小弟弟肿胀无比,睁大眼睛一看,猫咪竟然毫无形象地趴在他的胸口酣睡,口水都打湿了他的衬衫。

    他叹息一声,心疼地把她抱上了楼,轻轻放在了床上。

    替她除去了鞋子,盖好了被子,正打算离去的时候,忽然听到她大声说着呓语。

    “清风,你别走,亦诚好可怜!”她一边喊叫着,一边拽住了他的衣袖。

    钟亦诚只觉得紧紧关闭着的那扇门,轰地一声洞开了。

    他这段时间究竟在做什么?为了曾经的一个梦的破灭而颓废,完全无视猫咪的感受。

    而她,则不计前嫌陪在他身边,等待着他度过难关。

    “钟亦诚,你是天下最大的混蛋!”他狠狠揪着自己的头发,冲到了浴室里。

    望着镜子里那个胡子拉碴,眼窝深陷的男人,他简直不敢相信那就是他自己。

    放开热水,洗干净浑身的酒气,刮干净脸上的胡须,他找出干净的衣服换好,这才重新回到了卧室里。

    从抽屉里翻出那天准备送给猫咪的婚戒,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他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猫咪,醒醒,我有话要对你说。”钟亦诚使劲摇晃着熟睡的猫咪。

    “讨厌,我还没睡够。几点了?”猫咪睁开眼,迷糊地问。

    “别管时间,我有话要说。”钟亦诚一脸的急迫。

    “什么话呀?就不能等到天亮再说么?”

    “不能,你起来,坐好。”钟亦诚费了好大力气,将猫咪扶起来。

    看着她坐直了身子,总算是不东倒西歪了,他这才“扑通”一声跪倒在她面前。

    “喂,你疯了,大半夜的整什么幺蛾子?”猫咪被他吓了一跳。

    最近一段时间他都虽然不大正常,但却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反常。

    “猫咪,嫁给我吧。”钟亦诚举着手里的戒指,仰着脸深情地望着她说。

    “你混蛋,哪有半夜三更求婚的?”猫咪骂道。

    “猫咪,你别生气,我就是等不及了。你要是不喜欢半夜求婚的话,明天早上我再求行不?”钟亦诚有些慌了。

    “混蛋,你等不及了,怎么还等了真么久?我以为你毕业典礼那天就会向我求婚的。”猫咪的眼眶猛地红了。

    “对不起,猫咪,都是我不好,我原本是准备那天向你求婚的,可是却发生了那件事……”钟亦诚羞愧道。

    猫咪呆呆地看着他,有点儿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或许是她睡迷糊了?等明天早上醒来,她就会发现,这不过是一场梦。

    “猫咪,你说点儿什么吧。你不说话,我心里慌得厉害。”钟亦诚惶恐道。

    猫咪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伸出手,猛地掐了他的手背一下,钟亦诚以为她是生气,尽管疼得呲牙咧嘴,却不敢反抗。

    “我掐的疼不?”猫咪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明天猫咪番外完结,想看其他番外的留言,没有的话,本文就正式完结了。

    ------

    猫咪番外027(完结章)

    感谢热心书友:rita1987111送200阅读币红包一个;fuyushong送金牌2枚,日式烤饼送金牌一枚。

    感谢大家一直追到猫咪番外的完结章!

    “我掐的疼不?”猫咪忽然冒出一句。

    “不,不疼,你要是生气,就多掐几下。”钟亦诚说。

    猫咪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原来这不是我在做梦,哈哈!”

    看到她不生气了,钟亦诚一下子站起来,伸手就去搂她的腰。

    “混蛋,谁准许你碰我了?约法三章你忘了么?”猫咪骂道。

    “我没忘,大不了明天早上你狠狠惩罚我就是了,任你怎么打骂,我统统接受。”钟亦诚凑到她耳旁声音暧昧道。

    “你放开我,有什么要说的,我听着就是了。”猫咪被他的气息弄得有些心里发慌,忍不住去推他。

    “要说的我都说过了,现在该做了。”钟亦诚说着,已经吻上了她的唇。

    猫咪反抗了几下之后,身子已经开始发软,手脚都不听使唤了,只能由着他为所欲为。

    酒精的力道还没有完全散去,长长的吻更是夺取了她的意志,猫咪只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只想要跟他一起去体验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看到猫咪绯红的脸,钟亦诚下面种帐的更厉害了。

    情|欲阵阵袭来,他开始颤抖着剥她的衣服。

    虽然对于女人他有着很多的经验,但是剥猫咪衣服的时候,他的手还是很不争气地颤抖起来。

    看到那两团丰|盈跃然而出时,他只觉得身体都快被烧化了。

    对于他,猫咪其实也是渴望已久,这个男人陪伴她度过了四年多的时光,给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怀,给她许多不一样的感受。

    重要的是,他给了她爱情。这是她平生第一次认真体会到的爱。

    以往每次听到同宿舍女孩子们谈论XXOO时,她们脸上的无限甜蜜感,令她也忍不住想要去品尝。

    但是看似十分勇敢的她,对于这件事却有着本能的害怕,所以她总是拖了又拖,在心里定下了毕业典礼那天去做。

    但是从那天起,到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她都还没有做到。

    有那么几次,她也想过要换个男人去做。毕竟想要跟她拍拖的男生有大把,但是每次一想到会被别的男生碰,她的心里就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也罢,既然身体强烈要求钟亦诚的碰触,就便宜了他吧。

    猫咪如是想着,浑身的警惕便都放松了。

    感受到猫咪身体渐渐变得柔软,这对于钟亦诚来说不啻于莫大的激励。

    这具身体,是他渴望了五年的身体,这个女孩子,也是他决定要一生相守的,他不再犹豫。

    拿出最高超的技艺,一点点在她的身体上点火。

    未经人事的身体根本禁不住这样的逗弄,猫咪很快便沉醉其中,身体颤抖得仿佛大海中一叶小舟。

    世界在她的眼前晃动起来,唯一安定的就是他的灼热身体。她紧紧抓住他的后背,双腿下意识地攀上了他的腰。

    这样的刺激令钟亦诚再也无力控制,身体本能地,箭一般地朝着渴望的地方刺了进去。

    “啊!”疼痛令猫咪大声尖叫起来,但是被他吻着的唇,发出的声音却是娇媚至极。

    这样的猫咪是钟亦诚从未曾见过的,她展现给他的总是冷硬泼辣的一面,如此的女性化在她的身上还是头一回看到。

    那一道厚重的阻碍,令钟亦诚大喜过望,原来他的猫咪,真的一直保留着最初的纯真。

    又是激动又是心疼,他放缓了幅度,一边慢慢研磨,一边继续用手在她的身体上揉捏。

    各种刺|激频频传来,猫咪的身体里潜藏的情|欲被激发出来,温热的液|体汩|汩流淌,成了最好的润|滑|剂,痛疼渐渐减轻了。

    身体里有着巨大的渴望,以至于她想要更多更深更猛烈。

    下意识地蹭着他,两只手也不停地在他身后用力抚|摸,钟亦诚立刻明白了她的需求。

    拔高了身体,放大了幅度,加快了频率,他开始了一轮猛攻。

    猫咪只觉得自己就要醉死在这种极致的欢愉中了,烟花四处绽放,身体轻盈如一片羽毛,飞跃在云端。

    此刻,她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她的世界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任由他带着她飞上一个又一个浪尖儿,放纵自己的感官,尽享身体纠缠带给她的舒爽。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XX|OO。

    晕过去之前,猫咪如是想。

    同以往任何一次欢|爱所不同的是,钟亦诚竟然失眠了。

    从前每次做过之后,他都会倒头睡去,完全忘记了身边的女人是谁。

    可是今晚,他却连半点睡意都没有,睁大了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熟睡中的额猫咪。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赛义德曾无数次从电话视频里痛骂他,但是他都不愿意重新振作起来。

    清风是他最初最美好的梦,忽然间,美梦消失,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在他的心里,清风早已死去,成为他过去的不可碰触的一道伤口。现在,这道伤口忽然被撕裂,他发现,他不过是一厢情愿地守着旧梦的一个大傻瓜。

    他从枕头下面拿出戒指,摸了又摸。

    半夜求婚,被她岔开了,等明天她一醒来,就再求一次。无论如何,他将会跟她在一起,纠缠一辈子了。

    他暗暗打定主意之后,整颗心忽然间放了下来,不知不觉间,就沉沉睡去了。

    这一觉,睡得无比安稳,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只觉得神清气爽,整个人都前所未有的精神。

    钟亦诚伸手去搂,却搂了个空。

    “猫咪,猫咪,你在哪里?”他喊了两声之后,心里忽然就莫名地慌乱起来。

    昨晚的一切,难道只是一场梦?

    他赶忙从枕头下面摸出那枚钻戒,还好,不是梦。

    ------

    猫咪番外028(完结章2)

    可是一项贪睡的猫咪怎么会这么早就起床了呢?

    往常她陪着他醉酒之后,总会一觉睡到下午的,而且,即便是他叫了外卖来,她都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

    今天到底什么原因呢?

    他掀开被子,赫然便看到了那一团暗红的血渍,昨夜的一切都清晰地回放起来。

    他的猫咪,是那么柔媚可爱,又是那么地奔放热情。

    她给了前所未有的感受,令他恨不能要了再要。

    如果不是心疼她初经人事,他绝对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的。

    这么一想,他的小弟弟又开始抬头了。

    “去,别这么没出息,饿死鬼投胎似的,昨晚不是已经吃了个半饱么?为了我家宝贝猫咪,忍着点儿!”钟亦诚气呼呼地拍了拍那昂起的头。

    从床上跳下地,把整幢别墅找了个遍,却还是没有看到猫咪的影子。

    这下子,他彻底心慌了。

    抓起手机,赶忙拨通猫咪的号。电话通了好一阵子之后,猫咪才接起。

    听到那边一片嘈杂,热闹得要命,钟亦诚心里微微有点儿不自在。

    他等着要向她求婚呢,她怎么能就这样抛下他,自己去玩闹了呢?

    “猫咪,你在哪儿?”钟亦诚问。

    “我在参加田野哥哥他们举办的一个野餐会。”电话里传来猫咪欢快的声音。

    “那个,昨晚的事,你都还记得吧?”钟亦诚有些难以启齿道。

    “是啊,我都还记得,谢谢你给了我一个不一样的夜晚。说真的,我很享受,你的功夫很棒,水平也够高。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再找你切磋的。”猫咪没有半点害羞,很大方地跟他讨论起来。

    “猫咪,你在外面,一个女孩子,随随便便说这种话,会被人笑话的。”钟亦诚心里更加不舒服了,她怎么竟敢在外面这么随便地谈论他们的**?

    “哈,你怎么这么保守?我印象中你一直都很开放的么?怎么,种马如今变成了乖乖男?”猫咪口气轻浮地说。

    “猫咪,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去找你,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钟亦诚压下心中的火气,耐着性子说。

    “近期内恐怕没空了,我的约会已经排到一周以后了。今天田野哥哥请来的男生一个个都那么热情,野餐会开始还不到一小时,就已经有十几个人来约我了,我只答应了看着的顺眼的,和实在推不掉的约会,不然的话,恐怕半个月之内都有的忙了。”猫咪很随意地说,那语气,就仿佛在谈论天气。

    “不行,你是我的女朋友,我不许你跟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约会。”钟亦诚隔着话筒吼了起来。

    “拜托,你有没有搞错?我和你的恋爱关系早在我毕业典礼那天就结束了好不好?你凭什么还以男朋友的身份来约束我?再说了,当初我们恋爱之前,你可是答应过我三个条件的,你的记性那么好,应该不会忘记吧?”猫咪不耐烦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分手?你人在哪儿?我这就过来。”钟亦诚越发着急了。

    “抱歉,我没有义务告诉你。”猫咪冷冷道。

    “可是,昨天夜里你明明很热情的,而且你都把自己交给我了,今天怎么就完全变了呢?”钟亦诚实在想不通。

    “哈,你说那个哦,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一夜情满世界都有,你该不会当真了吧?再说了,你以前也没少睡过女人,要是一个一个认真起来,恐怕你得娶一个排的老婆吧?”猫咪嘲讽道。

    “你和她们不一样,昨晚是你的初夜。”钟亦诚抓住最后一点辩白道。

    “我就是看你御女无数,猜你的经验一定很丰富,不会让我吃太大的苦头,所以才找你破处的。现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没赖着你负责,你也别摆出一副被抛弃的样子好不好?”猫咪说。

    “猫咪,你是故意气我的吧?我不会上当,我这就过来,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向你求婚。”钟亦诚说。

    猫咪只觉得心跳加快,但想起这一个月他是怎么无视自己的,她又动摇了。

    这个男人实在太不靠谱,四年的感情说抛开就抛开,让她怎么能够有信心将自己交到他的手中?

    “晚了,如果你在我毕业典礼那天求的话,当时我心情好,没准儿就答应你了。现在,本姑娘已经没那个兴致了,你就保留着你的戒指,等待下一位吧。”猫咪说罢,挂断了电话。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钟亦诚恨不能砸了手中的电话,但他还是很没出息地拨通了田野的电话。

    “田野,老同学,帮帮忙,帮我盯着猫咪,千万别让她乱来。”钟亦诚说。

    “亦诚,你说这话可就太不厚道了吧?别忘了当初还是我介绍你跟猫咪认识的,虽然你们谈了四年恋爱,但是现在猫咪跟我说,她自由了,想要重新找找热恋的感觉,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能不成全她呢?再说了,我们猫咪从小就惹眼,无论走到哪里,屁股后面都跟了一大串儿,只要她愿意,还愁没有男人亲赴后继往她脚下扑?”田野轻笑道。

    自从他退回到大哥哥的位置,就不再妒忌那些接近猫咪的男人了,而现在,钟亦诚正在体会当初他的那种蚀骨的妒忌心,他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我知道我错了,田野,看在老同学的情分上,你就帮我这一次吧?”钟亦诚哀求道。

    “要我帮你也不难,可你能保证一辈子对猫咪好么?”田野说。

    “我保证。我知道现在我就算发誓,也不会有人相信,但我是真的想要好好照顾猫咪一辈子的。”钟亦诚说。

    “想要好好照顾她一辈子的人可不仅仅只有你一个,关键是她的选择。既然她能够容忍你四年,想必对你的感觉不同于别人。为她的幸福着想,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猫咪晚上会去燃情酒吧,能不能把她从那里带回家去,就看你的本事了。”田野叹息一声道。

    ------

    猫咪番外028(完结章3)

    钟亦诚下午四点就到了燃情酒吧,这个点儿,那些服务生们都懒洋洋的靠在某个座位上。

    他坐下之后,为了保持清醒,根本不敢点酒,但是白坐在那里,又怕找人嫌弃,只好点了几份果汁。

    几个服务小姐开始小声儿议论起来。

    “那个男人好帅哦!”

    “可惜他连一瓶酒都没点,只要了果汁,要是我猜得没错的话,他准是个GAY。”

    “真的假的?这样的极品男人也去做断袖,我们这些女人还有活路么?”

    “我不相信他会是GAY,我要去逗逗他。”一个胆大的女生一脸色迷迷道。

    端起托盘,她扭动着身躯朝钟亦诚走过去,到了他座位旁。

    “先生,您要的果汁来了。”她娇滴滴道。

    “搁哪儿吧。”钟亦诚眼皮也不抬说。

    “请问先生,您还有什么别的需求?”她故意用了极度魅惑的声音。

    以往的客人一听她的这声音,十有**会向她放电。然而这位客人却根本连头都懒得抬。

    服务小姐讪讪地退了回来,惹得另外几个同时捂嘴笑起来。

    从四点到八点,钟亦诚几乎连姿势都没有变换过,眼睛炸呀不眨地盯着门口。

    直到猫咪的影子出现,他噌地一下站了起来。

    “猫咪,好巧,你也来这里了?过来坐这里吧?”钟亦诚一脸殷勤道。

    “抱歉,我的朋友好多,你那里恐怕坐不下。”猫咪眼皮也懒得抬一下。

    “没关系,我可以换个大点儿的座位。小姐,换个地方。”钟亦诚说着,招来了大堂经理。

    招呼着猫咪和她身边的几个男男女女坐下之后,猫咪轻笑一声说:“今晚钟总经理请客,大家可这劲儿地造吧,甭客气!”

    “是啊,是啊,别客气。”钟亦诚额头上几乎滴下汗来。

    一群人大大咧咧坐下,便开始抱着啤酒瓶子灌。钟亦诚想要单独跟猫咪说话,却根本找不到机会。

    直到大家开始去舞池里蹦迪,猫咪笑着说:“钟总经理,要不要一起去跳?”

    “我在这里看着你跳就好。”钟亦诚头上的汗终于滴下来了。

    只见猫咪站起身,俯身将身下的长裙挽起来,打了个结。

    看到她露着一截大腿,小腿更是一览无余,钟亦诚的心都哆嗦起来了。

    恨不能立刻扑过去,用一块大黑布将她整个人都包起来。

    这会儿他忽然羡慕起赛义德了,瞧人家阿拉伯人多聪明啊,把自己喜欢的女人从头盖到脚。

    他的目光片刻不离盯着猫咪,只见她走到场子中央,便开始扭动起身躯。

    她的身材本来就足够傲娇,舞姿更是火辣诱人,她一下场,便吸引了无数男人吃果果的眼神,那些眼神刺激得钟亦诚简直想拿把冲锋枪,把这些人统统突突了。

    疯狂地舞动了几分钟之后,人群便开始鼓掌喝彩,自发地给她腾出一条路,猫咪迈着舞步走上了舞台。

    一段火辣性感的钢管舞,赢得了全场雷鸣般的喝彩声、尖叫声。

    钟亦诚也被她的舞姿震撼了,但是跟着,他就发现满场男人的眼睛都紧紧盯着她的各个敏感部位,他再也无法忍耐,几步冲上台去,一把抱起猫咪,将她抗在肩上。

    “喂,你要干什么?”猫咪惊慌道。

    “土匪抢亲。”钟亦诚答。

    在场的女孩子们,看到钟亦诚帅气的面容,性感的身材后,便一起尖叫起来。

    “哇!太有爱了!太刺激了!我也要这样的抢亲!”早有女孩子一脸羡慕嫉妒恨地对身旁的男友说。

    几乎没有人认为,钟亦诚是在做违法的事,大家看到的都是一片美好和新奇。

    猫咪的喊叫声,都被人群的喧闹声所遮盖,以至于猫咪被扛到外面塞进了车里之后,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拦。

    气喘吁吁地坐在车里,猫咪伸手指着他问道:“钟亦诚,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不想那帮色狼再看你的腿。”钟亦诚郁闷道。

    “去死!他们是色狼,你又是什么?昨天晚上难道你就没有做比色狼更色狼的事?”

    “那能一样么?你是我老婆。”

    “滚开,谁是你老婆?”

    “猫咪,嫁给我吧,给我个机会,让我照顾你一辈子。”钟亦诚猛地在汽车座位上跪下,同时掏出那枚他摸了无数次的钻戒。

    同时,他从车后座上,拿过来一大束玫瑰。

    “凭什么你想我嫁,我就嫁?”猫咪虽然有些动容,但还是狠狠瞪着他说。

    “猫咪,你不嫁我,那我只好一辈子打光棍儿了。”钟亦诚可怜巴巴道。

    “滚开,别冲着我装出一副可怜相。我已经可怜你一个多月了,够对得起你了。现在,你反正也活过来了,滚到大街上去找女人吧。”

    “猫咪,这戒指我买了都快一年了,一直想要找个合适的机会送给你。你难道就这么忍心,一定要折磨我?”

    “我折磨你?我可没那个本事,我既不是你的初恋情人,更加不是你心里爱的女人。对你来说,我就是随手抓来的一根稻草,用完了就可以随手扔掉那种。”猫咪嘲讽道。

    “猫咪,相信我,这辈子辜负你,仅此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了。”钟亦诚满脸都是真诚,眼中的深情,更是差点儿让猫咪溺死。

    “我能相信你么?”猫咪死死盯着他的眼睛问。

    “猫咪,一辈子很长,誓言很简单,但是要做到,却很难。相信自己的眼光,你看上的男人,一定经得住考验的。”钟亦诚说。

    “好,我答应你。不过之前我说的三个条件,你都要保证做到,否则,我会随时跟你离婚的。”猫咪眨了眨眼睛,深吸一口气,终于做出了决定。

    她觉得婚姻和爱情其实就是一场豪赌,如果她赌输了,那么她也会愿赌服输。

    她是猫咪,即使摔倒,也会很潇洒地爬起来,不是么?

    ------

    猫咪番外030(完结章4)

    小心翼翼地捧起猫咪的手,将婚戒套在她的无名指上,然后深情地拥着她,细细地吻她。

    不知什么时候,车子周围已经悄悄聚集了一群人。

    他们都在偷偷观看这两个人的互动,忽然,有人拿出一个强光手电,对准他们照了过去,围观的人顿时集体鼓掌。

    饶是猫咪为人粗线条,也经不出这么多人的围观,顿时羞得把脑袋藏到钟亦诚怀里去了。

    “混蛋,都怪你,让这么多人看我们笑话。”猫咪小声抱怨道。

    “他们不是在看笑话,他们是羡慕我们呢。”钟亦诚说着,一把拉开了车门,抱着猫咪走下车。

    “诸位,相请不如偶遇,既然大家有缘,今天在这个酒吧相遇,就请各位为我们的爱情做个见证吧。”钟亦诚大声说。

    他把猫咪放下,当着所有人的面,单膝跪下。

    “猫咪,请嫁给我吧。”他手捧着玫瑰花,大声说。

    早有人开始用手机拍照,闪光灯晃花了猫咪的眼睛。

    “嫁给他吧,嫁给他吧。”人群欢呼起来。

    猫咪又羞又感动,终于点了点头。

    “谢谢各位了,今晚大家的消费都记在我账上了。等我们结婚的时候,请大家都来喝喜酒。”钟亦诚冲着大家拱了拱手。

    再度将猫咪抱起来,放入车内,钟亦诚冲着围观的人挥了挥手,驱车离开。

    当晚,各大网站上都刊登了这一条新闻:今晚,在燃情酒吧发生了一件浪漫至极的事,一位相貌英俊倜傥的男士,当着所有客人的面,从舞台上抢走一位漂亮**的小姐,随后,这位男士当众跪地,向这位小姐求婚。场面十分热闹,该男士还自掏腰包,包下了当晚所有客人的消费。

    新闻下面配着钟亦诚跪地求婚的画面,还有视频连接。

    有网友还认出了那位跪在地上求婚的男人,正是A市首屈一指的风聚公司的总经理。

    一时之间,有关他们俩的恋情,成了A市炙手可热的饭后八卦话题。

    消息传到了司徒老爷子的耳朵里,他也深感欣慰。

    猫咪和钟亦诚恋爱已经四年了,他一直都看好这个成熟稳重的小伙子,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浪漫的一面,想必是被他那淘气孙女逼的。

    第二天,钟亦诚便提着四色礼上门求婚去了。

    司徒老爷子丝毫也没有犹豫,就同意了他的求婚,害得猫咪不停抱怨。

    “爷爷,您是有多么想让我早早嫁出去啊,人家女方家家长不都是要拿捏拿捏的么?您怎么不找点儿理由,为难为难他?”

    “亦诚都被欺负成这样了,我这个当爷爷的哪里还舍得为难他?”司徒磊瞪了她一眼说。

    “爷爷,我哪有欺负他?”猫咪委屈道。

    “怎么没有?如果不是你逼着,他能做出那种当众抢亲,跪地求婚的事来?”司徒磊说。

    “钟亦诚,你今天好好跟爷爷说说,那些事是我逼你做的么?”猫咪气呼呼指着钟亦诚道。

    “爷爷,那都是我自己的意思,和猫咪无关。”钟亦诚温和道。

    “哼,当着我的面你就这态度,背过我还不知道要怎么欺负亦诚呢。”老爷子重重地哼了一声。

    “我冤死了,六月飞雪啊!”猫咪哀嚎道。

    两个弟弟鄙夷地看了她一眼,那意思是,你冤什么冤?姐夫如果不是中了邪,肯定不会娶你这样的泼辣女的。

    一个月之后,猫咪和钟亦诚的婚礼正式举办。

    令所有人惊奇的是,伴郎居然是新娘的两个双胞胎弟弟,他们年方十八,帅气又霸气,几乎都要抢了新郎的风头了。

    伴娘则是猫咪的两个舍友,一个苗条斯文,一个丰满火辣。

    当然最出彩的还是新娘子本人,剪裁合体的白色婚纱,衬托出她傲人的身材。

    丹凤眼,精致小巧的鼻子,极富性感的唇;小蛮腰,高耸的胸,修长的腿。

    最为惹眼的是,那只纤细雪白的玉手,轻轻搭在新郎的臂弯里,惹得无数男人神往。恨不能自己就是那位新郎,可以挽着这样一位美艳至极的新娘。

    挽着新娘给客人敬酒的时候,猫咪一眼就看到了赛义德。

    他缓缓站起身,走到他们跟前,对着猫咪轻声说:“猫咪,亦诚,祝你们幸福!”

    “亦诚,如果你敢再让猫咪伤心,我一定会把她藏起来的,这一次,我绝对不会食言。”赛义德凑到钟亦诚耳边小声警告道。

    “阿德哥哥,你们说什么悄悄话,怎么不让我听?”猫咪不满道。

    “我在跟他传授怎么才能早生贵子的秘诀呢。”赛义德坏坏一笑道,猫咪顿时红了脸。

    走到另一桌,田野举杯祝他们百年好合。

    “猫咪,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别忘了,田野哥哥永远都是你的哥哥,如果我妹夫胆敢欺负你,我这个做哥哥的一定会出手,替你狠狠教训他。”田野半真半假道。

    “田野哥哥,你也太杞人忧天了,据我观察,姐夫受姐姐欺负的可能性是无限大,而姐姐受姐夫欺负的可能性,则是趋近于零。”司徒百越道。

    刚刚学了无限大和无限小,他正好用在了这里。

    钟亦诚感激地点头,知他者小舅子是也。

    婚礼这一天,多亏了两位小舅子拼死替他挡酒,不然,钟亦诚恐怕只能横着被抬进洞房了。

    送走了所有的宾客之后,钟亦诚有种恍如梦境的感觉,这个梦,他已经做了太久太久了。

    “猫咪,客人都走了,我们去洗洗,休息吧。”侧过头,看着满脸绯红的猫咪,他柔声说。

    “都……走了?”猫咪迷糊地问。

    “嗯。”钟亦诚点头。

    下一刻,猫咪一下子软倒在他的臂弯里,整个身子都开始往地上滑。

    她早就醉了,如果不是硬撑着,恐怕早就趴下了。

    钟亦诚一脸郁闷,看着自己怀里双颊通红,睡得呼呼的新娘子,心中暗恨。

    要是他的酒量大一些该多好,今晚的洞房就不会这么可怜了。

    看着心爱的女人,却没办法痛快地吃进肚里,这种感觉,啧啧,恐怕是个男人都会抓狂吧?

    至此,猫咪番外全部完结了。

    当然,生活中的故事永远都不会完结,有生活,就有故事发生……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